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老一輩的更坑

作者︰漣漪入夢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薛岳,張沐之對視一眼,他們均看到對方眼中的震驚。

其他人可能不曉得,但他們卻知道,二十歲的宗師已經夠駭人了,沒想到這小子這麼給力這才過去幾天又突破,這種戰績未免傲然了吧。

「呵呵,運氣好的小子。」

老殺神撫模這胡須笑呵呵道,突破的時候能讓尊王幫忙護法,這是何等榮幸,這份榮幸足以讓數代地仙眼紅。

「既然事情結束了,我們也該走了。」張沐之甩了甩袖子將兩人提起,踏空而行離開。

薛岳看了張沐之一眼嘆了口氣,喚出一柄翠綠色寶劍,用靈力將楊羽托起放到寶劍上,御劍而行。

合作這麼多年了,兩人的默契早已經無須言語,張沐之帶走了張鵬和蜀長生留下他最愛的徒孫,結果就不言而喻了。

楊羽剛突破需要鞏固基礎,在座的各位沒有一個比他御劍飛行穩的,在飛劍上冥想無疑比被別人提著好得多。

「咦,好一個美人胚子。」

顧花顏好像發現新大陸一般,眼中冒出小星星,衣袖中出現許些藤蔓纏在蘇荷月腰間,將她送至眼前,語氣帶有許些欣喜。

不得不說安靜下來的蘇荷月真的很美,精巧的五官,閉上眼楮長長的睫毛使她顯得更加靚麗。

美麗中帶有寧靜,寧靜中不乏出塵的氣息,活生生一個睡仙形象,看的顧花顏自己都有些心動了。

這樣的睡仙加以百花谷功法培養,未來前途,不一定比張鵬和蜀長生弱。

張心尾和老殺神相互看了一眼,老殺神聳聳肩,笑了笑跟上。

「對他來說,都是華國人,誰變強都一樣,都可以增加華國積蓄,只有國家好才是真的好。」

「唉」

張心尾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隨後跟上。

「他可沒有老殺神那般覺悟,對于他來說,這一波一點好處都沒有撈到,簡直血虧。」

……

「啊,睡得好舒服,我這是在哪?」楊羽伸了個懶腰,骨頭間發出有節奏清脆的踫撞聲,好似過年里的鞭炮,揉了揉有些迷糊的眼楮問道。

「既然醒了,吃點東西嗎?」張沐之將一串剛烤好的魚遞給楊羽問道。

「曾爺爺,我這是睡了多久,張師兄和蜀師兄呢?」

楊羽發現肚子的確有些餓了,接過烤魚,吃了一口,發覺有些咸了,從張沐之手中接過架子幫忙燒烤。

如今,他的記憶定格在,幾人上島宰牛吃肉後躺在地上睡覺的時間段,其他什麼也不知道。

「你已經睡三天了,張鵬和長生比你早醒一天,已經前往秘境了,我正想著,如果你還不醒,要不要將你送回去。」張沐之吃了一口烤魚發現的確有些咸了說道。

「什麼?我竟然已經睡三天了,我到底干了什麼?你老怎麼不叫我。」楊羽聲音很大,帶有驚訝。

別人比他早進去三天,這麼說來秘境的寶貝很可能已經被別人搶先大半,自己這是失了先機。

「叫你干什麼?如果我叫你,你的修為能像現在這樣嗎?」張沐之用手點了點楊羽的丹田。

「什麼丹田?」

楊羽下意識用神識掃描一下,接著他有些傻了,什麼情況,自己的丹田竟然擴大足足五倍,此時他的靈氣含量就算宗師頂峰面對也要羞愧。

「唉,有時候真懷疑你小子是不是小說里面寫到的重生修煉者,別人突破一階,靈氣含量能增加三倍就已經是破天荒,你竟然足足五倍,最主要還是靈氣竟然還異常強大,你到底是怎麼修煉的,有秘訣嗎?」張沐之抬頭望天感嘆道。

當年被譽為修煉天才的他也是在宗師頂峰的時候才有如此丹田,現如今竟然真有更變態的人。

「對了曾爺爺,怎麼不見蘇荷月呢?」楊羽當即岔開話題問道。

《致死混沌決》可是他身上除冥澤外最大的秘密,現在還不是公布得時候,一但公布將引來多少眼紅,哪怕是看起來比較親近的地仙也不值得相信。

張沐之用油膩膩的手擦了擦嘴,發現嘴巴更油膩了,隨意說道,「算了,那是你的機緣,你不願說就罷了,」。

「和你在一起的那個小女娃,她已經提早進入秘境了,只不過你不用擔心鵬和長生會保護她,秘境里的人沒有幾個能傷到他們。」

楊羽聞言點了點頭,這樣也算沒有違背遼管家和自己的約定。

「有一說一,那女女圭女圭真漂亮,竟然會被百花谷破格入取,你小子要趁早下手啊,不然的話我就叫鵬下手,免得肥水流入外人田。」

張沐之拍了拍楊羽的肩膀,眯起眼楮突然變得有老不正經道。

楊羽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道︰「曾爺爺你別取笑我了,就我這樣,人家看不上的。」

「你小子別以為我不知道,薛老家伙都給我說了,」說著張沐之拿出手機找到一張照片繼續說道︰「看清楚,這是不是你。」

沒錯照片上的人正是處在法身狀態下,現在的他可謂是網上最火的人,全網尋找要給他生猴子。

楊羽尷尬不減︰「T_T」。

「曾爺爺,我現在狀態已經達到最佳了,你帶我去秘境的入口吧?」

遇到這種隨心所欲的曾爺爺,他本人也表示很無奈,為了防止有更多的話題,楊羽當即轉移進入正題。

「現在的小伙子真是的,毛毛躁躁的,根本听不下去老人家的話,跟我來吧。」張沐之擺了擺手抱怨道。

楊羽︰「-_-||」

您老怎麼還抱怨上了。

和薛岳的仙氣十足穩重比起來,張沐之完全就像個老頑童一般,一點地仙該有的樣子都沒有,細想一下,龍虎山地仙張心尾的那份成功人士的打扮簡直和白痴沒什麼兩樣,相比之下自己這位曾爺爺簡直就站在時尚界的巔峰。

楊羽跟著張沐之踏水而行,但和楊羽的踩水不同,張沐之腳踏在海面上沒有引起一點波瀾。

兩人走了將近十分鐘,來到一處漩渦邊上,漩渦體積只有半人大小,拉力也微乎其微,有四個人盤膝坐在漩渦是個方向,四人不是別人正是華國的四位地仙。

「小羽,今日的秘境不同往日,進去一切以保命為主,千萬要記住,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句話。」張沐之昔日的隨心消失臉上掛起了嚴肅,鄭重提醒道。

楊羽點了點頭,隨後他感覺自己背後出現一股推力,腳下踟躕,然後他就掉入漩渦里。

在進去的前一秒,他看到張沐之微笑著向他擺手和剛收回來的腳,不知為何,看到這似曾相識的一幕,他心中在此時突然出現一個想法。

「我是不是有自動吸引坑貨的體質。」

爺爺女乃女乃隱藏宗師身份幾十年。

合住的姐妹花竟然是風靡全球的黑客大佬。

精神空間居住的哪位,更是坑的沒話說,給自己頂尖功法卻不教自己術法,好似給自己槍不給子彈。

進入漩渦後,海水直接向他的涌來口鼻,沒準備的楊羽直接喝了好幾大口,使得胸腔內儲存的氧氣大量流失,好在他是宗師,哪怕一點空氣也夠他堅持好幾天。

感覺到世態炎涼後,在冰冷的海水里,楊羽本人表示瑟瑟發抖。

「老張,你好像沒有囑咐小羽,小心水壓啊?」薛岳結束修煉展開眼問道。

「厲害了老薛,閉著眼都能感覺到,」張沐之故作驚訝,然後理直氣壯繼續說道︰「雲間他們都可以發現,小羽的聰明才智能不發現不了,這是老夫對他的考驗。」

薛岳︰「T_T」

好坑的老家伙,竟然連事先提醒一下都沒有。

表面穩如老狗,張沐之內心也有些慌了。

「剛才他為了讓讓楊羽早點進去搶奪機緣,不至于吃剩飯,竟然忘記囑咐這一岔了。」

水下水壓強大,化境都是靠他們加持的防護罩才得以進入,宗師雖然沒有防護罩但也會事先提醒一下,面對高強度的水壓哪怕宗師挨一下也絕對不好受。

楊羽跟著直覺一直往下潛,好在手機是完全防水的,可以停供時間。

一個小時後,楊羽自己也不知道下潛了多少米,只能感覺有高強度的水壓在壓擠自己的肌肉,這時就不得不稱贊一下nb上天的《諸天煉體決》,面對高強度的水壓,他只感覺身體暖暖的,沒有絲毫不適。

下潛接近一個半小時,終于發現一絲光線。

「呼」

楊羽從探出頭,大口攝取外面的空氣,一股腥臭味進入他的鼻子險些給他整吐,當即捂住鼻子。

「這tm,怎麼全是一股腐肉氣?」

觀察一下周圍的環境直接把楊羽給整傻了,一連串的疑問出現在腦海里。

誰能解釋一下?這是個什麼情況?是不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要不進去重新打開看看?

猛吸一口氣潛入水里,出來的時候更是處在一種懵懵的狀態下,進入的密道竟然憑空消失了,迫于無奈只好認真觀察一下環境。

首先印入眼簾的是陰森森的森林,周圍全是奇形怪狀的樹木,這些樹有個共同特點無一不長著人一樣的臉,像極了小時候偷看零幾年火遍華國的紀錄片,狼堡旁邊的大樹。

他本人則出現在一片空地中間的小溪里,與其說空地還不如說是墳場,一座座黑漆漆的墓碑,看著格外人,值得欣慰的是唯有小溪還算正常。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