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凌若窺秘

太上道君為洛寒施了法後便命守衛將洛寒送回了寒棲宮休養。

凌若離開紫薇神殿後並未立刻與祁淵一同前往寒棲宮探望洛寒,而是在得知洛寒仍昏迷不醒後深夜潛入了寒棲宮。

凌若修習土靈力,土靈力乃五靈力之長,可攻可守,還具有其他四種靈力不具備的探識之力。

探識之力不但可探得方圓幾百里內生靈蹤跡,還能探尋到法力低于自己的生靈生前所有回憶。

凌若本身無法探尋洛寒的回憶,畢竟洛寒的法力深不可測,高出她太多,但若是身受重傷的洛寒……

她準備趁機試一試,清揚身上太多非同尋常,洛寒如此護她,定是知情的,若想將那討厭的女子趕出神域,許是能找到把柄的。

凌若將食指輕放在仍昏迷的洛寒眉心,指間變出現一個不大的法陣,吟唱完畢後凌若並未被護體的水靈力彈開,大喜,看來是能探得他回憶了。

爾後,凌若閉上眼楮,神識便進入了洛寒的回憶,凌若找到洛寒冰夷之都遇襲那段便進了去。

看到了洛寒被吸入秘境,睜開眼看見的清揚、靈獅、妖狼,教導清揚六界官話,一同湖邊欣賞美景,為清揚取名……

凌若站在湖邊恨恨的看著相映成剪的兩人,好一個婉如清揚!這女子本活的如同一野人,名字竟是洛寒取的。

在看到清揚盤腿而坐,手中出現五色靈力時,凌若直接驚醒了過來,雙手捂嘴,震驚的大腦一片空白。

五色靈力……

不可能,這世上怎麼會有五種靈力皆聚于一人體內,她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清揚手捧五色靈力的畫面牢牢刻在凌若腦海中,揮散不去。凌若呆坐在洛寒床邊,不知過了多久才勉強接受了腦中畫面回過神來。

凌若回想起當時清揚剛入神域到紫薇神殿拜見帝君時,便被帝君掐著脖子詢問秘境中是否有塊吸日月天地精華的靈石……

那靈石不正是清揚嗎,可清揚為何不承認,為何要隱瞞真身。

帝君敖烈為何一提秘境便問靈石下落?莫非帝君敖烈知道靈石擁有五色靈力?

凌若深吸一口氣,信息量甚廣,疑問太多,靈石……靈物。!

靈物降世!

凌若忽的想起神族剛戰勝魔族時,天降異象,星君卜卦稱︰「靈物降世,六界歸一……」,自此神族便下令尋找,幾百萬年來卻無果。

神域則一直有一令流傳︰尋此靈物,若能收服則為我神族所用,若不能收服,必除之。

如果那靈物便是清揚,在秘境中無人知曉亦無人探得便也說的通!

若帝君敖烈忌憚擁有五靈力的靈石欲摧毀,便是極好的。若他只是欲為己所用,也算是凌若探得的功勞。

洛寒隱瞞此事想必也是猜不透帝君敖烈的心思,干脆直接瞞了下來。

而且依照帝君敖烈的性子,只要她凌若暗示得當,他很可能會忌憚清揚的五色靈力而除之。

凌若按捺住內心的激動和喜悅,雖最近因清揚的出現而有些郁郁寡歡,但今日的收獲足矣讓她一掃之前的陰霾。

紫薇神殿

次日,凌若便早早在紫薇神殿候著,此時陽光正盛,正如她此時的心情。

帝君敖烈听守衛來報凌若仙子前來拜見,不由皺起眉頭,土率宮一事,帝後保下清揚後,他便給了山神許多好處和珍奇藥材,凌若斷不會再來哭訴才對。而此次未與祁淵一同前來,無事不登三寶殿,許是又要折騰什麼。

帝君敖烈沒有給凌若開口的機會,直接要前往大羅宮。

凌若知如今帝後燭姬對清揚照顧有加,欣賞她的直率純真,若是知清揚真身一事有所隱瞞,許是會對清揚改觀。

天助她也,凌若以前去給帝後請安為由,隨帝君敖烈一同前往大羅宮。

大羅宮

清揚再次醒來時,已是在大羅宮中,自己那燒傷的手掌已經被包扎好了。

清揚緩慢的撐起自己的身子,環顧一圈四周,安全。

正欲下床,靈獅以九兒的形態出現跳到清揚腿上。

「躺好!」九兒叫了一聲。

「洛寒如何了?」清揚見到靈獅,兩眼放光。

靈獅白了一眼清揚,「身體暫無大礙,但仍昏迷未醒。」

「我要去看看!」清揚抱起靈獅往床上一扔,就要往外沖去。

帝後燭姬此時出現在了門口,由宮娥攙扶著緩緩走了進來。

「拜見帝後。」清揚立刻俯首作揖,在紫薇神殿之時迷糊中隱約是知道帝後趕來救了自己。

燭姬挺直著脊梁站立著,一派威嚴,微微側身,對著身後一群宮娥道︰「都退下吧。」

宮娥們皆低眉頷首退出了房內後,燭姬才緩緩俯身將清揚扶了起來。

「起來吧,孩子,我有話問你。」

清揚乖乖起身,反手扶著燭姬,或許是因為同情燭姬,清揚是樂于親近燭姬的。

「咳咳……你那日在紫薇神殿真是太沖動了。」帝後燭姬被清揚攙扶著走到椅座旁坐下。

清揚抿抿嘴,撓了撓頭,誰知道帝君敖烈如此厲害。

燭姬看著清揚稍顯窘迫的樣子,笑了起來︰「不過,我很喜歡,有幾分像我年少的樣子,不知天高地厚。」

清揚听聞不由睜大眼楮細細打量燭姬,如今這端莊典雅的氣質,斷是如何也不能與毛躁生事的行為聯系在一起的。

「我本修火靈力,年少時脾氣火爆著呢。」燭姬自顧自的開始講述起了過去。

「那時我和帝君還是兩條小火龍,為保護我們的主人古神冰夷而生的……」燭姬瞳孔有些渙散,「我雖脾性火爆,四處惹事,可主上冰夷卻總能處處包容,待我視如已出般呵護有加。」

「在冰夷之都的那些年是我最懷念的,沒有戰亂,沒有階級,沒有束縛……」

清揚在一旁認真的听著︰「那後來呢?」

「後來……」燭姬只笑笑,沒有繼續往下說,後來,便是現在這樣,一覺醒來,主上冰夷身隕,自己性情大變,成為了這神域的女主人也同時失去了自由。

清揚看著燭姬滿臉的落寞,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只得輕輕拂了拂燭姬的背。

「那日你問我水火靈力,可是我體內有水靈力的力量?」燭姬頭微微埋著,從清揚的角度看不清她的神情。

清揚心下一沉,她知燭姬今日定是要問她此事,而清揚認為一直被瞞著的燭姬有權利知道自己的身體真實狀況。

「是的,雖不知為何帝後的身體中會有水靈力,但那藥丸就是平衡水火靈力用的。」

燭姬點點頭,手不禁抓緊了椅子的扶手,有個大膽的猜測漸漸浮現在她心頭……

「兒臣洛寒請求拜見母神。」此事洛寒的聲音從門外傳來,聲音因緊張和焦急而有些發抖和語速發快。

帝後燭姬回過神來,溫柔的拉過清揚的手︰「這麼快就來要人了,我還從未見他有這般焦慮不安的時候,快去吧,知你亦是如此擔心著他,我便不久留你了。」

「謝帝後!改日再來看望您!」清揚在听到洛寒的聲音是,便眸中帶光,興奮的朝門口跑去。

清揚一把打開門,見洛寒恭敬的跪在地上,正好抬頭對上清揚的目光。

洛寒雖面色有些蒼白,仍舊一席白衣,但眼中卻不似往常般平靜,在見到清揚時,掀起波瀾。

清揚還未等洛寒站起來,便一下撲向洛寒懷中,洛寒熟悉的氣息另清揚一陣安心。

今日的陽光明媚,空氣中彌漫著芬芳花香,紛飛的柳絮洋洋灑灑,時光如停滯般美好靜謐。

見清揚如此活蹦亂跳,洛寒松了口氣,想到醒來時得知清揚強闖了土率宮盜丹藥,還在神殿上與父神敖烈發生正面沖突,差點魂飛魄散,不由心中一緊,雙手將清揚環抱住。

「在此處跪著擁抱成何體統?」帝君敖烈的聲音從兩人腦殼頂傳來。

洛寒和清揚這才起身,洛寒站在清揚身前朝帝君作揖,隨後側頭看了一眼清揚,清揚這才不情不願的跟著作揖。

帝君敖烈只斜視兩人一眼︰「我兒洛寒,這女子在神域也有些時日了,若再守不得神域的規則,即便是帝後也護她不得。」

「是,兒臣明白。」洛寒垂首道。

「無事便退下吧。」

兩人再次作揖,帝君敖烈徑直便屋內走去時,這才注意到帝君身後還跟著個凌若。

凌若只和洛寒眼神交匯示意,便要跟著敖烈進屋子,在路過清揚身旁時略作停頓,卻也未言語,只略瞟了她一眼。

又是凌若,清揚心中覺得有些不安,準沒好事且約模又是關于她。

清揚下意識地緊拉洛寒的手。

洛寒輕笑,寵溺的捏捏她的鼻尖,故作生氣道︰「你啊,竟趁我不在便鬧這麼多事出來,膽子不小。」

清揚吐吐舌頭︰「今後我守神域規矩便是。」

洛寒停下來看著清揚道︰「我本就喜歡雲游四海,既已回來向帝君帝後復命,我帶你游歷這六界山海如何?」

清揚愣愣的看著洛寒,他的笑容溫潤,眼神柔和。原來他早已想好,這神域既容不下清揚,帶她離開便是,這神界本就並不在意他的存在,又何苦為難清揚。

「嗯!」清揚眉目清秀如畫,眼中滿是印著洛寒的樣子,甜甜一笑,踮腳輕輕在洛寒臉頰一吻。

洛寒愣了一下,隨即眼眸略沉,一手環過清揚的腰,在清揚耳畔低沉道︰「一吻不夠。」

說罷,便揮袖帶著清揚閃了回了寒棲宮。

(親密戲請自行腦補(//?//))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