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雲婉,我等你等得好苦

「縣主……您怎麼會在這?」

顧寧腳步輕緩,徐徐走到了她們面前,目光在顧清秋身上停留一會兒。

正在顧清秋心中生疑時,這雙秋水般的剪眸卻又落于顧雲婉身上,笑盈盈道︰「剛走進花園,見這邊熱鬧,便過來了。」

「怎麼?看到我,你們很驚訝?」

顧雲婉笑臉一僵,幾乎要將手上的帕子絞碎,一股不祥的預感在此時涌上心頭。

唯有顧清秋快步上前,握住了顧寧的手,關切道︰「妹妹,還好你沒事,不然我真不知該怎麼同伯父伯母交代。」

「我能有什麼事?」顧寧揮開了她的手,雖說在書中顧清秋從未做過傷害原主的事,但最後卻是顧清秋佔據了屬于原主的一切,她實在無法對這個既得利益者有好臉色。

顧寧將神情驚慌的顧雲婉一把拉住,睜大了一雙懵懂無辜的桃花眼,一邊拽著她探身往里看去,一邊笑道︰「想來是屋子里有什麼趣事,二妹妹快同我一塊進去看看!」

此時顧雲婉心覺不妙,拼命掙月兌,卻被顧寧一雙縴細的手禁錮著,動彈不得。

只听得從床榻上傳來一聲百轉千回,柔情脈脈的呼喊。

「雲婉,你怎麼才來?我等你等得好苦啊!」

哦豁!

十幾雙八卦的眼楮頓時牢牢鎖定了顧雲婉。

「呀!」顧寧吃驚地捂住了嘴,目光在顧雲婉與床榻上來回打轉,「這難道是……我未來的二姐夫?」

孫禹縮在床角,對上顧寧的視線,渾身便僵硬起來。

他緊張咽了口唾沫,一把掀開帷帳,高聲道︰「雲婉,你來便來,怎麼帶上這麼多人?你放心,我待會就去求老夫人準予我們的婚事!」

顧雲婉精致的小臉上血色盡失︰「胡說八道!」

她凌厲的眼神狠狠地剮向顧寧,疾言厲色道︰「還不快將這滿嘴胡言的賊人拖出去!」

身邊的丫鬟正要動作,卻被人攔在了門外。

顧寧面露憂愁,欲言又止。

「二姐姐,此事關系重大,一定要調查清楚才行,不然……姐姐清譽怕是……」

顧雲婉神情猙獰,一雙冷厲的眼楮好似要將顧寧生吞活剝了一般。

「你還有臉說!這一切分明就是你算計的!」

「我沒有!」顧寧像是受了驚嚇,連退三步,小聲道,「姐姐若是不願,此事作罷就是。」

顧寧說罷,便不安地垂下了頭。

她生得極好,旁人瞧見了她白玉般的側臉,與那微微顫抖的肩膀,心中的天平下意識傾向了她。

「顧二小姐不會是心虛了吧?」

一人暗暗嘀咕,話語卻尤為刺耳。

顧雲婉幾乎維持不住面上的神情,她攥緊了一雙手,死死地盯著顧寧!

眼前這人仍是那個她記憶中軟弱無能的模樣,好像什麼都沒變,又好像什麼都變了……

直至衣角被身邊的顧清秋扯動,顧雲婉方才如夢初醒。

她背脊一片涼意,不知不覺間,冷汗已將她的內衫浸濕。

此事若不解決妥當,被這些長舌婦將消息傳了出去,她百口莫辯,名聲盡毀,還如何嫁入端王府?

思及此處,她面上神情一變。

如此一來,只有一個方法了……

顧雲婉眼底的厲色一劃而過,站在她身旁的如意惶恐地睜大了雙眼。

對上顧雲婉凌厲的視線,如意心死如灰。

她蒼白著小臉,張了張嘴,卻感到那道視線愈發陰冷。

「撲通」一聲,如意重重地跪在了地上,淚如雨下。

「他是二小姐的相好!」

如意反應過來,驚慌失措地捂住了嘴。

她想說的分明不是這句話!

圍觀的眾人面色各異,

顧雲婉尖叫一聲,神情猙獰地揪住了如意的衣襟︰「賤人!你敢污蔑我!」

如意拼命地搖頭,試圖解釋。

她不經意間看到了角落處的顧寧,那雙勾魂奪魄的桃花眼,正冷笑著望著她。

是縣主!

她想指認顧寧,到了嘴邊卻又換做了另一句話。

「奴婢不敢撒謊,他就是二小姐的相好!」

如意的臉上布滿了顧雲婉的指痕,可讓她驚懼交加的,卻是從自己口中說出的一句又一句言不由衷的話。

這一瞬間,鬼神之說涌上心頭,言笑晏晏的顧寧在她眼中,成了復仇的厲鬼。

她渾身顫抖,最後竟口吐白沫,暈死了過去。

顧寧恰到好處地開口︰「二姐姐,你可要手下留情啊,如意一死,此事可就死無對證了!」

她一開口,顧雲婉赤紅著雙眼,死死地盯住了她︰「是你!」

「是你害的我!如意是你的貼身丫鬟,她定是對你言听計從!是你指使的如意陷害于我!」

顧寧「哎呀」一聲,做作的用帕子捂住了嘴,只余一雙漂亮的眼楮眨啊眨︰「二姐姐此言差矣,如意方才都是看你的眼色行事,在場的夫人小姐都瞧得一清二楚。」

「說不準二姐姐就是想將自己與孫舉人的關系昭告天下,這才設計出了今日這場好戲?」

「可笑!我怎會看得上一個窮酸舉人!」顧雲婉神情猙獰,內心的話在此時月兌口而出,「我是要嫁入端王府的!」

眾人嘩然。

竟然肖想妹夫!這顧家二小姐,可真不要臉!

顧清秋更是不可置信地往後退了好幾步。

顧寧看著系統面板上那血紅的數字,心疼得難以言喻。

剛剛還是炮灰女配固定的-100氣運值,現在就成-200了。

為了一舉擊倒顧雲婉,她賒欠了系統一大筆氣運值,這才能操縱如意說話。

沒想到顧雲婉在情急之下,竟然說出了自己對端王的心思。

這可真是意外之喜!

「不!不是這樣的!」

顧雲婉如夢初醒般,驚惶不安地看向顧清秋,「大姐姐,你要相信我!我對端王殿下並無任何非分之想!」

「都是這個刁奴陷害于我!大姐姐,你可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二姐姐好生奇怪。」顧寧在一旁涼颼颼地開口,「與端王殿下有婚約的是我,可不是大姐姐,你要解釋,也該是同我解釋才對。」

聞言,顧雲婉到了嘴邊的話,悉數堵在了嗓子眼。

要她求顧寧這個草包?

氣氛一時沉默下來。

最終是顧清秋不忍心,她上前幾步,朝著顧寧道︰「三妹妹,雲婉只是一時口誤,你素來良善,不如就原諒她這一回?」

「既然大姐姐都開口了,我自然也不會在這些小事上斤斤計較。」顧寧言笑晏晏道,「只是二姐姐與孫舉人的這件事……恐怕還得嚴肅處理,不然我們顧家女兒的名聲,怕是都要毀了。」

「鬧得這樣難看,顧二小姐只怕唯有下嫁這一條路了。」

「誰讓她行事不知遮掩,竟將這樣的丑事鬧到了台前。」

顧雲婉耳邊听得這些話語,她怨毒地看著顧寧,恨意一寸一寸涌上心頭,嬌俏的一張臉猙獰扭曲。

有朝一日,她定要讓顧寧嘗嘗今日的痛苦!

「三妹妹所言極是,不過此事還需仔細調查。」顧清秋很快反應過來,指使下人將如意與孫禹一塊帶走。

到底是別人府中的事,眾人也不好再說什麼,她們互相對視幾眼,干笑著離開了此處。

顧寧也準備離開,她輕飄飄地望了眼顧雲婉。

至此,劇情已經發生改變,這次與孫禹勾搭成奸的,不是她,而是換成了顧雲婉。

深陷輿論風波的,也換成了顧雲婉這個始作俑者。

她的這場翻身仗,算是打贏了。

那些夫人小姐平日里閑得慌,姐妹們小聚之時,難免不會提到今日這場熱鬧,順便替顧雲婉大肆宣揚此事。

只是不知道,身為原書中聰慧冷靜的女主,顧清秋會如何應對小跟班的失利,與……對心愛之人的覬覦?

顧寧望向顧清秋,顧清秋正眼也不眨地盯著她,眼中滿是探究。

「三妹妹似乎變了許多。」

「人嘛,總是會變的。」

顧寧不慌不忙,沖著顧清秋嫣然一笑,這才轉身離開。

瞧見這明艷灼灼的笑顏,顧清秋一怔。

在她身旁的顧雲婉睜大了雙眼,一股寒意自腳底蔓延至身體,她指著顧寧離開的方向,歇斯底里地罵道︰「賤人!賤人!」

「啪」的一聲,一個耳光重重地落在了她的臉上。

「雲婉!你真讓我失望!你若心悅端王殿下,大可光明正大地說出來,何必打著替我好的旗號,來做這樣喪心病狂的事!」

顧清秋秀眉緊皺,不滿地看著她。

「不……」顧雲婉狼狽地跌倒在地,她慌忙握住了顧清秋的手,「我真是為了大姐姐!我自知身份低微,怎配得上端王殿下?」

「唯有大姐姐才貌出眾,又得皇後欣賞,才是端王妃的最佳人選!」

「夠了!那話難道不是從你親口所說?」顧清秋秀眉緊皺,清麗的臉蛋浮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寒意,「你听著,無論是你還是我,都配不上端王。」

「若非伯父娶了郡主,你我仍縮在一方小縣城,我們顧家,唯有寧兒才能配得上端王!」

「螢火之光……豈能與皓月同輝?」

她一字一句地說著,像是在說服顧雲婉,又像是在說服自己。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