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京城,顧府。

顧清秋失魂落魄地從側門而入,身邊的丫鬟欲言又止。

平日里最喜愛的花園落于顧清秋眼中,也成了與格外平庸的場景。

她雙眸通紅,顯然是剛哭過。

正在丫鬟想要勸說時,一道身影卻匆忙走來。

見了來人,丫鬟神情大變。

「二小姐,您想做什麼?」

「滾開!」顧雲婉一把推開了她,語氣凶狠,「主子說話,什麼時候輪得上你一個賤婢插嘴?」

她說著,便走到了顧清秋身邊。

見顧雲婉眉眼間隱約浮現的猙獰之色,顧清秋皺著眉,溫聲勸說道︰「二妹妹,我知道你著急,但你別擔心,我一定會替你想辦法……」

「你替我解決?」顧雲婉冷笑一聲,「你好大的口氣?端王都不要你了!你又如何替我解決?」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今日出門,就是偷偷與端王私會!」顧雲婉咬牙道,「但你卻沒想到,端王竟要隨顧寧去江南!」

顧清秋小臉一白,不可置信地看著她︰「你跟蹤我!」

聞言,顧雲婉突然笑了起來,方才猙獰的神情一如冰雪消化,變得格外溫柔︰「大姐姐,我這也是關心你。」

未等顧清秋開口,她又逼近了顧清秋。

「大姐姐,你難道不想知道……一個關于你的大秘密嗎?」

顧雲婉此話一出,顧清秋卻是一臉的疑惑。

「二妹妹此話何意?」

顧清秋低低的笑了起來,她走到顧清秋身邊,低聲耳語了幾句。

下一刻,她滿意地看著顧清秋臉色大變。

……

碼頭上,人潮如織,來往客商與腳夫皆聚集于此。

幾艘足有十幾丈高的貨船停泊于岸邊,腳夫費力地將一袋又一袋糧食扛下。

「到滁州了!」

春玉掀開車簾,喜笑顏開地對顧寧說道。

聞言,顧寧堪堪回過神來,眼含熱淚,盯著窗外高大的幾艘船。

終于有船可以坐了!

她握住春玉的手,忙是走上甲板。

正在這時,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

一個高大的身影瀟灑下馬,正意氣風發地看著顧寧。

「寧兒!」

听得這道深情呼喚,顧寧打了一個寒顫,瞪大了雙眼看向來人。

這不是楚雲逸那個花心大蘿卜嗎?

顧寧對上楚雲逸深情款款的雙眸,一陣惡寒。

但思及人設,她又迅速轉換了神色。

「你來做什麼?」顧寧秀眉輕蹙,受傷般的退後了幾步,免得沾上楚雲逸油膩的氣息。

楚雲逸大步上前,溫柔道︰「我特意與父皇告假,陪你與姑祖母一道去江南游玩。」

聞言,顧寧登時睜大了雙眼。

楚雲逸只以為她是欣喜,上前便要握住她的手。

不料顧寧卻在這時抬起手,朝著不遠處熱情揮手︰「外祖母!我在這!」

未等楚雲逸反應過來,顧寧便提起裙擺,如輕盈的蝴蝶般奔向大長公主。

她如一陣風般拂過,楚雲逸望著她窈窕的背影,不知不覺間,嘴角已然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顧寧挽著大長公主的手,無不厭惡道︰「為何他也來了?我不想與他一道游玩!」

「你放心。」大長公主輕輕地拍了拍她的手,意味深長地一笑,「你懂得替你舅舅打掩護,他自然也想到了要利用你我。」

「更何況……」

大長公主話未說完,顧寧眼底便浮現出了一抹冷意︰「更何況皇上並不信任舅舅。」

「不帶兵倒好。」大長公主冷笑道,「可既然帶了五千精兵,他便坐不住了。」

顧寧小臉皺成一團︰「可他身份不同,舅舅護送我們來,倒能掩蓋真實目的,他弄了這一出……只怕江南已然有所防備了。」

大長公主輕緩地搖了搖頭︰「不必擔心,你舅舅自能應對。」

「不過我想,他此行目的,也並非只是為了鹽稅一事。」大長公主望向顧寧時,眼中浮現出了一抹憂愁之色,「寧兒,你的身份,注定了他不會輕言放棄。」

就在這時,楚雲逸風度翩翩地走了過來。

「姑祖母,我來晚了。」

「不晚……不晚!」大長公主笑得十分慈和,「你能有這份心,讓我受寵若驚。」

楚雲逸深情地看向顧寧︰「只是寧兒她還記掛著那些風言風語,依舊不肯原諒我。」

「她還是孩子心性,你又何必與她計較?」大長公主笑道。

三人一塊往船上走,楚雲逸時不時地要提到顧寧。

而對他「用情至深」的顧寧,不得不做出一副嬌羞的模樣,始終低垂著頭。

一直到了臥房,她才長長的松了口氣。

「不行,得想個辦法將他這個牛皮糖甩掉。」

顧寧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動著,下一刻便打開了系統面板。

雖說系統出了故障,不能與主系統聯系,但該有的功能都有,其中最重要,也是最昂貴的功能,赫然就是「心口不一」。

只要使用了該功能,她就能讓被使用對象說出自己早已設計好的話,正如上次的如意與顧雲婉。

系統察覺到了她的意圖,顫顫巍巍地問道︰「宿主,這個功能耗費的氣運值足足有一百點,您可不能亂用!」

「一旦氣運值低于-300,系統將會啟動自毀裝置!屆時您的性命……」

顧寧嘴上應著,但目光卻始終落在面板上。

對于一個皇子而言,最害怕的是什麼?

是他們頭頂那位的猜忌!

楚雲逸城府極深,縱然在心愛之人顧清秋面前,都不會展露內心真實所想。

可只要自己能攢夠足夠多的氣運值,讓楚雲逸被皇帝猜忌,以她的身份,皇帝絕不會再讓她嫁給楚雲逸。

顧寧笑眯眯地拍了拍面板,安撫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數,絕不會讓你我被程序銷毀。」

她最是惜命,絕不會做出失去理智的事。

即便要解除婚約,也得徐徐圖之,不可操之過急。

夜漸漸深了,江面上灰蒙蒙地,唯有來往船只上的燈火,照亮了一方小天地。

東側的一間臥房內。

楚雲逸盯著手中的幾封信,目光沉沉。

「一群蠢貨!」

他緩緩捏緊了這幾封信,最後化作了一團灰。

一襲黑衣的暗衛跪倒在地︰「陳家與原家都不願……都不願將到手的鹽場交出來。」

「父皇已經盯上了江南,他們此時不交,難不成要等到抄家滅族之時,才將鹽場交出來?」楚雲逸英俊的面容上浮現出一道殺意,「貪得無厭的家伙!」

暗衛低聲道︰「倒了一個陳家與原家,殿下還能扶持其他的家族,但……屬下瞧那兩位家主的品性,只擔心到時會牽連到殿下。」

「既然如此,那便殺了吧。」楚雲逸輕描淡寫道,「總不能因為他們兩家,毀了本王的大業!」

正當暗衛領命離去時,楚雲逸又道︰「陳家與原家的旁系,若有能用之人,不妨扶持上來。」

「是!」

暗衛的身影逐漸隱沒在了夜色中。

一個浪花襲來,將入水的聲音完美掩蓋。

但在黑暗的一角,一雙鳳眸中的幽光一閃而過。

……

「縣主,公主請您去用膳。」

聞言,顧寧臉上的笑容一滯。

她一抬頭,春玉便會意︰「端王殿下也在。」

顧寧恨恨的揪緊了帕子,一邊恨自己這具孱弱的身體,導致她不能瀟灑自在,一邊恨原主的人設。

今日宴會上,楚雲逸油膩的嘴臉她已經能想象到了。

若是換做原主,定會對此心花怒放,可對她而言,楚雲逸就是一個礙眼的存在。

既讓她惡心,又阻礙她蹭氣運。

顧寧苦著臉走出了房門,但在瞧見前方那道身影時,面上卻又揚起了一抹欣喜地笑。

「謝侍衛!」

顧寧快步上前,不顧謝宴難看的臉色,擠在了他身邊。

這艘船雖大,但被行李與伺候的人塞得滿滿當當。

因此,當顧寧與謝宴並肩時,好幾道視線便若有若無地朝著兩人看來。

謝宴神情微冷,腳步又快了不少。

這時,只听得身後一聲痛呼。

他下意識地停下了腳步。

往身後看去,方才還是笑意盈盈的女人,此時正捂著腳半蹲在地上。

抬頭看向他時,眸中的瑩瑩淚光更為明顯。

謝宴不可避免地心軟了一瞬,但片刻後,又冷下了心腸。

「縣主又在玩什麼把戲?屬下還有要事在身,恕屬下先行一步。」

顧寧捂著腳踝,剛想開口,卻又被疼痛吸引去了全部的注意。

她欲哭無淚地看著謝宴格外冷漠的一張臉,小心翼翼道︰「我真的受傷了。」

「屬下……」

「你別走!」

顧寧忙是扯住了他的衣袖,濕漉漉的一雙桃花眼格外吸引人的視線。

她掀開裙擺一角,將紅腫的腳踝露出。

映入眼簾的,是一段細膩潔白的肌膚,紅腫的一處格外明顯。

春玉快速道︰「奴婢力氣小,恐怕扶不動縣主。」

識相!

顧寧沖著她投去一眼,便又可憐兮兮地看向了謝宴。

「謝侍衛,你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謝宴垂下眼眸,在一瞬間的沉默後,伸手攙扶住了顧寧。

顧寧唇角勾起一抹笑,順手便握住了謝宴的手腕,一瘸一拐地隨她往宴席走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