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願者上鉤

皇帝或許要駕崩了。

一旦想到會有這種可能,姜太傅的呼吸便急促起來。

他緊握住了一雙手,稍微平復下心情後,臉色再度平靜。

「姜太傅到!」

隨著門外的內侍高高地喊了一聲,殿內的尚書們眼神有了變化,不約而同地看向姜太傅。

皇帝病危,眼下成年的幾個皇子中,只有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有一爭之力,如今大皇子已被貶為庶人,二皇子仍在南疆,唯有三皇子身在京城,還有姜家相助,一旦皇帝駕崩,這繼位之人幾乎可以預見。

一旦想到會有這種可能,為首的戶部尚書宋希義臉色便難看許多——他的女兒正是二皇子的生母宋貴妃。

「姜太傅!」

「宋尚書。」

姜太傅不冷不熱地同宋尚書微微頷首,姿態頗高。

見他這副模樣,宋尚書眼神晦暗不明,但還是讓開了路。

寢殿內,隱約可以听見後妃的哭聲,而這座寢殿內,縱然有濃郁的藥味,卻也能嗅到那一股粘稠的氣息。

姜太傅太陽穴猛跳,隱隱從中察覺到了些什麼,他的眼神朝著床榻處看去。

李德海不著痕跡地往前走了一步,攔住了姜太傅的視線。

「皇上他……」姜太傅咬著牙根,一字一句道,「可是召幸了嬪妃?」

「是新冊封的徐美人。」李德海艱難道,「皇上近日頗為喜愛她,還服用了不少陳道長煉制的仙丹,之前都好端端的,誰知今日卻……」

又是那個妖道!

姜太傅的臉色異常難看,厲聲道︰「千萬次囑咐過你,讓你萬萬不要給皇上服用那妖道給的丹藥!」

李德海慌忙跪下︰「姜大人,老奴著實是攔不住啊!況且皇上每次服用前,都會讓人試毒,從未出過錯!這……皇上昏迷或許並非丹藥的緣故。」

「那妖道蠱惑君心,給出來歷不明的丹藥讓皇上服用,就連你們也被他哄騙了去!」姜太傅疾言厲色地罵道,「立即將他押上來,我要親自審問,從他的嘴里撬出解藥的下落!」

一旁的幾個尚書,紛紛驚訝地看向姜太傅。

「這可不好,雖說陳道長有嫌疑,但他畢竟是皇上親自冊封的國師,若是動了他,一旦皇上醒來,恐怕會……」

「皇上的性命重要,只要從那妖道的嘴里撬出解藥的下落,待皇上醒來,定不會怪罪我等!」

然而姜太傅站在皇帝床榻前,臉色都不帶變一下,根本沒將他們放在眼里。

李德海神情大變,但姜太傅正死死地盯著他,他不敢忤逆,只能派人去請陳道長。

在眾人都未留意到的時候,姜太傅的眼神掃過跪在地上的一眾太醫,其中一個太醫微不可察地抬起頭,與他對視了一瞬,便移開了視線。

蕭院正率著宮人匆忙入內,親自端著一碗剛熬好的藥,蹣跚著走向昏迷的皇帝。

李德海接過湯藥,仔細地讓身邊的內侍試毒,這才端去送入皇帝口中。

然而服下這碗湯藥,皇帝的臉色仍未好轉,甚至隱隱露出青色。

見狀,蕭院正急得一拍大腿,沖著跪在地上的太醫道︰「蔣太醫,快來施針,助皇上氣血運行!」.c

那跪在地上的蔣太醫連忙點頭,抱著藥箱便走到了床榻前,他仔細地將金針拿出,正要往皇帝身上戳去時,突然被一雙手擒住了。

「且慢。」

「裴安臨!你怎能入宮!」姜太傅臉色大變,厲喝一聲,驚醒了那些愣神的大臣。

方尚書當機立斷冷喝道︰「禁軍何在?還不將他拿下!身為武將在皇上病重時入宮,

分明是心存不軌!」

只是,門外的禁軍沒有絲毫動靜。

「裴安臨!你要造反嗎!」

姜太傅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徑直便攔在了裴安臨面前,他身形較之裴安臨瘦弱許多,偏偏他對上裴安臨時底氣十足。

他話音落下後,裴安臨便嗤笑了一聲,語氣頗為譏諷︰「姜太傅莫不是自己想要造反,這才看誰都像是要造反的人?我可是奉了皇上的命令,特意率禁軍前來守衛皇上!」

此話一出,姜太傅蒼老的面皮下,那根神經猛地繃緊了。

「你這話是何意?」

裴安臨並未理會他,只高高喊道︰「蕭院正,還要勞煩您了!」

被喊話的蕭院正一臉木愣︰「裴將軍要下官做何事?」

「看看蔣太醫的那幾枚金針。」裴安臨冷笑道,「我得到了消息,蔣太醫意圖謀害皇上!他那金針上可是抹上了見血封喉的蝕精草!」

蔣太醫身子一顫,手里捏著的金針竟直愣愣的朝著皇帝刺去,但裴安臨早就有所準備,一掌便將他擊退兩丈,重重地摔倒在了冰涼的地磚上。

這一變故,讓眾人神情大變。

姜太傅率先出聲︰「還不將他拿下!」

說罷,他身後便有人迅速沖出,手中的劍泛著寒光,直沖著蔣太醫而去。

「砰」地一聲清脆聲響起,那驟然出現的禁軍被裴安臨攔下,手中的劍也斷成了兩半。

裴安臨冷冷一笑︰「姜太傅不必著急殺人滅口,蔣太醫不過是個六品小官,哪來的膽子刺殺皇上?他身後必定是有人指使,還不將蔣太醫帶下去細細審問!」

他說話時,眼神始終放在姜太傅身上,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的指向。

姜太傅有一個貴為三皇子的外孫,他指使蔣太醫的可能性最大。

如此一番話,姜太傅瞬間成了眾矢之的,尤其是宋尚書,他當即就高聲道︰「是啊!姜太傅何必心急?刺殺皇上一事非同小可,可不是兒戲!」

姜太傅老謀深算,自然不會因為這點風波就失態。

他撫著花白的胡須,面對風波淡然處之︰「老夫不過是為了替皇上懲處心懷不軌之人,既然裴將軍要接下這個苦差,那只管拿去。」

從他的神情上,無人能看出端倪。

裴安臨意味不明地瞥了眼他,抬了抬手,便有人扭送蔣太醫離開。

可還沒出大殿,蔣太醫的身體就僵直的倒在了地上,氣息全無。

「好手段啊……」裴安臨意有所指,「如今蔣太醫一死,又有誰能知曉他背後的主使呢?」

宋尚書順勢接了一句︰「能讓蔣太醫這樣畏懼的,整個朝中也找不出幾人來,此人用心險惡!裴將軍絕不能放過此人!」

「這是自然。」裴安臨點點頭,目光再次從姜太傅身上劃過,任誰都能看出他的懷疑對象。

宋尚書心中暗暗竊喜,那點小心思昭然若揭。

然姜太傅內心再生氣,也不會在此時展現出來,他仍是那副處事不驚的姿態,仿佛兩人所暗指的人與自己沒有關系。

如此一來,殿內的氣氛便陷入了緊張中。

與此同時,遠在千里之外的北都護府內,氣氛也尤為緊張。

「老蔡,听聞那從江南來的梅公子與你關系頗好啊。」方成海做出一副熟稔的模樣,笑道,「那你可知梅公子近日在榷場內的所作所為?」

未等蔡將軍說話,方成海又自顧自地搖了搖頭,一聲嘆息︰「我見梅三公子一表人才,卻沒想到他也是與其他的商販一樣,暗中參與了走私一事,與他接觸最多的榮智已經招了,即便是我有心給你留面子,

也不得不……」

在方成海身後,黑壓壓的將士們一聲不吭,但他們手中的利刃已經出鞘。

蔡將軍臉色難看,直接將茶杯摔在地上,惡聲惡氣道︰「你是在威脅我?方成海,你以為帶上這些人來,就能對我耀武揚威了?」

「我可不敢。」方成海連忙擺手,「但梅公子跟榮智來往過密,如今榮智有著走私的嫌疑,我自然也要將梅公子帶去審問,不然難以服眾啊!」

他臉上笑眯眯的,很是無害。

蔡將軍定定地看著他,片刻後,突然露出了一個譏諷的笑容︰「方成海,我們明人不說暗話,你究竟想要做什麼?」

「我好歹也是掌管北都護府的將軍之一,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走私……」

「梅家有幾千畝茶園,每年能空出這個數。」蔡將軍伸出一雙手,十根手指頭在方成海的面前晃了晃。

瞬間,方成海的呼吸變緩了。

他深吸一口氣,即便神情平靜,也依舊難掩眼中的激動。

在蔡將軍身後的屏風處,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緩慢走出︰「每年十萬斤的茶葉,可能讓方將軍滿意?」

方成海看著突然出現的謝宴,呼吸一滯,下意識朝著四周看去。

然而四周都是他的人,並無異常。

于是,方成海的一顆心徹底落到了實處,臉上的笑容真切了幾分︰「梅公子當真能拿出十萬斤的茶葉?」

「我們梅家足足有八千畝的茶園,就算我不受父親重視,也能分得一千畝,這一千畝茶園,難道還產不出十萬斤茶葉嗎?」

謝宴揚起下巴,神情高傲,不將方成海放在眼里。

「好好好!如此一來,咱們從中獲益的銀子……可是數以幾十萬!」

方成海沉浸在喜悅中,連連點頭,因此忽略了對面兩人眼中的異色。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