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誤入斗場

洛寒一行戴著妖界面具隨著熙熙攘攘的人群漫步街市,離魔族魔將選拔還有些時辰,這夜笙節也難得一遇,凌若甚是感興趣,祁淵和洛寒也只得陪著。

看著琳瑯滿目的美食奇玩,洛寒不由得想若是清揚看到這些,定是興奮的手舞足蹈。

「這位姑娘好眼光,我這里的法器中最為上成的便是這風棲簪,以昆侖神山上那古神相思樹枝干打造,可于方圓百萬里內瞬移至心上人之處。」一魔族小販賣力的推銷著商品。

「喜歡?」祁淵見凌若細細端詳著這發簪,這發簪是魔域之物,凌若向來不喜歡這些會破壞她干淨氣息的東西。

「此發簪的相思花雕刻的生動精致,不知這雕刻之人傾注了多少的相思之意,不免有所感慨罷了。我本是土系尊師,探識瞬移之術本就是土系所長,這簪子于我多是浪費了,還是等它的有緣人來取走吧。」

凌若說罷剛將發簪放下,卻立刻被洛寒又拾了起來,並放置一千靈力丸于攤上︰「我買了。」

利落果斷。

「這位公子,真是大方,公子的心上人真是好命之人。」魔販見洛寒的靈力丸靈力醇厚,樂的合不攏嘴。

凌若莞爾,以為洛寒是送給她的。

只見洛寒將發簪收入袖中,轉身離開,不曾回頭。

……

凌若看著洛寒的背影,有些恍惚,心中有絲異樣︰「祁淵,我覺得洛寒有些不一樣了。」

祁淵撇了一眼洛寒的背影,笑道︰「他不是變了,一向只看見他溫文爾雅,隱忍退讓,似是不諳世事,卻心思縝密。若要說最不願與誰為敵,那便是他。」

如今洛寒比往常更要寡言,祁淵斷然不信母神會加害于他,可洛寒若是信了,會掀起怎樣的變故,祁淵輕嘆了口氣,攬住凌若︰「走吧,魔將選拔就要開始了」。

魔斗場

魔尊墨嵐帶著清揚閑逛了一番後,魔將選拔即將開始,便邀請清揚一同前往。

魔斗場的主觀席已有一女子亭亭而立,听見魔衛來報不禁恨恨的咬住嘴唇。

這墨嵐竟好不安分,又在夜笙鬧市上隨意帶個女子朝魔斗場來。不知是哪個女子如此不知好歹,還敢靠近她的未婚夫婿,定要叫她好看。

魔尊墨嵐繞有興致的看著清揚大快朵頤,世間竟有女子在他面前這般不顧吃相且還食量驚人。

「還不知清揚是哪界生靈?」魔尊墨嵐比清揚足足高處半個頭,看著清揚嘴角的碎屑,無意識的俯身為其擦拭。

這一幕被那女子盡收眼底,還未等清揚回答,女子開口輕喚墨嵐。

魔尊墨嵐眼眸一沉,與清揚相談甚歡,竟一時忘記這魔女也來了冥淵谷。

魔尊墨嵐對著女子邪魅一笑︰「風女,幾日未見愈發的漂亮了。」

風女,魔族風源族,此族有與生俱來的控風天賦,在魔族中乃是擁有議事權和彈劾權的大族。風女更是風源族的天才,出生便是魂者。墨嵐靠著風女的勢力才能坐上魔尊之位。

風女高傲的昂著頭走向魔尊墨嵐,輕輕瞥了眼清揚。可惡,這女子難怪會被魔尊墨嵐帶來,美的竟令她亦心驚。

清揚看著風女趾高氣昂的朝他們走來,朝靈獅使了使眼色。這女子跟你好像,走路昂著頭。

靈獅不屑地甩頭,嘁,她可不配當母獅子。

「魔尊,我已將魔斗場布置妥當,確也忙了些時日。不似魔尊這般清閑,還得空會佳人。」風女恨恨地看了一眼清揚。

「風女說笑了,本尊不過是踫巧在街上撿到她的,言淺交淺罷了。」魔尊墨嵐淡淡的應了句,便大步朝主觀席走去,與清揚拉開距離,這善妒的魔女今日怕是又要壞他好興致了。

清揚被魔衛帶去離斗場最近的主觀席右側下方席位就位︰「這里最方便姑娘觀看,且方便吃食。」

清揚連連稱謝,語笑嫣然,看得魔衛一時愣神。

洛寒一行也已到達魔斗場,場內彌漫著一股強烈的血腥味,凌若不禁捂住口鼻。

魔族,一個崇尚武力的開放種族。最高武力即最高權利,自燭龍墮入魔道,便擁有阿修羅之稱,魔族尊為魔羅,最高武力擁有者。但摩羅燭龍並無心管理魔界,便實行民主管理制,以十萬年為一輪,由魔眾選出東南西北這四方的魔尊共同議事,統一管理。而魔將則是隸屬于魔族軍隊,由戰斗中站到最後的魔族人擔任將軍。

四方魔尊是為管理秩序而生的,對于崇尚武力的魔族,魔將將軍更令他們尊重,也為之狂熱。所以,這魔將選拔本就是魔族大事,又選在夜笙節這一天,規模空前巨大,黑壓壓的魔族人皆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選拔即將開始,兩個魔衛帶著一群人走到場中央,那些個人皆被蒙著頭,瑟瑟發抖。

「這是?」祁淵皺了皺眉,凌若看著場中央站著的蒙面人,立即用地識一探。

「是妖族,不知何意。」凌若答道。

「許是用來喂魔物的。」洛寒淡淡的說道,「相傳魔將是由有意向的魔族戰士自願進去斗場,廝殺到最後。看這四方關著的魔物,應該是為了提高斗場難度用的,喂飽他們才好戰斗。」

魔尊墨嵐看向風女,風女俯首笑道︰「魔尊放心,一切安排妥當。本次選拔增加了魔物,我已令我方戰士小心躲避,待其他參與者精疲力盡時再一展身手,此次魔將將軍定是我們的人。」

魔尊墨嵐點點頭,時不時望向清揚的方向。

「墨嵐魔尊,別來無恙。」另外三位魔尊緩緩而來,略做寒暄後便入了座。

「既然各位魔尊都已入席,魔將選拔就此開始吧。」魔尊墨嵐手袖一揮,魔衛便領命而去。

斗場中魔衛收到命令,朝主觀席作揖後,將蒙面人頭上的布罩取下,竟是剛剛雜耍的蟻族。

清揚見狀忽的站了起來︰「那不是剛剛市集的生靈嗎,怎麼被抓到這里來了。」

「姑娘有所不知,這些蟻族是妖界最龐大的信息網且數量眾多,不受魔族喜歡,抓他們來喂魔物也算是物盡其用了。」身邊魔衛答到。

「只因不喜歡,就便要奪去他們的性命嗎?」清揚為他們視生命如草芥而感到憤怒。

主觀席本就與其他三面觀看席黑壓壓的看客形成了對比,月光下,主觀席忽地站起來的妙人兒自是吸引到不少生靈的關注。

洛寒也注意到主觀席站起身的女子,那身影…不由心中一驚,她怎會在此地。

「怎麼了?」凌若注意到洛寒的異樣。

洛寒回神,故作鎮定的搖搖頭。

只見斗場四方的鐵門內魔物蠢蠢欲動、嘶吼震天,恨不得立刻撲上前去咬碎獵物。

「不可。」清揚見蟻族在斗場中央瑟瑟發抖,想起剛剛他們表演時快樂神情,耳邊記起魔衛那句「不受魔族喜歡,抓他們來喂魔物也算是物盡其用了」,清揚不由走到了斗場看台邊,心亂如麻。

風女見狀,放下心中一沉,嘴角勾了勾,暗自抬手運功,忽的狂風四起,沙石迷眼。清揚還未來得及反應,一陣妖風撲面而來,將她裹起直直卷入空中落下。

清揚腰部用力,腳尖輕點,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單跪觸地,落入斗場中央。

在清揚肩上的靈獅也未幸免于難,同清揚一起被妖風裹挾入了斗場。落地後的靈獅,直勾勾的看著風女,這個丑女人,竟敢使這般損招。

魔尊墨嵐看向風女,眼中有怒意,而風女直視墨嵐那雙深綠色眼眸,飛揚跋扈。

「魔尊。」魔衛正欲開口,墨嵐抬手打斷。清揚雖美艷絕倫,但目前還要依靠風女擴大自己的勢力,斷不可在此時逆了風女心意。更何況另外三位魔尊也在此處,若為一女子,壞了規矩,今後何來威信。

魔尊墨嵐悠閑地拿起酒杯飲了一口︰「即便她是魔族人,若是進了這魔斗場,想出來也得靠她自己。」

話落,斗場四方關著魔族的鐵欄緩緩升起。洛寒見狀,不假思索便要朝斗場飛去,祁淵一把攔住他,搖頭道︰「不可。我們進魔域本就是暗訪,若現身,神界魔界均難交代。」

洛寒看著斗場中央的清揚,已不能控制自己氣息平緩,握緊雙拳。

凌若見洛寒如此緊張此女子,不由心生驚訝,可此時確實不宜露面,便道︰「洛寒稍安勿躁,看那女子並未面露懼色,許是有把握戰勝魔物。我們先靜觀其變,若她真有性命之危,再出手亦不遲。」

洛寒拳頭握的更緊,周身皆彌漫開一陣寒意,此刻的他正在與理智作斗爭。

清揚在斗場中央看著四周漸漸拉起的鐵欄,魔物一個個瘋狂的朝她涌來。清揚扭扭頭,活動活動手腕,在塵驪聖境她可沒少揍過靈獸,這些殘食生靈的丑陋墮落者們,放馬過來吧,非要打的你們滿地找牙。

靈獅與清揚對視一眼後,周身火焰瞬起,變回了靈獅的模樣,一聲獅吼響徹雲霄。來吧,本尊便陪你活動活動筋骨。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