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手撕前任

清揚看著偌大的上清殿中空空蕩蕩,一股深沉悠長的檀香味彌漫在殿中,殿內四周的壁龕內都放著各色各樣的器件,有精美的小瓶罐子有雕琢精美的玉扇還有紋著各種異獸的短劍,清揚甚是覺得新鮮稀奇,左看看右瞅瞅的,殿內正中央是一張極大的八卦圖,太上道君則閉目雙腿盤坐在八卦中央。

清揚雙手環抱,圍著太上道君轉了兩圈,也不知這白胡子老爺爺有何本事,洛寒送她來上清殿前千叮嚀萬囑咐,不可與其有沖撞。即便這白胡子老爺爺德高望重,可她並不想拜這老爺爺為師,她沒有什麼想學的,只想天天待在洛寒身邊,想知道在他生長的地方他是怎麼度過一天的,想去他經常去的地方,想知道在神域他喜歡吃什麼……總而言之,真的一刻鐘都不想錯過洛寒的日常。

清揚撓撓頭,正想著怎麼委婉的拒絕白胡子老爺爺的一番好意,太上道君卻搶先一步開了口︰「洛寒體內有另外一種靈力,你可知?」

太上道君緩緩睜開眼,眼楮深邃明亮,那是看透了世間滄海桑田後的沉澱。

清揚點點頭,她的確知道洛寒體內有另一種靈力,那有什麼好奇怪的,她不是還有五種呢。

當時撿到洛寒的時候,洛寒被一種極其霸道的火靈力正中月復部,火靈力正在迅速吞噬他的元靈,當時靈獅說洛寒必死。可清揚第一次見到和他一樣的人形生物,心有不忍,仍將他帶回谷中,不想,正當他水系元靈即將全部吞滅之際,他體內突然迸發出一股極其類似的火靈力與傷他月復部的火靈力正在對抗,最終兩兩相撲,吞噬其水系元靈的火靈力才得以熄滅。隨後清揚才用手附上洛寒的傷口,輸入大量的水系靈力修復其元靈。

太上道君捋了捋胡須道︰「他體內那火靈力之前是被上古秘法封印了,卻被同根同源的火靈力給破除了封印,萬物相生相克,如今這六界並未有誰能同時擁有兩種靈力,更不提將其駕馭。」太上道君頓了頓,左手一捻︰「他體內的火靈力極為霸道,封印既破其侵略性極強,洛寒本就只剩半數修為又受了傷,水系靈力無法與那霸道的火系靈力抗衡,不出十日,他必身裂而亡。」

清揚放下環抱的手,對太上道君的話不置可否,十日?

「為何與我說?」清揚思索片刻,白胡子老爺爺的話听著著實嚇人,可為甚要說與她听,不直接告訴他的家人呢。

太上道君笑道︰「他的封印已解,若再以自身之力修煉水系靈力必走火入魔,而因你是無祁支元靈所化,擁有強大的水系靈力天賦,若加以時日的修煉,可助他水系靈力與之火靈力抗衡。「

……

清揚沉默片刻,立刻畢恭畢敬的雙膝跪地︰「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說罷,便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

太上道君很滿意的點點頭,正欲點評兩句,只見清揚已雙腿盤坐,一臉嚴肅的看著他︰「師傅我已準備好了,開始吧。」

……

太上道君捋捋胡須,許是自己在這六界中待久了,習慣了客套的循規蹈矩,清揚這般純粹的直接竟也提醒了他,傳道授業解惑,勿要拘于形式,礙于情面。

————————————————————————

靈獅百無聊賴的在洛寒的寢宮內打著盹,一旁似是在看書的洛寒也看著窗外出神。

「二殿下發呆的樣子也好帥啊。」宮娥甲努力壓低自己想要尖叫出來的聲音,雙手捧著自己的臉花痴道。

「還是那麼的冷淡漠然,這種高貴的氣質真的令人欲罷不能。」宮娥乙羞澀的繳著自己的頭發。

「真羨慕凌若仙子,兩個神域天子為她爭風吃醋。」

「瞎說什麼呀,二殿下不是帶了個女子回來嗎,而且那女子樣貌身段哪里比凌若差。」宮娥丁打斷了宮娥丙的話,掀起了新一輪八卦熱潮。

靈獅不禁豎起了一只耳朵。

「听說,當年凌若仙子與二殿下定下婚約,後來大殿下橫刀奪愛,到紫薇神殿求了帝君三天三夜,後來帝後陪著大殿下跪了一夜,帝君才同意解除這門婚事的。唉,只可惜二殿下他…」宮娥丁感慨的長嘆了口氣。

「別光嘆氣啊,快說呀。」宮娥丙急的拍了拍宮娥丁的肩。

靈獅豎起了兩只耳朵。

「我也是听在大殿下手下當差的侍衛說的,當年呀,凌若仙子為了救她那瀕死的山神父上,身負重傷,差點魂飛魄散,二殿下當時為了救她犧牲了半數修為。可…唉,可不曾想凌若仙子卻會因大殿下而毀婚。」

「二殿下好可憐啊…」

「是啊,太讓人心疼了。」

「誰讓二殿下不是帝後所生,帝君對帝後的痴情程度何人不知,兩者相較自然是二殿下弱了些。」

「誒,你們說,二殿下是不是故意帶那姑娘回來氣凌若仙子的呀?」

「不會吧…」

「我覺得有可能,為了凌若仙子可是廢了半生修為誒!」

……

靈獅听不下去了,它家的孩子可不能受這種委屈,這個冰塊小白臉竟然之前還為別的女人如此拼命!

洛寒看著窗外的太陽已要移到西邊,太上道君的授課怕是快結束了,清揚這麼久都未回來,看來是有在乖乖拜師听課,再過半個時辰便可去接她回來了。

正想著,突然感受到一股火氣,只見靈獅從靈貓九兒的模樣變會了靈獅,怒氣沖沖的就朝他奔來,一把將他撲倒在地。

洛寒來不及月兌身,被靈獅壓的死死的,一臉茫然的看著靈獅放大的憤怒。這是…怎麼了?

靈獅張嘴欲咬,突然想起清揚那個等待洛寒回秘境的背影……竟有些下不去嘴。靈獅瞬間又變回了靈貓的模樣,若有所思的跑出宮外,出去之前還不忘擾亂四人組成的「八卦團」,叫你們嘰嘰喳喳,哼!

清揚在上清殿一整天,太上道君只教了她一件事,就是冥想,不斷的感受體內靈力涌動的方向,想著明日老爺爺應該就會教她提升靈力之法,清揚自顧自的點點頭,為了洛寒,一定要快些成長。

「清揚姑娘。」一聲清脆溫婉的聲音叫住了她,清揚聞聲望去,是凌若。

清揚皺皺眉,不準備和她多言語,抬腳便要離去,那日在殿前凌若看似在幫她說話,可實則三言兩語便點明清揚的來路不明和非同尋常,她不想和這種看似溫順綿羊實為豺狼的人有交集。

凌若見清揚並未有要停下的意思,立刻閃身瞬移到清揚跟前,攔住她的去處︰「清揚姑娘,我和話跟你說。」

一片花瓣緩緩落入湖中,蕩起絲絲漣漪,將湖中本映著兩張姣好容顏的臉蛋打碎。

清揚靜靜的听完山神之女凌若講完救父的故事和帝君二子洛寒舍半生修為救美的故事。

原來,洛寒那半生修為是為她而廢掉的…

清揚似忽然意識到什麼,便轉身要離開。

凌若以為是刺激到了她繼續道︰「我知洛寒是用你來氣我,我不忍看你如此受委屈,若是你想離開神域,我可以助你。」

清揚身形一頓,這女人…

清揚轉身看著她,五官雖精致可都小氣了點︰「洛寒既救了你,為何你仍要悔婚,言而無信在先忘恩負義在後,這便是你的處世之道?」

凌若本只想讓清揚知道誰才是神域的天之明珠,想讓她清楚她們兩人之間的差距,不想此女子知道自己是山神之女後仍對她無半分敬意和尊重便罷了,開口竟直接訓她。

「我與大殿下是真心相愛,于二殿下不過是救命之恩,若要強行以身相許斷我三人都不會快樂。」凌若仍沉穩端莊的輕言細語回答道。

清揚冷笑一聲︰「報恩的方式有很多種,在我出生的地方,若是想報恩,大可一命換一命。」

凌若听其言頓時看向清揚的眼中帶有怒意︰「洛寒好端端的,你這般咒他可是何意?」

清揚抿抿嘴,這女子顛倒黑白可真是會的很︰「凌若仙子誤會我了,洛寒既給你他半生修為,你若要毀婚還他你這一世修為便可。既你和你大殿下情比金堅,恩愛無比,他再等你一世修成人形再續前緣情理之中,何必要如此落人口實?」

「我…」凌若被清揚懟的有點氣息不穩。

清揚沒有給她開口的機會︰「洛寒給了你半生修為,未過多久便遭人襲擊,或許這一切並不是偶然呢。」不就是亂說嗎,誰不會啊,這現學現賣的招式凌若仙子可還喜歡?

清揚勾起嘴角,挑釁的看著凌若被氣的有點血氣上頭而泛紅的臉,欺負了洛寒還敢對著她說的如此驕傲,真是欠收拾。

「你!」凌若從小便奉為掌上明珠,山神只有這麼一個女兒,愛護有加,從未有人如此對她。也是眼前這女子,自她出現便奪去了曾經屬于她的光芒,真是恨不得她立刻消失在神域。

「凌若仙子若還是想留我陪您聊天,我還可以再多說上幾句。」清揚從小沒少懟過靈獅,原來靈獸和人形生靈生氣的時候神情都是相同的,瞪眼鼓腮。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