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二十七回 韋陀顯威窺靈岩

作者︰凌雲雄鷹閣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大理國近月傳聞,有奇醫翠玄子,為天南玄教長老,神功高深莫測,更是扁鵲重生的醫國聖手,江湖人稱「杏林仙翁」。玄門仙都宮山道,白天求醫拜師的人,絡繹不絕。

「竹葉柳蒡道,泰山磐石邊。龜鹿二仙興至,逍遙桂枝前。更有四君三子,大小青龍共舞,玉女伴天仙。陽和桃花笑,碧雲牡丹妍。酥蜜酒,甘露飲,八珍餐。白頭翁醉,何人送服醒消丸?涼膈葛花解酲,保元人參養榮,回春還少年。四海疏郁罷,常山浴涌泉。」

此刻月夜下的靈鷲山玄門洞府,大長老翠玄子盤坐其中,正翻閱掌教留下的筆扎。

只見他身著玄門陰陽八卦袍,黑發赤顏,正是高泰雲師兄石泰。旁邊有名少年弟子,正在給他掌燈,正是玄門掌教首席弟子趙東川。

洞府外面平地,另有九名弟子在月夜練劍,正是那鎮教絕學昆吾劍法。

平地不遠山道,有一名青年短發僧人,正是石泰親傳弟子薛道光,天南蠻夷稱之為紫賢真人,今夜到仙都宮指導劍法。

「不錯啊,掌門的筆扎暗藏玄機,竟然是百草湯頭歌訣,這首歌里有三十副藥散。掌門學究天人,爾等要多加領悟。」他知道高泰雲看中這位弟子,傳醫篆劍丹絕技,是以耐心對他多加指導。

「大師伯,掌門平日在時,教了我們配這些藥湯。只是弟子們愚昧,依然對藥理不大明白,是以留下秘方,還請師伯教誨。」旁邊這少年弟子,躬身施禮說。

玄門修習玄功,注重醫武雙修。高泰雲平日教導弟子,多次強調玄功是醫武不分家,修玄功務必熟悉道藏醫典,只有醫術和星相齊修,玄功才能大成。

高泰雲在洞府,留有數部典籍,涵蓋拳訣、神咒、符圖、藥方、地脈、星宿和劍陣。其依據天象推算血氣,悟透行秘法後,親手書寫的《南斗真經》和《北斗真經》,更是讓石泰驚嘆。

當初高泰雲到中原,請他遠赴大理,做玄教傳功大長老。石泰本以為,是給蠻夷醫病濟世。沒想到在天南玄門,看到高泰雲留下的諸多筆扎,立刻就決定沉下心,給高泰雲教出幾名弟子來。可他此刻哪里知道,高泰雲是需要他教弟子,但是得教出數千名,才能應對到來的亂世。

「什麼人?」山道上,紫賢真人轉頭,看向山壁,突然大喝。

「桀桀桀桀!」伴隨一陣怪異的笑聲,山壁處閃電騰起一道身影,如黑鳥展翅,直撲上來,伸手如鷹爪,衣袍帶著呼呼風聲。

紫賢真人定楮一看,那人身材頎長,一身灰袍,卷發金箍,原來是個天竺梵僧,正是那日高泰雲見過的哲羅星。

「怎麼玄門都是毛沒長齊的小子?听聞你是玄門傳功長老,看有什麼本事?」哲羅星落地後,直接錯身出爪,內勁帶動落葉呼嘯而起。

「哼!」紫賢真人躍身側擊,左掌翻手一招「鏡觀神峰」,拍向哲羅星面孔。掌風呼嘯而去,左掌未至其膚,左足跟撞右腳跟,人不落地。

又閃到哲羅星背後,伸出右拳,一招「幽釋無相」,變拳為爪,指向哲羅星腰間。

那梵僧的氣海、京門、腎俞、陽綱和魂門諸穴,已經被薛道光指風罩住,任中一處都會重傷。

薛道光悟性奇佳,在長安開福寺,拜修岩大師和如環大師。兩名高僧授之《圓覺經》和《楞嚴經》,得以精修佛門須彌神功。

尤其摩訶須彌掌已大成,已修得圓明正覺境界。二十歲時,就已名震川陝。那洛陽和浙西各寺僧,更以其為榜樣。

哲羅星手指剛抓出,對面短發青年就跳起來,直接拍他面孔,那掌風壓的他差點窒息。正欲要舉手招擋,不料面前人影不見。背後卻有五道指風,罩向腰間穴位。

電閃雷鳴間,哲羅星直接趴倒地上,伸雙手一招「蜉蝣吸水」,雙腳尖蹬地,身形射向山壁,只听「 嚓」一聲,其雙手直接月兌臼。

「呵呵呵呵!你撞那石壁做甚?打不過,就不必逞強!」紫賢真人停手,看著那狼狽的梵僧,直接笑了。

「你這是什麼功夫?」哲羅星翻身坐地上,他手腕被山壁撞月兌臼,痛徹心頭,腦瓜子被震得嗡嗡響,迷瞪瞪地不想起身了。

「這是佛經里面的功夫,你孤陋寡聞,不說也罷!」他這須彌神功,確是中土佛門秘傳,紫賢真人倒是實話說了。

「今夜得罪了,告辭!」哲羅星深吸口氣,雙臂突然奇怪扭曲,狀若無骨,月兌臼的手腕「 嚓」復位,起身舉手施禮,騰身跳下山崖,倏忽不見。

「真是個怪人,有路不走,要跳崖去。你們過來,繼續練劍。」這薛道光是個親和有趣的人,到天南玄門蓄發修丹,指頭長的蓬蓬亂發,更是滑稽,深得眾多弟子喜歡,常找他討教功夫。

山下官道上,有兩道胖瘦各異的人影,聚在一起,瘦高個的正是哲羅星,剛被紫賢真人打敗,旁邊那胖嘟嘟的矮個子是多羅星。

「師兄,怎麼了?」看到哲羅星正一邊走,一邊拍著腦袋,齜牙咧嘴,多羅星趕緊上前問道。

玄門總壇看守很嚴密,多羅星的功夫奇差,還不如那些玄門少年。他根本上不了玄門山道,只能在山下官道等。

「天南玄門臥虎藏龍,那個高手厲害。我們快走,立刻去中原,玄門長老居然是佛門高手!」哲羅星拉著師弟就走。

「玄教怎麼有佛僧護法?不是說大理佛門要打壓玄門嗎?」多羅星跟上師兄腳步,他問這事兒是有原因。

他倆就是受大理崇聖寺所托,去試探靈鷲山玄門的。

「那人功力高絕,自稱技出佛經,看來玄教掌門說的不錯,天下武功出佛門,我們是應該去中原少林寺。」那日哲羅星傷愈後,也打听清楚,知道出言的少年,就是如今的玄門掌教凌雲子。

山東泰山西北十余里外的秀峰,有座靈岩禪院。在那方丈禪室內,玄悲大師正打坐塌上,同主持淨照禪師秉燭討論佛法。

三十年前,朝廷冊封靈岩寺為「十方靈岩禪院」,從此這靈岩寺的方丈歸朝廷任命。

淨照禪師精研佛法,更是佛門法眼宗的高手。他接任方丈職位後,立齊州秀峰十二景,化「鐵袈裟」為宗門法脈,名聞禪宗各寺。

那「鐵袈裟」非鐵非金,本是唐代則天女皇時期,所建張公亮之像。淨照大師將寺內那殘缺戰裙,挪移成法眼宗的佛家傳說,讓中原各寺僧人佩服萬分。

「本朝京東路的青州,曾經是燕國慕容皇族都城。晉滅燕時,迫燕國慕容皇族南遷江南,其中一支慕容宗族逃往齊州南方。本朝的開國名將慕容大人,是太原慕容族人。靈岩禪院附近,也有支慕容宗族。」淨照禪師熟悉齊郡豪族,把那慕容世家的來歷娓娓道來。

玄悲大師也是佛門高手,為嵩山少林寺俗務主持。方丈玄慈派經常他下山,二人在禪房交流佛經。玄悲有意詢問各地典故,特別是京東路慕容世家的來歷,從靈岩寺得到這個秘聞。

「原來如此!什麼人?」玄悲大師正在感嘆,忽然聞听到窗外,有一絲衣衫破空聲,立刻推窗,飛身而出。

淨照禪師也探身而起,由塌上電射出門,飄入院內,見得夜空中的南方,有一道身影快速閃挪。

玄悲騰空而起,飛踏禪院殿頂,出寺跟隨那黑影,朝南方追去,淨照禪師也立刻飛身上屋頂,相隨而去。

三道身影風馳電掣,追星趕月,盞茶功夫,已到了泰山西麓的百丈崖。

泰山距靈岩寺十余里,其百丈崖下有條飛瀑,瀑布之水震耳欲聾,注入崖下黑潭。那潭水黝黑,感覺深不可測,附近山民也無人知其有多深。

前面那道身影轉頭回望,見沒甩月兌後邊的人,就停了下來,壓掌站立調息。

後邊不遠處,是玄悲大師,看此人停了下來,也緩步前行,豎掌暗自運氣調息。

少傾,淨照大師趕到,也是提氣調息,緩慢靠近。

「靈岩禪寺白日普度眾生,並無夜間傳法,爾為何行窺測之事?」玄悲大師提氣喝問,運功暗自提防。

「阿彌陀佛!閣下你大可白日入寺。簧夜探寺,究竟為何?」淨照禪師高頌佛號,如同深山獅吼,聲蓋崖下瀑布,不愧是法眼宗的得意絕學。

「哼!靈岩寺為家祖故地,本座想來就來!」黑影壓低嗓音,吐字清晰可聞,看得出功力深厚。

「大言不慚!靈岩寺是為皇家拜祭天地的禪院,何來誰家故地?」淨照禪師怒吼一句。

旁邊的玄悲大師听了,卻是心里一動,想起今夜所談燕國舊事。

千余年前,有大燕國主慕容德,曾經特意下詔,賜靈岩寺主持僧朗百絹萬錢,贈僧朗東齊王之名,用寺廟附近的奉高、山茌二地之稅禮佛。

「施主,請問你是否為燕國舊族?」玄悲直接問。

「哼!」那人身子微震,沒有直接回答,反而跨步上前,施展出一招「踏步望月」,乃是鄉間常見的太祖長拳。

玄悲沒有閃避,直接一招「雙風貫耳」,雙掌拍向那人太陽穴。

黑影步法未變,一招「舉火燎天」,搶手擊向玄悲的喉嚨。

玄悲見他招數奇快,立刻閃避一邊,使出「泰山壓頂」,雙掌驟然下降,拍向敵人雙肩。

那人身形未動,直接劃開雙手,叉開五指,一招「撥雲見日」,攻向玄悲雙眼。

兩人眨眼間,互相對攻數十招,每次招式未老,雙方就直接換了招數。

「看來棋逢對手,只能施展少林絕學。」玄悲閃身飛退七尺,以古怪的架勢提氣運功,準備發出他那生平絕技,威猛霸道的「無相劫指」破敵。

「喝!」只見玄悲雙手未動,一股雄渾的指力破空而出。那人早已經提防,剛閃身避過,其袍袖卻出現一個破洞。

只聞一股焦味飄來,那人剛站立處,本是堅硬的石頭,已經被擊破穿一個洞,洞口如同雷擊,漆黑飄著焦味。

這玄悲大師修得的無相劫指,乃少林鎮寺絕技之一。這門絕技在玄悲大師手上,已練得爐火純青,無形無相。

少林無相劫指,是菩提院嫡傳鎮派絕技,運功從指間逼出一股熾熱真氣。威力霸道,駭人之處在于,中者必全身焦黑,如同雷擊。少林普通僧人修煉卻難大成,蓋因修習者需有極深厚的內力。這套威猛的指法,有違佛家慈悲之意,在佛門已極少有人修習。

那人知這無相劫指威力,躲開後也是心頭直跳,雙手伸過頭頂,各扣三指,掐指訣運功,一手前伸,一手側指北邊,正是江湖中常見的道家「純陽指」。

玄悲大師也疑惑,這常見祭神斬鬼的「純陽指」,是大路貨,除了做法事畫符篆,可沒啥用啊,不過他見得如此古怪,也暗自提氣。

「修羅碎天!」只見那人低喝一聲,前手兩根指頭一動,玄悲大師側身跳開,其背後兩根兒臂粗的數枝斷落。

「嘶!」玄悲大師和淨照禪師相顧駭然,轉頭直接對那人出手。

「韋陀降魔!」玄悲如怒目金剛,合攏雙臂前伸,隔空擊出,氣勢讓人膜拜。遠隔丈余,手臂帶動摩擦聲,呼嘯而來,勁力剛猛如儔,周邊空氣似已凝固,威力奇奧。

這是玄悲大師的絕技「大韋陀杵」,共十八式。輔以易筋經內勁,丈外發出招式,威力不減分毫,中者全身胸骨寸斷,是為少林鎮山降魔絕學。

「天門破妄!阿彌陀佛!」淨照禪師左掌前伸,一招「楞嚴三重」施出,這是佛門法眼宗絕學。口中同時發出佛門獅吼功,讓人霎時內心只有佛,沒有魔,狠不能立刻被點化。

「啊!」那人剛想閃過玄悲大師的大韋陀杵,卻被淨照禪師後發先至,淨照禪師一掌已拍著他胸口穴位。那人被猛然擊飛,人在半空手掌奮力後揮,硬接了一記「大韋陀杵」,卻落下了百丈崖的瀑布。

玄悲大師和淨照禪師沖到崖邊,只見那人似乎已被重傷,沒有知覺般僵挺半空中,毫無任何掙扎地下落。這人落下的速度很快,旋即掉在深潭水面,被瀑布沖入黑潭,消失不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