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龍體有恙

顧寧撇撇嘴,但到底是在外邊,她也不好再繼續下去,只能嘆了口氣,靠在了謝宴懷中,幽怨地嘆了口氣。

她這般模樣落入謝宴眼中,卻是讓謝宴不知該拿她如何是好。

然心中再想,謝宴也不得不牽起了顧寧的手,帶著她走出小巷。

春玉跟岳榮兩人蹲在巷口,見狀,便趕緊站了起身,跟在了兩人身後。

兩人的身影在夕陽下愈發拉長了,倒是與尋常的夫妻一樣,兩人的周圍都是甜蜜的氣息。

顧寧走在謝宴身邊,不停地後悔自己為什麼要住進郡主府,若是她當初住在方成玉安排的宅子里,說不準就能將謝宴給……

她心中後悔,漂亮的眉眼上也顯露了幾分。

謝宴鳳眸一揚,當即看出了她心心念念的是何事。

「以後你不要後悔才是。」謝宴喉結滾動兩下,意有所指地說了一句話。

顧寧眨巴眨巴雙眼,對上謝宴欲色頗深的一雙鳳眼,她頓時僵住了,紅暈從臉上一路往脖子下方蔓延而去,顏色像是煮熟了的蝦子般。

「你……」顧寧張了張嘴,最終只能干巴巴地說道,「我是不會怕的!」

她尚未意識到危險的來臨,只想著輸人不輸陣,萬萬不能低了氣勢。

謝宴薄唇勾起,無奈地笑了笑。

是他太縱容她了,可眼前這個人兒,是他捧在手中的至寶,又怎麼能讓她沒名沒分地跟了自己。

謝宴眸色漸深,卻始終虛握著顧寧的手,一旦有人靠近,他就收回了手,從旁人的角度看過來,兩人是極為守禮的。

然而落在一些有心人的眼中,卻是讓他們篤定了自己的猜測。

方成玉捏著酒樓的欄桿,眼底便泛起了沉沉的陰冷之色。

「京中還沒有消息傳來?」他語氣森冷,讓身邊的下人打了個寒顫。

下人小心翼翼地點了點頭︰「小的早就將消息給送了出去,但京中卻毫無動靜,大人,他們該不會是想要……」

「不可能!」听出了下人言外之意的方成玉疾言厲色地呵斥了他,「方家可不是他用了就扔的物件!他若敢棄方家于不顧!他也休想落著一個好!皇子又如何?歷朝歷代被貶斥的皇子還少嗎?」

他眼神凌厲,有著不惜付出一切代價的瘋狂。

下人連聲應下。

在千里之外的京城,卻是風雲變幻。

「臣有奏!」

朝堂上,御史大夫唐大人神情嚴肅,舉著象笏大步從朝臣的陣列中走了出來。

「準奏。」皇帝想著宮中的美人,眼中微不可查地露出了一絲不悅。

唐大人仿佛沒瞧見他的不耐煩,高聲道︰「大皇子在寧州侵佔田地,實乃禍國殃民之舉!還請皇上嚴懲!」

「這是寧州被搶佔田地的百姓一同寫下的血書,有一萬人之多!還有巡按御史呈上來的證據!請皇上過目!」

唐大人擲地有聲地在朝堂上說出這番話,讓所有人都變了臉色。

一些大臣眼神閃爍,一些大臣眼中暗含興奮,而大皇子一派的大臣們神色大變。

無論是何種神情,都足見他們對此事的看重。

自開朝以來,太宗就立下了律法,嚴禁土地兼並,一旦被發現,就是滿門抄斬的下場!

從那以後,世家豪強只敢小心謹慎行事,絕不敢大行土地兼並一事,歷朝皇帝對于這些小動作倒也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萬萬沒想到,大皇子竟然在寧州做出了這樣一樁「大事」!

眾人神色各異,唐大人已經將奏折與一並證據呈到了皇帝面前。

著這一張張鐵證,皇帝握著扶手,想要站起身,卻無力支撐,一坐在了龍椅上。

下方,大皇子眼中含淚,高聲道︰「父皇!兒臣從未做過這樣的事!您萬萬不能听信了女干臣的讒言!」

「誰不知道唐大人與老三交往甚密!一定是老三故意構陷我!」大皇子口不擇言,立刻將矛頭指向了楚雲逸。

「大皇兄這話卻錯了。」楚雲逸站了出來,一派清正的模樣,「我與唐大人不過是點頭之交,況且唐大人身為御史大夫,統領御史台,有著監察百官的職責,為人最是公正,你何必為了月兌罪構陷我與唐大人?」

唐大人臉色一寒,冷冷地看著大皇子道︰「這都是巡按御史冒死從寧州搜集到的證據,大皇子好生厲害,就連寧州知州都被你收買,朝廷派去的御史險些喪命在寧州!你不僅侵佔田地,還與臣子交往過密,這兩項罪名,皇上絕不能輕饒了大皇子!」

他的聲音頗為響亮,即便是在太極殿上也能讓人听得清清楚楚。

皇帝握著這一沓厚厚的證據,臉色鐵青,又見不斷與唐大人爭執的大皇子,只覺得喉間一陣腥甜。

他強行咽下了這口血,看大皇子的眼神愈發失望。

本以為老三是個為了女人沖昏頭腦的蠢貨,卻沒想到老大也是個蠢的!他生出的這些個兒子中,竟沒有一個是能用的!

這幾日皇帝本就噩夢連連,他總是會記起先帝訓斥自己的那些話,他不肯承認自己是先帝口中不堪大用的蠢材,于是他在姜家的推波助瀾下奪得了皇位,可即便他已經奪得皇位了,他那高高在上的父皇卻仍不松口,還說楚國江山會亡于他手!

他又怎麼甘心呢?于是這些年來,縱然他再不喜歡朝政,也次次捏著鼻子上朝,他盡心盡力培養自己的兒子們,然而教出來的卻都是……

怎會如此?

皇帝暈倒前,眼前浮現的是那張自己既厭惡又孺慕的臉。

「快宣太醫!」

朝堂上所有人神色大變,獨獨大皇子暗暗地松了口氣。

皇帝被送回了寢殿中,姜太傅、裴老將軍、六部尚書全都留在了寢殿外,焦急地等待著太醫的消息。

殿內遲遲沒有消息,皇後在听到風聲後也趕了過來。

她見到楚雲逸時,眼中閃爍著精光︰「太醫是怎麼說的?可是……醒不來了?」

連皇後自己都被這下意識月兌口而出的話嚇了一跳,她連忙用帕子遮住了嘴,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

「還不知道,不過那群太醫還未有消息傳出,想必是沒什麼大礙。」

太醫最是會審時度勢的,他們既然還在里面忙活,就足以證明皇帝還有救。

只是……

楚雲逸皺著眉,「父皇的身體一向康健,為何會突然暈過去?」

他雖然也想要那個位置,但要的是正大光明地登上去,而不是與自己的幾個兄弟爭奪,到時候即便他是最後的贏家,也無法服眾

因此皇帝的身體情況對他而言至關重要,最起碼在現在,他是不願意看到皇帝駕崩的。

見他神情,皇後不免懸起了一顆心。

對于皇後而言,兒子才是最重要的。

她不過稍作猶豫,便往寢殿內走去。

大臣們不敢入內,皇子們不好入內,反倒是皇後佔了優勢,作為一***,皇帝的正宮,她守在皇帝身邊是最合情理的。

除去大皇子等人虎視眈眈外,其他的大臣倒沒有反駁,就連其他陣營的大臣也是如此。

寢殿內濃濃的藥味,燻得皇後臉色變了變。

「蕭院正可有結果了?」皇後聲音不大,但在寂靜的

寢殿內尤為清晰。

「這……」蕭院正面露難色,隨即嘆了口氣,「皇上只是怒火攻心暈了過去,微臣已經施針了,按理來說,皇上應該已經醒了,只是不知為何……」

他說著說著,聲音愈發弱了。

皇後狠狠地掐著手心,方才沒讓面上露出多余的神情︰「你們是太醫,難道還沒法子讓皇上醒過來嗎?」

沉默片刻,頂著皇後難看的臉色,蕭院正低聲道︰「微臣才疏學淺,看不出皇上是何病癥,皇後娘娘不如……去請那位陳道長來。」

聞言,皇後眼神驟然凌厲下來,連偽裝都忘了︰「蕭院正可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微臣也是無可奈何之下才想到的。」蕭院正苦著臉道,「陳道長精通煉丹之術,若是讓他來看看,說不定還會有轉機。」

皇後的心徹底沉了下來,這個陳道長不知是從哪個犄角冒出來的,在三年前成為了皇帝身邊的紅人,皇帝日日都要服用他煉制的仙丹,在皇後看來,這世上哪有什麼麼仙丹,若真有仙丹,太宗又怎會早早離世?當初太宗麾下的能人可比皇帝多多了。

然而皇子服了那仙丹後,精氣神一日更比一日好,加之還能讓他在床笫之間更加勇猛,一來二去,陳道長在皇帝心中的地位無人撼動,若這次再讓陳道長成功,那皇帝對他勢必會更加信任。

皇後從來都信不過陳道長,心中一番思索後,眼神一冷︰「這病會不會就是那些丹藥造成的?」

蕭院正搖了搖頭︰「微臣與太醫院眾人一直都盯著陳道長,他所煉制的丹藥中並無任何害處,況且太醫院眾多太醫,日日都輪換著替皇上請平安脈,絕不可能察覺不到皇上身體有恙。」

「這麼說來,皇上此次昏迷不醒,就是被氣的?」皇後不可置信道。

蕭院正無奈地點了點頭。

縱使百般不願,皇後也不得不吩咐了下去︰「去請陳道長來太極殿。」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