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元丹

作者︰漣漪入夢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死猴子,既然知道我來了,還不出來迎接。」生極境,人參女圭女圭大搖大擺的站在一顆樹前,敞開嗓子吼道。

別看他個體不大,他的聲音卻異常響亮,生極境好多走獸都被震昏過去,而楊羽身邊則出現一個無形的屏障,顯然是人參女圭女圭特意將其護住。

「鐺」

金屬踫撞的聲音過後,吃痛的人參女圭女圭捂著小腦袋,眼角努力擠出少許金色眼淚,眼淚上面帶有不凡的霞光。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他的面前出現一桿暗金色鐵棒,先前砸他腦袋的也是這桿鐵棒。

鐵棒前面一只金色靈猴,手持一個小巧的玉瓶,蹲在地上一滴滴接人參女圭女圭掉下來的金色眼淚。

「死猴子你竟然敢打我。」

面對金絲靈猴,哪怕境界相差甚遠,人參女圭女圭也絲毫不懼,運轉體內力量,揮拳迎上,原本的晴天變為陰天,天氣開始電閃雷鳴。

旁邊的楊羽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一拳的恐怖,這是何等的拳勁,在這一拳下天地都為之暗淡,恐怕只需要這一拳地球就可以說拜拜了。

「菜精,你讓老子說多少次,秘境很脆弱,在這里不許用切磋。」

說完,金絲靈猴抬頭伸出一根手指,手指和拳頭接觸,沒有想象到的巨大沖擊,一切都平淡極了。

「 」

金色靈猴一拳打在人參女圭女圭的小腦袋上,巨大的氣力直接將其打進地下,隨後扭頭看向楊羽,將人參女圭女圭的眼淚扔了過去,撓了撓頭,露出人性化的微笑道。

「初次見面,沒有什麼能拿出手的,這個給你好了,泡澡比你們人間的香皂好用。」

面對他楊羽突然有一種面對土豪的即視感,這東西看起來就十分不凡,眼前這猴子竟然哪來和香皂相對比。

「最主要的還輸自己臉這麼大的嗎?難道自己昏迷期間是不是冥帝出來過,要不然為什麼這位守護者對自己表現的如此友好?」

事實證明,這一切都是楊羽多想了,功勞還是要完全歸功于那到倩影,身為返虛級別的大佬,在倩影剛出顯的時候就已被他察覺。

當他看到倩影對人參女圭女圭沒有敵意後,索性也沒有出手,面對仙人級別的分身,哪怕因為跨越空間的緣故削弱很多,但仙人畢竟是仙人,哪怕是個被削弱的分身,不到萬不得已的地步依舊不想與其戰斗。

「死猴子,每次下手都這麼黑,知道我為什麼不來看你了吧?」人參女圭女圭灰頭土臉的從地下爬了上來道。

說歸說,但他也知道,金絲靈猴把握著勁道,不然哪怕是其隨手一擊,自己少說也要躺上三四個月。

「菜精,你這次來又要借什麼寶物。」金絲靈猴白了他一眼,直接進入正題。

「在你心里我到底多麼不堪,沒事就不能看看你嗎?」人參女圭女圭義正言辭道。

金絲靈猴想了想,伸出手回應道︰「你在我心里比你想象的更加不堪,還有快把五年前偷去的天地碗和水火棍還我。」

與其說是偷,還不如說金絲靈猴明給的,在這個秘境里能偷和敢偷他東西的生物根本不存在。

「對于你的話,我十分傷心,急需這兩樣東西吃頓飯,彌補我空虛的心靈。」人參女圭女圭眨了眨卡姿蘭大眼楮,賣萌道。

楊羽在一旁愣愣的不知道說什麼好,怎麼听都能听的出來,眼前這兩個生物絕對絕的大佬。

「天地碗害人水火棍光听名字就知道是是兩件逼格十足的寶物,這玩意竟然用它當餐具。」

「算了,都是些破爛送給你了,你這次是來干什麼的?但是竹靈果你想都不要想。」金絲靈猴擺了擺手,隨意道。

「什麼?竹靈果竟然熟了,就一顆好嗎?」人參女圭女圭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楮,故作可愛道。

「沒有」

竹靈果只生長在千年寒竹之上,最神奇的還是寒竹的壽命只有五百年,只有少數能活到千年。

竹靈果五百年長出一顆,一萬棵寒竹能生出一個便已然不錯,踫巧這次收成不太好,五百畝竹林也就生出三顆,這要給了人參女圭女圭,自己吃什麼?

主要功能無論你在那個階級食用都可以永久增強精神力,雖然吃多了也會出現免疫力,但是增幅卻是實打實的。

最主要的還是竹靈果無論是生吃還是煉丹,味道都極其美味,在遠古或者洪荒時期也只有上古大神才能享用。

這些秘境還是主人特地為了他們種植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倆嘗嘗鮮。

「你應該也發現了,「亡生」被一個人類給撿走了,好像還激發了里面的怨念,武器這方面也只有你的「撼天搖」能與其匹敵了。」人參女圭女圭擦掉嘴邊的口水,拼命不去想自己朝思暮想幾百年的美味,正色道。

「小家伙而已,既然違反了規定,一手拍死算了,干嘛這麼麻煩?」金絲靈猴掏了掏耳朵,毫不在意道。

听這麼一說,人參女圭女圭的臉色更加難看道︰「你的腦子是不是壞死了,那家伙的名字在石碑上,你拍個試試。」

「???」

金絲靈猴放開神識,龐大的神識瞬間將半個秘境圍繞,收回神識後金絲靈猴一腳踹在人參女圭女圭的小上,用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道。

「菜精,看你干的好事,你為什麼不早殺了他,這樣我們都奈何不了他了。」

他的叫在觸踫到人參女圭女圭的瞬間,在其身上下了八十八到封印,直接將其靈力封印,所以說這一腳完全是靠人參女圭女圭天藥的抗過去的,顯然金絲靈猴真的有一點生氣了。

人參女圭女圭滾了足足十米,撞擊倒三顆大樹在勉強剎住車,站起身揉了揉自己的小,知道是自己的不對,也不敢發怒弱弱的說道。

「亡生我又沒有用過,我怎麼可能知道它這麼給力,能做到越級挑戰。」

金絲靈猴揉了揉發脹的腦袋道。

「你的神識真的喂了狗了,什麼越級挑戰?那小子距離金丹只差一線的元丹修為,只要秘境機緣足夠那小子馬上就能突破金丹。」

「什麼?」

人參女圭女圭表示不信,明明在半天前他才觀察雲間那小子只是剛突破的築基巔峰,元丹身為一道分水嶺可不是說突破就突破的,觀雲間的資質沒有百年根本難以突破。

開玩笑多年,他早已經對猴子的封印了解頗深,將其設下的封印三兩下解除,放開神識,很快找到雲間,雲間走在小路上,身上發出如若隱若現的氣息,使他知道這家伙真的突破了。

「莫非是亡生的特殊技能?」收回神識的人參女圭女圭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問道。

「亡生是你的劍,什麼功效,我怎麼曉得。」金絲靈猴聳聳肩,表示無奈,隨後再次開口道。

「我方才觀察了一下,石碑上有名的,就算借了「撼天搖」也沒有一個能打過那家伙的,要不你帶著這小子跑路算了。」

「這個辦法甚妙,我們走吧。」人參女圭女圭手中出現一枚黑色的鑰匙,在空中一點,一道裂縫出現,拉著楊羽的手準備向前。

「等等,我走了,我的朋友還在這里,我答應過別人要將她安全護送回來。」楊羽扯了扯發現根本扯不開,連忙開口說道。

「妙你個大頭鬼,菜精你要我怎麼說你好呢?別忘了,九重塔里可是有那件寶貝,我們不能就這麼放棄。」金絲靈猴再次一拳打在人參女圭女圭頭上,語氣依舊。

「還別說,這小家伙的腦袋手感真好。」

人參女圭女圭吃痛,眼楮早已經變得水汪汪的,看起來十分可愛。

「小兄弟把你的底牌給我看一下唄,作為感謝這枚竹靈果給你了。」

說著,金絲靈猴憑空變出一顆綠色仙果,強行塞給楊羽,仙果剛出來就果香彌漫,光聞氣味就令人神清氣爽,比普通的靈果還要給力。

人參女圭女圭沖楊羽手中的果子伸了伸手,嘴里口水打轉,卻被金絲靈猴生生的給瞪了回去。

他知道擅自詢問別人的底牌十分不禮貌,于是給出了十分豐厚的報酬。

接過強行塞過來的果子,楊羽愣愣的,論底牌自己好像也就一個法身,連一個像樣的術法都沒有。

面對雲間哪怕他有一個稍微渣一點的劍道術法做引導,也不會被那家伙給以傷換傷,想著想著楊羽沉默了。

自己這個主角好像和其他的有點不一樣,別人都是術法狂炸天,神秘老頭加持奇遇不斷,裝逼打臉後宮成群。

自己開局有一個比老頭還要吊的多的冥帝,但是一個術法都不教自己,就好似給了自己絕世寶劍,卻不教自己怎麼用。

人家美女成群,自己憑空多出一個女兒,雖然這個女兒可愛萌炸天。

別人秘境裝逼奇遇不斷,裝逼打臉,自己才進秘境幾天,就差點死兩次。

看著突然陷入沉默的楊羽,金絲靈猴突然感覺到一絲不妙,問道︰「小兄弟,你不會沒有底牌吧?」

「怎麼可能沒有,你看好了。」說著,楊羽使用法身,氣勢一時間大變。

身為返虛竟的金絲靈猴面對這股氣勢下意識的退後兩步,竟然想要下意識的叩拜,和面對主人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如果說對主人的臣服是心理上的,那麼對眼前這個人完全是血脈上的,遙想自己身為金絲猴王,竟然會被一個人類在血脈上壓制,不愧是仙人選中的人類。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