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昏厥換胎

「等一會兒需要換上中性胎嗎。」

在手機上和坐在場邊看比賽的某只豬豬蛇聊了幾句後,在賽道上的碎片基本上都清理完了。思考過後,劉鴻宇跑去Pit Wall找了趟馬庫斯並詢問他是否要利用紅旗的機會換上中性胎。

「換吧,第二個stint用現在這套軟胎就是了。等一會兒暖胎的動作大一點免得你成了下一個維斯塔潘。」

幾分鐘過後,賽道碎片基本清理完畢,賽會示意維修區中的賽車離開維修區出去暖胎。

五盞紅燈熄滅,比賽重新開始。劉鴻宇的起步還行,起步後能保持住自己的位置,後邊的Kimi也適度的幫他擋了一下後面的車手。前方變化不大,除了漢密爾頓超過了賽恩斯上升到第3位以外啥也沒發生。

「保胎,保胎。不要推的太狠。」

當劉鴻宇來到大直道時,馬庫斯也在TR中提醒劉鴻宇讓這套輪胎盡可能的跑長。

跟了幾個彎道後,劉鴻宇在Copse彎前決定動手,但輪胎抓地力還是稍微遜于賽恩斯。

進入Copse彎角,劉鴻宇藝高人膽大保持住一定與賽恩斯距離的同時走了外線。出彎後也佔據了一定的領先。

賽恩斯肯定是不會讓的。離開Copse彎後,賽恩斯打開超車模式油門踩到底,直接和劉鴻宇開始輪對輪。

法拉利賽車出彎後的速度終究還是快過帕加尼。賽恩斯在通過11號彎時稍微關門防守劉鴻宇,劉鴻宇見狀也只能跟在他後面等待機會。

兩個彎道過後,劉鴻宇在通過13號彎時走內線稍微卡住了賽恩斯的行駛線路。全油門通過14號彎後,劉鴻宇在大直道上打開尾翼的失速系統同時讓更改的賽車模式讓引擎開始全功率運轉,使用軟胎的賽恩斯為了保胎也沒有選擇立即進攻劉鴻宇。

「Mode 10,Mode 10.甩開賽恩斯。」馬庫斯示意劉鴻宇加速擺月兌賽恩斯。

全速推了兩圈後,劉鴻宇和賽恩斯也拉開了一定的差距。再加上Kimi也跟在賽恩斯身後試圖發起進攻,劉鴻宇也沒有推太久,保胎慢慢追前邊正在纏斗的三台車去了。

比賽來到第十圈,劉鴻宇已經追到漢密爾頓身後0.4秒內了。

通過8號彎後,劉鴻宇加大電量輸出試圖超過漢密爾頓,但正在吸著前方佩雷茲和勒克萊爾帶來的雙尾流的漢密爾頓尾速相當恐怖,所以劉鴻宇一時間也超不過去。

「不要急,保護好賽車,完賽才是第一位。」格蘭特在TR中提醒劉鴻宇不要那麼莽,等待機會慢慢來。

發車直道上,劉鴻宇吸住漢密爾頓的尾流靜靜等待機會。跟了幾個彎道後,劉鴻宇在4&5號彎的組合彎中走了內線,出彎後在大直道上打開DRS和漢密爾頓輪對輪。

在進入6號彎時一腳晚剎車卡住內線,漢密爾頓留意到這一點後選擇早剎車走了一個交叉線。

劉鴻宇稍稍超過漢密爾頓之後,漢密爾頓靠著更好的出彎又超了回來。

「精彩的輪對輪!各位請注意,Louis此時用的是抓地力更差的中性胎!而且根據他的賽車的遙測數據,他的走線相當完美!圈速與正領跑比賽且使用著軟胎,處于干淨空氣中的查爾斯‧勒克萊爾不相上下!」克羅夫特在演播室內解說道。

「經驗還是不夠啊」

看著後視鏡中那台黑藍色的PG-01,漢密爾頓在心中感嘆道。車隊工程師博寧頓也在TR中告知他劉鴻宇的賽車大概率已經剩不了多少電量了。其實劉鴻宇大可以當個老六跟一陣子在漢密爾頓被身前的賽車阻擋影響到了出彎節奏時再動手。

漢密爾頓原本也做好了在軟胎開始衰竭後防守劉鴻宇的準備。但劉鴻宇此時此刻有些心急了,自然而然的就輸掉了這場心理上的博弈。

在這次輪對輪博弈失敗過後,劉鴻宇決定靜下心來慢慢等待機會,反正他們的軟胎早晚要衰竭,而自己的中性胎持久性肯定優于前方的三台賽車,自己只需要維持住與前方賽車的差距並時不時試一下偷個位置就行了。

第十五圈,馬庫斯告知劉鴻宇前方的三台賽車都已經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衰減,相對嚴重一些的就是勒克萊爾與佩雷茲,二人在纏斗時輪胎的磨損較為嚴重。後邊的漢密爾頓與劉鴻宇也快要坐收漁翁之利開始嘗試去overcut二人了。

第十六圈,勒克萊爾與佩雷茲一起選擇了進站,漢密爾頓與劉鴻宇趁此機會上升到一二位。

「來了來了,前兩周的加拿大大獎賽要重演了!」

柳智敏後邊的觀眾席上,一個英國車迷激動地對身旁的車迷說道。

格蘭特連忙在TR中對劉鴻宇說道︰「加速,加速。漢密爾頓沒有DRS與尾流優勢了,別在他前方浪費時間,超過他。」

跟了幾個彎道後,劉鴻宇沒有立即選擇動手。畢竟梅賽德斯的賽車性能擺在那,不如跟幾個彎道刷個最快圈然後再去到大直道上正面超越。

離開五號彎後,劉鴻宇打開DRS後也只是緊緊跟在漢密爾頓身後,沒有走到外線抽頭試圖超車。漢密爾頓見狀也懂了劉鴻宇想干嘛,趕緊改變行駛線路免得劉鴻宇接著吸他尾流。

通過14號彎後,劉鴻宇打開DRS走外線超越了漢密爾頓,漢密爾頓見狀也沒有做無謂的掙扎,直接轉動方向盤放了劉鴻宇過去。畢竟他的軟胎已經磨損的比較嚴重了。不如跟在劉鴻宇後邊蹭一圈尾流。

第18圈,漢密爾頓在跟著劉鴻宇全力推了一圈後選擇進站,劉鴻宇也接收到了車隊指令示意他開始加速,直接把這一套中性胎磨完。

漢密爾頓這邊花了2.1秒換上中性胎,出站後剛好排在使用硬胎的勒克萊爾與使用中性胎的佩雷茲身前,剛好對二人完成了一次overcut。而二人的輪胎溫度都還沒有完全起來,所以漢密爾頓可以在干淨空氣中多跑一會兒再開始與後邊的賽車纏斗。

視線回到前方的劉鴻宇,全速推了幾圈刷新了全場最快圈後,場邊突然出示了黃旗。寫有「VSC」的牌子也隨之伸出。

「Box now box.」格蘭特示意劉鴻宇進站。

一頭扎進維修區後,劉鴻宇也瞄見了車隊準備給他換上的,只在起步時跑過一圈並在那時幫助他超越了維斯塔潘的舊軟胎。但是吧

「哦!右後胎的換胎工拿了個中性胎出來!這是什麼鬼啊!」

五星體育的演播室內,兵哥看著劉鴻宇的賽車剛換上的右後胎驚訝地說道。

「拿你們應該拿的那顆出來!」

發現換胎工當了回白痴後,劉鴻宇連忙大喊道。

「哎呦這邊漢密爾頓過去了,勒克萊爾和佩雷茲也過去啦後邊的里卡多也過去了!而現在,帕加尼才剛給劉鴻宇換好輪胎。」

「應該應該把換胎工當場拿下!」

由于換胎工的失誤,劉鴻宇原先所建立的長達29秒的優勢瞬間蕩然無存。出站後已經被好幾台賽車超越,直接從第一位掉到了第七位。

「F**king beautiful這種錯誤我們還要犯多少次?」劉鴻宇在TR中抱怨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