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是你先招惹我的

「首先,你要按兵不動。」顧寧伸出一根手指,在秦飛羽眼前晃了晃,「第二,你要想辦法讓你父親從別人嘴里得知這件事。」

「等等……」

「你先听我說完!」顧寧沒好氣地揮開了她的手,叮囑道,「雖未見過你繼母,但我看你行事作風也能猜出她平日里對你的手段無非也就是當著你父親的面賣可憐,即使如此,你就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待你父親听到風聲,定會留意到你院中的牡丹,到那時,你再裝病,學一學你繼母,在你父親面前賣可憐。」

「只要他還在意你這個女兒,就一定會嚴懲你的繼母。」顧寧語重心長道,「對付這樣的白蓮花,就得比她更可憐更無辜!」

秦飛羽一臉震驚︰「看不出來啊,你竟然還會這樣的手段!」

顧寧語氣幽幽︰「誰家里還沒有個白蓮花呢?」

雖不明白「白蓮花」的含義,但顧寧既然將其同自己繼母聯系起來,顯而易見不是什麼好詞。

秦飛羽嘖嘖幾聲︰「你說的就是那位顧大小姐吧?」

「她在京城可是頗具盛名啊。」秦飛羽說到這,眼神復雜,「听說她與端王……」

見顧寧嘴角噙著一抹冷笑,秦飛羽頓時打住。

她訕訕道︰「你該不會生氣了吧?我說的可都是實話。」

顧寧還未回答,她又安撫道︰「不過是個端王妃,憑你的身份,想要嫁給皇子還不容易嗎?再說了,依我看,就你身邊的這個小侍衛,除去身份差了些,其他可樣樣都比他強。」

「好了。」顧寧及時制止了她接下來的話,「母親已經在替大姐姐相看人家了,其余的事,秦小姐不必再提了。」

秦飛羽一驚,她張了張嘴,喃喃道︰「我沒想到……你竟然也跟那些女人一樣。」

顧寧只當做听不懂她說的話,只自顧自地喝著茶。

片刻,秦飛羽猛地站起身,帶翻了桌上的茶盞。

碎瓷落了一地,她卻神情慌張,顧不得同顧寧解釋,只留下了一句話︰「你今後若是遇上了困難,可以去找我,我一定助你。」

她快步離開,留下了一地狼藉。

春玉詫異上前︰「秦小姐這是怎麼了?」

「恐怕是被我對端王殿下的深情感動了。」顧寧露出無辜的笑容,「春玉,這里就靠你了。」

她說罷,便朝著謝宴使了個眼色。

謝宴微微遲疑,最終還是跟了上去。

院牆邊有一處窄門,僅能供一人通過,顧寧帶著謝宴,從小院走到了玉虛道長居住的院落。

「縣主為何來此?」謝宴低垂著眼眸,修長的睫毛在陽光下投射下一片陰影,落于他俊美的臉龐上。

「我是來找解藥的。」

環顧四周,顧寧的臉色有些不太好。

謝宴的能力,她當然信得過,但就連謝宴,也沒能從這個院子里找到任何有關解藥的痕跡,如此一來……就意味著她不得不求助于系統了。

「宿主,掃描方圓五百米所需氣運值30!」

似是心有靈犀,系統在這時賊兮兮地出現了。

顧寧小臉如同籠罩上了一層冰霜,她緩步走到謝宴跟前,定定地看著他。

「你沒能完成我交代的任務,該當何罪?」

謝宴半跪在地上,臉上毫無波動,唯有睫毛輕輕顫抖︰「全憑縣主處置。」

「那我該怎麼懲罰你呢?」顧寧捏著下巴,很是苦惱。

長長的睫毛將謝宴眼底的情緒悉數遮擋,薄唇幾乎抿成了一條直線。

果然,之前顧寧所說的那些話,都只是她一時興起,想要戲弄自己。

至于什麼心悅他已久,更是……

突然間,一只縴細的手指挑起了謝宴的下巴。

他詫異抬頭,一張放大的臉近在咫尺。

「謝侍衛,可是你自己說任憑我處置的。」

顧寧溫熱的氣息撲灑在他臉上,讓他的心跟著顫了顫。

映入眼簾的是一雙澄澈的眼眸,琥珀般剔透的瞳孔中倒映著他的臉。

此時此刻,謝宴那顆心劇烈地跳動起來。

原來不是……不是想要與自己劃清界限!

他下意識握住了顧寧的雙臂,將其牢牢地禁錮在懷中。

不知不覺間,兩人的姿勢已經換了。

原本居高臨下的顧寧,整個人都被容納進了寬闊的胸膛中,她被摁進了男人懷中,鼻間滿是男人身上冷冽的氣息。

而她也能清楚地听見男人胸腔內,心髒劇烈跳動的聲音。

「縣主想要如何懲罰屬下?」

顧寧的耳邊,響起了謝宴低沉暗啞的聲音。

俊美到人神共憤的臉,還有那溫柔繾綣的話語。

顧寧心跳加速,白玉般的耳根早已變得通紅。

她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自己會因為一個男人的一句話而臉紅心跳。

「我……」顧寧一緊張,說話都開始磕踫,「我還沒想好,先留著吧!」

系統恨鐵不成鋼︰「宿主,此時不上更待何時!掃描可要花30點氣運值呢!你不從他身上蹭回本,還能蹭誰?總不能是秦宇那小子吧!」

顧寧突然醒悟過來,她攥住了謝宴的衣襟,踮起腳尖就要往謝宴唇上親去。

蚊子再小也是肉,親一次湊不齊30氣運值,親十次總夠了!

她悶頭親上謝宴時,耳邊響起了低沉的笑聲。

只見謝宴主動低頭,與她雙唇相印。

顧寧驚訝地睜開雙眼,卻直直地撞入了謝宴幽邃卻又繾綣的鳳眸中。

這樣的眼神……

「是你先招惹我的。」

顧寧心中一緊,但容不得她細想,謝宴鋪天蓋地的吻落下,她的唇齒間全是謝宴冷冽的氣息。

這個吻激烈而又綿長,讓顧寧所有的心神都被迫調動起來。

她被動地依靠在謝宴身上,雙腿軟綿綿地,再無力支撐她。

謝宴強有力的雙臂將她攬起,放置在廊下的欄桿上。

一只大手穿過發絲,顧寧被迫與謝宴靠得更近,帶有侵略性的吻讓她呼吸困難。

好一會,這個吻才罷休。

顧寧無力地靠在謝宴懷中,大口地喘著氣。

「我……」顧寧剛迸出一個字,便听系統興奮地大叫。

「恭喜宿主!您現在的氣運值已經突破了50大關!」

顧寧眨了眨眼︰「這麼多?」

僅僅是一個吻而已?

系統賊兮兮一笑︰「雖然只有一個吻,但耐不住時間長啊!根據系統統計,您與謝宴這個吻足足持續了……」

「好了好了!」顧寧連忙打斷了它的話,「趕緊給我掃描方圓五百里,這麼貴的價格,連一只螞蟻也不能放過!」

詳細的掃描圖擺在顧寧面前,她屏住呼吸,很快便鎖定了目標。

但一抬頭,她對上的卻是謝宴含笑的雙眸。

「我……」顧寧一時語塞,很快又想到了借口,「我找到解藥存放的密室了!」

她連忙離開了謝宴的懷抱,紅著臉往屋內走去。

謝宴驟然從高嶺之花變成了剛剛……

想到剛才的那個吻,顧寧臉紅得如煮熟的蝦子一樣,腳步又加快了幾分。

只是還沒到屋內,她就被謝宴拽住了手。

「讓他們進來找。」謝宴朝著門外看去,眼神凌厲,「既然是密室,難保不會有機關,縣主不可涉險。」

顧寧一怔,隨後便見門外一壯一瘦兩道人影擠了進來。

岳榮撓了撓腦袋,小心翼翼地抬起頭看了謝宴一眼,便又迅速低下了頭,分明是高壯的身材,卻使勁往瘦成竹竿的岳明身後躲。

「大哥,主子好像發現我們在偷看了……」

「閉嘴!」

岳明一臉嚴肅︰「屬下這就進去查探!」

他雖然面不改色,但眼中的那一縷心虛還是出賣了他。

顧寧當場愣在原地,她唇角一抽,腦海中迸出了五個大字——他們都看見了!

「我方才見這間屋子的右側比其他的長了許多,密室應當就在右側,你們若找不到開關,直接將這面牆拆了便是。」

她飛快地說完這一長串話,抬腳就往外走。

謝宴這次沒有阻攔,而是眼含笑意地看她離去。

但顧寧一離開,他又變成了那副冷漠的模樣。

「進去找機關。」

岳明很是機靈,在謝宴話音落下的一瞬,他就鑽進了屋子,留給了岳榮一個「你看著辦」的眼神。

被剩下的岳榮很是心虛,他沖著謝宴一笑,小心翼翼地問道︰「主子,方才可是縣主強迫……您的?」

但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

自家主子剛才如狼似虎的模樣,哪像是被強迫的?分明是他壓著縣主親!

果不其然,謝宴一個凌厲的眼刀過來,證實了他心中所想。

但想到大業未成,岳榮又膽戰心驚地勸說道︰「縣主畢竟有婚約在身,您與她……只怕有些不太合適。」

「再過一段時日,她與楚雲逸的婚約就會變成一張廢紙。」

「可萬一這婚約沒解除呢?」

「不會有這種可能。」謝宴語氣冰冷,警告地看了眼岳榮。

正當岳榮暗暗心驚時,又听謝宴緩緩道︰「即使未能解除婚約,我也會想方設法將她奪回來。」

「您這是……」岳榮很是悔恨。

您這是要當縣主的入幕之賓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