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俠請留步

作者︰笑傲小西湖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廣袤的大漠,死寂的沙海。雄渾,靜穆。仿佛大自然在這里把洶涌的波濤、排空的怒浪,剎那間凝固了起來,讓它永遠靜止不動。

一輛由兩匹白色駿馬拉著的馬車緩緩行駛在沙海之中,馬車內端坐著一個身披紅紗的少女,她的頭發系著金色縷帶,潔白的玉足上掛著紅繩,馬車顛簸使其晃蕩,看上去異樣誘人,只是此時卻正手握寶劍,秀眉微顰。

馬車外面,是四個黑袍男子,四人皆長相普通,但氣勢逼人看上去像是練家子。

「吁~!「

趕車的老者從馬車上跳了下來,他的神態肅穆,雙拳緊握。

過了一會,眼神微閉,耳朵微不可察地抖動了幾下。

其余黑袍男子見狀,瞬間從胯間抽出長刀,戒備著打量四周,盡顯肅殺之意。

「老前輩可是有狀況?」

簾布內傳來清脆的女聲,略帶一絲疑惑。

老者聞聲,故作高深道︰

「無妨,只是起風了。」

听聞老者的回答,許涵兒心中稍安。

她這次來到北境沙海,是為了尋求修仙機緣,雇佣了當地武師周老,財帛動人心,就連半截身子已經入土的周姓老者也不例外。

許涵兒祖上原本是烏其國皇戚,本來應該擁有美滿幸福的生活。

但就在幾年前,一場可怕的災難降臨到烏國,毀滅了她的國家。

據說是因為邪魔而導致的,在現在廣為流傳的說法中,邪魔誕生于新歷1年,玄洲鎮守的仙師與其大戰三天三夜,最後雙方同歸于盡,並在此地留下了廣為人知的深坑,並且深達萬丈。

世人皆稱「仙魔隕。」

許涵兒多希望那是一場噩夢,歷史中烏國因為這場災難喪失了一半以上的領土,這對一個國家來說可謂是致命打擊。

由于經濟迅速崩塌,糧食不斷減產,百姓吃不上飯,起義四起,而各地藩王眼看朝廷實力衰弱,不僅不幫忙平亂,反而舉旗造反。

史稱「藩王之亂。」

內憂外患之下,

沒過幾年,烏國就被鄰國齊國吞並,那幾年到處都是戰爭,她的祖父就是死在了保家衛國的戰爭中。

她的父母為此踏上了逃亡之路,在這數十年隱世可謂是處處躲避追殺,整日活在提心吊膽之下,還沒有安定下來,她的父母就早早的病故。

她就這樣在歷史的教訓中,雙親據亡的悲痛下,明白了一個道理。

「亂世人命如草芥,唯有仙人任遐邇。」

她下定決心要修仙!

對此,不惜變賣了祖上的遺產,只為尋那一絲渺茫的機緣。

此時此景,不由想起往後的生活,眼中帶著迷茫之色,悵然若失。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

一陣嘆息後,

風起,

沙粒飛揚,天昏地暗。

狂風攜卷著灼熱的塵礫,在這荒蕪的沙海之上,如同一塊巨大的幕布遮蔽著整片天空。

「許小姐,坐穩了。」

老者見狀主動跳上了馬車,盤膝而坐,任他沙礫吹打,自是屹然不動。

四名黑袍男子收起了腰間的長刀,他們一人一角,抓住了馬車的腿輪,為躲避風沙,屏息而定。

而那些飛舞的黃沙,就像是那遮蔽天幕的幕布中的一條細線,被狂暴的氣流牽引著,隨著天空中狂暴的氣流而起伏翻滾著。

而在這黃沙翻騰之間,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在這沙丘之上,竟然有一道人影繼續前行。

老者的臉色細微的抽搐了一下,

不禁感嘆。

「如此惡劣的天氣,竟有這般英雄,真是後生可畏。」

「待風停過後,老夫定要與之相交一番。」

許涵兒素眉微挑,臉上掩蓋不住好奇之色。

老者語中的含義眾人都听得懂,那是要與之結交的意思。

許老可是凡俗中的先天武師,就連他都要暫避鋒芒的沙暴,那人竟然迎風逆行,此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良久,

沙暴漸漸平息。

老者拍了拍臉上的沙粒,哈哈大笑。

「好厲害的天氣,這沙粒就像刀片一樣鋒利。」

隨後,雙手抱拳,對著馬車作作揖堅定道︰

「小姐,請在此稍等片刻,老朽去去就來!」

話畢,

許姓老者運力深吸一口氣,赤腳踏入沙海之中,滾燙的沙粒,似乎對他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許涵兒將馬車的屏風打開,好奇的探出腦袋,望著老者離去的背影不由思索著什麼。

此時另一邊,逆風前行的北瑜漫無目地行走在沙海之上。

在「他」這具身體的記憶里,此地應該是烏其國邊境才對,不知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種「鬼樣子。」

他的腳步有些虛浮。

身體上傳來的陣陣虛弱之感,讓他眉頭緊皺。

可這些都不算什麼,更糟糕的是他的精神意識,好似已在潰散邊緣。

他實在沒有想到,玄素自爆所產生的能量竟然可以在一瞬間放大百倍,就連連接深淵的「罪惡之門」都被威能所波及,邊角微微缺損。

「他開始對這個世界有了一些初步認知。」

而白晴因為種下了之種的原因。種子缺少了深淵之力的滋養,目前只能在橋接空間當中陷入沉睡。若是現在放出,雖然會減少自己的負擔,但是白晴身體應該會直接潰散。

所以自己並沒有將其帶出伴生空間。

畢竟是自己的第一個「實驗品,也是唯一的「親人。」

就在精神思考,游蕩的同時,他好像嗅到了活人的氣息。

「咦?」

他略微驚奇,

由于深淵意識出現缺損,他的能量目前幾乎十不存一,還能維持降臨狀態,已屬勉強。

但如果將來人化作深淵之力的養料,應該能暫且穩住潰散的意識。

于是,就有了以下一幕。

老者驚奇的發現,前方的身影竟是看起來歲數不大的年輕人。

故作感嘆道︰」真是英雄出少年,也不知是哪家外出歷練得世家公子。

此子必定是人中之龍。」

于是,運功高喝。

「少俠請留步!」

北瑜緩緩地轉過了頭,拱手行禮,雙目堅毅,一片赤誠。

「你是?」

……

二人經過一番交談,甚是投緣,大有忘年之交之意。

北瑜也從老者得口中得知,當下的所發生的時事,以及修仙者的一些秘聞。

北瑜微微笑道︰

「這麼說,你只是個凡俗中人?」

老者一時語塞,有些不明所以。

北瑜人畜無害的模樣愈發深沉,他慢慢走向老者,輕笑著說︰

「那麼,對此我很抱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萬相之王 我有一身被動技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