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強大的悟性

作者︰漣漪入夢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秘境生死境無數生靈開始躁動起來,只因為天空中同時冒出三個太陽,金絲靈猴雙眼冒出火光,忌憚的盯著太陽久久不語,身為反虛境強者,她也只能勉強可以看清三個太陽。

這哪是三個太陽?分明是三個古樸的王座,王座上依稀可以看見三個人影,氣息駭人,一個邪氣凌然,令人遠遠望去就已然遍體生寒,一個生氣磅礡如同深淵,一個劍氣凌厲根本做不到直視。

「猴子,你看清楚了,這三個太陽到底是怎麼回事?」

身為化神的人參女圭女圭臉色嚴肅,雖然他無法正視太陽的強大,卻可以憑借直覺知道天空中憑空出現的三個太陽絕非凡物。

「地精,不知道我們開啟九層塔到底是好是壞。」金絲靈猴露出一絲苦笑。

雖說不知道緣由,但直覺告訴他這一定和九層塔大人說的那幾件神器有關。

幾千年前雖然也出現過相同的事件。

但那時人參女圭女圭忙于突破元嬰,金絲靈猴在為怎麼幫他應對天劫閉關思考,兩人對幾千年的是知曉甚少,只知道九層塔被打開了,有什麼東西被拿走了。

青傾城美瞳直直的盯著天空,嘴角含笑道︰「不虧是主上的子嗣,勉勉強強對得起主上的名號。」

雖然她也不清楚王座到底是什麼?有什麼用?但幾千年前的是她卻歷歷在目,那時她剛出關,踫到相同的狀況,自那以後強大莫測的帝王峰就消失了,應該與那王座有莫大的關系。

帝王峰已經誕生靈智,那可是實打實的先天靈寶,憑空消失還並未驚動哪位大人,她根本不敢詢問與深入。

紫玉龍王鄭重的盯著天空的王座,重重的嘆了口氣,久久不語。

「自己的確有點小瞧那孩子了,向自己報仇也並不是沒有希望。」

只要是元嬰一下的生物,無論是秘境生物還是外界宗師都齊齊下跪,不敢抬頭觀看天空中的神明。

此時,三人感覺分外奇怪,自己坐在一個巨大的王座上如同君主般審視整個秘境,將整個秘境盡收眼底,心情上無喜無悲,超月兌自然。

光輝散去,剩下的只有懵逼的三人回到九層塔各自中山峰,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惡鬼峰的惡鬼齊齊朝向他跪拜。

右手背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一個白骨紋身,紋身細微,肉眼難以識別,精湛程度卻是任何一個紋身師都不可能模仿的。

「有趣,幾個小家伙鼓搗的東西還真不賴。」冥澤扶著額頭對著紋身不斷點頭,時而稱贊幾句,時而提出自己的意見與看法。

每一句都極其寶貴,這可是來自冥界大帝的意見,哪怕傳聞中的聖者都想要請教的存在。

「這是哪里?我出來了?」

楊羽愣愣的緩了好一會,看見周圍的景物下意識的問道。

冥澤此時十分滿意,有了如此寶物距離他復活又近了一步,微笑著回答︰「小羽,你的精神力有待提高啊,一次小小的靈魂出竅卻要一個小時才反應過來。」

他的話如果讓其他人听到一定想噴死他的心都有了,小小元丹走位卻有金丹中期的精神力,開啟法身更是能達到金丹後期的程度。

如果不是楊羽修煉的《諸天鍛體決》,肉身勉強跟的上暴漲的精神力,否則隨時爆炸也可能。

楊羽木訥的點了點頭,思維雖然回來了,但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緩沖。

三刻鐘過去,楊羽眼中逐漸出現許些神色。

「嗚嗚嗚」

距離他最近的問天琴發現狀況,發出聲響,告示眾人。

紅雲微笑著沖它調笑道︰「傻孩子,看把你急的,幾萬年都等下來了,也不差這幾個時辰,他就在這里跑不掉的。」

問天琴在紅雲的手上蹭了有蹭,似乎在表達自己的不舍,自從他依附在這幅琴上便一直和紅雲相處,問天琴是紅雲造的,說紅雲是問天琴的父親都不過分。

「臭小子,這時候才知道舍不得我,要不別走了,在陪我幾千年不吧?」紅雲笑眯眯對著問天琴打趣道。

沒想到的是問天琴竟然當真了,連忙離開紅雲,躲在楊羽身後時常露出一個琴角,發現紅雲在看他後連忙又躲了回去。

看到問天琴的模樣,紅雲有些哭笑不得,最後無奈的笑罵︰「臭小子,你緊張什麼?就算我又哪個心,在這位大人們面前也沒這個膽啊!」

說完,他看向冥澤沖問天琴使了一下眼色,似意它轉向冥澤。

「我可沒強逼你,是問天琴自己選擇的主人。」冥澤看向紅雲,溫和的笑著說道。

他的笑容很舒服,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如果不是愛挑逗楊羽,他給人的形象就是這種溫文爾雅。

任誰能想到如此溫文爾雅的男人,竟然是令諸天強者聞風喪膽背後被稱為凶帝的冥澤。

又過了一刻鐘,楊羽從失神中恢復過來,活動一體,發出鞭炮般「 里啪啦」的聲音。

對于突然提升到元丹的修為,靈力發生了質的變化,他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

「既然醒了,就快試試去那幾個小子鼓搗出來法寶的特性。」冥澤微笑著語氣中帶有一絲絲的好奇,他不知道已經多少年沒有這般好奇心理了。

「怎麼用?」

楊羽盯著自己的手背看向紅雲有些興奮的問道,听冥澤講述,自己好像真的撿到天大的機緣了。

此次秘境下來自己的實力簡直就是質的飛躍,修為提升不說,光趁手的神兵利器就多了好幾件。

紅雲將口訣授于楊羽,臉上帶有想隱藏卻隱藏不住的好奇心。

六位大能將法器交給他保管,期間的威能他一概不知,他也很想知道結合留個領域頂尖的強者加上天外來物到底造就了什麼樣的奇跡。

了解口訣後,楊羽並沒有念出來,太TM中二了,心念一動。

手背展現邪魅的光輝,接近一米的漆黑王座出現,光輝照向楊羽,他被接引到王座上面,頭頂一個黑的皇冠出現,皇冠上瓖嵌著無數寶石。

整個惡鬼峰的惡鬼全部將頭緊緊的貼在地上迎接自己的君主。

王座和惡鬼峰完美契合,惡鬼峰的場景在他眼里一覽無余,只要心念一動,他就可以去往惡鬼峰的任何一處角落。

換句話來講,在惡鬼峰就算是仙人親臨,楊羽依然可以輕松逃月兌。

坐上王座的一瞬間,楊羽感覺自己體內邪氣轉化的靈力更加純潔,使用法身的前提下金丹也將不是他一合之敵。

心念一動,王座緩緩變形,一柄長一米的長刀懸浮在空中,長刀只有兩種顏色,由骨白和漆黑摻雜而成,給人的第一感覺便是陰深恐怖,能不觸模就絕對不去觸模。

刀整體很奇怪,只有刀刃沒有刀柄。

「這是什麼刀?怎麼連個刀柄都沒有?莫非要自己扛著刀刃和對面決斗?」

面對自己三連問,楊羽搖了搖頭,如果真這樣自己畫風要奇葩成什麼樣?想想他竟然有些躍躍欲試的感覺。

顯然他的想法是多慮的,長刀飛向他,刀刃後方緩緩打開將他的手包裹住連接在他手上,楊羽感覺長刀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毫無違和感。

「來,朝紅雲砍一下試試威力。」冥澤觀看一會,心中默默演算隨後出聲道。

紅雲︰「……」

感情我就是你倆的試刀石。

「這……真的合適嗎?」

楊羽聞言一時間猶豫了看向冥澤道,他能清晰的感覺長刀能量的流動,這一刀下去自己鐵定是扛不住。

「沒有什麼不合適的,就他那玄仙的實力,如果你真能一刀砍掉他,我們現在就去找你父母。」

紅雲表面膜沒有說什麼,只是沖他點了點頭,內心瘋狂吐槽,同時有些擔心。

「好家伙,隔老遠都能感受到刀芒,想想還真有點心驚。」

有了紅雲的同意,楊羽也不在猶豫,緩緩蹲,用手作刀鞘,氣勢十足,長刀閃電出鞘,回過神來已經收回,刀芒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這家伙什麼時候學的拔刀斬?」冥澤心中不免有些差異,他記得這是一門很普通的武技,只因為被人玩出了花,從而留名諸天。

一代刀聖潛心修煉與外界隔絕八百年,初次入世只練成一招拔刀斬,八百年一招,一招八百年,量變產生質變。

在以後得幾百年里遇神殺神,遇佛斬佛,刀回刀鞘非死即傷,震驚諸天,非聖卻獲得了聖人才有的稱呼。

招式很簡單,屬于一學就會的類型,但看一遍就學會,這份悟性在元丹這個階級足以傲然。

恐怖的威力在堅硬的惡鬼峰上劃出一道裂縫,裂縫直達紅雲,只見紅雲不緊不慢的單手伸出,刀芒在他手中打轉,許久消散。

「光威力就已經相當于元嬰的全力一擊,帶有濃烈的煞氣直沖靈魂,就算元嬰想要擋下也絕非易事,使用法身領悟刀意擁有好刀法的多種的情況下,哪怕普通元嬰頂峰面對這一擊也要含恨。」

紅雲微笑著做出一系列點評,然後看向冥澤等這位大神的看法。

「威力的確不錯,以後會隨著修為的提高而提要,關鍵是那份煞氣,竟然連我都感覺到詫異,也不知道那幾個小子在那弄到的這種寶貝材料。」

冥澤看起來很滿意,直覺告示他,這寶座還有他沒有發覺的地方,絕不可能只是這麼簡單。

楊羽癱坐在地上,听二人的話語也很滿意,就是消耗有點大,剛才的一擊已經將他丹田內磅礡的靈力榨的一滴不剩,如果這一擊不能解決對手,那麼被解決的就是他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