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又雙穿書了

昏暗的房間內,曖昧的聲響不斷。

一男一女摟摟抱抱,風光無限。

顧寧一睜眼,就看見了這副火辣的場景。

喔唷,男的俊女的嬌,比起那些帶顏色的小電影可賞心悅目多了。

等等!

她手怎麼被捆上了!

顧寧當即要抽出長劍,卻模了個空,腰帶上只余叮叮當當的一堆玉佩香囊。

她劍呢!

不僅如此,她的丹田內還空空如也!只有一絲微弱的真氣在其中徘徊。

門口,兩人正你來我往,極致拉扯,壓根沒有留意到床上的動靜。

女人衣衫半解,眼見就要被月兌光了,她忙是握住了男人的手,嬌聲道︰「孫公子,床上還有美人等著您呢!」

「我們這樣做,當真能成?」男人動作一頓,說話時帶著幾分憂慮。

女人嬌笑一聲,輕輕的錘了錘他的胸口︰「孫公子,您就放心吧,奴婢可都安排好了,等外面宴會結束,賓客便會來花園游玩,待她們瞧見您與縣主躺在一張床上,任縣主如何不願,她也只能與您成婚!」

「待您娶了縣主,怕是要將奴婢忘在腦後了!」

她說話時,一雙柔女敕的手不斷在孫公子身上畫著圈。

孫禹一只手在她身上狠狠地揉了幾下,笑得極為婬邪︰「你可是我的小心肝,縣主這樣的貴女高傲難訓,哪里比得上如意你這朵解語花!」

高傲難訓的顧寧望著上方的橫梁,耳邊盡是些虎狼之詞,琢磨著自己是不是要讓系統死一死。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只有一個解釋——系統害她!

「系統,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顧寧揪出裝死的系統,咬牙切齒道,「說好的養老世界呢?」

系統弱弱的聲音在她識海中響起︰「傳送的過程出了bug,您降落在了這個世界。」

「你!」

「但是宿主不必擔心!」系統立即諂媚笑道,「您的身份高貴,乃是皇上親封的長寧縣主!您招招手便能有成群的奴僕供您差遣,還有數不清的財富,沒有海景大別墅,但您有京城二環內佔地七十畝的大宅子!誰能有您這福氣!」

隨著原主的記憶傳輸完畢,顧寧怒極反笑︰「這福氣給你,你要不要啊!」

想她堂堂一個天才少女,攜帶炮灰女配幫扶系統,利用系統固有的功能與從商城中兌換的各種物品,幫助一個又一個炮灰女配將氣運值由負轉正,致力讓每一個炮灰女配獲得美滿結局。

奮斗至今,好不容易在競爭激烈的系統塔內一路內卷至S級,本應該在養老世界坐擁海景大別墅,周圍美男環繞,卻被該死的系統送到了這本名為《最強庶女,霸道王爺日夜寵》的爽文里,穿成了一個早死的炮灰女配!

又雙要開始重操舊業!

原主雖然身份高貴,但她有著一個戀愛腦的娘親與一個活著不如死了的渣爹,家庭的畸形讓她性格愈發乖張,加之與金龜婿端王的婚約,想要扳倒她的人如過江之鯽。

現在所發生的事,就是原主一生中最重要的轉折點——原主會在今日被眾人捉奸在床,不得不下嫁給一窮二白的舉人孫禹,在一個雨夜病死在了床上。

不行!

誰都不能阻止她咸魚養老!

這時,如意已經打開了房門。

她攏緊了衣裳,壓下眼底的惱意,快步走了出去,不忘叮囑道︰「最多再過一刻鐘,她們就要來了,你可一定要將聲音弄響些。」

孫禹連連點頭,一步步挪到了床邊。

看著這張明艷灼灼的臉龐,他眼中滿是垂涎。

「果然是高門貴女,這細皮女敕肉的……」

「咳咳……」孫禹脖頸被人死死捏住。

顧寧一雙桃花眼輕輕眯起,冷厲的眼神叫人心驚肉跳︰「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

「你倒是敢想!」

顧寧一只手高高抬起,「啪啪」兩個耳光,打得孫禹眼神渙散。

她捏著不知從哪拿來的藥丸,一把塞進了孫禹的嘴中。

「真髒。」她瞧著孫禹臉上的汗漬,厭惡地將他扔了出去。

孫禹重重地摔倒在地,肥胖的身軀將屏風撞倒,發出巨大的聲響,他「哇」地一聲,吐出了好幾口鮮血。

然而比這更讓他驚慌的,是從心口處蔓延的疼痛。

「這是我偶然間得來的毒藥,名為噬心丹,毒發時,你的心口處會像有一群螞蟻啃食,這個疼痛會一直持續七日,七日後,你的這顆心……」

「就砰的一聲,沒了。」

孫禹雙股戰戰,一滴一滴黃色的液體順著他的褲腳往下落。

「嘖。」顧寧見他這副尊容,秀眉高高挑起,「剛才孫公子的意氣風發,我可都看在眼里呢。」

「怎麼現在見了我,卻不說了?」

顧寧輕聲細語,落在孫禹耳中卻如同魔音一般,讓他渾身顫抖。

他不想死!

可他心口的那股疼痛,卻愈發劇烈,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孫禹撕心裂肺地喊著,顧寧卻輕描淡寫道︰「人都被你們清走了,你哪怕是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顧寧在他耳邊柔聲道,「你說,我該怎麼殺你呢?是等你毒發身亡,還是將你一刀一剮……」

「顧小姐!是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是我鬼迷心竅!您行行好,繞我一條狗命吧!」

孫禹抱著顧寧的腿,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他雖然貪婪,卻也明白生命誠可貴。

如今能救他的,只有這位力大無窮的縣主了!

「滾遠點!」顧寧一腳將他踹到了牆角。

在孫禹驚惶的注視下,她又勾唇一笑︰「饒你性命也可以,不過……你要替我辦一件事。」

「事成之後,你不僅能得到解藥,還能拿到百兩白銀,如何?」

孫禹意動一瞬,卻在對上顧寧的眼神後,身體抖得更厲害了。

「能為縣主辦事,是小人的榮幸!小人又怎敢要銀子呢?」他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小人只需一顆解藥。」

「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孫禹「砰砰」地磕了好幾個響頭,那些邪念早已被拋到了九霄雲外。

顧寧笑意盈盈地站在原地,紅唇輕啟︰「按照你們的計劃,那些夫人也快到了,你就留在這間廂房內,一听到外面動靜,就要大喊。」

「喊什麼?」孫禹的一顆心提了起來。

顧寧狡黠一笑,附身下去對著孫禹輕聲說了些什麼。

「就喊……」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就是這!」

「奴婢親眼瞧見那賊人跑進了這間廂房!」

正是剛才離開的如意,她的聲音大得像是唯恐其他人听不見一樣。

看來是捉奸小分隊來了。

顧寧輕笑了一聲,三下五除二撬開了窗戶,沖著孫禹嫣然一笑,「孫公子,可別忘了你的承諾。」

說罷,顧寧姿態輕盈地從窗口一躍而下。

幾乎是在她離開廂房的下一瞬間,烏泱泱的一群人便圍攏了廂房。

夫人、貴女的眼中,閃爍著八卦的光芒。

顧家的熱鬧,可是難得一見啊!

「砰砰」幾聲,如意將房門敲得一陣晃動。

見房門緊閉不開,一個夫人驚呼一聲︰「這……不會是有什麼人在里面私會吧?」

一個貴女眼珠子一轉,便道︰「我方才瞧見了三妹妹往這走。」

躲在假山後的顧寧撐著下巴,靜靜地看著幾人表演。

為首那容貌清麗的女子,正是原書女主顧清秋,她身邊那樣貌與她相似的小跟班,是二房庶女顧雲婉,也是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

作為原書女主,顧清秋有著巨大的女主光環,許多東西,不需要她動手,也自會落入她的手中。

譬如此事,分明是顧雲婉算計的顧寧,但她卻沒撈著好,反倒是因為事情暴露,被送去了女獄。

反倒是什麼都沒做的顧清秋,代替顧寧嫁給了端王。

此時顧清秋秀眉輕蹙,帶著數不盡的愁緒。

「雲婉,想必是你看錯了。」她輕輕地搖了搖頭,柔聲道,「三妹妹素來端莊,怎會做出這樣不知廉恥之事?」

「可我瞧得分明,那人就是三妹妹!」顧雲婉的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手指著廂房門便道,「是與不是,將這道門打開便知分曉了!」

顧清秋蹙眉不語,一直到如意「撲通」跪倒在地,她嬌美的臉上才有了變化。

「你這是做什麼?」

「縣主絕不會做出這樣敗壞門風的丑事!還請大小姐將門打開,還縣主一個清白!」

在如意一聲又一聲的懇求中,顧雲婉搶先開口。

「將門打開。」

顧清秋不贊同地看了眼顧雲婉,不忍地轉過了身軀。

幾個小廝用身體將門撞開,一股粘稠曖昧的氣息迎面而來。

通曉人事的夫人們以手帕遮掩住了意味深長的笑︰「看來這屋子里,可不止有賊。」

「說不準還真被顧二小姐說中了,長寧縣主正在與情郎私會呢!」

顧寧站在假山後邊,待前面幾人話說得差不多了,這才步伐緩慢地走了出來。

「好熱鬧啊!」

她撥開垂柳枝條,笑盈盈地站到了長廊下。

眾人像是見了鬼一樣,驚恐地望著她。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