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龍子化器 問天琴

作者︰漣漪入夢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小羽,鴻蒙紫氣是整個秘境得基礎,我們無法取走,但這次相對的收獲也不錯,我們該走了。」冥澤轉身準備進入精神空間。

楊羽點頭拱手語氣尊敬︰「多謝紅雲前輩幫助,小子告退,如若以後有機會定來看望。」

對于鴻蒙紫氣他從未奢望,無論從那個角度上來看,這東西都不是目前的自己能掌握的,一個不好反而被反噬,他大事未完,生命可貴,選擇需謹慎。

「前輩且慢,還有大機緣未取走。」紅雲咬了咬牙好似對某些事下定決心叫停冥澤。

「此地就算有機緣也經受不住某人降臨帶來的威壓早已煙消雲山,想要延伸至少還需要幾千年。」

冥澤轉身無奈嘆了口氣,他何嘗不知道此地經萬年之久,許多地方已經自行演變出許些機緣,如若不是天道降臨帶來的大道光輝直接將惡鬼峰灼傷,數以萬計的惡鬼死亡,機緣消散,他真想帶楊羽去收一波。

「前輩您又眼晃了,機緣不在惡鬼峰,而在這里。」說著紅雲捏動術法霞光從天而降。

「嗷」

一聲龍吟響徹雲霄,方圓幾十里剛衍生的惡鬼,面對響徹的龍吟直接被震碎。

紅雲隨手布下一個屏障隨後從霞光里取出一物留戀著撫模眼中帶有溫柔從頭到腳將其完整的介紹一遍。

「本體在五座山峰均埋藏有法器作為通過山峰的獎勵,我手中這件名為問天琴,琴架乃鳳族一整根萬年鳳血梧桐雕成,琴墊是九天之上的雷鳴石,琴弦取自一只垂死的幼龍的龍筋,琴漆本體采九幽惡靈的真血染制。」

介紹完,他特意撥動琴弦卻奇怪的根本沒有發出一絲聲音傳出,周圍一點動靜也沒有。

「老爺爺你的琴是不是放的太久壞掉了?」楊葯寒小心的問道。

「不,這座琴已經生出靈智,非其主不可彈,是名副其實的好琴。」冥澤飄上前撫模琴面,問天琴發出輕微的反震,卻根本無法將冥澤的手震掉。

「前輩好眼光,龍生有傲骨,真龍更甚,問天琴帶有真龍筋,這小子收服撼天搖的場面我全然看到,所以想他試試。」紅雲松開問天琴,琴自動懸浮在空中。

「好漂亮的古琴,小羽你說是不是?」

楊葯寒盯著鮮紅色的古琴雙眼冒著小星星,對漂亮的東西充滿好奇,上前想要撫模卻被冥澤白了一眼呵退。

「踫什麼踫,哪怕是頭幼龍所蘊含的傲氣也不是剛締結完契約的你能承受的。」

「本丹可是聖丹會怕區區幼龍,明明是小氣怕我踫壞,還說的那麼富麗堂皇。」楊葯寒鼓起小臉小聲嘟囔。

冥澤無奈,內心吐槽。

「真是顆傻藥,如果是未締結契約前她事不怕小小幼龍,但締結契約的時候她力量萬不存一,幼龍雖小卻經過多種天材地寶的裝飾,實力不弱可以輕易將她震傷,小羽和她締結契約不會被她帶傻吧?」

說完他看了楊羽一眼,發覺此時楊羽怪怪的。

楊羽的眼楮緊緊的盯著古琴,他從古琴上感受到一絲莫名其妙的親切感,眼瞳忽而是人族的圓瞳忽而是龍族的豎瞳,在他眼里這不是一柄琴,而是一個孩子,一個屬于龍族的孩子在向他招手。

楊羽雙眼無神緩步向前眼角有淚花閃動,每走一步都消耗他許多力量,當他走到古琴面前時身形顫顫巍巍,隨時可以跌倒,將顫動的手放到問天琴上,他的音色分外蒼老聲音顫抖。

「吾族……的孩子,都……怪老夫,讓你受苦了,萬年……萬年啊……。」

問天琴並沒有像反噬冥澤一樣反噬楊羽,而是發出輕微的鳴叫好似在雀躍,琴面貼近楊羽的掌心感受上面帶來的溫度。

「這……」

原本已經以為自己能夠做到習以為常的紅雲再次驚訝。

這可是真正的真龍龍靈,不似什麼亞龍,蛟龍,偽龍,紫玉龍王一族則是一位絕世真龍與雷鳴獸繁衍下來的後代,相當于高等偽龍,而他則是真正的真龍,無須修煉一但成長起來必成仙王之輩。

龍族和龍族繁衍困難,真龍更是少的可憐,就連諸天聖者都希望得到一位真龍做坐騎,但真龍生有傲氣高傲,往往寧死不屈,你能得到他們的尸體,絕對不可能讓他們臣服。

而如今問天琴上的真龍龍靈在這小子面前卻宛如孩子,這小子絕逼還有什麼不可見人得秘密。

「唉,緣分啊,當年本體如果能夠讓問天琴認主也不至于失去記憶含恨入輪回。」紅雲感嘆道。

當初他本體和幼龍的交易便是,讓其靈魂保持不滅以一種新的方式存在,找到能夠繼承復興龍族大運之人,作為交換他將肉身交于本體。

問天琴出世後,引得界面大震,無數仙人前來朝拜,卻礙于龍族傲性與本體與世無爭的性格,根本無法使用問天琴。

這就一度很尷尬了,自己煉制的東西,自己卻不可以使用,使得紅雲差點將其回爐再造。

冥澤目睹這一幕贊嘆道︰「在煉器附靈這一方面,你本體至少能夠進諸天前十,同階級根本無法與其爭輝,如果他還活著至少有六層把握進入聖者境界。」

能夠將諸多諸天至寶集一身對于一個仙尊很容易做到,但保持其靈韻不滅,甚至出生自動衍生琴靈,這絕對覺不是一個仙尊能夠做到的。

「前輩繆贊了,論煉器本體只不過學的那人的一點皮毛而已。」

「那人可是敢稱諸天第一煉器師,就連當今天道在這方面也只有憑借天道柄權才能險勝哪位。」冥澤感嘆後隨即話風一轉問道︰「如果沒猜錯的話,想要獲得這把琴不會那麼容易吧?」

「不瞞前輩,卻如前輩所言,想要獲得問天琴必須戰勝一位惡鬼峰最強的惡鬼,如若以前我萬萬不敢讓楊羽參加試煉,以前惡鬼峰最強鬼皇可是有輪回級別的修為,但這次不同,惡鬼峰被大道光輝灼傷受到重創,鬼皇身隕,新衍生的最強惡靈目前只有金丹級別。」

「金丹嗎?可以讓楊羽一試,十幾年的累積,如果連打不過一個鬼靈那就丟臉了,還不如刪號重練。」冥澤小聲嘟囔。

紅雲︰「……」

打不過怎麼就丟人了,築基和金丹之間的差距只要是過來人都知道,更何況是鬼靈這種異物,同級別面對這種異物幾乎沒有勝利得可能,沒有實體想要擊殺談何容易。

「喂,楊羽我們的談話你都听見了,你可想要想要這把琴,」冥澤征求楊羽的意見,如果他不願意,一切的一切都是虛無。

問天琴有靈通人性,在楊羽手掌上用力擠了擠,發出「嗚嗚」的聲音,用來表達不願意與其分離。

「好孩子,老夫不會將你留在這里,我們的征程應該是諸天萬界。」楊羽眼中帶有慈祥安慰問天琴隨即答應。

「我願意,請。」

得到楊羽的答應「問天琴」再次雀躍,好似一個被夸獎的孩子。

紅雲招了招手將問天琴懸浮在手上面道︰「這次比試,你可不能參加。」

「嗚嗚」

問天琴再次發出聲響好似在哀求。

「不不不,這是本體的命令就算你哀求我也沒用。」

說著紅雲使用一個小小的封印術防止問天琴胡鬧。

楊羽看到這一幕伸出手心中生出一絲憐憫,想要說什麼,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楊羽知道紅雲這麼做完全是對的,以問天琴出場的氣勢來看,這里的新衍生的惡鬼完全經不住它剛正的龍吟,如果它在比賽中稍微做一點手段,楊羽可以輕松勝出,雖然面前有兩尊大佬,這麼做幾乎是不可能的是,但防患于未然永遠不會錯。

安排好一切,紅雲調動秘境柄權將靈魂力外放,惡鬼峰的一切都被收入眼底,在新衍生的惡鬼中一個個挑選,在山腰發現一個遍體通紅的鬼魂滿意的點了點頭。

空中一個由精神力凝聚的巨大手掌出現,如同拿捏小雞一樣將那惡鬼抓住,惡鬼想掙扎卻被龐大的精神力鎖住行動,帶往山頂。

「哪怕受到重創十幾年也衍生出一只紅鬼,幾十萬年不見小峰峰大有長進啊!」冥澤拍了拍腳下的大地然後看向楊羽道。

「紅鬼和普通惡鬼不同,屬于變異惡鬼,可以控制元素的惡鬼,屬于稀少類型,一對一同階級的情況下金丹面這東西幾乎不可能取勝。」

精神手掌將紅鬼帶往山頂後便解除了精神威壓,但它依舊不敢動。

萬物均有本能,哪怕它還沒有衍生太多靈智,它目前的靈智只能相當于普通的小動物,但縱使這樣它也能感覺到這眼前這兩個人它惹不起。

「嗯,不錯,是一只剛入金丹的紅鬼,正適合小羽練手。」冥澤上下大量這紅鬼較為滿意。

「咕嘰咕嘰」

「咕嘰」

「……」

簡單的交談過後,紅雲沖冥澤點了點頭,不在說什麼。

他們交談的大致意思就是,紅鬼如果能打敗眼前的男孩就贈予它一份機緣,讓它提前開啟靈智,起初紅鬼不同意,但察覺楊羽的氣息不如它後便欣然答應。

「小羽給你大致介紹一下,這只紅鬼相當于金丹中期的實力,實力和你差不多。」

楊羽神情嚴肅點了點頭上前,第一時間使用法身,他每向前一步氣息變化一分,樣貌變化一分,戰意達到頂峰磅礡的皇者氣質以他為中心展開。

此時楊羽的法身和以前有略微的不同,手臂上多出少許淡金色的金鱗甲,黑色的眼眸深處帶有淡淡的金色。

無論如何他都要將他龍族的孩子帶走。

「竟然和本體的法身不相上下,要知道本體為了培養法身可是服用無數天材地寶,這小子竟然……。」

起初紅雲內心驚訝,但想到楊羽背後的的勢力,相對的也就釋然了,身後有這樣的兩尊大佬任何驚訝都應該習以為常。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