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洞悉真相!(求收藏)

作者︰一兩故事換酒錢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雍宮。

扶蘇端坐席上。

他有些心不在焉,一直在思索嵇恆的話。

一語驚醒夢中人。

他之前沒理順一些事,而經過嵇恆的講解,卻是漸漸想明白了。

嵇恆這三次講說,看似沒太多關聯,實則不然。

他主講的是一個方向,周秦這千古大變局下,大秦的應事之道。

扶蘇沉聲道︰「周秦為千古大變局。」

「在這千古大變局下,因天子失宮,學在四夷,華夏諸侯開始圖強,開始積極變法,進而出現了法令異制,以致演變為天下各地諸事皆異。」

「天下共苦,戰斗不休。」

「始皇雄才偉略,以十年時間,鯨吞天下,但天下分治數百年,各地早已有了自己的文化體制,大秦想真正實現一統,何其艱難?」

「固大秦開國伊始,百官開始獻策。」

「這才有了郡縣分封之爭。」

「分封為因俗而治,郡縣則是律法一體、官制一體。」

「然天下分治的根由就在于異法,而大秦強盛的根基正是在于法。」

「所以大秦只能選郡縣。」

「這也是為何當年決定郡縣制後,王綰、隗狀、蔡澤、黃景修等老臣相繼辭官的原因。」

「非是他們有了私心,而是君臣治道有了歧見。」

「若老臣們還在,定會遲滯國事。」

「固只能辭官。」

「當初一眾老臣相繼辭官,卻是為外界猜測,認為是過去參與過編撰《呂氏春秋》,為始皇猜忌,這次被抓住機會,被威逼著辭官,正因為此,始皇也被落了個偏狹報復之惡名。」

想到這。

扶蘇臉上露出一抹苦笑。

他記得自己當初還為王綰等老臣求過情。

只是被始皇以國事為重喝止。

他當時心中十分不忿,認為始皇不講道理。

但王綰老丞相領政十多年,又輔佐始皇十余年,仕秦共計三十余年,一生大多半時間都在相秦,也一直全力操勞,無一事不為國家為上,無一事不以秦法而決,此間勞績根本不下于王氏、蒙氏戰場剪滅六國,始皇又豈會真的不知?

始皇之所以放丞相辭官,主要還是君臣政見疏隔了。

而這一點。

在分封郡縣的奏對上就能看出。

扶蘇垂首,翻開案上的竹簡,找到王綰跟李斯的奏對。

王綰的奏對是從時局出發,認為推行分封制更有利于大秦的統治,而當時王綰的建議,得到了絕大多數臣僚的贊同,就算是李斯也沒有正面否定王綰關于時局的判斷,只能退而從歷史教訓出發,指出分封制可能存在的隱患。

因而這場爭辯始終都沒分出勝負。

只是為始皇獨斷了!

扶蘇明悟道︰「正因為此,王綰等一眾老臣始終未被說服,為了避免後續遲滯國事,始皇只能選擇讓這些老臣淡出朝局,為的就是不影響朝堂正常運轉。」

「當時孰對孰錯,並無人敢判斷。」

「只是就嵇恆的評判,大抵是父皇對了。」

「因為周代行的是禮。」

「而秦是法!」

扶蘇抬起頭,輕嘆了一聲。

他現在不禁在想,若是嵇恆這番話,能出現在當時殿內,該有多好,或許就能說服王綰等人,而王綰等老臣不淡出朝局,或許而今的大秦局勢也會截然不同。

然扶蘇也清楚,當時天下方定,大秦剛從戰事中止戈,堪堪生出文治想法,又豈能強求那麼深刻?

但這終究是一個憾事。

扶蘇繼續翻看竹簡,當看到淳于越的‘事不師古而能長久者,非所聞也’時,眼中閃過一抹冷色。

放在以前。

他會認為這番話有道理。

但在經歷嵇恆洗禮後,再看這些迂腐論調,內心只感覺厭惡。

尤其是看到叔孫通不加掩飾的私心言論時,更是冷笑出聲,道︰「大亂初定,天下思治,流民思歸,我等布衣游學之士,痛感天下失治之苦,原各為良輔,使四方有治,使黔首有歸?」

「翻遍奏對,儒生所奏,盡是私心,全無公心。」

「兩百余名儒生上書,竟能異口同聲的支持分封,而無一人有異議,如此不計嫌隙、放下成見的怪異之狀,我當時竟絲毫未察。」

「我扶蘇當真是無識人之明啊。」

扶蘇眼露懊悔之色,將這部分竹簡合上,冷聲道︰「博士學宮那群儒生,除了少數幾人是有真才實學,大部分都是一班狗苟蠅營,卻又自覺才具不凡,甚至是自命不凡,固才謀求天下分封,好為自身謀個立身之地。」

「人求立身生計,本無可指責。」

「但偏以玩弄天下大計,以民議天心為名,卻只為謀一己之私,實是群自私自利之徒。」

「這般有私無公之徒,又豈能委以重任?」

「我扶蘇年少以儒生為外師,後又樂于跟儒生為伍,卻是枉顧了太多事實,年過而立卻是難承大任,甚至險些以小仁而亂大政,我扶蘇過去也曾自命不凡,認為只要行仁政便可治天下,然終究是自欺欺人。」

「天下有善惡正邪,人眾有利害糾葛,政道有變法復闢,學派有法先王法後王。」

「我為大秦長公子,卻甘于偏向一家。」

「終究太過短視。」

「父皇為天下大治,敢于讓老臣退隱,敢于擔負焚書坑儒的罵名,我扶蘇為人子,又豈敢再當不忠不孝之人?」

「大道同則容,不同則不容。」

「而今的天下,依舊是那方老土,父皇靠苛政暴法,讓大一統之念,扎根萬民之心,但想種子最終能茁壯生長,便容不得這方老土,再集聚一堆蟲蟻蛇鼠敗葉殘枝,否則,大秦的根基便會腐爛。」

「到時天下反復,豈非功虧一簣?」

「我扶蘇再也不能動搖,更不能退後妥協了。」

扶蘇振袖。

振起四周灰塵,在陽光曝照下,盡顯無余。

扶蘇快速的翻過這些竹簡,而今他已洞悉這場爭議的本質,很輕易就能看出其中的弦外音。

不多時。

扶蘇已盡數翻遍。

這場爭議最終以始皇十六字收尾。

郡縣統治,官制提綱,集權中央,施治四方。

扶蘇深深的看了幾眼,在心中默默揣摩著,而後將竹簡徹底合上了。

他已洞悉一切,也無須再看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