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地仙齊聚

作者︰漣漪入夢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小宗師來機場是要去往那里,如若同行,我們或許可以互相有個照顧。」遼管家走過來,語氣好似在面對自己的平輩一般。

「我要去往那里你心沒有數嗎?」楊羽盯著遼管家冷笑道。

蘇荷月竟然知道自己和她是一個學校的,而且自己才剛到機場,都還沒有暖熱,他們就找來了,這未免太巧了吧!

如果是其他人楊羽不會說什麼,但對于這些無利不起早的大家族,就很難讓人相信。

「不瞞小宗師,東海秘境開啟,我要帶他們去歷練歷練,」遼管家面對楊羽的眼光撓了撓頭有些尷尬的說道。

這小子也太不會聊天了吧!一點面子都不留給自己,就算你背後的勢力在厲害,但我宗師的實力也是實打實的。

「這個我已經知道,說出你們的目標,以及我能得到的好處,」楊羽抬起頭面無表情的問道。

「咳,小友果然厲害,是這樣的我們家老爺得了一種怪病,急需秘境里才能出產的一種草藥,但是這次開啟的秘境你也知道,老夫今年六十有七秘境是去不了了,只能要求家里的小輩,我來這里是懇請好友能在秘境里照顧一下他們倆,報酬是蘇家將承擔你到達宗師頂峰的全部費用。」

遼管家干咳一聲細細道來,並且提出了讓一個新晉宗師無法拒絕的條件,化境躍龍門成宗師後每一步都極為艱難,其中更是要消耗無數天材地寶,期間的花費難以想象,而且一般都有價無市,所以宗師們都會加入各個門派和勢力借他們的勢來爭奪資源。

「呵呵,真不愧是大家族的管家,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楊羽盯著遼管家冷笑。

「小友,何出此言,」遼管家故作鎮定,手心已經溢出許些汗漬,他這是在算計兩個宗師的孫子,兩個地仙的重孫,更是一位少年宗師難免有些心怯。

只是他沒想到一個小小的少年心機竟然如此之深,要是放任何一個和他們大年紀的人鐵定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包管楊羽所有的修煉資源,同等于將他和家族綁了起來,到時候家族遇難,楊羽能看著不管嗎?

「你一個宗師接觸俗世久了,自己竟也變的俗不可耐,我輩應專心修煉,你卻玩起了俗世的把戲。」

說完楊羽站起身擺了擺手離開,留下一個高深莫測的身影,人們光顧著看楊羽的身影,沒有人注意到他有些刻意的腳步。

現在他不得不走,這麼好的條件,楊羽真害怕自己一口答應,但是冥澤說過自己早晚要離開這座星系,不可在這里留下太多因,否則修煉的時候沒有好果子吃。

「唉,小友你說的固然沒錯,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蘇家家主對我有救命之恩,遼某不得不報,對于小友的選擇我只能表示尊重。」

遼管家嘆了口氣轉過身拉著愣愣的蘇荷月離開。

面對兩人的話,無論是蘇荷月還是謝水保都處于蒙逼狀態,這兩個都什麼人,一個竟然敢拿出怎麼誘人的條件,另一個更是nb,想都沒想直接拒絕,有那麼一刻他們恨不得化身楊羽替他答應。

離開後的楊羽等了幾個小時登上飛往東海的飛機,途中並沒有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發生,倒是這趟飛機坐的讓楊羽有些無語。

一個飛機上最低的都是化境修為,就連以前難見到的宗師也有五六位,他們互相打招呼說話,反觀楊羽顯的格格不入。

「不是說好的低調出行嗎?你們不是哪個門派的天才弟子,就是這個門派的長老,你們這也叫低調。」

下飛機後,站在機場他整個人都不好了,眼巴巴的瞅著手里的鐵令牌,一股無奈的情緒涌上心頭。

「秘境開啟的地方到底在哪?給我一個鐵令牌到底有什麼鳥用,好歹說清楚啊!」

更令他無奈的還有,下飛機後那些看起來年紀大的老人家,一個個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害怕別人跟蹤帶著自己的徒弟健步如飛,追了半天一個也沒有追上。

「小友,你怎麼一個人在這里。」遼管家笑呵呵的湊了過來問道。

「他好像發現不得了的事情了,銀月劍仙沒有告示楊羽具體位置,他的機會這不就來了嗎?」

「emmm」

楊羽看著遼管家也不說話,遼管家笑眯眯的看著楊羽,場面有些尷尬。

「小友既然不知道位置,我帶你去如何,代價你在秘境里要照顧一點我身邊這兩人,」遼管家笑眯眯的看著楊羽商量道。

「帶我去,我可以幫你照顧,那蘇荷月,至于那小子,生死看他,」楊羽看了一眼謝水保說道。

「哼,就你還保護我,里面又不止你一個宗師,倒是你自己別死里面咯,」謝水保十分不服氣的冷哼一聲道。

在飛機上他已經听遼管家說了,這小子有通天背景,修為更是了得,不是他們謝家能招惹的,但還是忍不過嘴癮。

原本他想在表妹面前表現一番,娶了蘇荷月,遼管家有很大幾率過來,得到一位人脈廣大的宗師幫助,謝家家主競爭的時候,他就又多了一份底牌。

楊羽帶有惡意的微笑絲毫不隱藏說道,「是嗎?秘境里最好不要讓我踫到你,到時候你可以看看我們誰先死。」

看著楊羽的微笑,謝水保有些膽怯退後兩步,來到遼管家身後才有點安心,不在敢言語。

「小友莫要生氣,這是三粒養神丹,對宗師的精神力來說是不可多得的丹藥,你也可以拿著孝敬家里二老,」遼管家從懷里取出丹藥,笑著說道。

表面微笑心里卻在滴血,養神丹一粒價值百萬,可以滋養宗師特有的神魂,效果了然,哪怕他已經吃過一粒,再吃哪怕有了少許的抗性增幅的少,但也是實打實的增幅。

現在他恨不得掌斃這看不懂局勢作死的混蛋,他死是小,如果連累了何月這該如何是好,當初自己為什麼要去找這玩意?堂堂謝家教出個什麼玩意。

「為什麼這些宗師都愛把丹藥放到懷里,難道他們的懷里是四次元口袋嗎?」楊羽懷著疑惑接過丹藥。

看著眼前不可多得的寶貝,咽了口唾液,前幾天加起來的收獲都不如這次的,前幾次東西雖好,但對他來說不怎麼實用,這三顆養神丹他完全用的上。

「看在養神丹的份上我會關鍵時刻幫一下蘇荷月,帶路吧。」楊羽淡淡的說道。

遼管家聞言心中一喜有了一位宗師的幫助找到仙靈草的幾率又大了些,對于老友的病情來說這些丹藥都是身為之物。

「小友跟我來吧!」遼管家滿意的說道。

楊羽跟著遼管家來到一處廢棄的港口,一路過來楊羽發現這一片被攜帶槍支的士兵圍了起來,上面還貼有軍事演習的牌子。

「我去,厲害啊!」

到達一處破舊的門前,一股煞氣撲面而來,楊羽面對站在門前站立筆直帶著黑面具的兩人,月兌口而出。

通過感覺使楊羽知道眼前兩人是經歷過無數次戰爭充滿鐵與血的特種兵,他們更是有一股神鬼莫進的煞氣。

遼管家遞上自己的令牌,兩位認真的檢查令牌後放他們過去,到楊羽過的時候二人直接用槍擋住了楊羽的去路。

「一個令牌只能帶兩人進去,他們進去了你便不能進去,」兩位中的一位說道。

「兩位兄弟,你們能不能通融一下這位小友可是一位宗師,你們放他進來吧!」身為宗師的遼管家面對兩人格外尊重說道。

華國影龍這一組織全世界可謂無人不曉,他們無懼生死,沒有人可以調查出他們的身份,他們的一切資料都被抹殺掉,不接觸任何東西,只有需要的時候才從營養液里出來,活生生沒有感情的工具,面對他們就算宗師也會飲恨,另外他們只接受一個人的命令。

華國第一地仙,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姓名,他的一切都是迷,人稱活閻王或老殺神。

「我們只听從命令,一個令牌只能帶倆人,」左邊的士兵冷冰冰的說道。

「不對,我有令牌,老哥你看這個令牌能進去嗎?」楊羽取出原本以為沒用的薛字鐵牌問道。

「先生請進,銀月先生已經在最里面那座房間等候多時了,」

看到令牌兩個人的語氣稍微緩和一些,不在冰冷,低下頭讓出道路。

楊羽聞言點了點了頭,和遼管家他們並肩而行,去往最里面的房間也有兩位影龍士兵把守,楊羽只好和遼管家他們分別。

「何月水保,你們無論如何一定要和這個楊羽打好關系,他可能是你們家族轉變的契機,」遼管家聲音前所未有的鄭重囑咐道。

小輩可能不知道,但是見多識廣的他知道,薛字令,蜀山宗主銀月劍仙的專屬令牌,來自天外隕石殘片打造,整個地球也只有五個,曾經有手持薛字令很可能就是下一個蜀山宗主。

面對突然鄭重的遼管家,蘇荷月點了點頭表示了解,無論有沒有薛字令一個年輕的宗師也足以結交,謝水保雖然不服氣,但還是點了點頭。

根據士兵描述的位置楊羽來到大門前,敲了敲門低下頭恭敬的說道︰「小子楊羽,前來拜見銀月劍仙。」

通過遠超同階的感知,楊羽發現里面竟然有五位至強氣息,更為恐怖的還是,他們和幾天前銀月劍仙薛岳的氣息絲毫不差,不用說他也想出來里面是誰了。

「小羽來了,進來吧,」里面薛岳的聲音傳了出來,聲音不大卻巧妙的傳入楊羽的耳朵里。

楊羽推門而出放眼望去,小小的房間里面足足有十個人,五個看起來年齡段不一樣的人圍繞著圓桌旁,看起來年齡最大的要數仙風道骨的薛岳,其余有的正處妙齡,有的看起來中年,最小的是一位女子看起來和楊羽差不多大小。

他們每個人身後各自有一個二三十歲的中年男女,筆直的站在他們身後不敢吭聲,此時因為楊羽的進入所有的目光都聚了過來。

同樣楊羽的目光也在五人身上同頓了一下,先前他只發現五位至強氣息,並沒有太過注意眼前這幾位宗師,他們中最低到手築基中期,也就是宗師二階。

「劍老頭,果真如你所說,不愧是德文的孫子,小小年紀能成為宗師果真了得,」五人中一位身著道袍的中年男子沖著笑著說道,眼中帶有欣賞。

男子渾身上下竟然沒有一點威壓,整個人好似融入自然一般,他散漫的躺在椅子上,道袍敞開露出花崗岩一般的月復肌,看起來無拘無束好生自在。

「張老頭,你好不要臉,比我大五十歲反過來叫我老頭,」薛岳很人性化的白了張沐之一眼,隨後對楊羽介紹道︰「小羽,這位就是你爺爺的老師,太極地仙張沐之,同時也是武當現任掌門。」

「張老,您好。」

楊羽低下頭恭敬的行禮問好,既然是自己爺爺的師傅,受的起自己的禮儀。

「好好好,孩子快過來讓我看看,」張沐之很高興沖楊羽招了招手說道。

楊羽點了點頭走了過去,張沐之身後的中年男子善意的沖楊羽笑了笑,往旁邊挪了挪給楊羽留下足夠的位置。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