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顛倒黑白

次日一早,天剛蒙蒙亮,府衙外的鳴冤鼓便被人敲響。

鼓聲如雷聲般,響徹一方。

「又是鳴冤鼓?難道是上次那小少年?」

「難道他還沒死心?」

眾人說話時,已瞧見了立于鳴冤鼓下的那道身影。

「竟然是三個女子?」

秦婉唇角發白,臉色驚惶不安。

但她在瞧見李蕖挺直的背脊後,又咬牙將心底的不安通通壓了下去。

在她身旁,一個十分柔弱的女子攥緊了衣袖,恨不得奪路而逃。

李蕖狠狠地捏住了她的手腕,目光與她對視,眼神尤為堅定。

「縣主救了我們性命,給了我們一條康莊大道,我們要做的,只是將那老畜生的偽裝撕下!楊芳,你可不要忘了,在此之前,我們過的是什麼日子!」

「你既然答應了縣主,就絕不能臨陣月兌逃!不然的話……我們與那些死去姐妹的仇,又有誰來替我們出頭?」

聞言,楊芳臉色煞白。

她心中自是害怕的,但她心中的恨,遠勝于惶恐!

「我要讓他血債血償!」她咬牙道,「你放心,我絕不會退縮的!」

三人說話時,府衙大門已被打開。

姜知州定眼一瞧,肥胖的臉上,一抹陰毒之色一劃而過。

而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間,三人身體皆是一顫。

縱然已經被解救出來,可在看到姜知州的那一瞬間,身體的潛意識還是讓她們往後退了幾步,避開了這雙陰毒的視線。

李蕖穩住心神,顫聲道︰「姜輝強擄民女,毀我清白,還奪了我全家性命!我今日拼著一條性命,向大家揭穿這老畜生的真實面孔!」

在她身邊,秦婉與楊芳一同上前。

「我父親只因想要替我找一個公道,便被姜輝將雙腿打斷,為了遮掩自己的行跡,他還派人去殺人滅口!我楊家數十條人命,就連那尚在襁褓中的佷兒,都被姜輝殺害!」

「這樣草菅人命的畜生!怎配為江寧知州?」

三人的手緊緊相握,仿佛這樣,就能讓她們得到與姜知州抗衡的力量。

「姜輝?不就是姜知州嗎?」

「三日前就有少年來告發姜知州強搶民女,今日又有三個女子來告發……只怕咱們這姜知州,當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可不是嘛!蒼蠅不叮沒縫的蛋!更何況姜知州此人的秉性,咱們江寧百姓都是看在眼里的,他做出這樣的事也不稀奇,只是沒想到他竟然毒辣至此,那可是數十條人命啊!」

耳邊傳來圍觀百姓的竊竊私語,姜知州笑臉險些沒能保持住。

「這群賤人,竟然還敢來與我叫囂!」他心中殺意漸起,「定是原家他們在背後指使!不然的話,就憑她們幾人,也敢來府衙?」

他身旁的張師爺小聲道︰「大人,現在可不是追究的時候,這麼多百姓都看著呢,這件事,只怕不能輕易遮掩過去。」

聞言,姜知州便冷笑了一聲︰「張師爺未免太小看本官了?早在發覺原家的動作時,本官便做好了準備。」

未等張師爺回過神來,姜知州身後便走出了一個風韻猶存的美貌婦人。

她擰著眉,不斷揮著手中的帕子,沒好氣地沖李蕖幾人喊道︰「你們這是發的哪門子瘋?勾引姜大人不成,竟然還鬧到了姜大人面前來!我們百花樓的生意還做不做了!」

「百花樓?這三人竟是百花樓的花娘?」

「這的確是百花樓的花媽媽。」

花媽媽扭著腰肢,快步走到了三人面前。

「愣著做什麼?還不快隨我回去!」花媽媽高聲呵斥道,「若是姜大人追究起來,百花樓的所有姑娘都要被你們連累了!切莫為了一點小恩小惠,便污蔑朝廷命官!」

她身後,有好幾個身材魁梧的護衛,正凶神惡煞地朝著三人走來。

花媽媽還不忘朝著圍觀的群眾解釋道︰「她們三人心氣高,不願接客,一心想攀上姜大人,但姜大人一心為民,不近,派人將她們打了出去,誰料她們懷恨在心,竟然以自己的名聲為代價,來污蔑姜大人!」

李蕖三人生得貌美,她們三人站在一處,加上花媽媽在一旁添油加醋,本是可憐三人遭遇的百姓,頓時轉變了口風。

「也是,姜知州這樣的身份,要什麼美人沒有?何苦花費這麼多心思,來與她們周旋?」

「官場上的水深得很,指不定就是她們受了人指使,這才來擊鳴冤鼓,以此抹黑姜大人!」

情勢驟變,姜知州滿意地看著三人小臉煞白。

他緩步走到三人身邊,惋惜地嘆了口氣︰「本官絕非濫殺之人,但你們三人此舉,若不嚴懲,只怕難以服眾!」

花媽媽適時道︰「姜大人,她們三人是得了失心瘋,與我們百花樓可沒有干系!」

「這是自然。」姜知州微微頷首,「本官明察秋毫,絕不會因此讓百花樓與她們連坐。」

听得兩人一唱一和,顛倒黑白,李蕖身體顫抖著,一雙眼楮惡狠狠地盯著姜知州,恨不得食其肉噬其血。

她咬緊牙根,一字一句皆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畜生!你敢讓人去亂葬崗瞧瞧嗎?那都是被你折磨致死的女子!」

花媽媽臉色大變,朝著身邊的壯漢不斷使眼色。

「還不快將她們捉起來,听候姜大人發落!」

姜知州傲慢地點了點頭,他看向李蕖三人的眼中,滿是不屑。

不過是幾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怎麼斗得過他?

「將她們壓入大牢……」

「且慢!」

人群後,響起了一道清脆的女聲。

姜知州臉色驟變,待瞧見那輛熟悉的馬車後,他手指顫抖著,幾乎是在下一刻,便與花媽媽咬牙道︰「還不快將她們帶走!」

見他眼中的殺意,花媽媽渾身一抖,當即便抓住了李蕖的手臂。

可還未等她身邊的壯漢有所動作,他們已被人團團圍住。

人群自動往兩邊擠去,一條寬闊的路讓了出來,華麗的馬車緩緩行駛到了姜知州跟前。

姜知州心中膽顫不已,卻仍要擠出一抹恭維討好的笑︰「什麼風將縣主吹來了。」

「我也是收到了消息,說你強搶民女,草菅人命,還奉上了不少證據。」

馬車內傳來了女子不悅的聲音。

「姜知州,那些證據可不少,這三人不能交到你手上。」

此話一出,姜知州笑容全無。

他抬起頭,陰惻惻地往馬車里投去一眼︰「縣主,這是地方上的事務,您只怕不能插手。」

「哦?」一只縴細的手撐起車簾,「我是皇上親封的縣主,論品階我可比你高,為何不能插手此事?」

姜知州一眼便瞧見了車內那張明艷動人的臉龐。

然而在好美色的姜知州眼中,顧寧此人,卻是如羅剎一般難纏。

「縣主,這三人乃是百花樓的花娘,不干不淨的,怎能沾了縣主您的手?」姜知州擠出一抹笑容,「您就算對下官不放心,也該相信端王殿下才是!」

「下官是姜家人,總不會害了您!」

姜知州本以為提起楚雲逸,就能讓這個對楚雲逸痴迷不已的女人罷手。

誰知顧寧听得這句話,本來還是笑意盈盈的臉,瞬間就陰沉了下來。

「你敢笑話我?」顧寧冷笑一聲,「我看你是活膩了!」

「春玉,將人帶走!」她不耐地放下車簾,只冷聲吩咐道,「若有阻攔者,殺無赦!」

姜知州萬萬沒想到,顧寧竟是在此時變了臉。

任由他絞盡腦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何處惹怒了這尊大佛。

然而在瞧見李蕖幾人被禁軍帶走後,他心底的恐慌止不住的蔓延上來。

不行,絕不能讓她們說出真相!不然自己的小命難保!

為了自己的性命,她們必須死!

姜知州的眼神陰狠,朝著身邊的張師爺使了個眼色。

會意後,張師爺躡手躡腳地朝著府衙後邊走去。

……

馬車在江寧城內快速行駛。

李蕖幾人擠在馬車內,不敢靠近顧寧分毫。

見幾人這般模樣,顧寧也不強求,她放下茶杯,朝著春玉看去一眼。

春玉迅速從袖口中拿出了兩個沉甸甸的荷包。

「這是我給你們的報酬。」顧寧溫聲道,「拿了這筆銀子,足夠你們後半輩子衣食無憂。」

但春玉遞出的荷包,卻沒一人接過。

顧寧見狀,秀眉微微蹙起︰「難道是銀子給少了?」

「不!」李蕖抬起頭,眼眶通紅,神情卻十分堅韌,「我不願就此離去!我要親眼看著那老畜生死!」

柔弱的楊芳聲如蚊蠅︰「我也是,我楊家幾十口人命,絕不能就這樣輕易的放過他!」

顧寧眼神復雜地看向幾人︰「你們當真要留在這?」

「其他被救下來的人,已經被我派人送去了各地,今後她們隱姓埋名,拿著那一筆銀子未嘗不能重新生活。」

「你們現在若是不走,只怕還要在我身邊待上數月,才能離開江南。」

李蕖堅定的望著顧寧︰「我不走!我要留在這!我要親自了結他的性命!」

楊芳眼角不斷有淚水滑落,她泣不成聲地點了點頭。

良久,馬車內才響起顧寧的聲音︰「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