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破除結界

山谷中靈獅似有所覺的睜開了眼。

山巔

洛寒發現是這靈獸瞬間布起的結界彈開了妖狼,此強勁霸道之力並不亞于這秘境外的結界。

洛寒心中大喜,興許這靈獸能破除結界。

「小輩洛寒拜見前輩。我與妖狼皆因機緣巧合進入這秘境中,無意冒犯。如今有要事在身,還望前輩能破了那結界,放我們離開。」洛寒畢恭畢敬的俯首作揖,身影在夜色中顯得愈發欣長,清冷單薄。

猿猴緩緩睜眼看向洛寒,抬手收了結界。洛寒見狀,急步上前,只見此猿猴的手腳皆被上了鎖鏈,鎖鏈上有符咒閃爍。

猿猴看著洛寒,抬手甩甩鎖鏈。

洛寒見狀問道︰「前輩的意思是,若能幫您解開束縛,您便可助我等離開此地?」

猿猴點點頭。

洛寒仔細看了看鎖鏈上的符咒,這鎖鏈是鎖妖鏈,萬年寒鐵所制成並施以焚靈咒,恐非他一人之力能解。

雖有此判斷,但洛寒仍欲一試︰「前輩,得罪了。」說罷,便召出玄冰劍伴著五成水系靈力朝鎖鏈劈去。

劍與鎖鏈接觸之際崩出強大的氣浪,瞬間將洛寒擊退數十米,還未待他站穩,便听見遠處一陣低沉獅吼。

妖狼和洛寒同時回身,見靈獅昂著頭,從黑暗中神態傲然的緩步走出,長而密的鬃毛隨步伐晃動,一派王者風範。

待洛寒一行回到山谷時,清揚已經醒了過來,見他們回來均神色異常,一臉好奇的纏著靈獅,靈獅並不願搭理她,邁著高貴的步伐朝外走去,清揚也跟了出去。

谷中只剩洛寒和妖狼面面相覷,由此看來,這靈獅應是守護秘境的神獸無疑,它斷是不許他倆這外界之人胡來。洛寒亦漸覺此前行為有所不妥,尚不知那猿猴為何在此鎮壓,應行動前告知清揚、靈獅方可行,不知靈獅告知清揚後,她是否會置氣。

————————妖界————————

夜中霧氣彌漫,林間時而響起詭異的鳴叫,更為這迷霧森林增添了幾分妖異。森林中,黑袍人被群狼團團圍住,群狼的眼神中透著隱隱的殺氣和暴戮。

「何人擅闖迷霧森林?」一彪形大漢單肩扛著狼牙棒走來,狼群自動為他讓開一條路。此人四肢健壯,肩膀寬厚,古銅膚色,肌肉線條堅硬如刀刻,結實健壯。

黑袍人負手而立,筆直的站著,並不被狼族咄咄逼人的氣勢所壓制︰「妖界已不如當年之強盛,魔物肆虐,哀鴻遍野。現如今放眼看去,這妖界中能拯救妖族于一片水深火熱之中的非狼族莫屬。「

彪形大漢眼中的狂妄瞬間變為警惕︰「與你何干?」

「小女幻瑤奉古神河公之命,前來助狼族撥亂反正。「說罷,黑袍人將蓋于頭部的帽子放下,那是一名女子,頭發由多股小辮扎成一捆馬尾高高豎起,眉濃而眉峰尖銳,英姿颯爽之氣不輸男子。

玄靈草原

晚剎殿下一手托腮,一手自然垂下,斜靠在一棵大樹下。

幻瑤雖對晚剎殿下顛倒眾生的容顏早有耳聞,今日一見,心中仍然不免為之一顫。晚剎一頭銀白色的長發,左右臉頰各有兩條紅色妖紋,白色錦服上繡著大片大片的薔薇花,金眸深邃璀璨,貴氣逼人。

「古神河公命你前來?」晚剎並未看向她,仍然望著天空中的繁星,冰冷的聲線總是能另痴迷的女子瞬間清醒。

幻瑤立即回神,俯身道︰「拜見晚剎殿下,小女幻瑤確奉河公之命前來助狼族一臂之力。」

晚剎一記目光斜向幻瑤︰「哦?助我?」

冰冷,涼薄。

幻瑤被晚剎強大的氣壓壓迫著跪倒在地,晚剎面無表情的瞬移到幻瑤跟前。

「我狼族,不屑與之為伍。」晚剎居高臨下,寒氣四起,幻瑤被他的氣壓束縛住,不能動彈亦不能言語。

狼,訓練有素、紀律嚴明的部落,絕對服從、協同作戰的組織。野心勃勃才是狼的本色,只有狗才會逆來順受。待晚剎漸漸走遠,幻瑤才能艱難抬起頭,望著晚剎離去的背影,妖界,要變天了。

————————塵驪聖境————————

「你可是要離開?」清揚看著洛寒,眼神清澈靜謐,就像是問洛寒是否餓了一般日常無他。

洛寒看著她點點頭。

「你也是?」清揚又看向妖狼。

妖狼立刻直起本趴著的身子,豎起本聾拉著的耳朵看著清揚連連點頭。

清揚隨即對他們點點頭︰「那我出去一趟。」隨後便跟著靈獅出了山谷。

直到傍晚也不見清揚和靈獅回來,一人一狼都有些坐不住,洛寒在山谷來回踱步幾圈後,正欲出山谷,突然地動山搖。山谷石頭坍塌下落,洛寒抱這妖狼竄出山谷,剛站定,看到遠處湖邊的山竟正在解體。一狼一人對視一眼,立刻閃身尋去。那山,便是束縛猿猴的山。

山巔之上,猿猴與清揚正盤腿對坐。

「我可為你解這束縛,但我要你傳她這布結施網之術。」

這是靈獅和猿猴達成的協議,此刻猿猴正在傳她布結施網之奧秘。見洛寒和妖狼前來,靈獅直直的站著凝視著他們,不得讓他們再上前半分。

清揚此時周身金光環繞,正在參悟這布結施網術,周邊山崩海嘯都未曾影響她半分,只見清揚四周漸漸結起金色的結界,周身的金光淹沒了她和猿猴,成形的結界便向周圍擴散去,擴散到與天交壤處,忽地炸開,振聾發聵。隨後天邊包裹著這秘境的結界逐漸瓦解,洛寒喜出望外,看著清揚凝神閉目的樣子,感佩交並。

金光之中

「靈石啊,你可知,你因何而生?」

「因何?」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萬世開太平。」

「可否具體?」

「六界皆苦,天上天下唯爾獨尊矣。」

金光緩緩褪去,清揚緩緩睜眼,猿猴已消失不見。

清揚望著翻騰的湖水發呆,靈獅緩步上前舌忝舌忝清揚的臉頰。

無礙,勿念。他們那些老不死的就是喜歡裝高深,他騙你不是第一次了。

清揚沒有回答靈獅,她身為靈石自幻化以來天資聰穎、多謀善斷,猿伯確實時常騙她,總以各種奇怪的理由誘她讓靈獅來解他束縛。可這一次,是解開束縛後說的,她竟心中有些蕩漾,六界為何皆苦。

番︰

「有一事想請教靈獅,清揚可願為我翻譯。」洛寒恭敬的向靈獅作揖。

「好說!」清揚眼楮都笑成了月牙形,靈獅不屑的撇過頭,驕傲的挺胸站著。

「敢問靈獅是如何解開猿猴束縛的?」那寒鐵鎖鏈本就難以摧毀,上還附著焚靈咒,若是生靈貿然靠近,輕則元神受損,重則元神俱滅。

「哦,這個啊。咬的。」清揚漫不經心的模模靈獅的鬃毛。

「咬的?」洛寒和妖狼瞠目結舌。

靈獅高傲的昂著頭看向洛寒和妖狼,嘴角輕斜,眼神中皆是戲謔與傲慢。

哼,無知之徒。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