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似的起點迥異的道路

(抱歉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鴿了這麼久,但我保證我可能會鴿,但絕不跑路,一定會老老實實寫完的!)

我的工坊從一開始就不算單純。

雖然掛著工坊的名號,但我依舊時不時接些委托做做收尾人的活。偶爾還會關掉工坊專門出去個三五天,或許我到頭來還是個叛逆的孩子。不情不願地接受了老爺子的建議,但還是忍不住做點出格的事。

所以我也因此受到了報應。

被四五個男人圍著在身上模來模去是真的不舒服啊,衣服月兌的只剩下褲衩,貼身攜帶的保命工具都被扒了下來,現在這種毫無裝備的狀態真的很讓人害羞,在搜了兩三遍我的身確定我身上沒有裝備以後,他們終于放過我,把我捆起來丟在了地上。

「emmm,18號巷,代達羅斯工坊的丁?很高興你能來我的地盤」領頭人看了手下給他遞上去的資料,露出了一個假惺惺的「熱情」笑容。「作為剛剛拿到這塊地盤的我來說,你的到來無異于一份大禮。」

「所以,你準備拿多少來換你的命?「囤積者」?」

我動了動因為被綁而變得酥麻的手指,某些家伙給我取得外號給我帶來了一些麻煩,明明我只是來找熟悉的幫派老大來談交易的,現在卻要面對這幾個大只佬的威脅。

我眨了眨眼,被丟在角落的衣服蠕動了一下,趴在上面密密麻麻的「爬蟲」慢慢分散開來,順著天花板爬了上去。這個屋子里就五個人,只要控制到位的話,一個人分40只爬蟲擾亂一下視線,再解開繩子拿到武器,逃出去應該就不是問題了。

雖然可能要光著了。

爬蟲分散到了對應的位置,而我則繼續有一搭沒一搭的跟這個新老大談著價格,剛剛頭上挨了一下,這種精細活對現在的我來說有點困難。終于在對方的耐心消耗完之前,我把爬蟲對準了他們的腦袋。

「聖,誕,快樂~」

門忽然被踢開,五團血淋淋的東西被精準的丟到了那五個家伙的懷里,看到上面扎著的彩色絲帶我大概已經猜到來的人是誰啦。

「大家好啊,我是「節日游行」的尼古拉,今天是聖誕節,每個人都應該得到一份禮物」帶著滿臉笑意的嬌小姑娘轉了轉自己手上沾滿血的斬骨刀「所以我把你們愛的人都包裝成禮物送給你們了,你們一定會喜歡自己愛的人吧」

哈哈哈,還是和往常一樣,不折不扣的瘋子啊。

在他們被這份「飽含愛意」的禮物驚嚇到的時候,我順勢讓爬蟲掉了下來,雙重驚嚇讓爬蟲的效果變得更好,有些甚至進入了身體內部,進一步進行了破壞。

尼古拉本身的實力就不差,在我的配合下屋子里的那五位也很快就變成了下一份禮物,結束了禮物包裝之後,她終于注意到了被綁在屋子中間的我。

哼著歌走到了我的面前,歪著頭看了看我的臉,忽然嘟起了嘴。

「討厭,有計劃外的人,這樣子我不是不知道該把他變成禮物還是給他送禮物了嗎?」

「我說,你能把你那個被血浸濕了的頭發扒開再說話嗎?」

「啊,是大丁丁啊~」

「都說了不要這麼叫我了……」

站起身來活動了一體,就被拉去幫忙搬「禮物」,滴著血的盒子看上去就埋汰,但礙于剛剛被別人救了,也就只好默默干活。

「喂,尼古拉,你這次是興趣,還是工作啊?」

把最後一份禮物搬上車,我靠在車子上看著她興奮的在那清點禮物,點了根煙向她搭話,「節日游行」是一群殺人狂建立的事務所,每個成員因為腦子有泡的所長的愛好代表了不同的節日,而唯一接受了這個設定的也就是眼前這位。

「吶,一半為了工作,一半是興趣吧。」清點完禮物她關上了後備箱,一臉興奮的坐進了駕駛室,拿手不停的拍著副駕駛的位置。

「來嘛來嘛,陪我去發禮物嘛,發完了剛好把你送回去。」

這里離我工坊還挺遠的,幫忙干完活的我累得要死,免費順風車的誘惑還是不小的,我嘆了口氣把煙掐滅,坐進了副駕駛。

車子在道路上快速行駛的,窗外的景象一個接一個的發生著變化,為了省錢我並不常坐車,偶爾從車窗里看到外面的景象還挺稀奇的,我饒有興趣地看著窗外的景象,享受著免費的車載空調。

「喂,你車開得還可以啊,從哪學的?」

「啊,是有次晚上接了委托去剿滅對方幫派的時候學的,那個時候老大忙著跟對方干架,所以就把車交給我開了,我就是在那次學會啦~」

「哈?你說的是那次「血色聖誕」嗎,我記得那次那一段路直接就交通癱瘓了,怎麼可能開得動車啊?」

「這個啊」尼古拉拿手指輕輕點著嘴唇,歪著頭說道「可能是因為老大告訴我,人行道上不是很寬敞嗎?」

……

能碾那麼多人還不翻車,至少她的車技還是有保障的。

車上禮物一個接一個的送到了它們的目的地,看得出來她是真的覺得這些禮物能給那些收禮者帶去愛意,絕大多數這種扭曲想法

都來自于她從小成長的環境,不過這種事情與我並沒有太大的關系,所以我現在只是個普通的搭車客,只要默默享受就行了。

車忽然停在了一個路口,我被急剎車弄的晃了晃,還沒等穩住就被她拉下了車,把好幾個「禮物」放在了我的手上。

「這次要搬的禮物特別多,麻煩你幫忙搬一半啦~」

我掂了掂手上的八個盒子,這個肉的量都足以一家小餐館開一天的了,不知道是幾個倒霉蛋能收到這樣一份大禮。

跟著她巷子里走去,這樣的地方在後巷隨處可見,混雜著從各個地方逃亡來的家伙,所以這里的形成的文化風俗也是隨機產生的混合物,經常會有人會因為觀念不合而打起來,我也是在這樣的巷子里長大,今天陪她來這里真是讓人懷念啊。

抬腳跨過因為躺在地上的人,流淌在陰影里看不出本色的液體,彌漫在空氣中的微妙腐爛味,這一切都和兒時的記憶一模一樣,連蹲在路邊賣破爛的老爺子都很像。

「嘶,咱說,你是丁那個小兔崽子嗎?」

我猛的回頭,那個賣破爛的老爺子對我露出了笑容,剩下的幾顆爛牙讓我一下子就認出了他是過去坑了我錢的奸商。

不會這麼巧吧……

我轉過頭看著心情不錯哼著小曲的尼古拉,試探性的問道

「這個地方,不會叫「豬泥坑」吧」

「啊?丁你也知道這個地方嗎,這是我長大的地方哦。現在我還有些兄弟姐妹住在這里,所以我是來把多余的肉當成禮物送給他們的」

好吧,看來我和她真的是出自同一個地方的產物了。

在我被老爺子撿回去之前,我也是住在這里的某間破房子里,靠著干些偷雞模狗的事情賺錢,就算在被撿回去後的好幾年里,每當我和老爺子鬧了矛盾,我也會跑到這里來躲起來,所以直到10歲之前,這里都是我的「避難所」

不過說到兄弟姐妹,我貌似也有一個還待在這里啊,好久都沒來看她了。

在知曉這一切後,眼前的路也逐漸熟悉了起來,這是承載了我兒時記憶的地方,雖然是個骯髒黑暗的地界,卻依舊讓我不禁在這里放松了下來。

跟著尼古拉往前走,周圍的環境愈發熟悉,涌現出來的記憶也越來越多,她看上去跟我一樣,在這種地方也變得更加開朗,盡管童年全部消費在了這種地方,但童年永遠是童年,總能讓回憶起一絲美好。

我們最終停在了一個沒有窗戶的房子面前,從美好回憶中抽身的我看到眼前的房子感到略有些驚訝,但暫時沒有說出來,尼古拉大大咧咧的拿出鑰匙打開了門,我也跟著她踏入了無光的室內。

血腥味,和巨大的咀嚼聲,這兩樣和我過去的記憶一模一樣,在這黑暗的房間里,一個類似方形的血肉正是這兩樣東西的來源,數十個孩童手臂在血肉方塊的表面游走,藏匿在方塊表的嘴每一次開合都會撕裂一塊血肉,但又馬上愈合。唯一稱得上普通的就是正對著我們的那一面有一個女孩子的頭,現在正帶著微笑歡迎尼古拉的歸來。

「歡迎回來,尼古拉」

「我回來啦,姐姐~」

尼古拉馬上跑了過去,從女孩子的頭旁邊伸出了一雙安分的手臂抱住了她,尼古拉把頭在貼在對方的臉上蹭了起來,而對方也是帶著寵溺的微笑默許了這一行為。

哈,真的,有這麼巧嗎?

我向前走了兩步,讓自己的臉露在了從開著的門照進來的一縷光線下,女孩的頭發現了我,抬起頭看清了我的臉,露出了極其震驚的表情。

「對了,姐姐,我這次帶了好多禮物回來給你還有弟弟妹妹們,快讓我去喂他們吧!」

听到這話,我走上前去把我手上提著的禮物盒放在了她的身邊,尼古拉馬上就拿著肉跑到後面去喂方塊上其他的嘴了。

我看了看女孩,她也正在看著我,掏出一根糖拆開包裝紙叼在了嘴上,抬起一邊眉毛點了下頭。

「要來一根嗎?」

「你還是這麼壞,你知道我嘗不出味道的」她笑了笑「好久不見,哥哥。」

真有趣,世界有時候就是這麼小,尼古拉的兄弟姐妹和我的兄弟姐妹,是同一個人。

某個研究所想創造出融合人,通過所謂「濃縮」的方式制造出超級人類,于是就從這里抓了一批最具有可塑性的小孩子進行了實驗。

不過很明顯,他們的能力相較于他們的想象力來說太差了。

濃縮只進行了不到一半就進行不下去了,除了把這些孩子的血肉融合成一個大方塊以外他們什麼也沒有成功。因為體型過大的原因,方塊甚至無法移動。同時為了保證的統一性,他們試圖消除出了一個女孩外所有人的意識,卻只是讓那些意識失去了理智,成為了追求單純追求食欲的怪物。

作為失敗品自然是被丟回了我們這里,無法移動,手腳短小的「他們」就算餓的要死也無法獲取食物,只能開始自食,而唯一擁有理性的「她」也難以忍受這種痛苦,開始用自己的聲音誘拐其他人進入「他們」的捕食範圍。

「血肉塞壬」,這是我在發現她之前她的名號。我是在某天襲擊了某個路人失手把他干掉後,正苦惱該怎麼處理尸體時,被她的聲音吸引,把尸體喂給了她的弟弟。在那之後我經常去找她處理尸體,慢慢的熟悉起來,最終變成了「哥哥」

「真的是好久不見啊,我還以為你早就死了呢

我一坐在了她的面前「竟然還找了個新妹妹」

「哈哈,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是那孩子自己跑過來的,就在你被那個老頭撿走之後,這孩子就忽然出現在這,像你一樣開始幫我喂養弟弟妹妹。」雖然被迫成為了這個怪物的大腦,但她依舊表現的很文雅,就像個多子家庭的大姐姐一樣,露出讓人心安的笑容。

「這孩子就是個大麻煩,每次看到她都會頭疼,不過干起活來還是挺利索。」我轉過身躺在了軟乎乎的血肉上。「所以你的計劃,被她拖慢了嗎?」

「是啊」

「關于讓我死掉的計劃」

誘拐的成功率並不高,所以「弟弟妹妹」們依舊會挨餓並且自食,但假若被自己吃掉的部分達到一定數量,那就會有一個饑餓的意識消失。

就算變成了現在這副樣子她,她依舊不願意過多的去害人,所以她在某一天決定通過挨餓,讓自食一個個消滅掉多余的饑餓意識,而自己則坦然面對在這片黑暗中腐爛的命運。因此,我在那天她下了決心後,就再也沒有給她送過食物了。

「本來應該兩年前就結束的,沒想到拖了這麼久」她笑了笑「不過現在意識也減少到了16個,離成功不遠了。」

「哈哈,不怪你,畢竟尼古拉就是那種讓人不太好拒絕的家伙」

「是啊是啊,哈哈哈」她不禁笑出了聲

我沉默的看著她,對于我來說,她雖然算不上真正的兄弟姐妹,但也算我在童年里的好友,一晃十幾年過去了,她卻依舊是這副慘樣。

死了也好,瘋了也好,這種終日飽受折磨的日子並不適合她。

但命運就是這樣作弄人,連在「努力去死」這種事上都設置了障礙,盡管不能算尼古拉的錯,但是,確實是她導致了時間延後了兩年。

十幾年過去我們都有改變,從同一個地方出發的三段人生,我忙于生計,尼古拉忙于活著,而她卻在忙于去死。

真是可笑,有的人忙于去活著,有的人卻在忙于去死。

甚至還讓一個鮮活的生命來延長飽經磨難者去死的時間。

或許命運已經被首腦掌握了吧,不然還有誰會惡趣味的來整出這種場面呢。

我站起身來,看著尼古拉把肉都喂的差不多了,站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準備離開。

明明都來自于這里,我們去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在和「她」道別後,我和尼古拉轉身往門口走去,我會回過頭給「她」丟了一個通訊器。

「保持聯系吧,我會陪著你,在你達到自己的目標之前」

又一個儒雅的笑容,明明應該飽含憤怒,但她永遠都保持著屬于自己的尊嚴。

果然啊,這種罪不應該在她身上發生。

我和尼古拉坐上了車,伴隨引擎的啟動,我向後靠去倒在了車座上。

「喂,尼古拉,能不能喊我聲哥哥听听」

「??,咦,原來丁你好這口嗎?」

「emm…算了」

我用一只手遮住了自己的眼楮,準備在回去開工之前休息一下。

我要開始忙于生計了,而尼古拉今天一整天都忙于生活。

而我們的兄弟姐妹,卻依舊在黑暗中忙于去死。

真是,無論怎麼樣都覺得有點好笑。

原來死亡,也能如此漫長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