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登聞鼓下

登聞鼓位于皇城與大理寺中間的空地上,這里平日里沒人敢來往,然而大長公主率領的人馬浩浩蕩蕩,將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來,有好事者更是跟在了隊伍後邊,想要探知大長公主為的是什麼事這麼興師動眾。

消息靈通的人早早地得到了顧致遠跟顧清秋的父女關系,也知道了顧寧在顧府外的那一番話,對大長公主此舉倒是見怪不怪——誰都知道,大長公主愛女如命,誰若是欺負了安陽郡主,那就是在跟整個裴家作對。

很快,顧家的那些腌攢事在你一句我一句的交流下,不過半日的功夫,已經傳遍了整個京城。

登聞鼓下,一身華服的大長公主面容蒼老,神情卻格外堅毅,她抬頭看著足足高出她兩個頭的登聞鼓,舉起鼓錘,一下一下用力的敲在了鼓面上。

大長公主年歲已大,但手中的力氣卻不小,鼓聲急促如急雨,砰砰砰地響起,將大理寺內的官員驚動了。

「參見大長公主!」

大理寺卿黃大人臉色驚惶,見大長公主在登聞鼓下旁若無人地敲著,一顆心也隨著這鼓聲一樣,急促的仿佛要跳出來。

他抹了把額間的冷汗,快步趕到大長公主身邊︰「您這是……」

「臣婦有冤屈!」大長公主眼神銳利,一字一頓道,「顧致遠為攀附權貴,隱瞞自己已有妻女的事實,娶了我女兒,不僅如此,他還給我的女兒下毒,害得她幾十年來纏綿病榻,如今已是命垂一線!」

「今日臣婦敲這登聞鼓,是為了替女兒求一個公道!」大長公主沉聲道,「臣婦要求見皇上,請皇上親自審理此事!」

黃大人愁得眉毛都快掉了︰「您是公主,想要見皇上不過是遞個折子的事,何必來敲登聞鼓呢?」

「國有國法!」大長公主厲喝一聲,「我豈能因為自己的身份就違背律法?」

「黃大人,臣婦已經敲響了登聞鼓,你可以將臣婦的要求遞進宮中,請求皇上決斷了。」大長公主說話時,朝著身後招了招手。

從隊伍中匆忙走來的,是讓黃大人覺得更棘手的人物。

裴老將軍橫眉冷豎,將手中的折子扔給了黃大人︰「還請黃大人替我將這份訴狀遞給皇上!」

黃大人是武將出身,從入軍隊時就跟在裴老將軍手下,現在面對裴老將軍的冷臉,他更加拘束了,連忙就應了下來。

「您放心,登聞鼓也敲了,您將訴狀也寫好了,趁著今日沒有朝會,下官這就請見皇上,將這幾份折子遞上去!」

他說話時,就朝身後的師爺使眼色。

師爺正要上前緩和氣氛,卻見裴老將軍牽出了一匹馬,把韁繩塞在了黃大人手中︰「你也是武將出身,騎射功夫還沒忘,騎馬去快些,你趕緊去。」

黃大人訕訕一笑,說不出拒絕的話,生澀的翻身上馬,朝著皇城的方向走去。

這樣大的動靜,引得整個京城為之震蕩。

一時間,登聞鼓處圍滿了人,無論大理寺的官員怎麼勸說,大長公主跟裴老將軍始終站在登聞鼓下,一動也不動。

「你叫做謝宴?」

王家的後院,一個白發蒼蒼,看上去仙風道骨的老者撫著胡須,正盯著謝宴看。

顧寧皺著眉,目光落在老者身上,想必這位就是王老太爺了。

此時王老太爺手握著玉牌,布滿歲月痕跡的一雙手不覺捏緊了這枚玉牌,微微的顫抖著。

他手中的動作極小,若非顧寧一直盯著他看,只怕還發現不了。

在見到他這樣激動的模樣後,再將大長公主剛才刻意讓謝宴陪同的行為聯系起來,很輕易就能得出眼前這位王老太爺正是先太子的故人之一。

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這樣激動。

謝宴皺了皺眉,上前一步,身體輕輕偏移,微不可察的擋住了顧寧看向王老太爺的視線。

他的身材高大,這麼一擋,就將顧寧的目光全都擋下了,而王老太爺在見他這般舉動時,輕輕地哼了一聲。

然而謝宴的眼神如影隨形,一旦他試圖看顧寧,這道眼神就像是一把銳利的匕首,狠狠地朝著他刺來。

王老太爺撫著胡須的手頓了頓,狐疑地看向謝宴。

在觸及謝宴眼底那點隱約的擔憂後,他突然冷笑了一聲︰「原來如此!」

顧寧被謝宴擋在身後,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謝宴這麼做,無疑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只是她偏偏不能在這時拆穿她,于是就搶先一步,從謝宴身側走了出來,聲音清脆的落了下來。

「現在您能跟我們走了嗎?」

「去哪?」

王老太爺語氣不善,看顧寧的眼神更是復雜。

顧寧就像是沒看到一樣,眼神無辜地看著他;「去大理寺呀!外祖母說了,您看到這枚玉牌就會跟我走的。」

「現在時間緊急,您還是先跟我走吧,詳細的過程我在路上同您說。」

「你……」

王老太爺還沒答應,就被顧寧拽住了胳膊,他這老胳膊老腿的,根本拗不過顧寧,加上有這枚玉牌跟謝宴在,他心中還是願意跟顧寧離開的,于是半推半就地同顧寧一塊上了馬車。

王家的下人神色大變,小跑在兩人身後,口中不斷喊道︰「縣主,我家太老爺身子弱,可禁不起您這樣折騰!」

回應他們的,是顧寧遙遙的從馬車中傳出的聲音;「你們放心好了,我這馬車的舒適度,整個京城我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保管將老爺子平平安安的送到大理寺!」

一听大理寺,下人們面面相覷,欲哭無淚道︰「您到底是要帶太老爺去做什麼?待老爺回來,小的們也好交代啊!」

「就說故人有約。」王老太爺中氣十足道,「你們不必擔心,我去去就回。」

顧寧等的就是這句話,見王老太爺一口應下,她立刻道︰「春玉,快些,再晚就來不及了!」

春玉用力的揚起馬鞭,疾馳而去的馬車帶起了大片灰塵,留下幾個王家的下人們愁眉苦臉。

此時的登聞鼓外,除去裴家下人圈起來的一片區域,其他地方都被前來看熱鬧的人擠得水泄不通,馬車被堵在人群外,春玉急得喊了好幾聲,可喧鬧的人聲卻將她的話語全都壓了下來。

「都讓讓!」顧寧在馬車里高聲喊道,「馬車里坐著的是長寧縣主!耽誤了長寧縣主的事,你們有幾條命能賠得起?」

這話一出,人群果然疏散了些。

王老太爺神情很是復雜,在顧寧的身上看了又看。

而回應他的,是顧寧一個燦爛的笑容︰「非常時期,也只有這些話能起些效果了。」

聞言,王老太爺的神情更是復雜了,看著逐漸空出來的這條路,他很是無奈。

若是如顧寧所說,那她這效果未免也太好了.z.br>

能起到這樣的效果,足見長寧縣主一詞在京城百姓眼中是什麼性質。

王老太爺深深地嘆了口氣,他靠在車壁上,久久沒有說話。

顧寧跟謝宴就坐在他的對面,單單從表面上看,兩人的確是相配的,只是……

不知想到了什麼,王老太爺便又是嘆了口氣。

顧寧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還沒來得及細究,馬車就停了下來,只听見春玉低聲道︰「縣主,到了。」

此話一出,顧寧再也顧不上王老太爺了,她

率先跳下了馬車,眼神銳利的在四周一掃,直至看到大長公主跟裴老將軍,她的眼神才變得柔和起來。

「外祖母!外祖父!」

顧寧小跑到兩人身邊,完全忽略了被自己請來的王老太爺。

而王老太爺在謝宴的攙扶下走下馬車,語焉不詳道︰「你當真願意跟這樣的女子在一起?憑你的身世……這世間的女子幾乎是任你挑選。」

「她很好。」謝宴語氣冷淡,打斷了他剩下的話,「這世上的女子縱有千般萬般好,也不及她一分一毫,她就是她,無人能及。」

說話時,王老太爺可以清楚地看到謝宴眼中的自豪。

他看了謝宴好幾眼,恨不得將謝宴的腦袋撬開看看里面到底裝的是什麼,然而謝宴神情冷峻,讓他聯想到了一人,也不敢太過放肆,只能嘀咕道︰「你小子就是見的女人太少了,才會把她當成一個寶!」

顧寧這樣驕縱的性子,怎能配得上那個位置?

就在此時,黃大人騎著馬急匆匆地趕來。

他翻身下馬,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皇上……皇上來了!」

只見在不遠處,威儀的車架正緩慢行來,隱約可見坐在其中那一道身影。

看熱鬧的人烏泱泱地跪了一地,就連大長公主與裴老將軍,都一同行了大禮,謝宴見顧寧扔在怔神中,伸手便拉過顧寧到了身邊來。

人群中,獨獨一位王老太爺沒有動作。

「參見皇上。」

在整齊地聲音中,皇帝緩步走下御輦。

只是剛走到一半,他淡定的神情就變了。

王老太爺沖著他作了一揖︰「參見皇上,多年不見,皇上還是如此風姿。」

皇帝感受著指尖的汗水,下意識便擺了擺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