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綻放吧!煙花

作者︰漣漪入夢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呼」

從睡夢中驚醒的楊羽猛然坐了起來,拿起旁邊的紙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然後打開手機看了一下幾點。

手機上明確標明兩點正,楊羽看了看也沒什麼表示,他已經大致猜了出來,精神空間和外界的時間根本不匹配,他第一次進精神空間花了足足百年之久,出來的時候外面才過去一年,這次明明只進去不到十分鐘,出來的時候已經兩個小時了。

搖了搖頭,拋開心中一切雜念,運轉《致死混沌決》開始修煉,剛進階宗師的他,急需打牢基礎,畢竟在現在的社會實力才是硬道理。

隨著功法的運轉,病房內開始了熟悉的降溫,透明的靈魂體開始陸續進入病房,感覺溫度的變化楊羽悄悄睜開眼楮看了一眼房間內的情景,看的他有些頭皮發麻,密密麻麻的靈魂整個房間都裝不下,當即閉眼開始修煉。

隨著完全進入修煉狀態,一股玄妙的能量,在他頭頂凝聚久久不散。

醫院的人感覺溫度有絲絲下降,大夏天都熟練的穿起了自帶夾克,甚至有許些人問起醫院的空調那里買的,制冷效果這麼好,每當值夜班的護士路過楊羽病房的時候,都會打個寒顫,加快腳步。

第二天早上,耀眼的陽光穿過窗戶,照在病房里驅散屋內的寒氣,無數透明的靈魂對著楊羽深深的鞠了個躬後,穿過牆壁消失不見。

「哈」

結束修煉後的楊羽,站在陽光下打了個哈欠,伸了伸懶腰,將出院手續辦完後,奔跑著回到自己合租的一百平方的小房。

因為無法修煉的緣故,楊羽害怕被寢室的人笑話,就在外租了一個小房子,由于當時資金不足的原因,和他一起住房的還有一男兩女。

兩女和楊羽屬于一個學校,她們和楊羽不同,主修不是修真系,而是當今最沒前景的美容系,男人則屬于典型的啃老族,接著外出創業的矛頭,每天無理由的找家里要錢。

身為宗師的楊羽,一個一百平方合租的小房子,已經不符合他的身份了,他昨天楊德文給了他啟動資金,足夠他在校園周圍租一間像樣的房子。

楊羽站在門前一臉蒙逼,看了看自己的鐵鑰匙,然後看了看門前要人臉,瞳孔,或者指紋識別的電子鎖,敲了敲門,心中吐槽。

「這里面住的是腦殘吧!這把鎖的錢已經足夠換了好的房子住一年了。」

他知道這把鎖不會是房東換的,這棟房子房東是抱著放著閑著沒用的心思出租的,一個沒用的房子換了把怎麼高大上的鎖,只有傻子才能干的出來。

「咚咚咚」

過了好一會,沒人開門,楊羽有耐心的敲了敲門,但是依舊沒有人開門,直到敲第三次的時候,房間內才有人開門。

里面的人才探出頭,是個胖子,滿臉麻子,光著上身,臃腫的身材擋住了門的縫隙。

「你找誰?」胖子看著楊羽沒好氣的問道。

楊羽原本是抱著和善的笑容,抽了抽鼻子,眉頭微皺,表情馬上變了,身為宗師的他各個感官都十分靈敏,房間里面透露出血腥氣根本無法瞞過他的鼻子。

「讓開,讓我進去,」楊羽無論是眼神還是語氣都變得無比冰冷,周圍的溫度都下降幾分。

胖子如同掉進冰窟窿里,深深打了寒顫,先是本能的退後一步,然後馬上堵住縫隙,威脅道︰「快點說你找誰?我告你騷擾了。」

說完還將他內勁小成的氣息迸發出來,氣息吹動楊羽額頭前的一縷劉海。

「滾開」

楊羽將手放到門前,聲音悶沉,又好似在發出低微的咆哮。

「知道小爺的厲害還不快滾」。胖子根本沒有听清楊羽說的什麼,只以為楊羽被自己的氣勢唬住了,他很清楚自己的實力,最多哪來唬唬人。

「轟」

手中靈力猛然爆發,將門炸成碎片,站在門前的胖子直接被震飛,摔倒後面的茶幾上,碎片扎在他的臉上鮮血流一臉。

胖子根本不去管臉上的血,站起身想從窗戶逃跑。

「這次自己真的惹到不該惹的人了,能將門炸碎,這最低都要化境啊!」

「跑的掉嗎?」楊羽露出一絲不屑,用腳踢起一個長凳子,凳子飛向胖子,根本不給胖子半點躲閃的機會,凳子四條腿如同利刃般直接沒入胖子的肥肉中將他固定到牆上,用盡全力也無法掙月兌。

「嗚,大爺,我錯了,嗚,你老饒了我吧!賺的錢我分你一半,」胖子淚水在眼中打轉,帶著哭腔說道。

楊羽根本不理會這個胖子,順著血腥味找什麼,當他看到臥室里的情景的時候,一股無名業火涌上心頭。

兩個消瘦的小姑娘被麻繩綁在一起,臉色慘白,有很多凝固的血漬,低著頭昏迷,此時他們呼吸微弱虛弱到極致,隨時可以結束他們年輕的生命,她們身上有很多傷痕,有鈍器,有利器,更多的是鞭痕。

小姑娘正是和楊羽一起合住的兩人,得知楊羽從來沒有見過父母後,出于同情心她們平時待楊羽如同弟弟一般,做飯經常會為楊羽做出他的一份,楊羽自然對她們相對了解。

她們是一對雙胞胎姐妹,天資聰穎,憑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全省最好的大學,但因為家里窮的原因,無法滿足求法課需要的巨高巨高消費,他們選擇沒有前景消費較小的美容業,她們經常談起自己的夢想,開一家美容院。

楊羽飛快向前,扶起二女將靈力注入她們體內緩解,具大學教導的知識可以知道,宗師所擁有的靈力,治傷比什麼靈丹妙藥都管用,縱使癌癥只要堅持輸入靈力,也有治愈的可能,但是輸入靈力對自己也有一定的傷害,高傲的宗師怎麼可能為普通人服務。

隨著靈力的進入,兩女的臉色逐漸好轉,呼吸也變得均勻,生命力也跟著穩定。

「呼」

楊羽長長出了口氣,甩掉額頭上的汗水,第一次為別人輸入靈力,他格外小心,生怕那一點出錯,畢竟靈力這東西,玄之又玄,能小心就小心。

楊羽看著房間內高端的攝影設備,臉色冰冷,他以前就在爺爺那里听說過,有一些人為了賺錢,經常拍虐待動物的視頻,用來滿足一些人的變態心理,沒想到事到今天他們竟然開始對人下手。

楊羽將兩女放到肩膀上,扛著他們走到大廳的時候,用余光撇了一眼一直大聲求救的胖子,看到楊羽的目光胖子當即閉嘴。

走出房間後楊羽用最快的速度將女孩們送往醫院,十分鐘後楊羽回來,胖子還在求救,奇怪的是,明明在市中心卻沒有一個人過來搭理他。

「是不是很奇怪,喊了這麼久為什麼沒有人回應你,」楊羽坐在沙發上,用帶有審判的眼光看著胖子問道。

「大爺饒我一條狗命吧!我有錢一百萬不夠,兩百萬,不對,我將全部家當都給你。」胖子求饒道。

他已經認清現實了,這個地方一定被做了手腳,叫人是不可能的,唯有眼前這小子放自己一把到時候自己東山再起後再找這小子算賬。

「你說以你的罪行,是不是最多三年就可以出來了?」楊羽盯著胖子問道。

「大爺,千萬不要將我交給那些條子,否則我這輩子就玩了,」胖子听到楊羽要將他交給警察當即就急了,看著楊羽大聲求饒道。

他淚水鼻涕順著他丑陋的臉流到地上,樣子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畫面太辣眼楮,楊羽閉上眼楮,揉了揉眼楮說道︰「放心,我不會將你交給警察的。」

「謝謝,大爺」

胖子聞言松了口氣,只要不將他交給條子一切都好說,如果真的在里面待三年,他鐵定要瘋了。

「對了,喜歡煙花嗎?」楊羽突然問道。

聞言,胖子先是微微一愣,然後馬上附和道︰「喜歡,等我傷好了我一定給大爺你,舉辦一場最豪華的煙花表演。」

「煙花表演還是我請你看吧!這個送你,」說完楊羽站起身,攤開手掌一個黑色的光球在他手中慢慢凝聚,當差不多的時候楊羽將光球放到桌子上,楊羽額頭出現許些虛汗,臉色有些白。

離開前還不忘回頭,微笑著對胖子說︰「請收看你的煙花表演。」

胖子目送楊羽離開,表情是凝固的,內心是絕望的。

「他就這麼離開了,自己怎麼辦,你離開好歹把這個凳子給我拿走。」

出了房子的楊羽站在高處,居高臨下的看著被結界包裹的房間打了個響指,小聲說道。

「綻放吧!煙花。」

「 嚓」

光球出現一道裂縫,磅礡的靈力從裂縫中迸發出來。

「轟」

房間內一時間接受不了龐大的靈力,一聲巨響,房間被炸的四分五裂,里面的人瞬間死亡,巨大的聲音幾乎整個縣城都的听見。

值得一提的是,爆炸沒有一絲火星,是靈力撐爆的,十分節能環保。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