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試探

隨著太後壽宴將近,裴府來往的客人愈發多了。

裴府上下,只有大長公主帶著裴崇方見客。

滿京城都知道,安陽郡主命不久矣,長寧縣主侍奉在側,已經許久不見外客了。

就連向來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大長公主,每每在提及女兒病情時,都會露出悲痛之色。

這樣一來,更是做實了安陽郡主病情加重。

但在傳聞中纏綿病榻,即將離世的裴安陽,卻坐在亮堂的屋子里,正如痴如醉地看著手中的話本。

顧寧剛是走進來,就瞧見了那熟悉的封面。

她嘴角一抽,這話本怎麼到了母親手中?

顧寧涼颼颼的目光一看來,琥珠便低下了頭。

「縣主,這都是公主吩咐的。」琥珠小聲道,「奴婢可不敢擅自做主。」

她與顧寧在外竊竊私語,早就打斷了裴安陽的沉思。

見到顧寧,裴安陽面上便露出了一個十分燦爛的笑容,殷切地看著顧寧……手中提著的食盒。

「你今日又給我帶什麼好吃的來了。」

或許是病太久的緣故,裴安陽病一好,就想要吃那些自己從未吃過的吃食,這些吃食大都是京城各大酒樓的招牌,但裴安陽之前身體差,即便是酒樓大廚親手做的飯菜,她也不能吃上一口。

但現在的她,還不能自由自在地出門,只能寄希望在顧寧身上。

每日盼著顧寧來,除了是想要補償前面十九年未曾親自教養顧寧的遺憾,其二便是想要吃這些吃食了。

顧寧將食盒放在桌上,琥珠十分適應地將里面的菜碟一一擺好。

「今日買的是饕餮樓的菜,那的紅燒蹄是京中一絕。」顧寧自動拿起碗筷,替裴安陽夾了一筷子。

裴安陽幾十年來如一日遵照醫囑,咽下肚的東西都是清淡無比的,但今日瞧見紅油潤澤的蹄,她卻咽了咽口水。

「還是寧兒待我好。」裴安陽笑著道,「有你每日給我送吃食,就算不出門也值了。」

話雖如此,但她眼中卻浮現出一道亮光,隱含期盼。

顧寧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小心思,這時便冷哼了一聲︰「母親,您可別忘了您吃的那無相奇參是怎麼得來的。」

「如今京城所有人,包括宮里,都以為您命不久矣,正因為如此,女兒在藏寶閣所做之事才無人知曉,可您若是生龍活虎地去見了父親,那只怕明日,我就要被抓去……」

「休要胡言亂語!」裴安陽連忙瞪了眼她,制止了她接下來的話,「我是絕不會讓你身處險境的!」

她那點小心思徹底沒了,一個勁地握著顧寧的手,告誡道︰「除非是給我下毒的人死了,不然的話,我絕不會踏出房門一步!」

「從今日起,那些吃食你也別買了,不然被人瞧見了,只怕又要傳出些你不孝的名聲了。」

見裴安陽一心為自己考慮,顧寧心底的那點不滿消散了許多。

她擺了擺手,很是隨意︰「母親放心,我派謝宴去買的吃食,他從不走正門,不會有人聯想到我身上的。」

但裴安陽听了這話,不僅沒放心,反倒是臉色黑了不少。

「怎麼又是謝宴?」裴安陽不悅道,「縱然你心悅他,也該顧忌男女大防才是!」

雖說已經默認了顧寧與謝宴的事,但裴安陽還是極為不喜兩人有太多來往,在她看來,謝宴未來不知定數,她金尊玉貴養著的女兒,怎麼能跟謝宴經受那些磨難?

她雖未說什麼,但眼中的情緒已經表明了一切。

顧寧暗暗驚訝,看裴安陽這副模樣,分明是知道謝宴的真實身份,但她竟然能在顧致遠面前守口如瓶。

「母親,您放心!」顧寧舉著手,發誓道,「我若……」

「好了!」裴安陽沒好氣(本章未完!)

第99章 試探

地打斷了她的話,將一塊肉塞進了顧寧嘴里,「快吃吧,吃完我還要看話本呢。」

顧寧眼珠子一轉,心中便起了試探的心思。

「這話本我也听過。」顧寧含糊不清道,「其實那駙馬的所作所為也情有可原,或許他在見到公主的第一眼,就愛上了公主,情難自抑,這才隱瞞了事實。」

聞言,裴安陽頓時放下筷子,對顧寧怒目而視。

「一派胡言!」

她的語氣凌厲,臉色更是黑如鍋底。

顧寧還未想到應答的話語,便見她疾言厲色地說道︰「縱然有情又如何?他還有糟糠妻子!他拋妻棄子與公主成婚,那便是他人品低劣!你怎麼能替他說話!」

裴安陽越說越氣,死死地盯著顧寧道︰「今後若你做出這樣的事,我一定會對你動家法!」

「母親,我就是隨口這麼一說。」顧寧舉著手保證道,「我眼光高得很,可瞧不上這樣的男人。」

裴安陽聞言,幽怨的看了眼顧寧,嘟囔道︰「你看上個侍衛,眼光也不怎麼樣。」

但說著,她的腦中靈光一閃,那些話本中的情節一一浮現在她眼前,讓她瞳孔緊縮。

招婿……招婿!

裴安陽的臉色大變,卻又顧及到一旁的顧寧。

她勉強穩住心神,溫聲對顧寧說道︰「我有些乏了,想先歇息,你快去前廳跟著你外祖母一塊見客。」

顧寧從她勉強的笑容中讀出了別的意味,但顧寧並未拆穿,而是乖巧地應下。

一直到顧寧離開,裴安陽才顫抖起來。

「琥珠!」她緊緊地抓住琥珠的手,咬牙道,「去查!這話本是誰傳出來的!」

瞥見裴安陽的臉色,琥珠心一顫,想也不想就應了下來。

她小跑出去,見到前方的顧寧,連忙喊道︰「縣主!」

顧寧轉身,疑惑地望著她︰「什麼事這麼著急?」

「您方才說的那番話,已經郡主起疑心了!她還讓奴婢去查這話本的來歷呢!」琥珠喘著粗氣,臉色難看極了,「您為何要……為何要故意提醒郡主?」

「這不正是外祖母的意思嗎?」顧寧瞥了眼琥珠,「你總不會猜不出來吧?」

聞言,琥珠訕訕低下頭。

見她眼中的擔憂之色快要化作實質,顧寧又安撫道︰「你看,方才母親臉色大變,正是因為發覺了異樣,我們更要趁熱打鐵,爭取讓她徹底對顧致遠死心!」

琥珠倉皇著點了點頭︰「那話本的來歷……」

「暫時不要告訴她。」顧寧琢磨一番,叮囑道,「此事要循序漸進,她身子才剛好呢!」

「奴婢明白。」琥珠飛快點頭,「這件事,奴婢一定不會透露出去的。」

顧寧滿意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這才往前廳走去。

今日的前廳十分冷清,不復前幾日的熱鬧。

顧寧探出一個腦袋,卻瞧見了一道意想不到的身影。

坐在大長公主身邊的,是一個胡須花白,卻健壯魁梧的老者。

一見那與大舅舅裴安臨略有相似的眼楮,顧寧便笑得眉眼彎彎,主動抱上了大腿︰「外祖父!您怎麼回來了!」

裴老將軍正是一臉嚴肅地同大長公主說著話,听得嬌滴滴的一聲喊,他身子頓時僵住了。

「這是……寧兒!」他看清了顧寧的臉,又是稀奇又是激動。

要知道,就因為自己這張冷臉與平日的功績,家中晚輩都與他不親近,而他常年在邊關鎮守,即便回來,家中也是規矩極了,從無歡聲笑語。

眼見嬌軟的外孫女朝自己跑來,他笑得眯起了一雙眼楮,連忙道︰「快坐下,可別累著。」

跪在地下的裴安臨也是附和道︰「寧兒快坐下。」

大長公主見父子兩人如出一轍的模樣,(本章未完!)

第99章 試探

沒好氣地將茶杯放下︰「寧兒,還不到我身邊來。」

見顧寧乖巧地在自己身邊站定,大長公主才冷冷地看著父子兩人道︰「若非我管教嚴厲,如今寧兒只怕被你們寵溺成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哪有長輩還在跪著,就讓晚輩坐下的道理?」

裴安臨連忙賠不是,卻還是沒從地上站起來。

而在燕國都赫赫有名的裴老將軍,則是盯著裴安臨,沒好氣地說道︰「都怪你!不僅沒辦好事,還要害寧兒與你一同受罰!」

站在門口的裴崇方一臉無奈︰「祖父,站著若是受罰,那我今日可受罰兩個時辰了!」

裴老將軍橫了眼他︰「沒你的事!」

裴崇方頓時噤聲,也唯有顧寧,才敢在這時開口︰「外祖父為何要罰舅舅?莫非是舅舅沒當好差?」

「倒也不是。」裴老將軍連忙將求救的眼神投向大長公主,「還是由你外祖母替你解釋一二吧。」

大長公主淡淡道︰「怪他沒有調查好顧致遠,害得你母親受了這麼多年的罪!」

如今除了裴安陽還被蒙在鼓里,整個裴家,都知道了顧致遠毒害裴安陽一事。

裴老將軍此番回京,明面上是替太後賀壽,實則是要趁此機會,將顧致遠這顆毒瘤徹底拔掉。

大長公主雖未明說,但顧寧已然知曉。

她垂下眼眸,思索一會,還是道︰「外祖母,其實我覺得,現在還不是對付顧致遠的好時機。」

「我們不如用顧致遠當誘餌,引幕後之人現身。」顧寧語氣幽幽,「若只是處理了顧致遠,豈不是讓那人逃過一劫?」

第99章 試探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