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自創棍法

作者︰漣漪入夢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呼」

一套棍法施展完,金絲靈猴長長出了口氣,扭頭看向楊羽的方向眉頭微皺,看起來有些不滿。

此時楊羽躺在地上發出有秩序的鼾聲。

她費盡心神為這小子施展棍法,這小子竟然睡覺,如果是人參女圭女圭她早就一腳踹過去了。

「我就說嘛?一套普通的棍法,人家怎麼可能看的上,還是我的天陽決靠譜。」人參女圭女圭表情得意洋洋,帶有一絲小人得志的樣子。

金絲靈猴聞言,開始考慮,難道真的是自己想錯了,這小子只是不願意暴露自己的底牌而已。

精神空間內,楊羽不知道什麼時候進入其中。

看清周圍的環境後這使他一下子有些抓狂,外面還在授予自己棍法,怎麼進入這里面了?

靜下心來來認真想了一下︰「這tm一定是冥澤干的,除了他還有誰有這個本事?」

「我全听見了,你這樣說我真的好嗎?」冥澤在一旁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角,滿不在意的問道。

發覺冥澤,楊羽馬上一個箭步沖了過去,誰知道看起來不遠的距離,卻讓他無論如何都跑不到。

「冥澤,你快點放我出去,不然我跟你急。」楊羽沖著冥澤的方向伸了伸手,語氣不敢。

「啊!一套基礎棍法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你悟性再怎麼高,看一遍頂多入門,面對那小子快要到達頂峰的殺神道一套入門棍法有個鳥用,無論武器,武技,修為都壓制你,你就算去了也是送人頭。」冥澤再次打了個哈欠漫不經心道。

楊羽聞言眼珠微轉好像想到了什麼,也就在此時他身邊的界限消失,他很快來到冥澤面前擠出一絲微笑道。

「莫非我的冥澤大人,有什麼好的辦法,能不能教一下小弟。」

「辦法我有很多,只不過剛才你罵我,讓我心中很不爽,所以不教了,你也回去吧,大不了讓你刪號重練。」

冥澤閉上眼楮,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懶散道。

楊羽︰「(#??)」

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冥澤說的有一定道理,刪號重練對他來說好像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自己現在的修為在他面前恐怕連螻蟻都算不上。

冥澤說的那麼正常,其實要真的刪號重練,冥澤萬分不舍得,難得找了個血脈頂級能頂得住《致死混沌決》的家伙,還有老朋友的一魂相助,在他的培養下,不出萬年自己恐怕就可以回到冥域。

但是他就喜歡,看楊羽的表情,不打壓一下,這小子壓根沒有把我當冥帝來看待。

「既然你不願教我,就快些讓我回去,別打擾我觀摩。」楊羽一腳踢在冥澤身下的椅子上,也不在客氣,聲音相對以前大了很多,可以看出他的不滿。

和自己預想的劇本不一樣,冥澤竟然一時間搞不清情況,這是什麼情況?面對自己的小脾氣,楊羽不應該哄哄抱抱舉高高嗎?

隨後他悄悄的睜開一絲縫,然後看到楊羽肩膀上的金龍睜開雙眼冒著紅光,正緊緊的盯著他。

「我去,原來是你這倔驢搞得鬼,現在他討厭龍族那寧死不服軟的 脾氣了。」

「唉,誰讓我倒霉呢?」冥澤嘆了口氣,打了個響指,精神空間內出現一個長相和楊羽幾乎一樣的人手持一柄暗金色長棍,還未等楊羽說什麼,那人便開始舞動起開。

他舞動的正是基礎棍法,但無論姿勢還是給人的感覺都和金絲靈猴有很大出入。

大開大合,主攻不主防,以傷換傷,我死敵死。

一棍開山河,兩棍分滄海,三棍劈蒼穹,四棍逆乾坤。

四招過後,虛影沖向楊羽,一個接觸楊羽被震飛,而他用的正是開山河。

外界,楊羽的肉身在金絲靈猴和人參女圭女圭震驚的目光中開始舞動,撼天搖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握在手上,動作大開大合。

僅僅一招下劈,地上就出現一道駭人的鴻溝。

四招用完後,楊羽再次盤膝而坐,整個秘境已經狼狽不堪,堅硬的墓碑被第三招劈蒼穹,直接劈成碎片。

「這還是我的……基礎棍法嗎?」金絲靈猴看著狼藉的四周,難以相信道。

「好像是。」人參女圭女圭愣愣的說道

剛才那四招何其凶殘和她的基礎棍法出自同源,卻截然不同,這種打法簡直不要命。

最主要的還是這小子何其恐怖的悟性,僅僅演示一邊,竟然玩出不同的花樣。

精神空間內,外界在短暫的對話後,精神空間已經過了三天,在這三天里楊羽一直處在被動挨打的階段,傷好了就上,堅持不懈的努力下必有成果,現在已經掌握基礎棍法前兩試。

「劈蒼穹」

「分滄海」

兩招相撞,楊羽倒飛而出,虎口麻木,嘴角出現一絲鮮血。

抹掉鮮血,楊羽的生機和氣息在快速恢復,一個呼吸便恢復巔峰,絲毫沒有猶豫再次沖向分身。

精神空間一個月後。

「劈蒼穹」

虛影閃身出現在楊羽身後,抬起手中長棍,奮力下劈,這一擊如果劈中夠他疼的記憶猶新。

楊羽嘴角上揚勾出一絲不屑,腳不動,手微微抬起,虛影手中的長棍不知道受了什麼引力,面對近在咫尺的人強行改變橫劈軌道,驚天動地的一擊劈了個空。

「逆乾坤」「劈蒼穹」

面對眼前的虛影,楊羽一連用兩招手持「撼天搖」直接下劈,擊中虛影,虛影消散,在一旁重新凝聚。

經過一個月的對練,他已經大概掌握了基礎棍法,還有最後一招沒有學會,這一招虛影無法演示,用冥澤的話來說就是。

「基礎棍法是洪荒年間的一位大能發明的,一共有五招,同樣的棍法每個人的招式相對也不一樣,有的招式連打死個螞蟻都難,有的卻能毀天滅地,顯然楊羽屬于後者,最後一招有傷天和,虛影不能演示,完全要靠他自己悟。」

試想一下,一個不需要靈力支撐普通人都可能學會的的基礎棍法達到這般地步,違背自然間的因果,天道不容,只能悟不可傳人。

楊羽相對也較為滿足,不用不知道,用了嚇一跳,主要還是逆乾坤太nb了,直接改變比自己精神力弱的人想法,在對決中達到扭轉乾坤的地步。

而他的精神力用冥澤的話來說就是︰「地球築基難尋敵手,已經到達金丹初期該有的的層次,更是堪比金丹,就是修為比較拖後腿。」

楊羽自己其實也很蒙逼,還好解釋,但精神就,要知道他連修煉精神力的法決都沒有,什麼時候已經到達如此地步。

「既然已經學會了,就馬上出去吧,外面已經過兩天,九層塔馬上就要開啟了,我想我已經知道這是誰的秘境了,而且我有預感里面會有意想不到的好東西。」冥澤露出神秘的笑容道。

外面人參女圭女圭轉來轉去干著急,還有不到三個時辰九層塔就要開啟了,這小子偏偏進入了深度冥想狀態,強行喚醒萬一傷到腦子,哪位大仙鐵定活剝了他倆。

「你能不能別走了,我眼都花了,」金絲靈猴撫模著自己的額頭說道。

「都怨你,要不是你非要教這小子什麼基礎棍法,這小子也不會進入深度冥想狀態,如果九層塔里的東西被不法之人拿到,我們都無家可歸。」人參女圭女圭語氣帶有懊惱。

「別那麼懊惱,換個角度想一下,就算他煉成了基礎棍法,我們依舊可能無家可歸。」金絲靈猴笑著調侃道。

人參女圭女圭︰「……」

「這兩天下來,你死極境的生物好像消失三只之一了吧?」金絲靈猴放開神識道。

人參女圭女圭︰「……」

不是金絲靈猴樂觀,而是事實很可能如此,通過這三天的觀察。

雲間完全被控制,無論秘境生物還是外界人類,只要被發現的都沒有逃過「亡生」劍刃的虐殺,期間甚至有幾個華國人,他的修為也隨著殺人越來越多得到鞏固。

另一邊。

「太極禪震」

張鵬掌心中出現一個太極圖,運轉靈力施展太極無雙,將雲間震退三步,眉頭微皺道,「這孫子怎麼回事?自己人都打。」

太極無雙十分消耗靈力,不到金丹根本無法正常使用,以他現在的靈力最多可以使用三次,只是沒想到,雲間現在竟然這麼強,太極無雙竟然只能將其震退。

「細風」

雲間退後三步勉強穩住身形,突然感覺背後掛起一陣風,柔和的風掛在他的身上好似刀片,火辣辣的疼痛,破開他背後的外衣在他花崗岩的肌肉上擦出躲躲火花。

「呵」

雲間嘴角露出一絲不屑,「亡生」後劃,出現一道風罡強行破開微風,隨後轉身後踢,腳尖踫到劍尖,同時左手朝蜀長生抓取。

「 」

蜀長生戰斗經驗遠超楊羽,見勢不妙,借助雲間腳尖的力氣倒飛而出,劍插在地上勉強穩住身形,手卻被巨大的氣力震得發抖,眼中帶有前所未有的凝重。

一只人大小的紅頂白鶴,站在瑟瑟發抖的蘇荷月面前,口中蘊含著一道真火,真火溫度異常恐怖,達到千度,如果不是規則限制,隨時噴發將對手燒成灰燼。

短暫的交手過後,他們已經大致推算出來,雲間變強十有八九和他手中那柄暗金色長劍有關,一切術法攻擊在他那柄長劍下如同虛設。

通過指示剛到這里就發覺雲間竟然在追殺一位和他們一起來的華國人跑,華國人還沒跑兩步就被雲間在他們面前活生生的撕碎,根本來不及救援,然後雲間就對他們展開攻擊。

「這家伙恐怕瘋了,我們怎麼辦?」蜀長生手上的麻木勁還沒有緩過來,扭頭詢問張鵬的意見。

「還沒施展底牌就跑,我武當好像還沒有這樣的先例過。」

張鵬將的靈力注入手中的銅戒,他身上的氣息大放,漆黑的翅膀破體而出,眼中冒出白光,旁邊的火焰鶴低下頭好似在表示臣服,同時眼中異彩連連。

「這條規定我在蜀山好像也沒有見過。」蜀長生的氣息也在變化,雪白的龍角長出,潔白透明的鱗片覆蓋他的全身。

這股氣息的影響下雲間竟然下意識的退後一步,但很快被怨恨戰勝怯意,持劍沖了上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