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代更比一代親

作者︰漣漪入夢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小羽,既然看到了,就快回來吧。」

黑暗中一雙巨手撕裂空間,從外面進入黑暗空間中,那雙巨手根本不給楊羽反應的機會,抓住楊羽彈指破碎無盡的黑暗離開。

「呼」

精神狀態的楊羽,猛地坐了起來,大口喘著粗氣,但是此時他的狀態卻異常的好,猛地抓住冥澤的手已經語無倫次。

「冥澤,你知道嗎?他們沒有拋棄我,他們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才離開的。」

說著說著一行清淚順著眼角流了下來,整整二十年,這是他第一次得知父母的消息,內心怎麼可能不激動?要知道楊羽也只是個孩子而已。

冥澤微微一愣,接著露出微笑,伸出一只手,開口問道。

「既然知道了,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探索諸天的奧秘,同時順便把他們找回來。」

「當然。」

過了好一會,楊羽用衣袖擦干淚水和冥澤用力握了一下手大聲說道,,這次他沒有任何猶豫,語氣充滿堅定,一但答應的事,沒有任何人能夠動搖。

阻擋我和父母相見者,但終有一天,我必斬其肉身,練其魂魄。

「功法既然你已經了解了,我現在馬上送你出去,還有外面有一點小麻煩要你去解決。」

說完,冥澤也不給楊羽回答的時間,隨手推了楊羽一下。

本能的後退一步,楊羽突然間有一種踩空的感覺,他想要去拉冥澤,冥澤目送楊羽,露出善意的微笑,沖他搖了搖頭。

「唉!」

目送楊羽離開後,冥澤抬頭看著蔚藍的天空,深深的嘆了口氣。

「父母是楊羽目前修行最大的動力,但是這種動力有時候也會成為一種阻礙,當初自己就是因為這種束縛而無法追求真的大自在。」

……

一僂耀眼的陽光照在他的眼楮上,楊羽本能的閉上眼楮,再次睜時,周圍的一切都在瞬間發生變化,原本的山清水秀的景觀變成了潔白的牆壁。

楊羽猛地坐起,扯掉身上的各種儀器,想站起來,卻因為肌肉麻木,腳下一個踟躕差點摔倒在地上。

他有預感,自己一定睡了多久,身為修者肌肉竟然都麻木了。

坐在床上好一會,等肌肉的麻痹完全消除後。

「 里啪啦」

站起身伸了伸懶腰骨頭發出清脆的鞭炮聲,內視一體的狀況,放出微弱的神識。

當他微弱的神識掃到丹田哪里,看到比以前起碼混厚一百倍靈力圍繞著丹田旋轉,揉了揉眼楮,擰了擰肉,發現是疼的,知道自己是醒著的。

接著整個人陷入了蒙逼,靈力漩渦,如果自己沒有記錯的話?這可是宗師的特征啊,自己睡一覺成宗師了?如果說出去誰敢相信?

高興還沒有多久,外面一柄藍色飛劍破門而入,飛劍上有一朵蘭花,目標明確,直指楊羽要害。

眼看飛劍就要到達楊羽眼前,面對飛劍楊羽一點也不慌,運轉混厚的靈力包裹這手掌,當飛劍接觸靈力的時候,楊羽的手好似粘在了上面,飛劍動楊羽的手跟著一起動,最後飛劍的劍柄的他生生抓住,然後楊羽扭頭無奈的說道。

「女乃女乃,我剛醒過來,你就給我一劍啊!」

「我這不是想試試你頓悟後進步了多少嗎?」

李蘭拿著一罐雞湯走了進來,微笑著說道,隨後揮了揮手「天蘭」飛劍化作一道藍光鑽入李蘭衣袖里。

楊羽之所以能這麼從容應對,是因為兩人對練過無數次,李蘭的出劍軌跡已經被他大致模清了,當初因為靈力弱不敢硬接,現在兩人靈力相差無幾,完全可以硬接。

當晚,二老離開後沒多久,發覺周圍靈力的不對勁,擔心楊羽的安全,他們馬上掉頭回醫院。

他們回去後,發現楊羽竟然盤膝而坐進入了了頓悟狀態,大量靈力朝他涌來,大有突破的架勢。

由于一朝頓悟不知道要多久,二老當即聯系了院長封閉了這個房間,令他們奇怪的是,他們宗師的修為在這個小小房間內竟然感覺到絲絲的涼意,待久了甚至會感覺寒冷,就算穿再多的衣服也不管用。

接著他們便接到郭正華那邊的消息,說華夏的靈氣神秘消失。

聞言,他們很快發覺不對勁了,華夏都沒有靈力了,楊羽房間這濃郁的靈力又是怎麼回事?面對郭正華的種種問題,他們選擇打馬虎眼過去。

出于老辣的直覺,二老感覺事情不簡單,將事情隱瞞了下來,他們可不想楊羽在頓悟的時候被那群瘋子拉倒研究所進行研究。

沒有過多久,也就是三四個小時的時間,靈力又重新降臨了,而且比以前濃郁了許多,很多常年卡在瓶頸上的人接二連三的頓悟突破。

沒有人知道這書為什麼,一切都成了迷,由于沒有照成多大的損失,加上國家磚家叫獸的出面解釋,大多數人漸漸淡忘這件事。

「女乃女乃,我好像突破宗師了。」

楊羽看著圍繞在手上的靈力,認真的說道。

不就是宗……等等……你說什麼?

聞言,李蘭先是表示很隨意擺了擺手,表示沒什麼,慢慢的發覺不對勁後,一個箭步來到楊羽面前,手放到楊羽丹田處,說道。

「放輕松,不要抵抗的的神識。」

楊羽點了點頭,讓李蘭微弱的神識進入丹田。

過了將近三分鐘,李蘭緩緩睜開眼楮,看著楊羽眼神怪怪的,語氣怪怪的問道。

「羽兒,你有沒有感覺身體有什麼不對勁的?」

「有,我感覺身體棒極了。」

楊羽向前揮了揮拳頭,拳風呼嘯,將前面的花瓶震碎,然後回應道。

「不是,我問你的是,你丹田內的靈力怎麼是黑色的。」

李蘭捂著額頭,無奈的問道。

「為什麼你一醒就給我帶來這麼一個驚嚇。」

「難道不應該是黑色的嗎?」

楊羽是吃了沒文化的虧,一般關于宗師的知識只有到了真正的宗門才會接觸,大學根本無權教授這些。

到達宗師境界的楊羽早晚會接觸到這些知識,于是李蘭開口解釋道︰「到了宗師這一步,靈力會得到壓縮,從無色變成天藍色,天藍色的靈力混厚程度最低也是無色的十倍,這也是為什麼宗師會那麼強的原因。」

楊羽聞言,內視一下丹田,看到漆黑的靈力圍繞這丹田旋轉,想都不用想,這一定是冥澤搞的鬼,只是不知道,自己這種情況算不算月復黑的一種。

「喂,老頭子,羽兒醒來,出了點事情,你帶著寶兒過來一下吧!」

李蘭撥通電話,說道。

二十分鐘後,楊德文坐著出租車來到病房,跟他一起來的還有一個分外愛護的小姑娘,小姑娘第一時間吸引了楊羽的注意力。

當李蘭看到小姑娘的時候,也是露出慈祥的笑容問道。

「寶兒,乖不乖啊!」

小姑娘十分可愛,看起來大概四五歲的樣子,粉女敕的皮膚,帶有嬰兒肥的臉頰,充滿靈動的大眼楮,細細的眉毛,精致五官,額頭一滴紅點顯得更為可愛,站在那里不動好似一個精致的瓷女圭女圭。

更為關鍵的是,這孩子站在那里,給楊羽一種奇特的親切感,好像過去將小女孩抱起來,舉高高。

「曾女乃女乃,寶兒很乖的啊!不相信你可以問曾爺爺,」小女孩露出甜甜的笑容,上前拉著李蘭的手說道。

小女孩的聲音十分好听,好似涓涓的流水聲,讓楊羽躁動的心,平靜了許多,看著如此可愛的小姑娘,楊羽的心都快化了。

「曾女乃女乃,曾爺爺,這是隔壁村二狗的孩子嗎?」听到小女孩的稱呼,楊羽想了想問道。

誰知他的話竟然引開二老鄙夷的一眼。

「哼」

楊德文哼了一聲驕傲的說道︰「羽兒你是真傻啊!就二狗那損樣,怎麼可能生出這麼寶兒這麼可愛的孩子。」

楊羽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楊德文說的並無道理,二狗和他的妻子長相都較為普通,就算基因在突變也變不成寶兒這樣可愛的孩子。

「小羽,你真的不認識寶兒嗎?」李蘭問道。

楊羽認真的看了一會寶兒,確認自己沒有見過後,搖了搖頭。

得到確認後,李蘭和楊德文的眼神從鄙夷變得嫌棄,只有楊羽一臉蒙逼。

「你們不是來探討我丹田的事嗎?怎麼話題了全在這個小女孩身上?」

楊德文從口袋里取出一張紙遞給楊羽說道︰「自己看看你干的好似。」

楊羽一臉蒙逼的接過紙條,還未來的及觀看。

小女孩寶兒拉著李蘭的手的天真的問道︰「曾女乃女乃,寶兒是不是那里做的不好,惹爸爸生氣了,不然爸爸為什麼不認寶兒。」

李蘭露出和善的微笑說道︰「怎麼可能,我們家寶兒,這麼乖,是你爸爸睡糊涂了,打一頓就好了。」

隨後李蘭惡狠狠的看了楊羽一眼,衣袖種的「天蘭」冒出朵朵寒光,不止是她,楊德文手中也開始凝聚靈力。

敢惹寶兒不開心,簡直就是找死。

「你叫我什麼?」楊羽聞言連紙條也不看了,盯著寶兒忍不住大聲問道,震驚的神色溢于言表,誰能告示他怎麼回事,睡一覺莫名多了個女兒。

寶兒被楊羽盯怕了,朝李蘭身後躲了躲,然後探出小腦袋怯生生的說道︰「爸爸。」

李蘭這次直接將「天蘭」握在手上,大聲訓斥道︰「你那麼大聲干什麼,嚇到孩子了。」

路過的護士長無意間撇到房間內的情況,里面劍弩拔張的氣氛嚇了的腿都軟了。

「乖乖,兩個宗師打架,我們這醫院還要不要啊!」

「對不起,」面對李蘭的訓斥楊羽馬上就焉了,家里最疼愛他的就是女乃女乃李蘭,但是李蘭一但生氣,那可是比楊德文還要可怕的多。

焉了的楊羽,繼續認真的看了起來,他感覺這張白紙能給自己想要的答案。

看過白字後,楊羽徹底凌亂了,白紙掉在地上,有幾個明晃晃的大字,「親子鑒定」,令楊羽徹底凌亂的還是,上面寫著的字,楊羽和楊寶兒血脈相似度百分之九十八,確認關系為父女。

凌亂中的楊羽開始仔細的回憶,自己有沒有那天因為缺錢去娟些或者賣些奇怪的東西,有沒有那天,喝酒後在不知覺的情況下亂性。

結果,有個屁啊!以自己的人格就算在缺錢也不會去干那種事,而且喝酒亂性這種事更不可能了,幾個大老爺們能干點什麼,女朋友也沒有,否則楊德文會每天急得上火。

「寶兒是吧?你認真的告示叔叔,你媽媽叫什麼?」

楊羽現在根本沒有心情探討自己丹田的事,來到寶兒面前蹲,盡可能的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問道。

他怕自己如果在嚇到寶兒,李蘭和楊德文恐怕會真的打過來,自己一個剛進階的宗師,怎麼迎接他們倆的攻擊。

面對楊羽的提問,寶兒將手放到小嘴旁想了想說道︰「我答應過媽媽,不告示你她的名字。」

「寶兒乖,告示我你媽媽的名字,叔叔給你糖吃,」楊羽微笑著說道。

「糖」寶兒想到那種甜甜酸酸的東西,口水跟著流了出來,但想到媽媽的話,用手捂著耳朵,拼命搖著頭。

幾番詢問無果,楊羽還想用其他比較極端的辦法,比如說恐嚇什麼的。

但當他抬頭想要征求二老同意,當他看到二老核善的目光,便馬上放棄了這個想法,看樣子,如果自己真的做了,恐怕最少三天下不了床。

二老也試圖問過楊寶兒媽媽的線索,但是小姑娘牙口意外的緊,根本問不出什麼。

在確認寶兒的確是自己曾孫女這件事後,他們也就釋然了,管他媽媽是誰,白撿一個這麼乖巧可愛的曾孫女,已經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由于寶兒的出現楊羽在家庭的地位也急劇下降,有了寶貝曾孫女,還去管那猴子干嘛?

楊羽搖了搖頭回到床上躺下。

這幾天到底怎麼了,怪事一件接一件,艾拉的事情還沒有搞明白,現在又多憑空出來個女兒,一時間讓他無比頭大。

「寶兒乖,正午了,我們不理他,曾爺爺帶你去吃好吃的。」楊德文笑呵呵的說道。

「曾爺爺,我們真的不管爸爸嗎?爸爸剛醒應該也很餓。」寶兒依舊在李蘭身後,看著躺在床上的楊羽問道。

「寶兒乖,等我們吃飽了在管他,」李蘭沒好氣的說道。

她顯然已經完全誤會了楊羽,沒想到自己一心培養的孫子竟然是這麼一個渣男,這一點和他爸一點也不像。

楊寶兒怯生生的來到楊羽床下,小手拽著楊羽的衣角,大聲說道︰「不要,我要和爸爸一起吃飯,爸爸不吃我也不吃。」

盡管年齡很小,眼神中卻充滿堅定,不容拒絕。

二老聞言,均是微微一愣,他們沒想到一向乖巧可愛的寶兒,竟然會在楊羽的事情上,這麼堅持。

楊羽撇了楊寶兒一眼,他實在想不通自己怎麼無緣無故多了一個這麼護爹的女兒。

「好吧!一起去吃飯吧!然後一起探討一下你的麻煩事。」李蘭看著寶兒不容拒絕的眼神,最後松口說道。

接著就白了楊羽一眼,「怎麼可愛的女兒,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楊羽對于李蘭的白眼十分無奈︰「自己女乃女乃這是怎麼了?今天分外針對自己啊!」

楊寶兒看著站起來的楊羽,抬起雙手,眼中充滿希翼,說道︰「爸爸,寶兒要抱抱。」

「叫叔叔,」楊羽不忍心拒絕寶兒的要求,蹲抱起寶兒無奈的說道,以他現在的修為,寶兒在他懷里好比一根鵝毛。

「呵呵呵」

「知道了,爸爸。」被抱著的寶兒在楊羽懷里雀躍,發去銀鈴般的笑聲,顯然寶兒是個十分自來熟的小女孩。

「叫叔叔。」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