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出秘境 殺金丹

作者︰漣漪入夢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蜀長生身形緩緩升空,藏劍峰無數靈劍仙劍發出「嗚嗚嗚」的齊鳴,宛如送別,一柄柄靈劍仙劍從台階上飛離,有想要跟隨蜀長生離開,有表示不舍的,卻無奈被藏劍峰法則壓制。

唯一沒有動靜的只有台階前三的仙劍。

「唉」

蜀長生低頭看了在第九百九十九台階插著的一柄古銅色長劍,無奈的嘆息,眼中帶有依依惜別之意。

十幾年終究太短了,如果有機會他願意用自己的余生來馴服那柄劍,這是來自一個劍痴的執著。

三人中這次秘境收獲誰最大?

鳳天清光是元鳳精血比他所有的收獲加一起還要大,更何況還有無數鳳族古籍,難求的天禽族修煉功法。

蜀長生不僅收獲劍聖寶劍,更是凝聚了萬古難出其一的劍膽,找到了屬于自己的道路,有了這份基礎以後得修煉他將暢通無阻。

雖然楊羽也有問天琴這一大大殺器,但苦于沒有琴心,根本無法發揮其真正的威能。

蜀長生與天幕接觸與鳳天清一樣進入大海之中,出于本能的往上游,和他一起游的還有外國與本國宗師。

親朋好友都死在對方手里,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開始在海里大打出手。

蜀長生的三尺長劍在海里無往不利,外界高傲的宗師一個個殞命他手,鮮血將一片染紅,華國宗師獲得了最終的勝利。

盤坐在出口的五位地仙同時睜開眼楮。

銀月劍仙薛岳,手中長劍劃破天空,刺向一旁的雲彩,雲彩爆裂,一人從中狼狽逃了出來,他的一直肩膀被劍氣貫穿。

薛岳認識此人,聖庭的大長老,Y國新晉的S級強者,從他一年前就隱藏在雲彩的時候薛岳就已經發現了他,顯然他來此的目的應該是為了接本國天才。

有了薛岳的開頭,其余地仙也紛紛開始行動,一位又一位各國S級強者被揪了出來,一共十四位,其中還有一位扶桑國自封的西劍聖。

「華國地仙,我們來此不是為了打架,讓我們把人帶走,你傷我臂膀之仇就此結束,怎麼樣?」聖庭大長老想要商議。

「哈哈哈」

張沐之放肆大笑,看白痴一樣看著幾人說道︰「我華國豈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搶了我們的機緣就能拿命來賠償。」

「張君薛君,你可要知道,我們這里可是有十四位S級,而你們只有五位,強行開戰對你們可不太友好。」

話雖如此,扶桑西方劍聖依舊緊緊的盯著薛岳。

扶桑天賦異稟的師兄都敗給他了,從此一生不敢入華國,他可不敢貿然嘗試一下這位的劍法。

「呵呵,七個金丹中期加上七個金丹初期,到底誰給你們的膽量去挑戰五個金丹頂峰。」張沐之眼神不屑加之鄙夷。

說完,太極無雙極限運轉,背後黑白靈力羽翅將他的速度提升到極致,他的身影眨眼來到大長老身後直挺挺朝他拍去。

張沐之的手拍在一柄日式長刀上,張沐之嘴角微揚,猛然加大力度,扶桑西劍聖臉色大變,舍棄長刀慌忙後退。

「   」

長刀斷裂化作滿天碎片,狠狠地扎在聖庭大長老背後,巨大的掌力讓他一口血噴出,他也不敢有絲毫猶豫慌忙遠離張沐之。

「張君,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雖然強橫,但能經得住多為S級的聯手嗎?」

扶桑劍聖大聲狂吠,面對自己的斷刀首先表現的是心痛,接著就是心驚,天外隕石邊料打造的長刀,竟然抗不住這人一雙肉掌。

聞言,張沐之更為不屑︰「我們華國地仙是只有五位,但誰告示你我們的散仙也只有五位。」

「別看了,該辦事了。」

「啪啪啪」

老殺神含笑拍拍手,海面變得海浪波濤洶涌,一道有一道身影穿出,一共十四位老者全部踏空而行。

見狀,外國強者幾位無一不臉色大變,十四人的氣息和他們相差不大,心中犯苦逼。

「十四位S級,這就是六千年底蘊的大國嗎?」

臉色變化最大的還屬扶桑劍聖,心中大駭,華國距離他們扶桑最為接近,如果這十四位S級踏海去扶桑,在不動用核武的情況下,不出三天扶桑必滅。

「反正你們已經是死人了,也不怕告示你們,在我國只有到達某種境界才能被稱為地仙,而且最多只有五位,像你們的S級只能稱為散仙。」

張心尾露出無比驕傲的資本,能夠在地球達到金丹頂峰,無一不是同時代的天驕。

「朋友來了又美酒,豺狼來了有獵槍,這是我華國外交自古的道理,殺。」老殺神一聲令下,十四位散仙各顯神通。

海面長出一朵朵藍色蓮花,散仙們紛紛精神一陣,靈力提升一成有余,外國S級感受到周圍靈力竟然舍他們而去,實力生生被壓制一成。

顧花顏站在一朵蓮花上,有一種獨特的柔美,一個個輔助術法在她手中不斷,華國散仙氣勢大增,一個接觸下來在散仙的默契配合下,華國隱隱佔據上風。

「一群瘋子。」

扶桑劍聖施展刀術將一位交手的散仙振飛,下飛朝海里鑽去,才十四位散仙就已經將他們打的潰不成軍。

旁邊還有五位地仙虎視眈眈,他們根本沒有機會,只有逃入海里才有可能活命。

「跑得掉嗎?」

張心尾金光咒加持,手中雷法展現,天師一脈一心只研究兩種術法,金光咒主防,雷法主攻,一攻一防天下無雙。

在他的特意控制下,雷電化作巨蟒朝扶桑劍聖沖去。

扶桑劍聖不敢大意,凝聚出一柄靈氣長劍,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在上面,長劍變成血紅色,扶桑劍聖手持長劍斬向巨蟒。

看起來粗壯的雷電巨蟒,被從嘴的位置齊齊斬開,趁張心尾愣神的時候,朝大海奔去,只要他進去,一切便安全了。

地仙再強也不可能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中撈一個人,非要較真,那時候早已經回到扶桑了。

他那口血也不簡單,足足十二年的累計,噴出來後十二年的修為功虧一簣,如果不是找到屬于自己的路,失去十二年的修為,掉入元丹也不是不可能。

「冰霄阻止他。」

老殺神發覺不對,當即沖旁邊的一位中年人下達命令。

男人退出混戰,他的對手被另一位散仙接手,心領神會,眨眼間一個簡易的法訣完成,海面寒風呼嘯,迅速結出厚實的冰塊。

「就這?也配攔我西劍聖。」

面對厚冰扶桑劍聖不驚反喜,術法較為倉促,阻攔宗師綽綽有余,但他可是S級強者,如此只能說明一件事,老殺神也攔不下他。

扶桑劍聖手中長刀變長劍,將劍意催動到極致,施展全力去破冰。

「彭」

巨大的力道海面掀起一陣巨浪,「   」,物品碎裂的聲音傳出,這位自封為聖的金丹,長劍在一天的時間里第二次炸裂。

他的脖子出現一道顯目的血痕,頭顱隨著血痕掉落,他的脖子處切口平整,本人的面容有驚喜化作惶恐。

十四位S級中扶桑西方劍聖亡。

他的頭顱被風掛到一命年輕男子手中,男子看向薛岳走向前神情恭敬,將頭顱放在空中由微風托著。

男子單膝下跪語氣恭敬,道︰「弟子蜀長生幸不辱命,斬殺外敵,困神魂于頭顱中,請師祖定奪。」

對于蜀長生的突然出現,薛岳有些吃驚,「沒想到第一個出來的竟然是自己這邊的人」。

當薛岳定眼去看的時候,神色震驚,這位徒孫體內的劍意竟然已經能和自己媲美,自己甚至隱隱約約有些害怕那份劍意。

「回來就好。」

薛岳重重拍了幾下蜀長生的肩膀,眼中充滿欣慰。

通過神識查看,蜀長生竟然已經在丹田凝聚出金丹,只不過在拼命壓制,沒有將氣息暴露,只有通過神識才能查看。

「自己後繼有人啊!」

五位地仙先後也加入了戰斗,最後戰斗在三小時內結束,十四位S級,四位身死,九位被生擒,聖庭大長老不知用了什麼古怪的術法,在原地留下一個和本人一模一樣的分身,本尊逃跑。

「師祖,弟子不才,回來晚了。」

幾人清理戰場的時候,鳳天清提著一個人頭歸來,眼尖的人馬上發現他提的可不正是聖庭所謂大長老的人頭嗎?

從秘境剛出時,鳳天清和蜀長生不巧的湊在一起,運氣不好的外國人被他們以收麥子的速度收割。

通過觀察他們發現,秘境出口不止一個,讓不少運氣好的外國人卷著機緣逃跑。

從上方交戰開始他們一直在看著,鳳天清一下子發覺聖庭大長老的不對勁,這是他們鳳族中一個擦的低級秘法替血術。

此法留下一位和本體實力分身,使得本體有足夠的時間跑路,作用如此NB為何被評為低級秘法。

此法修煉極其殘忍,需要虐殺至親之人,其中父子最佳,食之肉,飲其血,七七四十九天煉制出一具儲存丹田的分身。

分身怨念極重,儲存在丹田這種靈氣儲備之地,施展三次必得失心瘋。

弒父殺子更是會被六道輪回拋棄,此生不如輪回,只能游蕩在天地間,直到消散。

副作用如此之大,根本沒有人願意去修煉,就算真的修煉也是心術極其不正之人。

當年創造此法的怨雀被青傾城斬其肉身散去魂魄,秘法卻奇異的保留下來。

「你們回來了,間兒呢?」老殺神上前笑呵呵問道,看起來很高興。

雲間進去時比兩人修為足足一級,現在兩人都已經金丹,想來雲間也不會差到哪去,華國同時增加三位散仙想想還有點小激動。

聞言兩人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將事情的經過結果一一道來,大致就是雲間背叛了他們,楊羽施展秘法化作巨龍將其擊敗。

他們知道隱瞞沒用,雲間也和他們從秘境活著出來,他們不說,雲間也會說。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