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熬烈追殺

靈獅馱著清揚疾速遁去,熬烈今日已下定決心要取靈石性命,緊跟其後,追上兩者只是時間問題。

清揚月復部被熬烈的突擊撞的生疼,熬烈火靈力造成的傷口滾燙,清揚強忍疼痛,坐直身子,用手袖一把擦淨嘴角的血,努力調動體內靈力調息

靈獅全速前進,如今恐怕只有那人能救下靈石了。

熬烈眼見靈獅已進入魔界領域,暗道不好,神界與魔界互不干涉是從休戰時便立下的規定,如今熬烈他作為神界的領導者踏足魔界,足以成為兩界再次開戰的理由,必須速戰速決。

熬烈調動周身靈力再次加速,在靈獅置于攻擊範圍內的一霎那,立刻激起火靈力朝靈獅打去。靈獅略側目,火球將要擊中之際,空中變向,側身躲過,並未降速朝某個方向飛去。

熬烈冷哼一聲,看爾等能躲幾次。

熬烈全速追趕,不斷朝靈獅發起攻擊,靈獅不停躲閃,清揚也漸漸已穩住了氣息。

靈石,我體力漸不支,恐將被這暴徒追上,他殺意頗盛,之前那一擊便未留余力,你且記住,全力應戰爭取時間,否則今日我們難逃一劫。

「好…」清揚嘴唇泛白,靜心感受體內靈力涌動,正好她心中有氣本就是熬烈引起的。

熬烈眼見即將追上靈獅,立刻幻化為真身,周身燃火,口中噴出一道火牆,頓時靈獅前方以前火海,攔住了靈獅去處。

熬烈不等靈獅做出反應,立刻飛身上前欲直接用爪子抓住清揚。

清揚立刻激起金色結界護住她和靈獅,熬烈的爪子握在結界外,並未松開,爪部伴著灼熱的火靈力用力施壓,欲用蠻力直接破掉清揚結界。

清揚比手念訣,水靈力環繞結界內部,抵御火靈力的灼燒,不出片刻,她額頭已布滿細汗。

太強大了…清揚艱難的抵抗著。

靈獅一聲獅吼伴著氣浪,生生將熬烈彈開,熬烈看了看自己被靈獅氣浪傷出血的爪子。

再望向靈獅時,靈獅已是陸吾九尾形態,白色的鬃毛隨熱浪飄揚,一派王者氣息。

熬烈龍眼微眯,上古神獸陸吾!

這便是靈石的守護神獸?看來摧毀靈石果真沒有他想象中那麼容易。

陸吾怒瞪熬烈,狂妄小輩,吾與古龍並肩作戰之時,爾都未曾降世,竟敢下此殺手,氣甚!

清揚輕撫陸吾,靈獅總是一副歷經滄桑的樣子,她並未問過它的來歷,只知道它是師長,是伙伴,是家人。今日似有一場惡戰,但有它在,面對如此強大的敵人,心中並未有懼意。

「靈石,今日,你必葬身此處!」熬烈目光直直的盯著清揚,殺意四起。

清揚抿嘴輕笑,看著熬烈一字一句道,「我不怕你。」

熬烈一聲龍吟,伴著強大威壓向清揚襲來。

燭龍本在魔崖柏邊休憩,感受到熬烈那強大的氣壓,睫毛微微抖動。在陸吾那聲獅吼過後,燭龍就注意到他們的動靜,已經數萬年沒見過熬烈了,這種殺意,著實令人不悅,他最好速戰速決,別打擾他休眠。

熬烈對著他們噴出烈火,清揚喚出水靈力作盾,力量上的懸殊令清揚往後退了十幾米,但好在擋下了攻擊。

清揚片刻不停,立即幻出冰戟朝熬烈射去,熬烈並不躲閃,冰戟直插熬烈的前爪。熬烈本以為靈石並不能傷她分毫,不想靈石的冰戟竟能穿透他的護體結界戳傷他。

正當熬烈愣神之際,陸吾直沖向熬烈,一口咬住熬烈七寸,熬烈吃痛嗷叫,被陸吾甩向地面。

頓時魔域地面砸出一個大窟窿,灰塵布天。

熬烈則變回了人形,從窟窿中央緩緩起身,熬烈看了看右手的血痕,感受到脖頸的冰涼觸感,用左手觸了觸,果然是血。

熬烈閉上眼楮深吸一口氣,低低的笑起來,許是數萬年來未動過真格,竟被一塊石頭和一頭靈獸傷到見血。

靈石即使被封印在塵驪聖境都能有此成就,她又如此不羈夜今後遲早會威脅到神界的統治,。

「你必須死。」熬烈眼中迸出精光,朝清揚飛去。

「來啊。」清揚輕聲應到,目光無畏無懼,手指比訣,身後形成無數冰錐朝熬烈快速投射去。

熬烈嗤笑一聲,同樣的招數第二次如何能傷的了他。

熬烈加強護體結界,正面硬接清揚投射的冰錐,比起法術他更想親手捏碎這塊石頭。

由于冰錐數量大,雖攻擊力不足以傷熬烈分毫,但熬烈也因此放緩了沖向清揚的速度,並且視線有所遮擋。

待熬烈穿過冰錐的攻擊,發現前方清揚不見蹤影,還未來得及反應,只听上方傳來清揚的聲音。

「在看哪里?帝君!」清揚聲音凌冽清透,伴著金色結界朝熬烈襲來,熬烈猝不及防,被金色結界壓迫至地面,再次激起層層煙霧,熬烈單膝跪地承接清揚的結界攻擊。

清揚知冰錐無法傷其分毫,只能靠視線遮擋為自己爭取片刻閃身的機會,靈獅飛來馱起清揚由高處直下。

她要讓熬烈也嘗嘗總是用威壓讓人跪地不起的不快。

熬烈怒氣更甚,一個石塊罷了,定要叫她灰飛煙滅。

熬烈眼眸變成火紅,眉間火靈力印記亮起。

不好!快閃開!

靈獅一聲獅吼,清揚也感不妙,但即便察覺到危險也已來不及月兌身。

天空忽如裂開,一片血紅,空中似紅色星火閃爍,一股灼浪自頭頂壓下。清揚抬頭看去,似隕石下墜,無數火球朝她們砸來。

熬烈見清揚分神,再次抬手運力打碎金色結界,正欲一把扼住靈石咽喉,靈獅甚是敏捷,瞬間飛起與熬烈拉開距離。

眼看天外焚火將在她們這一片落下,熬烈運起火靈力在天外焚火範圍內都布起結界,騰于空中俯瞰清揚,眼中紅光正盛,「感受神域之主的憤怒吧!」

焚火落下,頃刻間地面滿目瘡痍,熬烈並未留有余力,火光漫天的動靜引起了魔界的關注,魔尊墨嵐在閣樓案幾上側臥看著這火光,命一名魔衛前去查看。

清揚只覺渾身灼燒疼痛,她雖然已祭出金色結界抵擋,無奈熬烈的攻擊太強烈,她無法抵御,若不是靈獅護在她身前,只怕這一擊足以取她性命。

熬烈看著塵煙中艱難站起身來的清揚,哦?還未死?

「強弩之末」熬烈說罷,手中呈現出火靈力,準備一擊斃命。

靈獅抗下了此前大部分傷害,強撐起身體擋在清揚面前,靈石,勿要再有所保留,如今他早已知道你是靈石,欲除之,如若不能全力應戰,恐無來日再遇洛寒之時。

清揚艱難抬頭,第一次遇到如此強大的敵人,第一次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脅,也是第一次…洛寒的臉一閃而過,必須戰斗下去,不能死!

熬烈火靈力火球盤旋而至,熬烈心里確覺這晚生小輩有血性,倘若不是事關燭姬的安危,他恐會倍加青睞靈石,收入麾下為徒。但,也只能到此了,靈石必須毀滅。

火球抵達清揚之際,忽的炸開,聲音振聾發聵。

熬烈看著前方塵土飛揚,不對勁,那靈力氣息不對勁!

塵煙散去,清揚安然無恙的站著,兩手比訣,面前是風靈力聚起的屏障,加之金色結界,只因抵抗熬烈強力攻擊而嘴角掛著血,並未身隕。

熬烈錯愕的看著清揚,那是風靈力…熬烈飛身靠近,清揚眉間五色印記亮起,一道雷靈力直劈向熬烈。

熬烈側身躲過但緊接著一道道雷持續劈下。

清揚只覺徹底釋放體內五色靈力後,體內似有強大的力量要噴涌而出,無意識的朝熬烈發起攻擊,她無法控制招式和力度。

熬烈似乎略能體會到冰夷對靈石的擔憂,絕非多余!五色靈力!從未出現過!

熬烈心態已從完成冰夷所托轉變為消除神界統治障礙,這樣的特殊生靈,不能存在于六界,她定會打破現有的平衡和表明的平靜。

想到這,熬烈不禁苦笑,一個後生小輩竟要生生逼到他用絕技的地步。

風將火浪在清揚兩側吹開,清揚眉間五色印記在那張絕美的臉上清晰分明。

「你不該存在這世上。」

熬烈激起火靈力正面強突向清揚,清揚抬眸看向他,抬手同樣用一道火靈力與之對抗相峙。

「該不該,你說了不算!」說罷,清揚另一只手手掌向上呈爪型,一道龍卷風沖向熬烈。

熬烈大喝一聲,一掌拍散將至的風,眉間火靈力印記發出強烈光亮,將清揚強行吸來,一把握住她的咽喉。

「終于…要結束了。」熬烈似笑非笑,靈石,能令吾使用絕技亦算爾之幸。

清揚被熬烈掐的一時無法呼吸,眉間印記閃爍。陸吾見狀,撲向熬烈,熬烈手一揮,一道火焰打向靈獅,靈獅未能躲開,吃痛撞向地面。

清揚見靈獅受傷,一聲大呵,一陣強力電流傳遍熬烈全身,雖感麻痹但扼住清揚咽喉的手並未有所放松。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