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大鬧神殿

「此番前去人界傳道,我將輪回數十次,基本的修煉靈力之法我已傳授于你…今後的路可就要靠你自己了。」太上道君輕輕昂著頭看著天牢的天花板。

清揚想起洛寒在塵驪聖境中曾教過她一句話︰「授人以魚不如受人以漁」。

「師傅放心,徒兒定當潛心修煉。」清揚垂首拱手,恭敬的對著太上道君行了個大禮。

「前幾日你的所作所為我已清楚。」太上道君頓了頓。

清揚吐了吐舌頭。

「一切因果已注定,」太上道君轉身定定的看著她,神情凝重,「往後為師只要你記住一點,一切以大局為重。」

清揚听得有點雲里霧里,白胡子老爺爺說話不能直白點嗎,老這麼高深莫測的︰「徒兒還請師傅明示。」

「你,本就因六界而生,從不曾亦不能更不會為自己而活。」太上道君說到此模模清揚的頭,滿是疼惜,「這是你的宿命啊,靈石。」!

清揚猛抬頭正對太上道君的眼楮,原來……白胡子老爺爺一直都知道她的真身,那日在紫薇神殿只是順著她們的謊話保她。

「你將會經歷很多,緣既已起,生生不滅,你所能做的便是努力從中悟道,你可明白?」

所謂天機不可泄露,太上道君自認他已盡最大努力為靈石引路,今後如何,還需看她自身的造化。

清揚知道太上道君是為她好而勸告他,再次行了個大禮︰「徒兒謹記。」

太上道君點點頭︰「若是有悟不通之時,便到人界尋我。」

說罷,太上道君便揮袖消失不見。

清揚望著太上道君離開的地方還未回神,天牢的大門就再次打開,祁淵神色怪異的走了進來,他身後進來幾個侍衛皆身穿厚重鎧甲。

「押走!」祁淵只淡淡的看了清揚一眼,便轉身出了天牢。

這女子,怕難逃一劫。

紫薇神殿

清揚被粗魯的壓到了紫薇神殿,清揚憋著火沒有反抗,她倒是想看看帝君敖烈要怎麼判她個胡言亂語,沖撞帝後。

紫薇神殿中帝君敖烈已正襟危坐在白玉神座上,神情淡然。

殿中除了帝君敖烈外,還跪著山神和凌若。

看著清揚被侍衛押進來,山神激動的一下子站了起來,指著清揚,顫抖著。

「就是她!」

清揚抬高頭,昂起下巴,面無懼色的看著山神。

又是凌若……準沒好事。

不過這次可不是凌若有意找茬,是清揚自己闖的禍。

土率宮丹藥數不勝數,因此除了守衛森嚴外土率宮還在各個隱蔽的位置放置的鈴鏡,可觀測並保留每日進出的人員。

那日清揚一行,如逛市集般悠閑自得的逛了土率宮一圈,還觸發機關盜走了用于醫治帝後燭姬的丹藥,這一切盡印在鈴鏡之中。

隨著鈴鏡中的影像播放完畢,紫薇神殿氣壓極低,似乎掉一根針在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清揚見此情形,也不辯駁,雖雙手被反綁在身後,被按壓跪在地上,但仍脊梁挺的筆直。

帝君敖烈一手托腮,輕抬眼眸看向清揚,這丫頭這個場合仍能毫無懼色,這等有脾性之人,他已記不清在這神域他有多少年未見了。

「證據確鑿,倒不說父神的心血被付之一炬,費些精力還能再煉回來。神域企能留此等手零腳碎,居心叵測之輩。」凌若說的義正言辭,正反都讓她給說了去。

「你可有話要說?」帝君敖烈看著清揚,言語中盡是威壓。

清揚直視敖烈眼神︰「都看見了,還要我說什麼。」

帝君敖烈心中產生一絲不快,如今他已是帝君,受四界敬仰,竟還有人敢這般不尊服于他。

敖烈眼中眸光略閃,忍下想一把掐住清揚喉嚨的沖動。

「你可知你所犯何罪?」

「未經主人同意拿了幾粒丹藥罷了,丹藥在我身上,還了便是。」清揚看向山神,「除了隱身丸就是那能平衡水火靈力的丹藥,那藥我已喂二殿下服下。」

帝君一听,頓時站了起來︰「丹藥喂給了洛寒?!」

「大……大膽!你……你!你可知,那丹藥需耗費多大精力和時間也能煉制一粒嗎?」山神也氣的說話哆嗦。

凌若則皺眉,洛寒?平衡水火靈力?是發生了什麼事……

「那丹藥確實神奇,二殿下服下後,癥狀立刻得到緩解,在此我替二殿下先謝過您。」

清揚有點不明白,帝後好端端的,不就拿了她顆丹藥,還是給帝後看過的,為何那麼大驚小怪,帝後吃是治病,難道洛寒吃就是浪費嗎?

「誰給你的膽子?!」帝君敖烈怒不可遏,直接將清揚吸過來欲扼住了她的喉嚨。

清揚也不甘示弱,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可不會那麼輕易讓帝君敖烈得手,在感覺到自己被吸過去的一霎那,清揚祭出金色結界,生生將她與帝君敖烈彈開。

……

全場再次寂靜,所有在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祁淵瞪大了眼楮,那女子一次又一次的刷新著他的認知,沖擊著他原有的觀念和教義。

凌若亦是無比震驚,若不是清揚一次次威脅到她在神域的地位,她恐會對清揚生出敬意。

那可是萬眾敬仰的神,帝君敖烈,帶領神族打敗魔族的神。

那個面容絕色,身姿曼妙的女子,竟當眾抵擋帝君的攻勢。

帝君敖烈冷笑一聲,眸中迸發出一縷精光,征服欲和勝負欲瞬間並起,他今日定要取這女子性命,神界只能有他這一種聲音!

瞬間,帝君敖烈迸發出強大的氣壓,所有人都被可怕的氣壓壓跪在地。

清揚有金色結界護體則強行抵抗了這股氣壓,吃力的站了起來,倔強的看著帝君敖烈。

帝君敖烈似看見了清揚眼中的不服,左手驅動了體內靈力,朝清揚推去掌中已起的火靈力。

祁淵大驚,這是他自忘川之戰後第一次見父神出手。

清揚見那火靈力似火柱般襲來,未多想,雙手激起水靈力與之對沖,不過短短一瞬間,清揚便被彈飛開來,結界亦被打碎。

清揚感到胸口一悶,想咳,剛張嘴便吐出一口血來,手掌似被烈焰灼燒般疼痛。

帝君敖烈並未收手,再次激起火靈力欲直接將她灰飛煙滅。

此刻,帝後燭姬趕來攔在了清揚面前,敖烈立刻收了火靈力,有些錯愕的看著燭姬。

「靈兒,這是何意?」敖烈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听著沒有太大的怒意。

「她不過是性情頑劣了些,帝君何必動真格,她還只是個孩子。」帝後燭姬雖面色蒼白憔悴,但身形和話語中的威嚴都在向在場所有人宣告著,她是這個神域的帝後。

帝君敖烈看了眼燭姬身後的清揚,垂下眼眸︰「靈兒若想護她,我便不追究了罷。」

畢竟,這幾百萬年來,自燭姬蘇醒後,這是第一次燭姬與他有所爭論,竟有些恍如隔世的錯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