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賊喊捉賊

在蕭如煙愣神的一瞬間,顧寧已經離席了。

她的臉上,是遮掩不住的失落。

「如煙,你怎麼了?」唐如蘭擔憂地遞了杯茶給她,關懷問道,「可是縣主欺負了你?」

聞言,蕭如煙倉皇地搖了搖頭︰「沒事,只是我身子突然有些不適。」

話雖如此,可誰都能看出蕭如煙此時的不安。

唐如蘭不悅地看著顧寧瀟灑離開的身影,埋怨道︰「你就是太單純了,這樣雅致的宴會,不該叫她來的。」

「誰不知道長寧縣主是京中有名的草包,莫說是作詩了,只怕是大字都不會寫幾個。」

那些看不慣顧寧的人紛紛開口,你一句我一句,將顧寧貶低到了塵埃里。

蕭如煙臉上勉強露出了一個笑容︰「無論如何,縣主都是我請來的賓客,我總要照顧好她,決不能再出現上次鎮遠侯府發生的事!」

此話一出,眾人都面露忐忑。

「咱們還是快跟上吧,我可還記得被送去玉清庵的鎮遠侯夫人呢!」

「是呀!若她出了事,大長公主的怒火咱們誰也承擔不起!」

蕭如煙將那顆不安的心勉強壓下,她那次明明就踫到了顧寧頸側的肌膚,顧清秋也說蠱蟲已經被下入顧寧身上了!

毒發就這麼點時間,剛才一定是時間還沒到!

沉月走到她身邊,小聲道︰「小姐,已經兩炷香了。」

「還有一炷香的時間!」蕭如煙握緊了一雙手,大步流星地走向了顧寧,輕聲喚道,「縣主!等等我!」

然而不遠處的顧寧听了這話,不僅沒停下腳步,反倒走得更快了。

蕭如煙緊跟在顧寧身後,默數著一炷香的時間,終于在最後一刻,她抓住了顧寧的肩膀。

見顧寧僵硬地站在原地,蕭如煙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

她知道,一定是顧寧毒發了!

「縣主,您這是怎麼……」

說了一半的話,卡在了嗓子里。

看著眼前這張白皙透亮的臉,蕭如煙張了張嘴,再也說不出話來。

顧寧挑了挑眉︰「蕭小姐,你跟著我做什麼?」

蕭如煙搖了搖頭,心中的不安促使她往後退了好幾步。

顧寧好似十分好奇,一步步緊隨她,一直將她逼到了湖岸處,她心神不寧,並未留意到身後就是湖岸。

一直到腳下一滑,她才意識到了自己所處的位置。

「小心!」顧寧驚呼一聲,抓住了蕭如煙的手。

顧寧使出了全身的力氣,這才將蕭如煙拉住,她將蕭如煙拉上來時,仿佛不經意間將手伸到了蕭如煙的肩上。

冰涼的玉鐲貼在頸側的那一瞬間,蕭如煙渾身緊繃,「啪」地一聲用力地甩開了顧寧的手。

「你想做什麼!」蕭如煙背後汗毛豎起,防備的盯著顧寧。

這樣的動作……不正是那日她的動作嗎?一想到顧清秋的那些話,蕭如煙渾身顫抖起來。

她捂住了頸側,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慌在她心頭蔓延︰「你下毒害我!」

剛剛趕來想要救她的人,紛紛愣在了原地。

顧寧則是往後退了一步,委屈地睜大了眼楮︰「我只是救你上來。」

楚詩靈自詡刁蠻無理,卻也從未見過蕭如煙這樣的路數,她自認為跟顧寧是一家的,不能見顧寧被欺負,便挺身而出,指著蕭如煙道︰「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要不是顧寧,你早就落入湖里了!她怎麼可能害你?」

「而且我們這些跟來的人都長了眼楮,她就是拉了你一把,又怎麼能下毒害

你?」

唐如蘭不想幫顧寧,可眼前這情況,即便是她,也說不出顧寧的不是。

蕭如煙死死地捂住頸側,崩潰的大喊出聲︰「去請大夫!不!去請太醫來!我中了毒!」

原本她想要看顧寧的笑話,可在意識到這個毒極有可能被顧寧下到自己身上後,她就崩潰了。

蕭如煙歇斯底里地大喊著,很快驚動了蕭老夫人。

「這是怎麼了?」蕭老夫人連忙派人攙扶住了蕭如煙,警惕的目光從顧寧身上劃過。

顧寧怒道︰「怎麼?蕭老夫人也信了她的風言風語?」

「縣主說笑了。」蕭老夫人搖了搖頭,「只是如煙突然變成了這副模樣,我這個當祖母的心中有些不安,不知縣主能否留在蕭家一段時間,待太醫趕到,若不是縣主所為,我定會帶著如煙上門賠罪。」新

「蕭老夫人好大的威風!」顧寧雙手環抱胸口,高傲地揚起下巴,冷睨了眼一旁怨毒地盯著自己的蕭如煙,「若我不答應呢?你還想強留我不成?」

「祖母!」蕭如煙抓住了蕭老夫人的手,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就是她給我下的毒!」

蕭老夫人看著這個神情猙獰,不復一點大家閨秀氣度的孫女,最後一點耐心又被她消耗殆盡。

「夠了!」蕭老夫人將她交給了身邊的嬤嬤,朝著顧寧歉意一笑,「是老婆子犯糊涂了,縣主千金之軀,絕不能這樣對待。」

「蕭老夫人知道就好。」顧寧輕哼一聲,抬腳就往外走,扔下來一句話,「若真查出了蕭小姐身上中了毒,老夫人就直接去敲登聞鼓吧,我奉陪到底!」

蕭如煙一只手捂著頸側,一只手不停地朝著顧寧離開的方向伸去︰「祖母!你怎麼能放她走!」

身邊還有許多賓客看著,蕭家好不容易在京城積攢的名聲算是被蕭如煙給毀了!

想到這,蕭老夫人的臉黑如鍋底。

「將大小姐帶回去讓太醫好生瞧瞧!」蕭老夫人冷著臉吩咐,那些賓客也紛紛離開了。

又是一樁熱鬧!

一些人意猶未盡,不知蕭小姐與長寧縣主的這場爭執,真相究竟是什麼?

蕭老夫人乃是一品誥命夫人,她的名帖一送到宮中,立刻就有太醫領命前來。

然而太醫趕到後,給蕭如煙診脈了好幾次,始終都是一個回答︰「蕭小姐並未中毒。」

「不可能!」蕭如煙目眥欲裂,指著太醫罵道,「庸醫!我要換一個太醫診治!」

「胡鬧!」蕭老夫人朝著兩邊的人使了個眼色,立刻有人上前,捂住了蕭如煙的嘴。

蕭老夫人親自將太醫送到門口︰「我那孫女恐怕是受了驚嚇,這才會口不擇言,還望劉太醫海涵。」

聞言,劉太醫笑了笑,和氣地擺了擺手︰「老夫人放心,今日之事,我不會對外說的。」

「多謝劉太醫了。」蕭老夫人將一個沉甸甸的荷包塞入了劉太醫手中,「這是給您的診費。」

「老夫人太客氣了。」劉太醫掂量著荷包的重量,臉上的笑容真切了幾分。

蕭老夫人送走劉太醫,臉上的笑容蕩然無存。

她捏緊了身邊丫鬟的手臂,咬牙道︰「如煙到底在鬧些什麼!」

房間內,蕭如煙扔在大喊大叫,淚珠糊滿了一張臉。

「你究竟是怎麼了!」蕭老夫人氣得一張臉上的皺褶又多了幾根,「我瞧你中氣十足,哪里像是中了毒!」

聞言,蕭如煙噤聲不語。

顧清秋的那些話,隱約在她耳邊響起。

「臉生暗瘡,流膿不止,最後痛苦而亡。」

蕭如煙尖叫一聲,尖銳的聲音刺破了蕭家的寧靜,她瘋了似地沖到了銅鏡前,不停地模著自己的臉。

「她給我下了能讓我毀容的蠱蟲!」蕭如煙耳邊回想著顧清秋的那些話,身體劇烈地顫抖起來,「祖母,救救我!」

她兩眼含淚,惶恐地看著銅鏡中的自己,即便這張臉還沒有任何變化,可她已經想到了最後的下場。

「我看你是瘋了!」蕭老夫人揚起手掌,狠狠地甩在了蕭如煙的臉上,「你好好瞧瞧你自己!哪有一點中毒的跡象!」

「不是普通的毒!」蕭如煙顫聲道,「是南疆蠱毒!」

此話一出,蕭老夫人立刻眯起了眼眸,夾雜著打量︰「南疆蠱毒?你又是從何得知的?」

南疆地處偏遠,楚國的人極少知道南疆那邊的事,更別提蠱毒了,而且蕭如煙的態度……

蕭老夫人心中一涼,立刻捏住了蕭如煙的手︰「你還要瞞我到什麼時候?」

「我……」蕭如煙瑟縮地往後退了一下,最後她垂下頭,哽咽出聲,「這原本是我下在顧寧身上的……」

蕭老夫人神色凜冽,身邊的下人識趣地退下,房間內只剩下了祖孫兩人。

「你從哪得來的蠱蟲?」蕭老夫人一字一頓地問道,「你又是何時下在顧寧身上的?」

蕭如煙抽泣的將事情經過說出︰「就是那日您帶我去裴府時,我按照顧清秋交給我的法子,用裝了蠱蟲的玉鐲踫到了顧寧的頸側,顧清秋那日明明替我瞧了的!蠱蟲已經下到了顧寧身上!」

「可是……可是今日顧寧樣貌完好!她還……還用同樣的法子踫了我的頸側!」蕭如煙像是想到了十分驚恐的事,在蕭老夫人懷中瑟瑟發抖,「祖母,她一定是在故意報復我!」

蕭老夫人閉上雙眼,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濁氣。

她的指甲深深地陷入了蕭如煙的肩膀兩側,使蕭如煙痛呼出聲︰「祖母!」

回應她的,是蕭老夫人重重的一個耳光。

「蠢貨!」

蕭老夫人站起身,眼中盡是冷意。

「今日之顧清秋來了嗎?」

聞言,蕭如煙愣住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