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美人救英雄

太極殿外,內侍緩步往外走去,縱然他們維持得再好,也無法掩飾面上的那一抹驚恐。

在他們身後,一個毫無氣息的身著內侍衣裳的人被抬了出來,隨意扔棄在了地上。

見此情景,他們身體抖了抖,又連忙低下頭去,不敢再往那投去一眼。

殿內,氣氛也極為沉凝。

皇帝的臉色冰寒,目光陰鷙地盯著手中的密信。

這封信已經被他捏成了一團,上方的字跡已經模糊不清。

余鰲跪在冰涼的地板上,蒼老布滿皺紋的臉上,神情恍惚。

良久,皇帝才咬牙問道。

「此事當真?」

余鰲深深地嘆了口氣,卻在皇帝看來的一瞬間,點了點頭,低聲道︰「老奴派出的影衛在江南多番查證,這……陸家的確有反叛之心!」

「一群養不熟的白眼狼!」皇帝厲喝一聲,咬牙切齒道,「他們竟敢反叛!他們定是得到了廢太子余孽的消息!」

余鰲十分清楚,這所謂的廢太子余孽,指的就是先朝的太子楚錦成了。

楚錦成是先帝最寵愛的兒子,一出生就被封為太子,往後數十年,他都被視作楚國未來的繼承人,但在元祐七年時,他因謀反罪名被禁軍在泰安門抓獲,從此被貶為庶人,當年謀反一事疑雲重重,但隨著他的病逝,真相已無跡可尋。

但早年間有所傳聞,先太子妃蕭氏早有身孕,被幽禁在東宮時,她生下的孩子被送往宮外。

這麼多年來,余鰲所做的只有一件事——追查這個孩子的下落。

「那人在何處?」皇帝雙目赤紅,死死地盯著余鰲。

他心中的怒火涌現,語氣也愈發尖銳。

這般威壓下,余鰲背後冒出陣陣冷汗,浸濕了他的後背。

「老奴正在調查中。」他艱難道,「廢太子余孽藏得極深,若非陸家有異動,影衛只怕還未發覺他的存在。」

皇帝的臉色陰沉至極,除了怒火,此時他的心中,還隱隱帶著一絲不安。

「當年東宮看守森嚴,他們既能瞞過重重篩查,就定然是有人在背後相助!」他的拳頭攥得咯吱作響,埋藏在心底多年的那顆名為猜忌的種子在此時破土而出。

「究竟是誰?」皇帝震怒的聲音在殿內回想,「是誰與廢太子勾結?將那孽障送出了宮?」

余鰲垂下頭,想要說些什麼,卻又變成了模糊的解釋︰「當初來往東宮的人不在少數,這十幾年來,老奴依照皇上的吩咐,已經將所有懷疑的對象徹查清楚,確實不曾發覺異樣。」

皇帝高大的身影在這一瞬間佝僂下來,此刻的他,猙獰的神情徹底破壞了他儒雅的面容。

「他們藏得深又如何?」他獰笑道,「只要順著陸家這條線,定能順藤模瓜,將他們連根拔起!」

「皇上英明!」余鰲高聲道,「老奴已派出了影衛,定會將廢太子余孽悉數揪出來!」

皇帝定定地望著他,片刻後溫和一笑︰「余老,朕交給你的這件事,可千萬不能馬虎!稍有不慎……」

「老奴全都謹記在心!」余鰲冷汗連連,趕緊答道。

……

兩日後的清晨。

急促的鐵蹄聲打破了江寧府的寧靜。

「原家竟然被兵圍了!」

「我瞧著還是京城來的兵!」

「原家這是惹了哪路神仙?」

這樣大的動靜,像是在讓清晨平靜的坊市中扔下了一顆沸石。

原家附近,大都是豪富之家。

見得那些森嚴威武的軍隊,嚇得直哆嗦,趕緊跑回了家中,與自家主子稟明此事。

彼時的原家內,也是一陣驚慌。

原崇山還未從睡夢中醒來,便被一陣叫罵聲喚醒。

他滿頭霧水地走出臥房,瞧見的是發髻散亂的原老夫人。

素來是端莊的原老夫人,縱然入睡,也會將發髻整齊,現在這般模樣,著實是讓原崇山心中不安。

「母親,您這是怎麼了?」

原老夫人的臉色陰沉,原崇山剛是靠近,她便將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原崇山臉上,罵道︰「混賬東西!我還沒問你呢!」

她逼近原崇山,咬牙道︰「我問你!當初吩咐你即刻銷毀的信件與賬簿,你究竟有沒有銷毀?」

此話一出,原崇山身上的瞌睡醒了大半。

他的額間,冷汗唰的一下便流了下來。

「兒子想著姜輝為人陰狠,難保不會在背後耍花招,便想著將一些蓋有他私印的信件留在手中,免得他日後反水。」原崇山喃喃道,「那些信件我都放在密室中,從不見人。」

「啪」地一聲,又是一個耳光打在了原崇山的臉上。

原老夫人眼神冷厲,氣得手指直抖︰「原崇山!我們原家百年基業,今日就要毀在你手中了!」

話未說完,院門便闖進了烏泱泱的一群將士。

他們身著盔甲,眼神氣勢無一不是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凌厲。

「原家與姜輝合謀販賣私鹽,罪論當誅!」

一道威嚴的女聲在他們身後響起。

將士紛紛往兩側靠去,讓出了一條空曠的路。

在門口,一個滿鬢銀發,卻仍精矍的老婦人,在顧寧的攙扶下緩緩走出。

正是大長公主!

原崇山此刻方才明白了原老夫人話中的含義,他神情驚惶,下意識拽住了原老夫人的衣袖︰「母親,怎麼辦?」

「事已至此。」原老夫人閉上雙眼,在這一瞬間,她仿佛又蒼老了十幾歲,「還能有什麼解救之法?」

分明是與大長公主相當的年紀,她卻渾身灰敗氣息,頹然至極。

她萬萬沒料到,自己苦心經營了數十年的家業,竟是因為自己最寵愛的兒子,毀于一旦!

「原老夫人,萬萬沒想到……」大長公主緩步上前,眼中帶著一抹譏誚,「當年那個口口聲聲說著要自己打下一份不輸原家男子基業的人,已經被滿目繁華迷了眼!」

「販賣私鹽!」她冷笑道,「你也真做得出!」

顧寧暗暗咋舌,听大長公主這話,分明與原老夫人是舊識。

原老夫人深深地看著大長公主,她的眼中情緒復雜,最終卻又歸于平靜。

「你身份高貴,又如何明白我們這些人的苦衷?」她蒼老的雙眸中,滿是疲憊,「若不與姜輝合作,我又如何能讓原家成為江寧首富?」

「我以為你會明白。」大長公主沉聲道,「你也曾是體會過民生艱苦的,你也知曉他們過得有多麼不容易!但你卻明……」

「我有何錯?」原老夫人厲聲打斷了她的話,狠戾地說道,「官員尸位素餐,官鹽價格高昂,多出來的銀子,不僅沒能被送去國庫,反倒是肥了他們的腰包!你以為姜家那些夫人頭上的珠釵怎麼來的?那不都是民脂民膏嗎?」

「大長公主嫉惡如仇,卻不管姜家所犯惡行,只懂得挑我們這些軟柿子捏!」原老夫人冷笑道,「你若真想調查私鹽,就該將那京城姜家一並抓了!畢竟私鹽的利潤我們只能分三成,剩下的七成,全都被送往了姜家!」

「母親!」原崇山一臉驚慌,扯著原老夫人的衣袖,試圖制止她接下來的話。

但原老夫人卻一把甩開了她,大步流星地走向了大長公主。

顧寧見狀,即刻擋在了大長公主前邊。

「是你!」見了她,原老夫人慘然一笑,「那日的刺客……就是你派來的!你與他們一同演了出好戲,聲東擊西……」

「好啊!」她的神情驟然變得猙獰起來,眉間的皺褶中都充斥著殺意。

顧寧心中咯 一聲,不祥的預感在她心底蔓延開來。

幾乎是在一瞬間,她將身體牢牢地擋住了大長公主。

「小心!」

屋檐上,幾十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人齊刷刷地拉開弓箭,對準了顧寧與大長公主。

只听得原老夫人淒厲的聲音響起︰「就算是死,我也要將你一同拉下無間地獄!」

箭雨急促的朝著她們射來,密集的落在了四周。

將士們以身護住顧寧與大長公主,顧寧耳邊全是箭尖打在盔甲上的「 」的聲響。

她竭力地護住大長公主,想要帶著她離開這處危險的地方。

但卻在此時,那些隱藏在暗中的殺手,抓準時機,與屋檐上的殺手配合默契,趁亂殺入了顧寧身邊。

為了保住大長公主,顧寧用力將她推開。

就在顧寧剛點下系統商城中價值一百氣運值的保命丸的購買選項時。

突然間,她的手被一雙大手牢牢握住。

她驚訝地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冷若冰霜的俊臉。

謝宴一聲不吭,拽著她便往外走去,那些箭雨皆被他的劍擋在了一步之外。

然而就在距離門口一步之遙時,顧寧卻眼尖地瞧見了一支箭從縫隙處穿過將士的掩護,直直地奔著身側的謝宴而來。

「不好!」我的金大腿!

顧寧想也不想,便擋在了謝宴身前。

她最後一句話堵在了口中,她的背後,鑽心的疼痛蔓延到了全身,張口時,只感到喉間腥甜。

暈過去前,她的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

沒想到這顆保命丸,還是給自己用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