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本王生平最恨被人欺騙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顧寧垂眸,眼神凌冽,卻又像是帶著憐憫,「從你知道自己身份的那一刻起,你就應該明白事情敗露的下場。」

「繼續說,不要停。」顧寧又吩咐秋芸道,「你兒子的性命就攥在你手里,要與不要,全看你說的話能否使我滿意。」

顧清秋的眼神如刀子一樣狠狠地瞪向秋芸︰「你還想要陷害我不成?」

「清秋,娘親不是不幫你。」秋芸搖了搖頭,喃喃自語道,「可你就這麼一個弟弟,你難道忍心看著他去死不成?」

他去死了倒好了!這麼一來,她就再也不用擔驚受怕了!

可顧清秋生生的止住了這些話,她低下頭,淚水一顆一顆落了下來,我見猶憐。

「我與你究竟有什麼仇怨?」她輕聲道,「我分明是顧家二房的孩子,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是你的孩子?這當真不是你與顧寧合起伙來構陷我的嗎?」

顧清秋兩眼溢滿了淚水,就這樣無助的看向楚雲逸︰「殿下,難道你也與他們一樣,認為我是她的女兒嗎?」

若是在以前,楚雲逸一定會堅定不移地相信顧清秋。

可是在秋芸出現後,楚雲逸卻不敢再輕易地站在顧清秋這一邊了,面對顧清秋的懇求,他竟然遲疑了一瞬。

「你……」

「殿下果然是不信我了。」

顧清秋慘然一笑,她腳下像是沒了力氣,再也支撐不住她的身體,下意識往後倒去,若非半夏相助,她根本無法站穩。

而楚雲逸在見到顧清秋這副模樣後,便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擔憂,上前攙扶住了她。

顧清秋靠在楚雲逸懷中,眼角落下了淚水,她揪緊了楚雲逸的衣角,但在楚雲逸看不到的地方,她的唇角輕輕翹起。

無論自己的身世是否會被捅出來,只要楚雲逸還願意相信她,還願意憐惜她,那她就有機會。

「兩位真是伉儷情深啊!」顧寧拍了拍手,夸張地張大了雙眼,感慨道︰「我是萬萬沒想到,即便顧清秋隱瞞了自己的身世,三殿下依舊能做到待她如初!真是可歌可泣!」

「顧寧!」

楚雲逸威脅地喊了一聲顧寧的名字,警告的眼神直直的射向顧寧。

誰知顧寧在冷笑一聲後,卻繼續往下說︰「顧致遠早有妻有女,卻還是隱瞞真相,娶了我母親!他犯的是欺君之罪!」

「至于顧清秋……」顧寧嘴角上揚,譏誚笑道,「她明知自己身世,卻依舊選擇隱瞞,所犯的也是欺君之罪,這兩人所犯罪行,我一定會稟明皇上,請皇上替我母親做主!」

欺君之罪……

顧清秋狠狠地捏緊了自己的一雙手︰「縣主這話好生荒謬!我根本不認識她,何來的欺君之罪?難道僅憑你的一面之詞,就能給我定罪嗎?」

「你們這樣著急地給我定罪,究竟是什麼意圖?」

她最後一句話頗具深意,讓本就多疑的楚雲逸在這一瞬間聯想到了許多事。

于是,楚雲逸的眼神立刻變了。

楚孟揚跟顧寧來勢洶洶,且早有準備,分明是計劃已久,他們莫非是想要趁此機會陷害自己,好助楚孟揚登上太子之位?

現在是非常時期,皇帝的身體愈發不好,與他而言既是挑戰也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一旦自己能按照計劃進行,那……

于是在一瞬間,楚雲逸看向兩人的眼神就變得怪異起來。

「顧寧,你當真要這麼做?」他聲音低沉富有磁性,再與這張俊朗貴氣的臉相稱,的確是一個能讓人傾心不已的美男。

然而面對楚雲逸的質問,顧寧神情自若,仿佛自己所做的是一件稀疏

平常的事一樣。

「不然呢?」顧寧反問道,「難道我還要容許他們急需欺瞞我母親?欺瞞皇上?」

話說到這,顧寧眯起漂亮的眼楮,在兩人身上打量︰「我以前怎沒發現三殿下是這麼不要臉的人?」

「顧清秋這人狼心狗肺,這些年來,我母親憐惜她自幼父母不在身邊,待她視如己出,但凡我有的東西,她顧清秋都有,只是沒想到這十幾年的東西都喂了狗,顧清秋不僅搶了我的未婚夫,還隱瞞自己是顧致遠親女兒的事實!這樣的人,縱使你要護著她,我也絕不會放過!」

顧寧一番話,成功讓楚雲逸變了臉色。

而顧清秋極為敏銳,當即就從中察覺到了危機,她穩住心神,委屈的抬起頭,輕聲道︰「即便你說的是真的,我當真是伯父的親生女兒,可我當時不過是一個襁褓之中的嬰兒,又怎能決定自己的去處?」

「縣主,我知你恨我,我也愧對于你,可你也不該弄虛作假,該我承擔的事,我絕不會退後一步,可不該是我承擔的責任,又怎能強加在我頭上?」

顧清秋語氣輕緩,卻條理清晰,這一下倒是襯得顧寧咄咄不休,毫無貴女氣質了。

只是下一刻,一人就緩步從院外走了進來。

她的臉頰上橫著一道深深地疤痕,將這張嬌艷的臉蛋全都破壞了,顯得猙獰可怖。

這樣一張臉,讓顧清秋有著一瞬間的晃神。

「顧清秋,你還記得我嗎?」

這聲音顧清秋十分熟悉,曾數次出現在她的夢中,這道聲音,這張臉,是她噩夢的來源,她又怎麼會忘?

顧清秋死死地捏住了一雙手,唯有從手心處傳來的痛意,才能讓她冷靜下來,始終保持理智︰「雲婉?」

她裝作欣喜的模樣,快步上前,就要攬住顧雲婉的手臂。

誰知顧雲婉卻惡狠狠地撲向她,那眼神猙獰得仿佛是從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鬼︰「顧清秋!你還我的臉!」

顧雲婉手中的利刃泛著寒光,她壓在顧清秋的身上,這柄匕首眼見就要戳在顧清秋的臉上。

就在這時,楚雲逸身形迅速,一把捏住了她的手,從手腕上傳來的痛意讓她被迫松開了匕首。

匕首叮咚落地,顧雲婉也被楚雲逸一掌擊退。

顧雲婉捂住胸口,「哇」地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她死死地盯著兩人,冷笑道︰「三殿下對顧清秋當真是用情至深,不知你可曾想過,顧清秋擔得起你對她的信任嗎?」

「你想不想知道,顧清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知道自己身世的?」

顧雲婉笑了笑,扭曲的笑容讓顧清秋不寒而栗。

「雲婉,你別害怕,我絕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的!」顧清秋忍住心中恐懼,高聲沖顧雲婉喊道,「你不要受他們的脅迫……」

「就是在顧寧下江南時!「顧雲婉哈哈大笑,戳破了顧清秋最後一絲幻想,「她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了,甚至為了隱瞞身世,不惜殺人滅口!」

「你看。」顧雲婉指著自己臉上的疤痕,輕聲道,「這就是她割的!這麼一來,即便我的尸體被挖了出來,別人也認不出我的身份!」

顧清秋臉上血色盡失,她看著楚雲逸,還想再解釋些什麼,但下一刻,楚雲逸松開了她的手。

她下意識抬眸看向楚雲逸,只能看見楚雲逸晦暗不明的臉色,還有他眼底深深的痛意。

見此情景,顧清秋心涼了大半截。

她知道,自己這些年來的精心謀劃,她處心積慮隱藏的秘密,都在此刻被揭露了,她所有的一切,都被暴露在了楚雲逸的面前。

顧雲婉還想說些什麼,卻見楚雲逸在此時抬起了頭,正

冷冷地盯著她。

「本王知道了。」

就在顧雲婉背脊發寒時,楚雲逸又移開了視線。

在一旁看熱鬧的楚孟揚慢悠悠地說道︰「怎麼?你還想替弟妹遮掩此事不成?」

「皇兄以為如何?」楚雲逸忍住怒火,一字一句地問道,「此事尚未有定論,難道僅憑幾個人的一面之詞,就要本王親手將本王的王妃送入大理寺?」

「送客!」

顧寧輕笑一聲︰「三殿下自欺欺人的本事也是無人能及。」

「沒事。」她沖著楚雲逸眨了眨眼,「你不願意深究那是你的事,但顧致遠、顧清秋母女所做之事,我們裴家是管定了!沒人能這麼欺負我母親!即便是王妃也不行!」

說罷,顧寧就帶著人揚長而去,顧雲婉小心翼翼地跟在她身後,也快步離開了。

楚孟揚見她背影,饒有興趣地看了好幾眼,這才對楚雲逸道︰「不知三皇弟當年靠著裴家的權勢在兄弟幾人中作威作福時,可有想過自己會有今日?」

「看來靠女人還是不行。」他一邊搖頭,一邊嘆著氣,「凡事還是得靠自己啊!」

原本熱鬧的院子在再度安靜了下來,顧清秋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握住了楚雲逸的手,感動道︰「殿下,您……」

「啪」地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將顧清秋滿月復的話打了回去。

她的下巴被楚雲逸用力捏住,楚雲逸看向她時,眼中盛滿了她從未見過的陌生神色。

楚雲逸的話一字一句,如同巨石一般砸在了顧清秋的心頭。

「顧清秋,你敢騙我!」

「你難道不知,本王生平最恨被人欺騙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