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船只行駛了足足兩日,終于抵達了陽州碼頭。

陽州是滁州去往江寧的必經之路,且是江南除了江寧外最繁華熱鬧之地。

既然是打著游玩的旗號,自然是要將幾個有名的州府逛上一遍。

大長公主下令在陽州休整,船只就此靠岸。

岸邊早有人候著,原是陽州陸知州得到了消息,早早在此等候。

「下官見過大長公主、端王殿下!」他快步上前,朝著大長公主與楚雲逸行了一禮。

而後又朝著顧寧作了一揖︰「見過長寧縣主。」

「公主與縣主一路舟車勞頓,下官早已備好了宅院,只等著二位入住。」

他說話時,目光頻頻看向大長公主,竟是將楚雲逸忽視了。

而向來是高冷的大長公主,對陸知州也十分和善,不假思索地接受了陸知州的好意。

有些意思……

顧寧見楚雲逸眼底的那抹冷意,意識到了什麼,桃花眼輕輕眯起,狡黠的目光在她眼中流轉。

看來陸知州此人就是大長公主陣營的,說不準還是先太子的舊部!

她特意落後了一步,目光緊隨楚雲逸身影。

「春玉,我讓你辦的事……」

「縣主放心便是,奴婢都替您辦妥了。」春玉壓低了聲音,「送信的人早就去了杏花樓,定會替您將此事調查清楚的。」

顧寧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步伐頓時輕快起來。

杏花樓中的那位號稱江南第一花魁卿卿姑娘,是楚雲逸的紅顏知己。

若僅僅是這層身份,于顧寧而言,她也沒必要過多調查,但偏偏這位卿卿姑娘身份有些特殊。

她對楚雲逸一往情深,不惜犧牲自己的身體,來替楚雲逸籠絡人脈,探听消息,可以說楚雲逸在江南的情報網,是以她為中心的。

而她陪在楚雲逸身邊,自然也有所求。

這求的嘛……便是一個側妃的位置。

她對楚雲逸佔有欲極強,原書中好幾個與顧清秋爭奪楚雲逸的女人中,她就是那個最具戰斗力的!

這樣一個醋壇子,就是她擺月兌楚雲逸的最好辦法!

自己一個廢物草包與心月復孰輕孰重,結果已然十分明晰了。

想到這,顧寧唇角的那抹笑意,又加深了許多,梨渦若隱若現。

陸知州安排的宅子,無一處不精致,帶著婉約的江南風情。

顧寧一下馬車,便盯著這處宅子看了許久。

其實正如系統所說,她來到這個世界,也不全都是壞處,最起碼這公費旅游的便宜,她是佔到了。

況且陸大人的安排,是有錢都買不來的。

「縣主可還滿意?」

陸知州見她久久不說話,提心吊膽地問道。

「陸大人用心了。」顧寧輕言細語道,「我很喜歡。」

「縣主能喜歡,就是下官最大的榮幸。」陸大人一笑,當即又將目光投向了大長公主。

直至大長公主微微頷首以示滿意時,他方才松了口氣。

誰都知道,長寧縣主是大長公主捧在手心的寶貝,哪怕輕慢大長公主,都不能輕慢長寧縣主,不然的話,他這知州的位置,怕是做到頭了。

楚雲逸站在一旁,將這一切盡收眼底。

分明自己是皇子,身份最為尊貴,可大長公主卻處處受人敬仰,無非是因為她手中的那支軍隊。

若有朝一日,他能將那支軍隊掌握……

他再抬頭看向顧寧時,眼中是勢在必得的野心。

得到她!

……

隨著大長公主的到來,讓平靜的陽州驟然沸騰起來。

當年收復陽州,正是大長公主親自率領兵馬,大敗前朝敵軍。

縱然是三歲孩童,也听聞過大長公主的事跡。

而作為大長公主的外孫女,顧寧的大名,也漸漸流傳開來。

杏花樓中,幾個值守的丫鬟正神情興奮地議論著近幾日城中的傳聞。

「听聞長寧縣主與端王是青梅竹馬,大長公主就等著端王立太子之時,將長寧縣主嫁去呢!」

「也不知長寧縣主是何模樣,能讓端王對她痴心不已!」

「你們都懂什麼?長寧縣主是個腦袋空空的草包,琴棋書畫,樣樣不精通,這樣的女人,端王怎會看得上?」

不悅地打斷兩人議論的,是一個圓臉小丫鬟,她模樣清秀,但那雙眼中的狠厲之色,卻讓這張清秀的臉如羅剎般陰森。

正說著話的兩人忙不迭地低下頭,面上皆是懼怕之色。

「好了。」

這時,一道嬌柔的女聲響起,一女子掀開珠簾,自房中走出。

她容貌極美,尤其是眉眼間那若隱若現淡淡的魅色,更讓她的容貌增色不少,她一出現,這滿室的奢華,仿佛都黯淡了幾分。

「見過卿卿姑娘!」

兩個丫鬟見到她,卻比剛才更害怕了,唰的一下便跪倒在地,不斷地磕頭求饒。

「奴婢有罪!奴婢有罪!」

她們一邊說著,一邊朝著自己臉上打。

瞧著她們臉頰上有紅痕浮現,卿卿姑娘這才淡淡開口︰「行了,我們杏花樓的女人,即便是個丫鬟,也要保護好自己的臉蛋才行。」

「下不為例,你們退下吧。」

她的話,讓兩個丫鬟如蒙大赦,連連道謝後快步離開。

圓臉丫鬟冷著臉,恨聲道︰「姑娘,您就不該心軟!不過是兩個丫鬟,打殺扔去亂葬崗便是。」

「緋雲!」

卿卿姑娘一聲冷喝,緋雲頓時住嘴。

「他不喜歡見血。」她說著,面上浮現出了一抹極淡的柔情,「他好不容易來江南一次,我可不能壞了他的興致。」

聞言,緋雲憋著一口氣,卻始終未將心底的想法說出。

她知道,自家姑娘對那位用情至深,又怎會因為自己的三言兩語,便對那人失望呢?

正在緋雲準備離開時,卻听卿卿姑娘魅惑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去查查,長寧縣主明日的行程。」

緋雲當即愣住,下一刻她便慌忙轉身,惶恐道︰「姑娘,您莫非是想要殺長寧縣主?她身邊可有高手保護……」

「我說了,他不喜歡見血,我又怎會殺長寧縣主?我只是想要看看,這位傳聞中的長寧縣主……是何模樣?」

卿卿姑娘的話,卻讓緋雲背脊一冷。

當年她親手殺了那勾引端王的女人時,也是這般語氣。

但隨著卿卿姑娘的注視,她忙是應下︰「奴婢這就去辦。」

……

江寧。

作為江南最大、最繁華的州府,江寧民風開放,無論是西域來的金發碧眼的客商、還是自海路來的異鄉人,在江寧都顯得尋常起來。

也正是因為如此,秋芸才能帶著兒子隱沒在人群中,過上安穩的日子。

冷嘲熱諷地將找上門來的一家人罵走,秋芸得意地揚起下巴,像是斗勝的公雞一樣,昂首挺胸地關上大門。

一個十三四歲,臉腫如豬頭的少年靠在門框邊,依稀可見模樣俊秀,但這一雙眼中露出的婬邪氣息,卻與他的年齡十分違和,透著幾分異常。

見秋芸大勝而歸,他不屑道︰「不過是模了幾下手,他們便不依不饒,還找上門來討要說法!當真可笑!」

聞言,秋芸頓時心疼地撫模著他臉上的傷,恨恨的唾了一口︰「我兒這樣單純,定是那女娘故意勾引你,想趁機討要銀兩!」

少年正笑著,此時卻不耐煩起來︰「這都多久了,為何父親還沒送銀子來?他難道不知我們孤兒寡母在這過得十分艱難嗎?」

「就連我想去喝個……」

他話還未說完,大門便再次被人敲響。

秋芸一臉的不悅︰「莫非又是那家恬不知恥的人……」

「夫人。」

听得這熟悉的聲音,秋芸頓時變換了臉色,喜笑顏開道︰「定是你父親差盛宇送銀子來了!」

她興高采烈地打開門,瞧見的卻是風塵僕僕的盛宇。

一見到秋芸,盛宇便啞聲道︰「夫人快些收拾行李,隨我離開江南!」

「好端端的,為何要離開江南名?」秋芸臉色不悅,卻又在下一刻欣喜起來,「莫非是顧郎將京中打點好了,要接我入京?」

聞言後,盛宇臉色頓時抽了抽。

他見秋芸一臉期盼,忍不住打斷了她心中的幻想︰「夫人,並非是大人要接您入京,而是讓您去越州!」

「為何?」秋芸失聲道,「為何要讓我去越州?我在江寧好好地……」

「您若是再不走,只怕就來不及了!」盛宇連忙道,「若是被大長公主知道了您的存在……只怕您與公子都要沒命了!」

說到這,盛宇便連忙拽住了秋芸的手,急切道︰「還是快些隨我去越州吧!」

他不顧秋芸的掙扎,吩咐身後的下人進來,直接將秋芸抬入了馬車中。

而小少年也被人在這時捂住了口鼻,一同塞入馬車中,他們動作極快,旁人根本來不及反應,便見馬車揚長而去。

就在一旁,幾人正定定地盯著這邊的動靜。

他們互相對視一眼,一人繼續跟上馬車,一人飛快離開了此處,前往陽州送信了。

一路跟隨了這麼多日,可算是讓他們抓住馬腳了!

這件事,務必要盡快通知大長公主才行!不然就要晚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