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倆騙子

作者︰一起跳舞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爸爸開著車帶我們到老城區,在一片起碼有二三十年歷史的灰色老房中鑽來鑽去,最終到了一個矮牆圍著的老舊小區。我們下了車,在高大的小葉榕樹下走著,路邊一溜兒窄小的花壇,石頭歪七咧八,也不知什麼灌木,開著密密麻麻的小白花,香氣十分油悶。

媽媽問我知不知道這是哪里,我搖了搖頭。

爸爸不是帶我玩兒嗎,這里有什麼好玩的?

他倆神秘兮兮不肯說。

進到一棟小樓,上了三樓,爸爸模出鑰匙打開門,做了個請的姿勢。

媽媽和我一前一後進了門。

我立刻「哇哇」大叫。

我知道這是哪里了,這是我們從前的家啊!

小小的兩室一廳,客廳很小,細長而瘦,布藝沙發剛好卡在一端,上面還搭著記憶中的淺綠格子布。

客廳中間左側靠牆處是一個小小的餐桌。桌邊兩扇門,一個通書房,一個通臥室。

臥室大,書房小。記憶中在這里住的時候我還太小了,又喜歡和媽媽爸爸膩著,故而一直沒和爸媽分房睡。另一間房則是爸爸的書房。

那時我半夜醒來不見爸爸,就哧溜滑下床跑去書房,一找一個準。他會從一堆堆圖紙中間揉著眼楮過來,抱著我去廚房,給我熱一小杯牛女乃喝,再哄我睡覺。有一回我牛女乃喝多了,清晨尿了床,十分羞囧,從此再也不肯夜里喝牛女乃。

餐桌對面是兩扇推拉式玻璃門,隔著玻璃可以清楚看見黑色石材的料理台和淺原木色的櫥櫃門,媽媽就是在這個狹小的天地里練就了一身出神入化的廚藝。

玻璃門下半部貼著貼紙,有小草、野花、小蘑菇、小羊、小兔子。小時候我老拿著畫筆在玻璃門上亂畫,透著光看它們,覺得自己畫得特別美。媽媽見我對繪畫有興趣,給我報了個班,結果我對紙上畫畫毫不感冒。

我模了模玻璃門,貼紙還在,畫都沒了。

走向客廳另一端,那是我記憶最深刻的地方——我的游樂場。彩色泡沫板鋪陳了三分之一,靠牆是一排矮小的櫃子,只有我腰那麼高。

我光腳走上去,軟軟的,溫暖的泡沫,腳感很棒,久違了。

打開櫃子,里面裝著許多玩具和繪本,我隨手翻開一本封面有兩只小浣熊的書,就見扉頁上面用拼音歪歪扭扭寫著「xiaoguaiguai。「g的腿特別長,看上去好像剎不住車。

這是我的筆跡,我的書!

記得搬家時,我舍不得它們,哭著要全部帶走。後來它們在一次次搬家中被裝進更加嚴實的箱子里,堆在如今的閣樓上,怎麼在這里出現了?

我壓抑住心中的震驚,去看爸媽。

客廳沒有人,他們輕輕的說話聲音從臥室傳來。

我起身走到臥室門邊。

媽媽倚靠在窗戶邊,爸爸坐在床尾,正對著她,藍色工裝寬大,但他的背影依然正直而帥氣,足以迷死我們學校高中部那些大叔控女生們。

媽媽臉上似笑非笑,正伸出食指點爸爸的額頭︰「還得意哪?笨死了,50萬賣出去,200萬買回來。」

爸爸捉住她的手指︰「沒有那50萬,哪有今天。」

他低頭「啵」了一聲,似乎親了親媽媽手指︰「寧寧,你那一年多跟著我真是辛苦。帶著瀟瀟住出租房,連你最愛吃的蝦也沒錢買,回回數著只數買六只給瀟瀟吃……」

我們那時候住的出租房?明明那房子又大又美,我還歡呼雀躍了好久。當然,小學時我們搬進了如今的房子,因此我對那個臨時過渡的家就沒多大印象了。

我只恍惚記得,那時我們不窮啊?明明我有了更多的玩具,更漂亮的裙子。媽媽回外婆家,穿得特別美,還戴著鑽石項鏈呢,我記得媽媽跟外婆說,她的項鏈買成19萬塊錢……

「志誠,我沒覺得苦,真的。你看我們同學,哪個不羨慕我找了個潛力股?我媽還說我眼光好,幸好當初沒太過反對呢。」

爸爸「噗嗤」一聲笑出來︰「你眼光的確好,買個兩百塊錢的鋯石項鏈充鑽石,愣沒被你媽認出來。至于運氣,如果不是老何注資,咱們賣房子打江山的錢就要打水漂了。寧寧,你可比我敢賭。我就奇怪了,你當時真不擔心創業失敗,咱們無家可歸?」

媽媽歪了頭,眨了兩下眼楮,狡猾一笑︰「怕什麼,你真成窮光蛋,我就一腳把你踹了!」

「切!」爸爸十分不屑︰「你嫁我的時候我也是窮光蛋啊,房子首付一給,只剩133塊錢。干嘛還肯嫁?」

「沖動是魔鬼啊,拿了證就後悔啦。」

「騙子!」爸爸一把將媽媽拉在他腿上,扣住她的腰,一口咬上她耳朵,含含糊糊道︰「你就是喜歡我帥,喜歡我會親,喜歡跟我玩各種花樣……」

我眯著眼楮跑到沙發上坐著,尋思著出去溜達呢,還是玩一會兒手機?

正想著,茶幾上一個粉粉的紅盒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盒子大大的,薄薄的,系著金色蝴蝶結,拿在手里很輕,看起來似乎是某個牌子的衣服。

我拉開蝴蝶結,將盒子打開來一看,卻是一本赭紅色的證,上面一排燙金大字︰《房屋所有權證》。

就是這本薄薄的證書,200萬啊?我打開來,一頁頁翻看完,最後目光落在了日期上。

是三個月前。

那時他們不正鬧離婚嗎?

正覺得奇怪,就見盒子底部還有一張卡片,拿起來,是爸爸獨有的微微向右上方傾斜的字體︰「寧寧︰結婚十八周年紀念日快樂!愛的小屋,永遠住著你!」

好一陣我才明白過來。

騙子!應至誠和張寧都是騙子!一雙騙子!電視劇都沒他們會編!姚晨郭京飛都沒他們能演!

什麼什麼鬧離婚?什麼什麼狐狸精?什麼什麼不要我?什麼什麼迷途知返?都他媽騙我的,騙我一個孩子!

怪不得何叔叔都不知道他們鬧離婚!怪不得離著離著沒了動靜!怪不得媽媽幾次三番欲言又止,怪不得爸爸談起來語焉不詳,他們逗我玩兒呢!

我「啪」地把房產證狠狠朝茶幾上一拍,幾步沖進臥室,媽媽嚇了一嚇,趕緊從爸爸腿上跳開,掠了掠頭發。

爸爸見我怒氣沖沖,詫異道︰「瀟瀟,怎麼啦?」

我一聲冷笑,抱了手臂上下打量這對騙子︰「喲!這麼恩愛,怎麼不親啦?是不是沒花樣可玩?要不要我回家給你們拿兔子耳朵護士服呀?哦,也可能又換花樣了。我說應至誠張寧你要不要臉,年紀一大把了學什麼毛片?也不害臊!我都替你們臉紅!」

我伸手指著應至誠,指尖快要杵到他鼻子尖︰「你還有好意思打我,你也下得去手!你把我扔地下,把胖子踹地下,你、你、你,你不要臉又不要命!」

媽媽咳了兩咳,低了頭往爸爸身後躲,指頭掐著他手臂輕輕擰絞著,聲音跟蒼蠅似的︰「看吧看吧,都怪你……」

爸爸眉頭微揚,聲音一高︰「怪我?老子下手算輕的。胖子要是掀開被子,老子把他扔樓底下,叫他重新投胎做人!」

我氣得快結巴了︰「誰、誰讓你不吭氣?你但凡說一聲是媽媽,我和胖子,我們敢嗎我?」

爸爸冷聲一哼︰「有人面皮薄麼?」

媽媽又縮了縮,全盤隱藏在爸爸身後,連個衣襟都不露。

我惡狠狠盯了應至誠半天。

爸爸的趾高氣揚像停了電的LED燈,漸漸暗了下去。

我轉身扯了梳妝台凳子,擰身坐下,手肘靠在台面上,右腳屈膝架在左腿上,沉聲道︰「老實交代吧,你倆干嘛演這場大戲?」

爸爸拉了媽媽在床尾坐下來,正正對著我,彼此交視一眼,媽媽弱弱推了推爸爸。

嗯,我挺有審訊的威儀,真真痛快。

爸爸垂下眼皮,坐姿端正,雙手按在膝蓋上,老老實實交代︰「事情要從三個月前說起,我一個朋友的兒子因為受點挫折跳樓自殺。警察清晨找上門的時候,朋友夫妻倆根本不敢相信,直到他們打開兒子房門,看到被子整整齊齊,窗台上的花盆挪開了兩個……」

呃,我想起來了——當時爸爸唏噓不已,連著失眠了兩天,我三更半夜打完游戲,還看到爸爸在書房里,手上拿著一支煙聞了又聞。

所以,他擔心我經不起風浪,就搞個天大的挫折來鍛煉我?

離婚,出軌,兩口子都不要我,這擱他麼在哪個孩子身上都受不了啊!你他麼是鍛煉呢還是要我的命呢!

一想起那幾十百來片助眠藥,還有沒頂而至的江水,我鼻子酸酸直想哭。

老子差一點就死了!

我放下右腿,架起左腿。換了左腿,又架上右腿,怎麼都不得勁兒。

干脆站起來,走幾步,從門口走到窗口,又從窗口走到門口。末了,站定,破口大罵︰「應至誠,我他媽牆都不扶就服你!」

爸爸猛地一把抱住我︰「瀟瀟,瀟瀟,對不起,都是爸爸不好。你不知道爸爸有多害怕,爸爸怕呀,怕得整晚整晚睡不著覺。你還這麼小,又被我們保護得太好,從來不知人之艱難。可這輩子還那麼長,那麼多事,你可能會考不上大學,可能會失戀,可能會被人嫉妒仇恨,你的叛逆期總有一天會來,有什麼事也不肯和我們說……若是,若是那時候,我該怎麼辦?」

我用力掙扎,扳他的手,沒用。

他的手臂肌肉塊塊鼓起,硬邦邦跟鐵打似的。

媽媽嘆了口氣,幽幽道︰「瀟瀟,原諒爸爸媽媽。我們第一次當父母,經驗不足。」

這理由強大得無可匹敵。

可老子也沒做女兒的經驗!

這活兒干不了!老子不玩了!

我低頭咬了應至誠一口,他一松手,我趁機跑出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萬相之王 我有一身被動技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