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魔域重逢

——————巍洲神域——————

當祁淵趕到母神燭姬的大羅天宮時,帝君敖烈,洛寒都已經在此。

祁淵俯首道︰「今日听守衛來報,說洛寒已回神域。二弟果然乖巧孝順,第一時間便回神域向父神母神報平安。」

洛寒淡淡一笑︰「兒臣自從極之淵遇襲已有些時日,恐父神母神為我擔憂。大殿下消息亦真靈通,前腳才來,您後腳便到了。」

祁淵心下一沉,許是因為凌若毀婚一事,兩兄弟原就只維持著面上的情誼,本就態度冷淡的洛寒如今亦愈發的涼薄了。

燭姬面色憔悴,自神魔大戰身負重傷經歷了漫長的沉睡後醒來便久病不愈,燭姬輕咳︰「難得洛寒如此孝心,倒不像那四個,成日不見影蹤。」

祁淵上前扶住燭姬︰「母神教訓的是,現二弟已回神域,母神也可寬心罷。待兒臣查明此次二弟遇襲事件後便前來日日陪著母神,可好?」

燭姬笑笑︰「無礙,你父神每日都會前來陪我。」

「靈兒今日可感覺好些了?」帝君敖烈柔聲道,喚著燭姬乳名。

「帝君不必擔心,今日見洛寒平安歸來,喜覺氣緩。」燭姬緩緩走向帝君敖烈,輕輕將雙手覆上。

洛寒垂眸︰「兒臣既已向父神母神報了平安,便先行退下了。」

「我兒洛寒此次歷險可平安歸來甚好,可曾有傷?」帝君敖烈有所試探。

「稟父神,小傷無礙,已痊愈。」洛寒依舊冷淡疏離之色。

「甚好,此番可曾有奇聞異事?」帝君敖烈似做不經意。

洛寒微頓,神色不改道︰「回父神,此番機緣巧合下進入一秘境,此處山明水秀,奇花異草,皆為靈獸之所棲。兒臣此番有幸識得一二神獸,並無其他。」

帝君敖烈點點頭,方才洛寒那片刻的遲疑未能逃過他的雙眼。帝君敖烈下意識握緊了燭姬的手,燭姬亦有所覺,今日這三人同時出現且皆神色異常,看來此次從極之淵之事不簡單。

洛寒本想借著報平安之際,試探下帝後燭姬是否異常,可不想帝君敖烈和火龍祁淵只慢片刻便已趕來。洛寒心中苦笑,這神域于他,並無半分溫暖,恍然間腦中竟浮現出清揚純真的笑臉,心中竟浮現一絲暖意。

剛退出大羅天宮,便有人喚住了洛寒。

聞聲望去,凌若緩緩走來,似萬年前初識一般,凌若透著一股出月兌俗塵的清美。

凌若嫣然一笑︰「方才莫不是眼花,竟見冷若冰霜的洛寒笑了。」

洛寒微微俯首︰「凌若,許久不見,近日可好?」

「今日見你毫發無損,便是解我心中最大憂慮了。」凌若仍如曾經那般,似乎毀婚之事從未發生過。

洛寒抿唇輕笑,正欲離去,卻見祁淵趕來。

「若兒,這幾日嫁衣裁制如何了?」祁淵上前,雖注視著洛寒,卻一把攬住凌若的腰身,宣示主權,霸道張狂。凌若略覺尷尬,推了推祁淵,卻被攬的更緊了。

洛寒見狀神色依舊,在神域他早已習慣了祁淵的霸道蠻橫,天之驕子,為所欲為。洛寒並不打算繼續假意寒暄,轉身要抬步離開。

「二弟留步,從極之淵一事,我定會給你個交代,還望二弟勿要中了奸人挑撥離間之計。」

洛寒停在原處身形一僵,未轉過身來,語氣隱隱有些怒意︰「大殿下這是何意?」

洛寒穩了穩氣息,轉身直視祁淵,目光如炬︰「听大殿下之意,似是查到了些線索,那證據確鑿,大殿下教我如何不心生疑慮?」

氣氛凝固,劍拔弩張。洛寒從來都不爭不搶,向來清冷孤傲,而祁淵則從小便高高在上,眾星捧月,即便是擔心這個心性孤冷的弟弟但也擔心他將滅冥真火供出,話語中卻透著不容反抗的高傲,想必在他人听來生出了幾分警告的意味。

凌若知兩人心性,立刻笑著圓場︰「洛寒有所不知,自你失蹤,祁淵來回查探數百回,甚是擔心,亦清瘦甚多。他心性直率急躁了些,關心之意乃真。」凌若頓了頓,繼續道,「若兒自相識以來,還從未見洛寒有動怒之時,背後策劃之人選在古神冰夷忌日之時行動著實可惡,為其子也,欲查明實情亦是情理之中。」

凌若此話確有道理,凌若輕扯祁淵衣袖,祁淵知其意︰「罷了,若兒說的對,是為兄考慮不周。此前我與那些入侵從極之淵的魔族魔物戰斗,其訓練有素、善于纏斗且數量驚人,推斷應皆是出自冥淵谷。二弟若願,一同前去可好?」

洛寒身未動,也未語,算是默應。即便曾被滅冥真火所傷,可如今已痊愈,斷不能直接與燭姬對質,且自身勢單力薄,恐只有從魔族魔物查找幕後驅使者為上策。

——————魔域——————

相傳夜笙節是上古時期六界為紀念盤古開天闢地分化出六界所產生的節日,又因魔域向來民主自由,民風開放,所以節日氛圍甚是濃厚。

後雖因神魔大戰,六界經歷了漫長的分裂戰亂期,但魔域仍將這一節日保留下來,成為六界中僅存夜笙節之界,並因其設在神、魔、妖交匯處——冥淵谷,夜笙節便成了六界唯一能把酒言歡,一笑泯恩仇的一天,空前盛大、熱鬧非凡。

清揚目不轉楮的看著螞蟻妖族的雜耍,這個地方對她來說每一樣都是新鮮的。從未見過的生靈形態,千奇百怪的珍寶奇玩,變化萬千的奇技婬巧。空氣中夾雜著各種氣味,來往的生靈穿著各色服飾,清揚吃著靈獅為她尋來的小食,賣力的為雜耍鼓掌,可她不知,自她踏入這冥淵谷後,她便成為了這谷里最萬眾矚目的風景。

「可有打探清楚?」一男子側臥在閣樓平台座塌上,望著津津有味看表演的清揚。男子五官精致,稜角分明,烏黑茂密的頭發用發飾精細的束著,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細長的桃花眼,深綠色的瞳孔,妖冶異常。

「稟墨嵐魔尊,屬下未能探得其真身,此女子不似是神界、妖界之輩,許是由人界飛身天界的。」魔將半跪在地,一身黑色鎧甲,戴著黑色面具。

「天界?」魔尊墨嵐挑挑眉,有趣,天界恐無人有膽敢逾越神族命令在此地閑逛。魔尊墨嵐坐起身,隨意松散系著的衣襟露出古銅色的肌膚,雕刻般的肌肉線條在夜色下若隱若現,妖冶魅惑。

「退下吧,我親自去會會她。」說罷,魔尊墨嵐便化為一縷青煙散去。

為方便行動,靈獅幻做一只通體雪白的靈貓,正趴在清揚肩上打盹,突然在清揚肩上站起,警惕的看著逐漸分向兩邊的人群。

清揚感受到了靈獅的異常,順著靈獅的方向看去,見一男子迎面走來,其他生靈自動為其讓路,皆是懼意。

魔尊墨嵐黑色錦服外搭著件紅色紗衣妖媚無比,一雙深綠色瞳孔神秘深邃,薄唇輕挑。

「遠觀還未能見得姑娘真容,現下近看,六界竟有這般絕世容顏。」魔尊墨嵐玩味的看著清揚,嘴角笑意更盛。

「我叫清揚。」洛寒教導過,初遇之人,要自報姓名,然後再詢問他人稱呼,這是禮貌,「敢問閣下如何稱呼?」

清揚對自己的表現很滿意,真希望洛寒能看見,一定會笑著夸她的。

「我乃墨嵐。」魔尊墨嵐已準備好感受此女子驚訝又愛慕的目光了,可惜……沒有發生。

「哦。」淡淡的。

清揚正冥思苦想,這互道姓名之後該說什麼,有教過嗎。

靈獅一臉嫌棄。

尷尬,魔尊墨嵐短暫的尷尬了一下後,愈發對清揚感到好奇。這六界之內,還有誰,竟不知他魔尊墨嵐。

墨嵐看向清揚肩上的靈獅,笑道︰「這靈貓甚是可愛,可有名字?」

「靈獅。」清揚想也不想。

「靈獅?」還未等魔尊墨嵐發問。

一聲刺耳的貓叫似要刺穿清揚耳膜。我現在是只貓,哪有靈貓叫靈獅的!

清揚點點頭,有道理,看向靈貓,那你叫什麼。

靈獅收起齜牙咧嘴,嘆了口氣,就叫……九兒吧。

「九兒。它叫九兒。」清揚看向魔尊墨嵐,那笑盈盈的眼眸似有星辰令他移不開眼。

番︰

妖狼青禹被族中叛徒下藥後送到了河公面前,河公戴著斗篷,未以真面目示人。

「真是個廢物,殺個狼族後人都要我親自動手。」

「城主說,狼族是他稱霸妖界的唯一威脅。要滅掉他元神,以永除後患。」

「是的,永除後患。」說罷,河公一抬手,來人還未來得及反應,便灰飛煙滅,「豈能留你。」

河公看了眼因下藥而變回原形的妖狼青禹,正欲動手,發現有人朝此處走來,只得揮手將妖狼送到別處。

「河公,」只見冰夷和燭龍並肩走來,「此次請你前來驪山,是因為我們想借助你的力量在此建造個秘境,封印那五色石。」

爾後,為建造這塵驪聖境,均靈力耗損過多,趁冰夷和燭龍閉關修煉之際,河公欲去尋妖狼,竟不想其已不見蹤影。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