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二十九回 崖雲幻蒼墜伽藍

作者︰凌雲雄鷹閣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洛陽白馬寺內,左廂精舍,五位僧人同大理國太子品茶,在討論佛法。近日,段和譽感覺內氣鼓蕩,他的六門異術已有精進。八歲那年,妙澄大師授他佛門妙法,段和譽已修得內力。近日又得雲門三法神僧指點,受益匪淺。

「資聖寺明心師兄傳訊,老衲等需聯袂回山,如今六鉉大師正閉關苦修,段居士不知何往?」雲門宗高僧明智大師問道。

月初,明通大師、明虛大師、明智大師三人在陝州,夜入朝陽峰。正準備擊殺凌雲子,被高手暗中逼回洛陽,三僧在洛陽療傷數日,前兩天才見好轉。

三人吃了個悶虧,可惜天黑不知敵人是誰,對方功力奇絕,只知是道門中人。

「多謝雪竇山六位大師援手,天南大理國感恩不盡,必定繼續廣修佛寺,以佛法度化蠻夷!目前我準備留在白馬寺內,守護恩師出關!」段和譽站起身,俯身行禮。

「六鉉師兄習法天台宗,是佛門正宗,你是他傳人,前來中原,我等佛門弟子自當庇佑。」明虛大師含笑回禮。

「南無阿彌陀福!今日就此別過,段居士如有需要,可傳訊資聖寺,雲門宗弟子自會相助!」三僧直接起身,欲要出行。

段和譽也是低頭稱謝,他雄心勃勃進入中原,天地利人和皆備,若非那凌雲子提前離開,在京西南路就能擊斃此獠。可惜師傅六鉉要閉關月余,需要他在洛陽等待師傅,否則已經尾隨玄門東行。

登州的根余山里,古樹參天,人煙罕至,野獸出沒,羽族棲居,虎吼狼嚎。

高泰雲率領近兩百名弟子,在山里披荊斬棘,不斷深入林中,朝著最高峰而去。

這山脈地處東海,唐時名昆崳山,上古堯舜時曰谷,堯命羲仲居隅夷,為觀日出之地。春秋時,昆崳山成為方士聖地,名揚四海。

終于行得半日,來到密林深處最高峰下。但見這主峰南麓,有一處倒塌的古廟,留有殿柱殘基。地上落有門匾,書「無染」二字。看那梁椽橫掛,四匝斷柱,就知道當年這寺盛景。

高泰雲見此處松蔓深邃,附近崖奇谷幽,聞松濤如大川激滄海之聲,頓覺是極處頂峭虛危之宿,可以放心在此開分壇。

遂下令弟子們,十人為伴,開始熟悉山林,搜峰尋洞,捕殺獵物,儲備食物。眾位弟子看到此處,景色幽靜,如同遠離塵世的修仙之處,也是興高采烈,在密林四處活動。

高泰雲吩咐二弟子穆虎城,即刻帶十名弟子下山,去登州府衙的蓬萊縣城,給洛陽的二哥高泰運、恩師邵伯溫、瓷酒巨商呂氏、皇帝趙佶和義兄宗澤各傳信一封,言已到登州蓬萊仙境昆崳山。

又尋棲霞縣令陳宗聖登記,張榜招募牟平、文登、蓬萊和棲霞等縣的匠作勞力,在蓬萊縣多購置糧食和鹽釜雜物,物品人力陸續集在山下清泉村。

昆崳山里,近日多處有伐木采石之聲,主峰南麓人聲鼎沸。各處山谷底和懸崖上,不時呼號此起彼伏。很多弟子年紀小,都是十二三歲的少年,在山里如同月兌韁野馬,追兔模魚,驅虎逐狼,熱鬧非凡。

高泰雲看著這一切,感覺數十日來,東躲西藏,終于有了落腳之處。他中原遇敵,逃向這東海仙山,實在是因為,昆崳山縱橫百余里,百峰相連,山高路遠。

北宋此時,登州只設四縣,人口不到二十萬。這里密林百余里,很多的山峰幽靜縹緲,林里溪流山泉水質極佳,是修習金丹聖地。

昆崳山各峰,視野開闊,岩險峽深。密林里,到處隱沒著天然的石洞,多達數百處。既躲開佛門層出不盡的追殺,又能在此設壇修習玄功。

高泰雲繞過無染寺後,登上昆崳山最高主峰,此峰高達數千尺,是後世的泰礡頂,他取劍刻字山壁「虛緲峰」。在這峰頂上,尋得處斗大泉眼,讓兩個弟子圍石,鑿成一口井,溢出的井水沿峰間山石而下。此泉甘甜冰澈,讓人毛孔舒爽地張開,沁人內腑。

看著虛渺峰下,雲海里隱現百余座山峰,白霧繞著險峰峭壁,靈謐秀奇,神清氣爽,果然是渾然天成的人間仙府。

下得峰來,見那山戀聳翠,有些高峰直插雲霄,多處深谷瀑布飛流,潭水深幽,野魚鱗鱗。

天南玄門從今而後,就會扎根東海昆崳山,在這掩藏暮鼓晨鐘,也對中原隱藏了刀光劍影,靜待風雲變幻。

高泰雲決定,以後在虛渺峰修習玄功,無染寺之處就建成虛渺宮,成為玄門的東海分壇,讓弟子們多討教那兩個和尚功夫。

山崖旁,雙眼失明的智初和智清,正在玄門弟子的攙扶下,上了山來。這兩個曹洞宗高手,自然不知道高泰雲內心,正在覬覦他們佛家洞曹宗功法。

實在是他們那雲門龍爪手,讓高泰雲覺得威力驚人。高泰雲吩咐弟子,務必服侍好他們,把兩個去除戾氣的高僧,以後當做師傅一樣。

北方金國南下,四處搜刮工匠釋道儒商,玄寂大師一脈親傳弟子,被擄掠去北地居多,唯獨昆崳山虛渺宮未被波及,這兩名洞曹宗高僧幸免。二十七年後靖康之變時,玄門派弟子護送智初和智清南下。在東南沿海的武夷山,洞曹分支弘揚佛法,玄門實在功不可沒。

浙西雪竇山,縱橫數十余里,九峰環抱。最高的那主峰,有一個石洞,洞內噴泉白如雪,雪竇山之名稱也由此而來。在這山里,是雲門宗的資聖寺。不愧是名山里的古剎,江湖上眾多佛門高手,都出自此宗。

此刻雪竇山林濤陣陣,在寺里毗盧殿,六僧正相對打坐,正是「雲門六祖」。只是,在明通、明虛和明智三位大師對面,另外三僧面帶金色,已經是回光返照之時。

那日千丈岩上,明心、明見和明性三位高僧激斗無崖子,三僧被回震的須彌金剛掌催碎內腑,耗費丹藥苦熬多日,終于等到了三位師弟回寺。

「明智師弟,資聖寺交給你主持事務。我已報朝廷,另派方丈傳法。明通師弟和明虛師弟看守山門,爾等護法雪竇雲門宗。」明心大師交代宗門傳承。

「方丈師兄,那逍遙宮高手,這次為何挑戰佛門?」明虛大師問。

「玄門掌教的佩劍,同這逍遙宮有些關聯。」明心大師清楚,這說到底還是教派之爭,還牽扯到武林隱秘血案。

此事由來已久。五十年前,其明覺師兄神功大成,同契丹國師在草原探討佛法,給大遼皇室剃度數人,宋遼數十年無大戰,佛門也功不可沒,雲門宗轟動天下。

明覺回到中原,度僧如雲,致道門式微。道派無崖子出山,到中原挑戰明覺師兄,雙方平手。其離去後,師兄發覺功力盡失,告誡我等,不可與之為敵

「那凌雲子的佩劍,是李滄海那把玄陽劍。」明性大師呼吸急促,吐出一口血,明虛看到忍不住起身要過來,被他輕微擺手止住。

只不過,無崖子本無心之爭,雲門宗也是騎虎難下。誰知道,他無崖子逍遙宮高手眾多,絕技層出不窮。

無崖子受傷離去後,在中原被不少宗派的僧人攔截,後來居然在草原雲龍無蹤,但也留下無邊禍事。

特別是四十九年前,其師妹李秋水出山,聞訊遠赴大遼,夜襲契丹國師慈賢大師。慈賢大師本是天竺高手,修有七門絕技,摩訶伽葉掌威震契丹蠻夷。

奈何逍遙宮的李秋水也功力高絕,施展出小無相神功,模仿佛門金剛掌力,居然二人兩敗俱傷,李秋水下落不明。

四十八年前,逍遙宮無崖子師妹李滄海出山,聞訊就揚言為師兄報仇,直接挑戰佛門各派高手,其絕技震驚天下,佛門高手被打的灰頭土臉。後被無雙寺高手金台,在少林以「百步神拳」偷襲重傷,李滄海也下落不明。

三十六年前,天山突然有「靈鷲宮」尊主,自稱無崖子師姐巫行雲,屬逍遙宮旁支,言中原道門坐視不救逍遙宮門人,直接以殘酷的「生死符」,逼迫天山、川西、吐蕃、藏邊和南海的散修道士,听命靈鷲宮,四處為難到西夏和大遼去行商的僧人。

三十五年前,青唐城西南,那沼澤中的星宿海,突有「星宿派」老仙,自稱無崖子弟子丁春秋,屬逍遙宮旁支,言佛門比斗不講武德,直接在沼澤煉化百毒,對付西夏大宋的行商僧人,殺人奪貨,無惡不作。

慈賢大師傷重坐化,其弟親傳子蕭遠山被人挑撥,以為是中原佛門所為,數次南下,燒毀邊界防護林,連殺少林、天台和資聖寺的護林高僧。

三十年前,蕭遠山被佛門高手率中原群雄伏擊,傷重逃月兌失蹤。武林參與者閉口不言,三十年來成為武林迷案。

明心大師想起這些往事,一時間也是說不出話。

「佛道相爭而已,可這天南的凌雲子游走不定,眼看玄門崛起中原,如何得了?」名通大師掌控中原雲門宗各地僧人消息,嘆道。

天南的大理國,佛門已經暫時低頭。既然無法抗拒強勢的玄門,只能不理不聞。可中原廣弘佛法,僧眾早就已經遍布天下,豈由有他玄門立足?

「目前,暫時守護宗門,嵩山少林院革律為禪,受朝廷冊封方丈,被賜名少林禪院。佛門新的宗派即將崛起,你們不必下山了,留雪竇山看護好弟子們!」明心大師喘著氣,困難的說出安排。

「謹遵方丈師兄法諭!」其余五僧施禮,殿外林濤俱靜。

「可惜了!這天衣神功,世間佛門再無人練成。南無阿彌陀佛!」明心大師頌口佛號,聲音愈來愈低,緩慢低下頭,最後一個字幾不可聞。

「師兄!南無阿彌陀佛!哇!」旁邊明性大師和明見大師,見得其師兄明心大師玄寂,心里激蕩,同時噴血,直接坐化,低下了頭。

「南無阿彌陀佛!」對面三僧面露悲容,同時口頌佛號,念動起往生淨土咒,剎時寺院梵唱聲起。

元符三年,雪竇峰資聖寺三僧坐化,天下佛門震動!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