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以牙還牙

凌若站在祁淵身側看著洛寒和那女子,並肩而立,身形相依,仿佛天造地設般相配,心中有絲空落之感。她原以為所有男子都只會對她這般溫柔似水,目不斜視。不想,喜愛竟是會變的。

洛寒看著清揚感到無比心安︰「清揚,可願隨我離開此地?」上一次未說出口的話,在清揚掉入魔斗場的那一瞬間他就後悔了,幸好,還來得及。

洛寒會心一笑,唇角微微勾起,笑容溫柔,眉眼間滿含寵溺,睫毛微垂。

清揚用力點點頭,她喜歡看洛寒笑,他一笑,仿佛整個世界都撒滿了陽光,變得明亮又溫暖。爾後,忽然想起什麼若有所思,扯了扯洛寒︰「稍等片刻。」

說罷,清揚朝靈獅使了使眼色,靈獅心領神會,朝清揚快速奔來之際只見清揚閃身便騎在靈獅身上,靈獅片刻不停留的騰空而起,朝著風女的方向飛去。

風女見清揚乘靈獸而來,也了無懼意,站起身來,周身溢開的風系靈力環繞著她,她堂堂風源族豈會怕一無名小輩。

清揚騎在靈獅背上,懸于空中,威風凜凜的看著風女︰「方才可是你使的妖風?」

風女昂著下巴,冷笑一聲︰「是又如何?」

「很好。」說罷,清揚從靈獅的身上跳下,立于風女面前,兩手負在背後仔細端詳起她,「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你送我下去,但我這個人呢,一向不喜歡欠人情。」

風系法術,洛寒曾教授過她,遠攻型居多且破壞力極強,可同樣在近戰肉搏戰士面前,脆弱不堪,一踫便碎。清揚對著自己的右拳哈了兩口氣,對著風女把嘴抿成「一」字。

風女甚覺好笑,要打架嗎,就憑你?風女揮了揮衣袖︰「難不成…」

風女剛開口,清揚一拳頭便揮了過去,正中風女左臉,被直直的打出了主觀席,可由于風女剛才周身的風系靈力圍繞作保護,危機不夠大,再加上她本就會控風,生生停在了半空中。

風女捂著火辣辣的左臉,眼中蹦出狠毒的精光,這粗鄙的女人竟敢直接出手傷她顏面︰「你竟然…」

再一次話剛出口,便又被打斷,靈獅不知何時悄悄飛到她身後,毫不留情的將她直接撞向魔斗場的地面。一陣塵土飛揚,風女直接被砸暈了過去,清揚朝著靈獅豎了個大拇指。

魔尊墨嵐閃身出現在主觀席上,嘴角勾著一抹笑意,一手勾住清揚的下巴,湊近道︰「清揚,本尊給你十秒離開,否則…」

墨嵐手指覆上清揚的唇,︰「否則此生勿想離開魔域。」

清揚掰開墨嵐的手指,對著墨嵐咧開一個燦爛的笑容︰「這就走,這就走。」

隨即對靈獅招招手,靈獅撇了墨嵐一眼駝上清揚後朝魔斗場飛去。

另外三人皆看著靈獅。

靈獅︰…

想不到我堂堂虎王陸吾,也有被幾個小輩騎的一天。

——————妖界——————

亡靈沼澤

那只眼楮在沼澤中央大睜著,似不太敢相信幻瑤的話︰「你可確定那滅冥真火是打中了洛寒的?」

「孩兒確定。」幻瑤半跪在地,埋頭應到。

「洛寒中了滅冥真火,哪怕是冰夷在世也救不了他,他怎會還活著?」那只眼楮在此眯成一條縫,豬肝色的眼袋上溝壑縱橫,半晌後猛然睜開,「莫非?…」

幻瑤不敢說話,上次與狼族會面失敗後便被河公打了一頓,傷還未愈,她生怕動作大了一點也會惹怒了他。

「哼,有趣有趣,這兩條高傲的傻龍,甚是有趣!」那只眼楮再次看向幻瑤,「你並不屬于妖界,給自己偽造個身份到神域去,盯緊洛寒。既然他已經從塵驪聖境中出來了,想必結界已破,本座要親自去一趟。」

幻瑤拱手道︰「父上的傷…」

「拜冰夷所賜,數萬年來在這亡靈沼澤吞噬不知多少靈魂仍未能痊愈。不過是去趟塵驪聖境,無礙,做好你自己的事。」說罷那眼楮便沉入沼澤中。

幻瑤懸于沼澤之上微微嘆氣,抬頭望著掛在黑夜中的圓月獨自發呆。

——————魔域——————

浮桓魔窟

風女腫著半張臉跪在地上,泣不成聲,魔尊墨嵐被他哭的甚是心煩。

「若不是那粗鄙的女子突然出現,斷不會出這般意外。」風女扶著臉,眼中滿是恨意。

墨嵐半躺著閉目托腮︰「你的意思是怪本尊將她帶到魔斗場怪了你風女的計劃。」

風女立刻俯首︰「風女不敢,只是…只是心有不甘。」

墨嵐強忍著怒意,如此低劣的手段,她竟認為能逃過所有魔族人的目光嗎,魔族崇尚武力,這種看卑劣手段獲勝斷是不會令魔族戰士們臣服的。

「罷了,」魔尊墨嵐擺擺手,「此事既已如此,也未嘗不是連好事。」

風女疑惑的抬頭看著墨嵐,墨嵐露出邪魅的笑容,似有勾魂攝魄的魔力。

魔尊墨嵐本就是傀儡族,傀儡族中因攝魂術而聞名,但魔族因崇尚武力,自是看不上通過控制他人來戰斗的歪門邪道,因此在墨嵐成為魔尊前,傀儡族在魔族的地位很低。墨嵐能走到今天,除了刀口舌忝血外,就是靠著那無雙心機。

墨嵐走向風女,半蹲著扶起風女另一半未腫的臉,一臉憐惜︰「如此花容月貌,竟被傷成這樣,真是令人疼惜。你若能在臉傷好之前清除那戰士中的毒,我們不日便成婚。」

風女愣愣的看著他,墨嵐竟說將婚期提上日程,她終是等到這天了。

墨嵐仍然在與風女相視而笑,內心卻不以為然。不過是利用她迫切想嫁與他的心為那戰士驅毒罷了,毒是她下的,自然解鈴還須系鈴人。

若不是風女自以為是,那戰士必然是魔將將軍。如今清揚為那戰士擋下致命一擊在先,若能讓他認為是他魔尊墨嵐為他解了毒,魔將將軍自然是要奉他為救命恩人的。

魔尊墨嵐望著空中那圓月,眼前浮現出清揚的臉,這奇女子果真不簡單,因為她,此次夜笙節收獲頗多,連久未摩羅燭龍都出現在了魔斗場,雖不知他為何前來,但墨嵐心中有絲預感,這六界又將有番暗涌了,而清揚,我們遲早還會再見面的。

——————妖界——————

玄靈草原

晚剎殿下听完狼族探子報來的夜笙節一事,冷冷的應了一聲,便招手令狼族探子先行退下。

「晚剎殿下,蟻族族長向妖界城主申訴了多次卻沒有得到那狗頭城主的回應,蟻族是六界最大的信息網,若我們能將他們拉入一個陣營,自是極好的。」紅央坐跪在晚剎身旁,垂著眸。

「為了他們而與魔族為敵嗎?」晚剎輕輕的摩挲著懷里的青禹,仍不見臉上有任何波瀾。

紅央俯首,再不言語,他知殿下之意,作為令妖界聞風喪膽的大妖,自是不會把蟻族放在眼里,更何況是本就憎恨妖族的晚剎殿下。

紅央看著晚剎殿下懷中仍熟睡未醒的青禹,紅央暗自感到欣慰,還好,這世間六界中,還有殿下等待的人。隨即,紅央感到一絲異樣的氣息,看了看晚剎殿下,故作頭疼抱怨道︰「殿下,這個月是的第幾個了,紅央我甚是覺得疲憊。」

說罷便消失不見,晚剎仍低頭看著懷里的青禹,此時四畔無人,金眸中竟滿是溫柔︰「我知你無礙,甚歡。」

幻瑤在離晚剎數百里的位置被紅央攔下,紅央一改之前恭謙模樣,冰冷冷的紅眸直視著幻瑤。

幻瑤冷笑一聲︰「小小萬年紅狐也敢攔我去路?」

紅央冰冷的眸中閃過譏諷︰「姑娘嚴重了,我乃是奉晚剎殿下之命勸姑娘返回的。」

幻瑤僵在原地。

紅央指間繾綣著一縷青絲,繼續道︰「姑娘還是請回吧,別因一眼誤了終身,晚剎殿下從未對誰動過心,相反被他殺過的絕子倒是不計其數。」

幻瑤愣住,晚剎殿下…她只想去神域前再看他一眼。

幻瑤輕嘆一聲,俯首道︰「我來是向晚剎殿下道歉,上次之事多有冒犯,幻瑤今日便會離開妖界,還望殿下…多保重。」

紅央輕笑,這世上的女子啊,不過是為見他一面,何其卑微。

——————神域——————

「听說了嗎,那一向清冷孤傲的二殿下竟從他界帶了個人回來,不知是哪界的。」

「可不是嘛,我還見過呢,那女子著芒屩布衣,不修邊幅的,可看不出有什麼特別之處。」

「二殿下的宮殿從來都是冷冷清清的,沒有一個仙娥,就因那女子啊,還專程找大殿下要了四個仙娥去照顧呢。」

「我也想去照顧二殿下,好喜歡他的容貌和氣質。」

「是啊,真羨慕那個被他帶回來的女子,還有那四個仙娥。」

靈獅幻做靈貓九兒的模樣趴在一顆靈杏樹上休息,被一群嘰嘰喳喳的仙娥吵醒,不想這神域之人竟也這般八卦,罷了,靈石既已幻化成人形,該顛倒眾生可就別浪費了。

靈獅在樹上伸伸懶腰,在樹上跳了跳,散落一片杏葉,惹得樹下仙娥一陣抱怨。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