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抉擇

作者︰笑傲小西湖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怎麼可能!」

素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地眼楮,震駭得連逃跑都忘記了。

實在是北瑜得手段太過匪夷所思,一個身體毫無靈氣波動得小廝竟然能夠使自己出現幻覺。」

「你究竟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你能傷到我!」

「為什麼!」

素音一連串得疑問,卻沒有得到應有得回答,回答她的是北瑜手中的長刀。

直至半夜時分,殺戮還在此地上演著。

諾大的夜苑閣,已經被他逛的差不多了,無論是護院、小廝、丫鬟、還是閣內的烏國皇室家眷,並無階級特權,全部在他的手里一刀斃命。

眾生平等,這很公平。

北瑜舌忝著干澀的嘴唇,只感覺暢快淋灕。

這一刻的自己感受到「白路」的生意識正在雀躍歡呼,切切實實的體驗了一把殺戮的快感。

這是這具身體來自靈魂的顫栗,那種得到滿足,並成功容納吞噬的意識。

「這便是!」

「欲將其滅亡,必將使其瘋狂!」

北瑜在心里暗暗念道。

「收集的也該差不多了!」

北瑜瘋狂的眼神里多了一絲清明,這些死亡的人以後都將化作深淵的養料,並再次降臨。

而降臨的他們不會再以死者的身份存活,死去的他們將從深淵被引渡,並成為對他忠心不二的深淵魔人!

他的嘴角揚起,愈發得期待起來。

不久後,他闖入了最後一個院落,四處搜集著罪惡得、

「 當一聲。」

其中一個房間內傳出花瓶打碎的聲音,並伴隨著一陣驚恐的怒吼︰

「不要過來!!」

北瑜聞聲抬腳踢開了房門,映入眼簾是一間裝修精美得房屋,屋內擺放著各式各樣得陳設瓷器,地上還鋪著朱紅色得地毯。

只見許涵兒正與一位華貴婦人正對峙著。

望向來人,婦人眼神里充斥著恐懼,但是身子卻不經意間向櫃子處靠去。

北瑜得目光瞟了一眼她身後得衣櫃。櫃門緊閉,但卻有恐懼得氣息,微弱得呼吸聲似有似無,看來是緊緊得捂住了口鼻壓抑著呼吸。

「呵,護犢子。」

北瑜頓時明白了眼前得場景。

他偏過頭來,望向許涵兒,卸下了偽裝,漸漸地容貌恢復成了原來白路得樣子。

許涵兒望向來人,竟是北瑜後,立馬跪了下來。

「主人,幸不辱命,涵兒已將前院封鎖,今晚的行動不會走漏一絲風聲。」

「哦。」北瑜淡淡道。

他沒再看許涵兒,慢慢地向櫃子處走去。

「別過來!」

婦人怒吼道,但是北瑜腳步卻沒有停。

「去去死吧!你這個魔人!!」

只見婦人不管不顧,看著漸漸接近的北瑜再也忍不住,奮不顧身的拿著珠釵刺了過來。

北瑜沒有躲避。

「噗呲」

刺入血肉的聲音。

婦人的眼里閃過一絲希望與激動,難道眼前的魔人有希望被自己殺死?

然而,下一秒她眼里的希望被絕望所代替,眼前的魔人不僅沒有想象中的倒下,就連鮮血都未留一絲。

北瑜溫柔地將婦人攬在懷里,對著她的耳邊輕聲低吟道︰

「真是個善良的好母親呢。」

華衣婦人地臉色頓時僵住了,眼神里充斥著不甘與絕望。

她死死抱住了北瑜,試圖阻擋其前進地的腳步,並大聲喊道︰

「羽兒快跑,快跑啊!」

不等婦人再次張口說話,她的身體血肉迅速萎縮,很快便消失在北瑜的視線。

與此同時,櫃子里傳來砰的一聲,只見一個唇紅齒白的小男孩從里面跑了出來。

撕心裂肺的哭喊聲,響徹整片房間。

「嗚嗚嗚,娘!!」

「娘!」

北瑜笑著模了模小男孩的腦袋,並丟給了許涵兒一把匕首,吩咐說道︰

「你知道你自己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進階亞魔麼?」

「去,撿起來,殺了他。」

北瑜指了指小男孩,對其用著毋庸置疑的口吻。

「主人這。」

許涵兒臉色有些痛苦,姣好的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

「你很為難麼?」

「你不是不後悔麼?」

北瑜的話,如同破了許涵兒最後一層防線。

她沉默無言,心如死灰,默默地撿起了地上的匕首,似是背負著萬斤重的巨石,艱難地向著小男孩走去。

PS︰(作者昨天相親失敗,痛,太痛了!建議小伙伴們都能找到自己的意中人,不要加入相親大軍。)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萬相之王 我有一身被動技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