第2438章-(-)凡度林的失落礦坑~?(五)

幾千年前,在巨人的統治和精靈皇冠戰爭發生之前,費倫這片被遺忘的國度還仍舊處于巨龍統治的時代。

那是一個黑暗且讓人窒息的時代!

巨龍,甚至是普通的龍族們一直在肆虐、荼毒和俯瞰著費倫這片土地。

它們仗著魔法和體型上的先天優勢,隨心所欲地統治著這片土地和所有的低等種族,以圈養其他種族並以他們的血肉為食,就那麼理所當然地處于這個世界食物鏈的最頂端且從不將其余的種族當人看。

畢竟,在那時,費倫的龍族具有著各個方面的巨大優勢以及那極其龐大的族群,外加大量的亞血種奴僕和隨從,是其余的‘低等’人形智慧種族們所遠不能比擬和反抗的。

漸漸地,龍族那種常年累月奴役捕食其余種族,將其余非龍種群當成‘食物’圈養的做法,就當然是引起了當時的精靈們的強烈不滿!

于是!

從某一刻起,精靈們開始去尋找擺月兌巨龍壓迫的方法。

他們秘密地在費倫北部,在那冰冷的,巨龍們幾乎從不涉足的大陸北方,在那天寒地凍的世界里悄悄地進行了多年不計成本的研究,大量的高階法師和資源被源源不斷地送往北方。

但在一開始,那研究卻並不順利,甚至其間,還發生了多次關于成本與風險的激烈爭論,計劃也曾幾度陷入停擺。

但萬幸的是,在最後,精靈們成功了!

他們編構了出一個名為‘龍狂迷鎖’的神奇魔法,那是個由上古精靈高階法師們共同研究出的魔法的永久杰作,是被編織進魔網的那上古最強大的法術之一!

對于‘龍狂迷鎖’,外人知道的就並不多,而時至今日,連精靈族本身也大都不承認那‘龍狂迷鎖’是他們的祖先所為,人們就只知道,那個法術的效果與‘弒王星’在天空出現有關,它幾乎包圍了整個費倫世界並定期地使費倫世界里的巨龍們不由自主地發瘋!

沒錯!

就是發狂!

而且,還是不分敵我,不分族群,不分親疏,只要出現在視野範圍內都會被攻擊的那種魔怔般的發狂!

由此可知,第一次遭受那‘龍狂迷鎖’時的巨龍們受到了多大的打擊。

而更巧妙的是︰那弒王星在天空的出現的頻率在足以讓‘龍狂迷鎖’去擾亂龍族對費倫大陸的統治的同時,卻又沒有頻繁和糟糕到會阻止精靈等類人生物王國在龍狂間歇期崛起的程度?

總之!

那個間歇性生效的傳奇法術,那個像是血脈詛咒般的魔法完全克制住了龍類,使得龍類間歇性發狂和發瘋,讓其再也不可能繼續維持大的族群以及其對費倫的統治。

畢竟,那‘龍狂迷鎖’會使所有在費倫大陸上的龍,包括所有亞龍和有龍血亞種的那些混血生物變得不顧後果地發狂,比如在它們的土地巢穴里上胡作非為,甚至屠殺它們自己的後代和僕從,而那種不分敵我的狂亂,就自然是給了精靈們擺月兌龍的統治的絕佳機會,同時也標志著巨龍對費倫統治的徹底終結。

也就是從那時起,那個古老的、如同詛咒般的魔法一直存在著並延續至今,讓原本處于費倫世界最頂端的龍如同瘋子一般,偶爾會在這個被遺忘的國度里肆虐逞凶。

據記載,龍狂每幾十年甚或幾個世紀就會大爆發一次,似乎確實與弒王星的重現有關,且會持續影響龍足足幾十天甚至更久的時間,而那時,也是類人生物們屠龍的絕佳時機!

想想也是!

那種情況下,發狂並落單的龍,就總比那些冷靜、有智慧、有魔法且還有組織、有奴僕的龍們要好獵殺得多。

更妙的是,歷史上,雖龍狂的強度、廣度和持續時間不一,但取決于弒王星佔星位置的規律卻是通用的,因此,那便導致了龍狂的效果和時間是可以被提前推定的,那便不可避免地讓原本處境就十分糟糕的龍族變得越發地尷尬和危險起來。

那就正如同不久前發生的那一次龍狂那般,它就發生在橫跨月海、谷地、科米爾及以外的地區並造成了不少城市的破壞和最少數千人的傷亡!

當然了,因龍狂而傷亡的龍也不少!

但具體怎樣,龍巫妖朵高索斯就也不是很清楚,他自己也不是很關心那‘龍狂迷鎖’的事情,但他就只知道,趁著那個機會,清醒著的他啟動了準備已久的那取代薩馬斯特並成為拜龍教的領袖的計劃。

而且,他堅信,他一定會成功?

所以,即便是當那個帶著兜帽的法師出現在多布倫德的懸城廢墟中並堂而皇之地施展了某個法術吸引了他的注意,當那個家伙出現後,他也絲毫不改他的初衷並如其所願般出現在了對方的跟前。

當然了,他是以人類的形態出現了,裝扮也跟對方差不多一樣,都是一個帶著兜帽的人類巫師的模樣。

「朵高索斯……」

「看得出來,你對我的出現,好像一點都不意外?」

「也是!」

「你只怕早就等著這一天了,對吧?」

在得到了安妮的保證後,那個神秘的怪人也不去問她什麼時候才出手,也更沒有向他的敵人,也就是那個朵高索斯告知安妮的存在,他就那麼籠著手,站在那多布倫德的懸城廢墟的那座還完好的懸空島上幽幽地說著,並還一口道破了那個出現在他對面的‘巫師’的身份。

「呵!」

「薩馬斯特……」

「我就知道,我的那個計劃肯定騙不過你,你終于還是來了。」

而同時,那個朵高索斯不知道是不是也看到了安妮的存在,竟也跟著主動去挑明了那個神秘且又古怪的法師‘薩馬斯特’的真實身份,似是想要挑起兩者之間的矛盾或者別的分歧什麼的。

只不過,他很快就失望了。

因為,在遠處等待著的某個糟心小女孩壓根就沒有太多的反應,似乎並不知道薩馬斯特的來歷和某些個‘光輝’事跡,或者是干脆就不介意?

「……」

「……」

接著,也許倆人似乎都是那種人狠話不多的角色,也許是正在進行著某種層面上的較量?

于是!

在互相嘲諷了一通後,他們便開始在鐵索懸空島上邊默默地對峙起來,誰也沒有急著動手。

而此時,在兩人所處的那個懸城廢墟的下方,滾熱暗紅的岩漿仍舊那里滋滋作響和不安地流淌著,仿佛是在預示著即將到來的戰斗那般。

好一會,直到遠處觀戰等待著的某個糟心小女孩都有些不耐煩時,那個一動不動的法師,也就是那個薩馬斯特才緩緩冷笑著打破了沉默。

「呵!」

冷眼盯著面前的那個朵高索斯,薩馬斯特似乎早就知道那個巫妖的野心,但他今天來了,對方的陰謀不會得逞的。

雖然,對方似乎算到了他的到來?

「朵高索斯……」

「你還是那麼狡詐陰險。」

「你想要取代我的地位,就憑你那被瘋法師胡魯卡恩轉化而來的劣質巫妖軀殼,可能不太容易?」

冷笑過後,薩馬斯特就當然是繼續嘲諷起來。

「哼哼!」

「薩馬斯特……」

「你已經老了!」

而朵高索斯則嗤笑著並毫不留情地反駁起來︰

「我看到了,你的力量已經開始衰退。」

「況且,據我所知,你也不再是斯密特拉的選民了,阿祖斯奪走了你的力量,沒錯吧?」

「現在的你,拿什麼來跟我斗?」

「听我的……」

「你是時候該退位讓賢,讓我朵高索斯去統治拜龍教了!」

說著,朵高索斯身上便也如同薩馬斯特一樣,龐大的魔力開始運轉,然後某些魔法也開始做好了相關的準備。

「是嗎?」

「看來留你不得了。」

搖搖頭,薩馬斯特並沒有被朵高索斯的話給刺激到,相反,他似乎更加堅定了今天必須要打敗朵高索斯的決心。

「你是個痴心妄想的家伙……」

「我會讓你這大爬蟲知道,即便是現在的我,也不是你所能窺覦的。」

說完,薩馬斯特的語氣突然變得凌厲起來,而同時,那強橫的魔力也終于開始在他的身上飛快地流轉。

毫無疑問,他開始準備施展他的魔法了。

「哼!」

「我很期待?」

而朵高索斯也毫不示弱,他在冷笑著的同時,也開始低聲念著某個晦澀且意義不明的咒語。

「!!」

o(*^*)o

「太好了!那兩個怪大叔終于打起來了!」0

(*)

終于,在某個糟心小女孩的那緊張、激動和期待的歡笑聲中,那倆人開始在那懸空島處進行了一次次激烈、短促但又凶險無比的對決。

連安妮也不得不承認,那薩馬斯特的魔法非常強大,比她見過的那個紅袍女巫索菲娜和西蒙那半吊子的術士要強了不知道多少倍,而要是換成那倆人來當那個家伙的對手,只怕在一兩個回合內就得嗝屁?

但好在比起那個薩馬斯特來,朵高索斯的本事也不是太差。

雖然那個薩馬斯特的魔法非常狠厲、迅捷且魔力又無比地強大,但他應付起來卻還游刃有余,至少短時間內游刃有余?

就那樣!

雙方就那麼用魔彈術,遺忘術,火球術,冰暴術,魔夾術,死亡術,指殺術,錮靈術,咒殺術等等魔法你來我往地轟擊著,只欲置對方于死地!

而同時,雙方各種護盾和瑟騰法術免疫以及吸能術等等也恰到好處地層出不窮,讓在遠處的觀戰著就是不幫忙的糟心小女孩看得直呼過癮。

「好!」

Q(`︵Q)

「打他!!」

(ˊˋ*)

此時,某個糟心的小女孩很顯然已經忘了她似乎是和那個薩馬斯特一伙的,並還說好一起來對付那龍巫妖朵高索斯了,她就只是壓抑著興奮的聲音在遠處觀戰並繼續給雙方加油助威著。

你沒听錯,就是雙方!

反正啊,如果是那個薩馬斯特佔據了上風,她就去給那個朵高索斯助威!

反之,她就去給另一方助威,壓根就沒有考慮她自己的立場問題。

然而……

讓某個糟心的小女孩稍稍有些失望的是,那兩個完全可以說是費倫世界最頂級的大法師之間的戰斗竟在沒有出現那種驚天動地的大動靜之前就很快接近了尾聲,那朵高索斯竟漸漸開始不敵,開始變得左支右絀和狼狽起來?

(……)

(●▔▔●)

最終!

在薩馬斯特的那雖然沒有地動山搖,但是朝著四周震蕩而出的沖擊波席卷了整個多倫布德的懸城廢墟並將安妮的裙擺和頭發給吹得獵獵作響的不知名魔法的攻擊之下,朵高索斯發出一聲慘叫,並倒著飛出了數十米並頹然栽倒在地並萎靡在了地上。

「……」

見狀,那個薩馬斯特繼續舉著他手里那發光著的魔杖並朝著那個失敗者走過去。

「你輸了。」

「朵高索斯,迎接你的命運吧!」

那個薩馬斯特用嘶啞的聲音如此這般說道。

「??」

(′~`●)

「看來,完全不需要人家呢!」

ε=(οˋ*)))唉

看到戰斗基本落幕,之前說好要幫嗎的安妮竟這個時候才一個閃現,出現在了那懸島上,並出現在兩人的不遠處。

「噢?」

「看看這是誰?」

「薩馬斯特,你竟然還帶了一個助手?」

看到安妮的出現,那個朵高索斯卻並不是太意外,只是掙扎著站了起來並嘲諷道。

「她不是我的助手」

可惜,那薩馬斯特卻並不買賬,只是淡淡地這般說著。

也是!

之前他和某個糟心的小女孩明明說好了的,可結果直到他做完了這一切她才不急不慢地出來,累得他浪費了不少的法術位,接下來的戰斗只怕他就必須另外繞過魔網並使用一些繁瑣的法術才行,那可不在他的計劃之內。

所以,他現在能有好臉色那才怪了。

「噢?是嗎?」

「不過……」

「我可沒有輸啊!」

這時,趁著那個安妮的出現並吸引了薩馬斯特注意的機會,沒等繼續往前走的薩馬斯特靠近並對他發出致命一擊,朵高索斯突然轉移了方向,用某個魔法將不遠處的那洞窟的一面岩壁給瞬間轟了開來。

然後,不管是安妮還是薩馬斯特便齊齊發現,那洞窟的岩壁里,竟然隱藏著一個永固的遠距離傳送門,而此時,傳送門的另一邊,竟有幾百個戴著象征著晨曦之主的太陽和土地徽章的牧師們?

「?!」

「!!」

「看!」

「薩馬斯特在那邊!」

「快!」

「晨曦之子們,進攻!」

「消滅那個邪惡!!」

接著,那數百個不知道為什麼聚集在傳送門另一邊的晨曦之神的牧師們在看到了傳送門被激活,看到另一邊的安妮、薩馬斯特和朵高索斯三人,特別是看到薩馬斯特後,便如同是打了雞血般,紛紛鼓噪著朝著傳送門的這一邊涌了過來。

「唔?!」

看得出來,薩馬斯特似乎也被那個意外情況給驚到了。

「哼!」

「朵高索斯,你真是個卑鄙無恥之徒,這就是你的計劃?」

「讓這幾百個廢物來圍攻我?」

但他並沒有失去冷靜,他在立即將注意力轉移到了那些晨曦之神的牧師身上的同時,還不忘朝著那個閃現到遠處的朵高索斯嘲諷道。

「哈哈哈!」

「薩馬斯特,你的末日到了!」

面對嘲諷,朵高索斯卻並不介意,只是得意洋洋地大笑著,並坐視薩馬斯特被那幾百個晨曦之主的牧師給團團圍住。

「無冬的女王……」

「你怎麼看?」

可惜,薩馬斯特並沒有被朵高索斯的話給嚇到,他只是緩緩轉頭,看向了某個都這個時候了還在看熱鬧的糟心的小女孩。

「怎麼看?」

(.)

「當然是用眼楮看啊!」

(=^▽^=)

想都不想,安妮直接就回答著,並順利讓那幾百個什麼神的牧師齊齊朝著她投來詫異和驚疑不定的目光。

「嘻!」

(-)

「放心吧,人家會對付那只巫妖龍的,他肯定跑不了!」

(ψˋ▽′)o

「不過……」

「他們這些,人家就不幫你了哦!」

|ω)

說著,安妮沒等那些遲疑不決的牧師們朝著她圍過來,便直接一個閃現,就出現在了遠處,出現在了另一座鐵索懸空島上並俏生生地站在了那個龍巫妖朵高索斯的跟前。

「狂妄!」

雖然話是那麼說,但朵高索斯手里的動作卻不慢,他竟開始緩緩念著咒語,並很快就讓他自己變成了一只巨大的骷髏巫妖巨龍。

「愚蠢的人類啊,你上了薩馬斯特的當了!」

「見朵高索斯的偉大吧!」

顯然,他不傻!

雖然他可能不太清楚安妮的實力,但是他卻知道,能被薩馬斯特請來當助手的就肯定不是一般的法師,所以,他現在準備拼命了,並直接準備用處他自己那龍巫妖真身的實力。

「上什麼當?」

(-)

「人家本來就是來對付你的啊!」

(ψˋ▽′)o

安妮並沒有被朵高索斯的那個變化給嚇到。

恰恰相反,在說話的同時,她還有空去瞥了一眼不遠處的那個正在被一大群,看著至少有數百名牧師圍著的薩馬斯特。

此時,那些人已經先一言不合打起來了,而且還很精彩,那個薩馬斯特竟一招,就將原本打算消滅朵高索斯的魔法轟擊在了那些牧師們的陣型里,並瞬間就消滅了足足上百人,讓那些晨曦之神的牧師們不是被炸碎就是被那不知名的魔法給分解成了無數的碎屑並讓戰斗一下子就變得焦灼起來。

所以,安妮覺得,她必須快點結束她這邊的戰斗才行,要不然,那邊的精彩對決就看不到了?

「!?」

「去死吧!」

看到安妮竟然在這種時候還敢分神,那朵高索斯在憤怒之余,便直接一個咆哮聲,同時張嘴便朝著安妮猛地咬了過去!

「……」

(ω)

「火焰……」

(ψˋ▽′)o

安妮沒有躲閃,只是緩緩伸出了手。

然後……

然後就是沒有然後了!

剎那間,在那遠處的薩馬斯特和那些晨曦之神的牧師們無比驚訝和震驚的目光中,她竟就那麼輕描淡寫地一把火,就將龍巫妖朵高索斯給變成了一頭火焰的巨龍?

「!!」

「不!!!」

接著,在那一聲巨大的慘嚎和朵高索斯那龍巫妖激烈地掙扎沖撞以及廢墟懸空島的激烈震蕩搖晃中,他很快就栽落並掉到了底下的岩漿湖里,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安妮的那火焰燒成了灰燼然後混入了那岩漿湖里,只余下一片有著巨龍輪廓的暗色火焰還倔強地在岩漿的表層上燃燒著,如同是向在場的人去證明朵高索斯曾存在過那般?

「……」

「……」

「……」

「……」

于是,看到那種駭人的場景,看到那個小女孩竟一擊就將混亂邪惡雄性太古黑龍巫妖朵高索斯消滅,那等駭人的手段,不管是薩馬斯特還是那些晨曦之神的牧師們都驚呆了,並不得不下意識地停下了戰斗。

「那個……」

()

「跟你們說一件事情哦!」

(^▽^)

「你們可以繼續打的!」

(▽ *)

「人家跟他真的不熟,只是讓他帶路來消滅這個盤踞在人家領地里的巫妖而已,你們和他的戰斗,人家保證不會插手的!」

☆(o*ω)

看到那些家伙們竟然不打了,安妮就當然是不樂意的,于是,她便趕緊出聲催促並指著那個薩馬斯特脆聲保證道。

畢竟,她來這里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幫她領地里的那個什麼亂七八糟名字的小鎮以及那個名字同樣亂七八糟不好記的矮人清除盤踞在這礦坑深處里的威脅,僅此而已!

而現在,既然威脅被清除了,那就當然該是她安妮女王大人繼續吃瓜和看熱鬧的時間了。

她不管他們雙方誰對誰錯,也不管誰是正義誰是邪惡,她說了不插手就不插手,她就真的只是看個熱鬧?

(……)

(●▔▔●)

————————

()°月票月票~(本章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