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繼承人

作者︰一起跳舞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想要應總陪?好的好的,我把未來一周的日程都發給你。」秘書滿口答應。

「不,也包括以前的,前後兩個月。」

秘書愣了愣,說了聲「好」,很快把日程發過來。

我點開手機,一項一項看過去。果然,這也是他工作的常態,或者說,他比承乾哥哥繁忙數倍,幾乎每天加班、開會、視頻連線、實驗室工廠連軸轉。但從日程上看,近段時間他在外應酬大減,算算時間,除了出差,幾乎是兩點一線。

日程里有一項引起我的注意︰約見心理醫生,時間是兩天前。

助理在旁邊打了個括號︰注,應總近期似乎有睡眠障礙,需注意咖啡品種和茶飲濃度。

看日程本是為了解爸爸的工作,可看完後我更糊涂了。

果然忙地腳不沾地,那他哪來時間金屋藏嬌呢?

想不通,我先給媽媽發個微信再說——媽媽,爸爸他最近很忙,壓力挺大,你多關心他。

媽媽回了個笑臉——知道啦乖乖。

我又打了句︰你不要討厭爸爸,爸爸也很辛苦。

媽媽回了個嘆氣的表情︰「你爸爸這是何苦來哉,放著好日子不過,折騰啊……」

等我和媽媽聊完,張氏父子正面滿笑容告辭。

他們車子開出老遠,承乾哥哥才放下揮舞的手,漫不經心收回目光,揉揉我的頭發︰「瀟瀟今天不開心?」

我沒有回答,轉換了話題︰「怪不得方元貞總說哥哥很辛苦。」

他笑笑︰「元貞讀書也辛苦,比我那時還用功。」

我想了想︰「承乾哥哥,你壓力大時怎麼放松?」

承乾哥哥想都沒想︰「極限運動,讓腎上腺素飆升。」

嗯,我真笨。這人辦公室隔間的牆壁上都是攀岩牆,還用問嗎?

我也不想兜圈子了,直接發問︰「那不喜歡極限運動的男人呢?小三兒能讓他們放松嗎?」

承乾哥哥歪歪頭,露出有些好笑的神色︰「這個問題……你承乾哥哥還沒結婚,怎麼知道?」

我看著他,似笑非笑。

承乾哥哥面露尷尬︰「瀟瀟,哥哥這個人雖然花心貪玩了點兒,但實實在在把女人看得極淡。除非玩夠了收心了,要承擔應該承擔的責任,否則我不會結婚。我都能收心結婚了,當然不會……呃,不會讓這個影響家庭。」

他眨了眨眼︰「瀟瀟這麼問,是你爸爸有狀況?元貞和胖子故意避開讓你和我說的小事,就是這個嘍?」

看吧看吧,還沒說出口,承乾哥哥就猜出來了,甚至沒有一絲驚訝。在他們男人看來,這個大概,真不算問題?

我壓抑著心頭的翻滾不平,故作鎮定地思索。

承乾哥哥模了模下巴︰「呃,以我的見聞看來,這事兒大概就跟養個寵物差不多,沒事模模毛逗一逗,有事踢一邊去,當個樂趣吧。」

「若是,」我開口有點艱難︰「遇到真愛……」

承乾哥哥看了我好久,才慢騰騰開口道︰「瀟瀟,我雖然沒結婚,但也交過幾個女朋友。在我看來,真愛這東西屬于你們小年輕。男人,尤其是有了一定感情閱歷又有一定事業基礎的男人,真不把女人啊愛情啊看得那麼重要。」

「像你爸那種層級的,免不了有女人往跟前湊。這些女人麼,總不能赤果果打著傍大款的牌子來啊,總要兜塊真愛的遮羞布自欺欺人。其實呢,是個人都看得出她們沖著錢來。既然是賣的,也就是個商品,如臨大敵是太抬舉她們了。你看我媽,從來計較這個。中年男人麼,玩女人就跟我們玩越野一樣,不過是一時心血來兩把,忙碌起來丟一邊。解悶放松的玩意兒,哪會放在心上?」

「當然,瀟瀟,你爸媽歷來是模範夫妻,出了這事你一時不能接受,正常。應叔叔這個人吧,我大約知道,年輕時沒荒唐過,如今人到中年開了葷,一時迷糊也可能。以他的頭腦,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冷靜下來了,都是一時新鮮,有個狗屁真愛。你啊別擔心,沒事兒!」

是這樣嗎?想到那一地的妖艷衣服,還有後來爸爸的偃旗息鼓,我好像有點相信了。

我咬著唇,低頭纏繞著手指不說話,指尖在虎口處無意識掐著,掐出一牙一牙的白印也不覺得疼。

承乾哥哥見狀嘆了口氣,伸手過來解開我的手,用大拇指肚替我揉著。

「瀟瀟,你還小不明白,對雄性生物而言,求偶的最終目標是繁衍子孫後代。男人花心是為了匹配更多性資源,獲得更多繁衍機會,這是生物本能,避免不了的。可我們是高等動物啊,除了食色,還有權力、地位和金錢這種高級玩意兒,這可比女人刺激好玩多了。

瀟瀟,這好比你打游戲,成了本服高手,只想著找別的高手PK,哪里還有興趣打幾個遍地都是的小怪,是不是?男人有了權力、地位和金錢,美色又有什麼稀罕?何況咱們的父輩早過了荷爾蒙旺盛的年紀。他們這歲數正俗務纏身,哪有那功夫對女人上心?你和你媽媽用不著焦慮,由他去,過兩天自然收心了。相信我,嗯?」

他的聲音低沉柔和,手上輕慢舒緩,很快揉散了指甲印,但我的煩悶仍未撫平。

「承乾哥哥,那他們這年紀焦慮上心的是什麼?」

承乾哥哥頓了頓︰「這個,各有不同吧。事業拓展、公司轉型、個人健康、核心外交、子女教育……」

我勉強笑了笑︰「還有繼承人問題,對吧?」

他頓了頓,微微垂眸,語氣淡淡︰「或許,應該,有吧?」

我從他微微內扣的肩膀和脊背看出了一絲不開心。是啊,他就是被父母選中的繼承人,許許多多身不由己,這個話題當然不那麼輕松愉快。

我突然沖動起來,問道︰「承乾哥哥,如果可以選擇,你想要做什麼?」

「我想登山。」承乾哥哥月兌口而出,而後緊緊閉上了嘴。

我沉默了。

這個願望,他永不能實現。方氏的繼承人決不能做這種危險的事,讓他玩幾把提不起來速度的場地越野、室內場館攀岩抱石已經是方伯伯的極限。

承乾哥哥自嘲地笑起來︰「哎瀟瀟,你是來尋解決方案,不是來戳我傷心事的好不好??」

我不由抓了抓腦袋瓜,尷尬笑笑︰「呃,也對。」

于是老老實實跟他說起家里不算秘密的秘密。

幾年前,爺爺女乃女乃外公外婆催促過爸媽生二胎,媽媽問我時,我堅決不同意,事情不了了之。

今天听到爸爸羨慕地說起郎老爺子老來得佳兒,郎家後繼有人,結合爸爸的風流事,我開始覺得不對頭。

就算爸爸一時糊涂能夠迷途知返,狐狸精卻帶球逼宮了怎麼辦?要是生出個天才兒子怎麼辦?爸爸會不會動搖?

承乾哥哥听完朗聲大笑起來︰「瀟瀟,你可真,真是,哈哈!」

我惱了,恨恨踢了他一腳︰「人家真心來跟你請教的!」

他笑了好一陣才收住︰「你爸跟你媽生兒子那叫正宮嫡子,狐狸精生的叫私生子,能一樣?郎潤父母是老夫少妻,可不是小三上位。朗潤媽媽是國內著名的法語同傳、翻譯大牛,年收入上百萬,妥妥的高級人才!哪是狐狸精可比的?朗潤也不是生來天才,他長多高,郎家為他投入的歐元就碼了多高,不知花多少心思多少代價才教育培養來的。那些心術不正頭腦不清的女人,能教出好苗子來?就算舍得砸那個賣身錢,她能有郎媽媽的本事?

瀟瀟,你把心放穩了,你爸就算想要繼承人,也一定會要你媽肚子里生出來的!」

我想了想班上那幾個炫富貪玩不像樣子的學渣,半是爹媽土豪,半是私生子的,倒也符合承乾哥哥這套理論。優秀繼承人哪是生出來的?跟承乾哥哥一樣,不僅要精心培養,還得自己爭氣才行啊。

承乾哥哥拉我坐下來,又耐心分析了一個多小時。

按他背後一排排生物學家、心理學家、人類學家、科學家的說法,人性和動物性,動物性有時難免要佔上風。誰叫咱們只做了幾千萬把年的人類,卻做了三百萬年的類人猿呢?

男人的動物性是什麼?求偶、繁衍、延續基因。古今男女情事,說白了還和猴子一樣,雌猴的繁衍目標是和範圍內夠得著的最優秀的雄猴一起延續基因,雄猴的繁衍目標是和範圍內盡可能多的的雌猴延續基因。

男人花心,女人勢利,皆出于此。

惟因如此,小三只能是小三。

人還是猴子之時,當然追求後代數量,樣本足夠多才能增加存活幾率、提高質量麼。有了人類文明,有了婚姻制度,這種一味追求數量的繁衍方式就不合時宜了。因為人類有了工具和生產力,面臨的不再是和自然競爭,而是和同類競爭。

「只要後代有強大的競爭力,男人才懶得管那麼多情情愛愛,才懶得要那麼多樣本。你以為優秀的子女是隨隨便便生出來的嗎?專注培養一兩個子女已經夠累了。古人尚且明白嫡庶之分,尚且明白資源傾斜更有助于家族延續,現代人就更不用說了。」

「所以啊,我寧願玩,也懶得收心結婚生孩子。元貞躲懶讓我受苦受累,將來他長大了就負責受累生孩子去。」

我忍不住笑︰方元貞自己還是孩子呢,就被算計著生孩子了。

承乾哥哥也不好意思模著鼻翼笑起來。

笑完了,我認認真真跟承乾哥哥道謝︰「承乾哥哥謝謝你!你說的我都懂了,你沒說的我也明白,我爸爸媽媽應該生個弟弟對不對?有了弟弟就有了繼承者,我們家就能固若金湯。」

承乾哥哥面露尷尬︰「瀟瀟,我沒有別的意思啊。你是我看著長大的,從小病弱嬌氣,你爸媽心疼你,我們也心疼你。管理集團公司有多累我深有體會,我相信你爸肯定舍不得你吃這個苦。說實話,我也舍不得你來受這個累呢,女孩子安安穩穩舒舒服服過一生多好。」

我搖搖他的手︰「我明白。」

方元貞說得直接,承乾哥哥說得隱晦,但好意是一樣的。承乾哥哥年長,在圈子里見的事多,他揭開了一個真實存在的問題,哪怕很誅心。

這個事實便是——我爸,從來沒把我當繼承人考慮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萬相之王 我有一身被動技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