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清揚被擒

幻羽抱著幻瑤默不作聲。

鬼界掌管者,神界帝君敖烈的第三個兒子,雷龍熙梵,他的出現想必和那百萬株魂魄有關。

熙梵見他沉默以對,圍著幻羽環繞一圈道︰「我正在查一樁案子,肇事者很聰明,沒有留下什麼明顯的痕跡,我派出去了許多使者查案,可他們竟也都離奇失蹤,如同人間蒸發了般。」

說罷,熙梵繞到幻羽背後將頭湊近了點說道︰「只不過,他們在從這世上消失前,向我傳送回一縷氣息。」

鬼界使者最後傳回的那縷氣息是附著在幻羽雷靈力上的,這是鬼界獨有的一種訊息傳遞方式。

一旦被附上氣息的人,之後再使用靈力便會被鬼界感應從而鎖定位置。

這種氣息鬼界一般用在給將入輪回的生靈身上,為避免他們逃月兌輪回而作為標簽使用。

幻羽抿抿嘴角︰「我本以為龍生來會飛天,原來嗅覺也與生俱來的靈敏,靠一縷氣息追到妖界。神域三殿下真是令人欽佩,抓個肇事者都要親力親為。」

熙梵被他的嘲諷點起一絲怒意,在幻羽背後一把抓住他的肩︰「你是何人?為何盜走人界百萬株魂魄?!」

幻羽輕抖了下被雷龍熙梵抓住的肩,熙梵立刻感覺手掌一麻,只眨眼功夫,幻羽已閃身抱起幻瑤,與他拉開數十米距離,相對而立。

熙梵活動活動剛剛被電麻的手,直直的盯著幻羽,猶如盯著一只可口的獵物,嘴角掛著張狂的笑。

「有意思。難怪派出的鬼界使者都杳無音訊,強大的獵物,正合我意!哈哈哈!」

說罷,熙梵便疾速沖向幻羽,手成爪型不斷迸出雷電朝幻羽劈去,幻羽不緊不慢的閃躲著。

熙梵被他輕蔑的態度激怒,加快了攻擊速度和頻率。

數百回合下來,熙梵越戰越興奮。幻羽不禁皺眉,他並不想和這個後生小子糾纏,可又礙于熙梵乃神域三子的身份,不能直接下狠手。

靈機一動,趁雷龍熙梵再次近身攻擊之際,幻羽並未閃躲,而是將懷中的幻瑤橫在身前,熙梵根本來不及收手,一爪雷電之力劈向了幻瑤手臂。

幻瑤雖昏迷之中仍舊感到痛楚皺了皺眉,熙梵萬萬沒想到幻羽會那一女子當盾牌,一時擔心方才力道會否傷到這宮娥,望向幻瑤。

幻羽趁著熙梵愣神的功夫,再次拉開兩人的距離,一高一低。

雷龍熙梵正欲追上,幻羽直接將懷中的幻瑤拋了下來,熙梵只得飛身上前接住那宮娥,再抬頭時幻羽已消失無蹤。

……

熙梵看著懷中的女子,呆愣在空中。

作為鬼界的掌管者,一心撲在鬼界建設上,夙夜匪懈,自加冠後便甚少見到女性,更不要提這般親密的接觸了。

——————魔域——————

冥淵谷

那日夜笙節的張燈結彩,絡繹不絕已不復存在,谷內彌漫著濃烈的血腥氣息和朦朧的魔氣迷霧。

晚剎追蹤高階魔物跳入一片魔氣迷霧中,手中的銀絲垂在地上在月光照耀的迷霧中奪目晃眼。

晚剎略微抬眸,感受到四周氣息的異動,金色的眼眸冷漠的注視著正前方,看著朦朧迷霧中漸漸出現的人形身影。

「久仰晚剎殿下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魔尊墨嵐的聲線在迷霧氛圍的渲染中,變得蠱惑邪魅。

晚剎一言未發,抬手便將銀絲朝黑色身形揮去。

迷霧被銀絲飛舞而形成的氣流沖散開來,空無一物。

「呵……殿下真是性急。」墨嵐的笑聲在迷霧中忽遠忽近,忽左忽右,縹緲人。

晚剎見其藏身于迷霧中,瞬間燃氣魂魄之力,激起層層氣浪朝四面八方迸去,霎那間將魔氣迷霧驅散開來。

待迷霧散開,晚剎見魔尊墨嵐立于一群魔物身後,而自己則是被魔物們團團包圍在了中心。

此處,似是魔物孵化地,魔物層層疊疊,不可勝數。

「你便是操縱者?」晚剎的金眸對視上墨嵐的淺綠色眸子。

墨嵐抬手撫了撫鬢發,眼中眸色由淺綠變紫︰「正是。」

「今日不想晚剎殿下會前來救助鳥族,高階魔物掠食性太過強大,一時掙月兌了本尊的控制,誤傷了狼族,本尊深表歉意。」墨嵐微微低頭俯身,便算是盡了禮。

「但!」墨嵐抬起頭眸中紫色更甚,周身的魔族皆蠢蠢欲動,發出陣陣咆哮聲,「狼族亦屠殺我無數魔物,壞我好事。如若晚剎殿仍執意計較,本尊恐此刻所有魔物皆會失控。」

晚剎輕移眼眸,大致估量了下魔物的數量。

方才在鳥界戰場,墨嵐驅使五只魔物分散晚剎注意力,而晚剎並不顧狼族死活仍守在青禹身邊,可知這調虎離山的計謀從開始的那一刻就已被晚剎看穿。

所以魔尊墨嵐的話本就不是與晚剎商量,而是赤果果的威脅,墨嵐料定晚剎即便再能打,也不可能為要取他性命而以一己之力對抗所有魔物。

果然,晚剎只再次凝眸看向墨嵐︰「如若再犯妖界,我定取你性命。」

說罷,晚剎騰空而起,魔尊墨嵐看著升向空中的晚剎,對上那雙冰冷的金眸,心中不由一緊。

晚剎,他若再遇見,定會被取走性命的。

墨嵐不由得握緊了拳頭,可惡,為什麼,為什麼他不能如晚剎那般強大,還如此輕易便被他人威脅到生命。

——————神域——————

靈獅本身要馱著清揚和洛寒飛向上清殿的,可剛到神域入口便被守衛攔了下來。

清揚焦急到︰「你們作甚?!這是洛寒,你們的二殿下!他受傷了需要太上道君的幫助,快讓來!」

守衛並未打算立刻放行,看著清揚和靈獅道︰「你是何人?」

「清揚。」

話落,周身忽的顯出眾多侍衛將清揚團團圍住。

「拿下!」一個穿著略微不同的侍衛一聲令下,「此女子在帝後面前胡言亂語,帝君有令,收押天牢,听候發落。」

說罷,侍衛們那些戰戟紛紛上前,欲將清揚從靈獅背上扯下。

靈獅向後退了幾步,清揚看了眼懷中已昏迷不醒的洛寒,模模靈獅的背,便側身跳了下來。

「我跟你們走,但要讓這靈獸立刻帶著二殿下去太上道君處,若是去晚了,恐有性命之憂!」侍衛長立刻上前匆匆查看了洛寒的強勢,招手放靈獅進去。

靈獅朝著清揚低低吼了兩聲,靈石,一切小心。

清揚點頭,洛寒不可出事。

知道了,靈獅撇過頭嚎了一聲便朝里奔去。

上清殿

太上道君查看了洛寒的傷勢,體內的火靈力已被那用作平衡水火靈力的丹藥和清揚輸入的水靈力壓制住。

而月復部的血窟窿不過是皮外上,太上道君施法為洛寒加強了恢復力後看了眼靈獅︰「清揚身在何處?」

天牢

清揚手腳皆被鐐銬綁在一塊雲石打造的石板前,清揚不過輕微活動活動手腳,鐐銬上的符咒便會顯現出來,一陣陣的電擊刺痛感便會席卷而來。

清揚咬牙切齒,這帝君真是蠻不講理,她不過是讓帝後燭姬得知實情罷了,帝後這麼多年來都活在欺騙和謊言中,真的是愛她嗎。

突然,天牢的門被打開,祁淵一身白色錦衣束著黑色腰帶,火紅色勾邊包裹衣領,外披紅色紗衣由杏色和黑色雙色勾邊,寬大的袖子上繡著朵朵祥雲,頭帶玉冠帽,君臨天下之感。

祁淵自妖界回來後便奉父神敖烈之命捉拿清揚,將其收入天界天牢。

清揚亦真是目無尊長,肆無忌憚。她在神域也已有些時日了,對帝君緊張帝後的程度應有所耳聞,竟還敢對著帝後胡言亂語,惹得母神頻頻心悸噩夢。

雖帝君敖烈有意處置清揚,但畢竟對清揚是太上道君弟子之事有所顧忌,現未得令如何處置。

而如今太上道君親自上門要人……真真叫他為難。

凌若今日又回了土率宮,一時沒了主意的祁淵,雖不敢隨意處置清揚但斷也不會放人,最後只能答應太上道君與清揚見上一面。

清揚看到太上道君,激動的忘記了自己手腳還被銬著的,往前沖了一下,被鐐銬的反作用力拉回,重重的撞上石板。

清揚顧不及手腳的點擊刺痛和背上的疼痛︰「師傅!師傅!洛寒可還平安?」

太上道君輕嘆口氣,點點頭,朝清揚走去。

站定後,側身看了眼祁淵,祁淵領會了他的意思,俯首作揖後便退出了天牢。

「無礙就好,無礙就好。謝謝師傅!」清揚開心的原地蹦噠兩下。

太上道君再次嘆了口氣,看了看這綁住清揚的鐐銬和背後的石板,揮手為她取掉鐐銬。

「師傅就是厲害!」清揚活動活動手腳,很是開心,還好她有這個師傅。

「清揚,為師今日前來是與你道別的。」

……

清揚看著太上道君凝重的表情,收斂了笑容︰「師傅要去何處?」

「為師要去人界傳道授業,此去恐要輪回數回。為師如今能教你的只是這修煉靈力之基本,可于你的慧根來講,足矣。」太上道君捋捋胡子。

清揚點點頭,的確,在此次妖界與魔物戰斗前她已毫無保留的向洛寒輸入大量靈力,居然還能瞬間將高階魔物瞬間凍住,她自身已感受到體內靈力變強的變化。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