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四十三回 鳳鳴梧桐逆水寒

作者︰凌雲雄鷹閣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北地天闕峰無量宮,玄門掌教凌雲子很忙,他正在做牛做馬。

當然,不是耕耘騎乘那種動作,他還是個少年。

每日教導弟子,修習玄功。

要給三個女子配藥,熬制去除疤痕藥膏。

還得攙扶那些姑女乃女乃,上山看風景。

那天在天闕峰頂,幽草抱怨了句︰「疤痕難看,行走也極為不便。」

他看著眼前,這三名美貌少女,一個如落塵仙子,一個可鹽可甜,一個又古怪精靈。

暗思這老天,不做好事,定是嫉妒人間美色,要如許青春美少女,失去美好的東西。

天知道,他那天嘴賤。說了句「都是舉手之勞的小事」,讓自己如今,欲罷不能。

幽草對他印象不錯,每次只嘟噥兩句。

這小女孩懂事,看到王語嫣沉默,必然如同開心果,哄她小姐開心,回頭又慰高泰雲不必煩惱。

阿碧喜歡捉弄他,那小女孩心思,他門兒清,無非是對慕容復暗生情愫,想早日傷愈離開。

王語嫣倒是落落大方,不驚不喜,用那雙好看的眼楮,看著他們斗嘴,偶爾會有驚嘆的神色,在眼楮里隱然飄過。

他有什麼煩惱?無非就是神功未成,不能自由行走天下。

照顧這三人,事必躬親,實際是男人本色而已。

玄門沒有除疤痕秘方,可是高泰雲有偏方。

他派出眾多弟子,在遼地和中原收集藥材。取得五倍子八百五十兩,冰片貳兩,干蜈蚣伍百條,老醋兩百五十斤,蜂糖一百五兩,親自煉制長春雪肌膏。

老醋放石鼎內燒滾,把五倍子研成粉末,放鼎同內熱醋攪拌成糊狀。

然後把冰片研成細粉,蜈蚣研成粉末,放鼎內趁熱攪拌均勻,最後丟蜂糖調和。

每日用針,刺破三名女子大腿傷處,擠出膿血搽涂鹽水,再將膏藥涂抹疤痕周圍。

這藥每天用三次,連續搽藥一月,就會好轉,最後消除疤痕。

王語嫣她們看著他,弄的這些沒見過,都覺得新奇無比。

能養顏去疤痕,就是泡妞神器,這世上除了這個,再沒有什麼能吸引女子。

「喂!呆子,你是不是故意的?為啥傷口結疤了,你還要刺破了擠血,對我大腿那麼用力,每次把人家疼的都哭了!」幽草又在糯糯地嘟嘟噥噥。

「唉,天熱,要讓傷口透氣,那是膿血要殺毒,不擠出來?那你腿就廢了,擠干淨了,擦藥才管用!」高泰雲不抬頭,盯著妹子白女敕女敕的大腿,均勻地涂抹藥物。

「那你的眼楮總是亂看,你可以看別的地方嘛,你是個壞人,每次都要看那麼久!」阿碧在旁邊放火。

「我是醫生,醫生眼中,只有傷口,就如同看那受傷兔子的腿一樣。」高泰雲回頭,聳了一下鼻子。

這幾個女人,多久沒洗澡了,快半個月了吧。

「可是,你溫柔點好不好?小姐每次都哭,你不要亂看,小姐是要嫁給我家公子的。」阿碧瞪他一眼。

「我哪有用力?很快就好,你們從山上回來,我只給你們剪破了傷口處的裙衫,沒亂看,以後還可以嫁人的!」高泰雲也火了。

「你!你就是個登徒子!」阿碧氣呼呼。

她指著高泰雲,那可愛的鼻子一動一動的,眼淚在滾動,眼看就要哭了。

「行了!阿碧,幽草,都不要說了,凌雲掌門也只是救人,相信他也是為了讓大家快點好起來。」王語嫣止住了兩個小丫鬟。

「小姐!」幽草和阿碧都同時出聲。

「行了,傷口快好了。我會給你們一個驚喜,能美容養顏的禮物。」高泰雲訕訕地說。

「哼!」三個少女居然同時扭頭出聲。

過了半個時辰,高泰雲敷藥完畢,趕緊落荒而逃。

「青陽,你去率幾名弟子下山,到北塔那里。招募一些奚人上山,我要在天闕峰南麓挖水池。」無量宮前殿,高泰雲叫來蔡青陽吩咐。

「喏!」蔡青陽躬身施禮,轉身出殿。

在天闕峰南麓,高泰雲發現了兩處溫泉,相隔數里。

山腳那處,泉水很燙,丟個鳥蛋很快就被燙熟。

另外山腰那處,泉水的熱度適宜,剛好溫熱狀態,可以泡澡。

兩處溫泉的泉眼,被他擴成茶杯子粗,每日出水稍微大了些。

溫泉含微量元素,對人體有益,特別適合保養皮膚,延緩衰老。

青陽找來的幾個奚人,力大無窮,做事也很快。

將山頂的瀑布,引流過去溫泉,中和了泉水溫度。

泉眼下方不遠處,挖了幾個數丈寬的水池,搭建了三處帶窗石屋,引泉流入池中。

奚人開渠挖溝,讓溫泉水和瀑布溪水沿山而下。

水渠沿途的大樹,全部砍掉,石屋周圍里余,都沒有樹木。

陪同三位少女,爬上天闕峰頂,每日看峰後的大峽谷,也看無量宮前的山花奇石。

傷筋動骨一百天,幽草、阿碧和王語嫣三人,都是大腿受傷,還都是貫穿傷。

王語嫣傷得特別重,被鐵矛刺穿,處理傷口及時,撿回一條命,但是那冰肌雪膚的大腿,就下了兩個茶杯大的傷疤。

進入六月,天氣已非常炎熱,三名少女幾乎還是那身衣裙。

高泰雲怕她們傷口遇水感染,一個月都不準三個女子踫水,讓幾個少女苦不堪言。

「那是駐顏湯泉,特意為你們修的浴室。天闕峰得天獨厚,有溫泉可開闢成藥湯,你們趕緊養好傷啊。」高泰雲扶著王語嫣的腰,指著山下,告訴三位少女。

看著山下忙碌的奚人,她白了一眼高泰雲,已習慣身邊這少年的厚臉皮。

扭頭看了眼,身旁這人其實也賴看。

他身材挺拔,懸膽劍眉,自信堅定的目光,常年上位者養出的氣勢。

少女感覺到,腰間那男孩手掌很有溫度,靜靜地听少年呱唧。

高泰雲不用看,就知道阿碧那刺人的目光。

他在這山頂,堆砌了幾塊大石頭,剛好可以當欄桿,讓阿碧和幽草二女扶著。

明目張膽地泡妞,三位少女其實已經心知肚明,這少年怕是會和她們糾葛一輩子。

遠處的夕陽,照著四人。高泰雲看著三名少女,臉龐都映射出余暉。

他就嘀咕一句話,「啥時候才能長大?」。

剛好幽草扭頭,看過來,听到了高泰雲聲音。

「喂,大壞蛋,你說什麼長大?」幽草歪著頭,疑惑地問他。

「呵呵!」高泰雲扭頭,看向遠方,臉上皮肉不動,又發出那笑聲,令阿碧快要爆怒。

「笑,就知道傻笑,不知所謂!」阿碧咬牙切齒,拿眼剜他。

這家伙,每次都是那笑聲,她們早就明白那「呵呵」兩字,其實是不想說的意思。

「這呵呵兩個字,合在一起,是世間最神奇的詞語。丫頭你還小,怎麼可能明白騷年的低調。」高泰雲看了看天色。

「走吧,今日看風景頗久,吹風的時間結束了,都回去吧。」他扶著王語嫣,前行了數十步。回頭有扶著阿碧,前行數十步,再跑回頭扶著幽草下山。

熬了快一個月,高泰雲同意她們三人,今天可以用溫水洗臉擦汗。

不過,是他扭干毛巾,遞給三人,讓三女自行洗臉。

一個月沒有照鏡子,三女不知道,自己成了什麼樣子。

但是彼此對看,都知道很丑,心里也很愁。

高泰雲下山,舒爽地泡了個澡,溫泉果然是好東西。

自己這身板一泡,覺得渾身體重輕了,明日得尋找獵物,改善一下伙食。

他在山下,建了六個浴池,讓弟子們都去溫泉池泡澡。

山腰那個湯泉,他自己也沒去泡,準備留著,給那三個臭丫頭滾澡。

高泰雲最近發現,自己玄功進展緩慢,他參詳華嚴宗的內功心法,想找出來訣竅提升境界。

逆水寒風急,輕舟晚不前。修習玄功,如同逆水行舟,不進就會倒退。

「稟報大篆師,蜀地傳來消息,天南向大宋進獻貢品,大理太子逗留蜀地。」殿外蔡青陽進來施禮說。

「行,知道了,繼續監控此人!」高泰雲不明白段譽。

逗留中原做什麼?

是仰慕中土文化留大宋泡妞?

還是開啟天龍八部劇情泡妞?

他只知道,如果真的有天龍八部的世界,那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這段譽是位面之子,很快會異軍突起,成為這個世界武藝最高的年輕人。

高泰雲仔細地計算,段譽的年齡,王語嫣的年齡。

他發現這個時候,段譽的歲數太小,應該不適合泡妞。

高泰雲這家伙也才十幾歲,是忘記自己泡妞的事了。

他並不知道,段譽是為了殺他,而特意留在了中原。

要活下去,就得時刻跟著這人,奪其氣運。

可是自己的武功,並沒有十足的把握。

「手里不是留著一張牌嗎?」高泰雲拍了一下腦袋。

「王小姐,今日我鄭重請求你一件事!」高泰雲找到王語嫣說道。

正在山頂看風景的三位少女,都看著他。

「我有些事情,非常需要王小姐指點。」高泰雲看著王語嫣的眼楮。

「凌雲掌教,請說!」王語嫣被高泰雲認真的眼神,看得心里一陣慌亂。

「走,我們回無量宮!」高泰雲輪次扶著三女,下了山頂,來到無量宮前殿平地。

「請!」他讓弟子們取來三把椅子,讓三位少女坐下。

幽草、阿碧、王語嫣從沒見他如此端正的態度,都輕身坐下,疑惑地看著他。

「請王小姐指點本教的幾門玄功!」高泰雲拱手,抽出來玄陽劍。

他在無量宮前殿平地,耍一百零八式昆吾劍法,用最好的狀態和最佳的力道,又把昆吾劍譜給王語嫣翻閱。

「凌雲掌門,這劍法確實不錯,但是你缺乏一種氣勢,戰陣的血勇氣勢,儒生的天地正氣,道家的證道法則。」王語嫣看完後道。

「原來如此,我知道如何提高劍法境界了,多謝王小姐。」高泰雲非常高興。

他疾步上前,握著王語嫣的手,就像後世見面握手一樣,還肯定地拿手拍了拍,王語嫣手背被他拍紅了。

這純粹是一種職業習慣,他前世做電商會見供應商,養成的習慣動作。

拍了女子的手背,他才想著此舉不妥。

王語嫣被他緊緊的握著手,這少年還拿手拍他,動作是那麼的新奇,已嬌羞地紅了臉。

「喂,大壞蛋,你還不放手!」旁邊椅子的阿碧,直接大聲吼他。

「別誤會,激動,實在不好意思,今天手抽筋了,要甩一下。」高泰雲尷尬得要命。

「凌雲掌門,其實你缺少一門輕功。」王語嫣定了定神,對眼前這少年掌門說。

「我知道啊,可是我要的那種輕功,一般人沒有啊。」高泰雲要的功法,是能超過凌波微步的輕功。

「其實,我們的老祖,很欣賞你。我們這次北上,也是為順路送兩門秘籍給你。誰知道,我們被遼人伏殺,老祖死在了慕容寺。」王語嫣想起悲傷的事,眼淚直流。

「老祖?你們老祖是誰?」高泰雲疑惑。

「小姐說的老祖,是齊地慕容世家的長輩,先祖慕容氏諱帷老大人,就是死在河邊的那位長胡子老人。」阿碧悲痛地說道。

「王小姐,你不是王家的?」高泰雲驚呼,簡直要跳起來。

「我家小姐姓王,當然是王家的大小姐。齊地遼東堂慕容老夫人喜愛小姐,收她為義女。小姐留慕容宗譜的名字,是慕容蘭。」幽草在旁邊甜糯糯地說。

「本來听老夫人說,小姐是要許配給我家為妻,我家公子,就是你認識的慕容復。你這壞蛋,對我們小姐都,都,對她都那樣了。」阿碧在旁邊哭著說。

「啊,誤會,是誤會,一切都是誤會!」高泰雲這時才明白,那死在白狼水慕容寺的老頭身份,唉,錯殺了,不過這老頭子功夫真厲害!

那老人居然不是慕容博,而是齊地慕容帷,這下梁子結大了。

齊地慕容世家,是整個大宋時期的龐然大物。

慕容家族俊才多,歷代為官,同大宋皇室聯姻,其封王拜侯的有十來人啊。

這個家族分支太多了,簡直是讓高泰雲一個頭,兩個大。

「慕容世家到底有多少宗門?」高泰雲凝神問王語嫣。

「目前存世的慕容宗族不多,皇族嫡和系旁支估模有十幾家。登州慕容帷老大人家族,崖州慕容居中老大人,汴京開封附近的慕容宗支,江南宜興慕容山莊,青唐那邊吐谷渾慕容部落,陝州附近環慶路的穆家寨等。其余的慕容宗族旁支,更有可能已改姓換名。」王語嫣記得,族譜有說慕容家族史。

「不過,慕容家的絕學,也沒有頂級輕身功法。但是普通門派的武功,還是有很多招式流傳下來。」王語嫣直言。

「天下武功,殊途同歸,各派絕技,唯有精熟爾,輕功亦是如此,老祖讓我選兩本輕功秘籍給你,督促你以後修煉輕功。」王語嫣說完,突然臉紅了。

「好!非常感謝王小姐指點。嗯,你的秘籍呢?」高泰雲疑惑地問,這少女的臉咋紅了?

「秘籍沒帶,都在我心里記著,回去默寫給你,阿碧、幽草,我們快回房去!」王語嫣扭扭怩捏,兩只大腿不停地動作。

高泰雲趕緊過去扶她,突然聞到血腥味。

他低頭打量,發現椅子有血跡,才明白這女子急著走,是來月事了。

「來人,去燒幾鍋開水,取買回來的女子衣物和新的頭巾,備一些蜂蜜糖水,送過來後殿。」他立刻吩咐弟子。

「山里條件簡陋,請小姐們將就一下,事先沒考慮到你們是女子,暫時剪取新頭巾代替吧。」高泰雲早就預備妥當,為三名女子買了衣物頭巾。

「哼!」王語嫣瞪他一眼。

剛听得他買有女子衣物,猛地抬頭,看著那少年,接著又臉紅,低頭前行不再言語。

「稍後有弟子來,為你們準備熱水衣物。爾等切記,傷口不要接觸水啊,我練功去了。」高泰雲目前,也在琢磨如何練功。

他把幾本秘籍,都拿出來對比,不斷揣摩這些功法原理。

招式是死的,所謂絕妙的招式,無非是角度問題。

那王語嫣的眼力,很厲害,招式在她看來,其實有很多漏洞。

高泰雲覺得,變招速度只有快,快到超過常人有意識動作。

那獨孤九劍是啥,估計就是借勢變招,所有招式都盤活了,無意識地循環使用。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可是人要如何快過閃電。」他沒有見識到頂級輕功,只能想象啥跨步如輪轉!

神行百變和凌波微步,確實是逃命的神器。

可無崖子的擂鼓山在哪兒呢?

無量山玉璧,又在什麼地方?

他尋找過,打听過,這些地方沒人知道。

沒有找到李秋水和李滄海,不知道逍遙派的人在哪里。

難道,真要進入西夏皇宮去找秘籍?

高泰雲覺得,自己還沒活夠。

西夏和大宋,視同仇敵,西北交戰不休。

兩國軍寨犬牙交錯,只能從西域商道進入西夏穩妥。

他打听過,天都山下的鹽池,就是西夏太後的行宮。

那天都山鹽池,是西夏的命脈。

西夏也非常勇猛,怕丟失那鹽池,幾乎死命爭奪,是最激烈的戰場。

玄門的人,功夫不能落下,都在拼命練功。

弟子有師傅指點,進展會很快,高泰雲需要名師。

這個世界,功夫最好的人都沒露面。

高泰雲是指望不了佛門,天下僧人四處追殺他,不知道有啥深仇大恨。

那些和尚,日子逍遙勝神仙。

平日當個小官,做個小買賣,娶幾個老婆努力耕地,生多點女圭女圭,游山玩水化個緣。運氣好忽悠成功,朝廷直接給建別墅送田產。

寺僧不納賦,不種地,不服役,多好啊!

人生如此,就可以了嘛,沒啥追求啊!

非要殺人,還要殺自己這麼小歲數的少年。

「待我緩過氣了,我要給你們這些和尚都立規矩!」高泰雲暗自發誓。

佛門不會想到,少年不可欺!

尤其是穿越過來的騷年!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