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救人

作者︰八角蓮葉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天亮後,淨業又如願以償的享受了一頓豐盛的齋飯,有所不同的是,這次胡海山一家三口並沒有和淨業一起用餐,所以這一大桌子菜都被淨業一人消滅掉了。

輕撫著鼓脹的肚子,淨業對身邊的胡海山提起了胡家老爺子的事情。

胡老爺子此時還在尚義縣的中心醫院里治療,說是治療,其實只是每天輸一些營養液維持著。

「胡施主,我有一個方法可以治療你父親的病癥,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同意。」

淨業鄭重的對胡海山說道。

若是換了別的時候,胡海山听了這話肯定會仔細斟酌一番,畢竟眼前這位只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小和尚。可是經歷了昨晚的事後,胡海山對淨業已經是盲目的信服,甚至是崇拜了,昨晚那堪稱神跡的一幕到現在還歷歷在目,不由得他不相信。

「淨業大師你就說讓我怎麼辦吧,只要能治好我家老爺子的病,我胡海山一定全力的配合!」胡海山語氣堅定的說道。

淨業趕忙擺手說道「叫我淨業或者淨業和尚就行了,大師二字可是不敢當啊!」

胡海山趕忙說道「淨業師傅,你不用謙虛了,我老胡活了這麼大,見過所謂的一些個大師也不少,而真正有本事的恐怕只有你一位了。這大師二字我是打心里認同的。」

淨業也不再多說什麼,直接將那驅散陰氣的方法告訴了胡海山,胡海山立刻應允下來,立刻打了個電話。

沒一會兒,一輛商務車就停在了大門口處,從車上下來一個司機,司機將車鑰匙恭敬的遞給胡海山後便離開了。

「淨業師傅,你先稍等,我這就去接老爺子回來,咱們再一起去青山寺中。」說完便上了車子發動後離開了。

尚義縣的郊外,一處隱秘的別墅中,一個中年人正在和一位身穿奇異黑袍的老者說著什麼,要是胡海山在場的話,定會認出這個中年人就是當年贈送紅珊瑚擺件給他的合作伙伴。

「大師啊!你可要想想辦法啊!那姓胡的恐怕已經知道是我在暗中搗的鬼了,昨晚我供奉在家的排位突然碎裂開來,我在您這請的那尊邪神恐怕已經是凶多吉少了!那姓胡的肯定是找了一位高人,現在也只有您能幫我了!」那中年男子說著便直接給黑袍老者跪下連連磕頭。

「起來吧!這件事昨晚我就知道了,對方的手段很是高陰,那尊邪神甚至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就被煙消雲散了!」黑袍老者揮了揮手,示意中年男子起來。

中年男子一听,頓時臉色煞白,腿肚子不住的哆嗦著。他可是知道邪神的本事的,沒想到竟然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

「這件事雖然難辦,也不是沒有辦法,這樣吧,你準備二十萬,等我將手中的子母鬼煞煉成了就去會會那位高人!」黑袍老者站起身來進到里面的屋子拿了一張銀行卡出來,丟到了中年人手中。

「將錢打到這張卡上,這次我不要現金了。」

中年男子無奈地接過銀行卡,那可是二十萬啊!他一年也不過才能賺三十萬,這下子一半多的錢都給了眼前這位了,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要不是靠著這位,自己恐怕現在還只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商人。

搖搖頭將卡裝進口袋,男子便走出了這棟陰森的別墅,發動汽車揚長而去。

「哼哼!不管你是誰!敢殺了我養的邪神,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別墅中傳來了黑袍老者咬牙切齒的聲音。

‧‧‧‧‧‧

山路上,一輛由金杯車改造的汽車上,淨業正坐在副駕駛,開車的是胡海山。

車子的後座都被拆卸改造成一張不大的病床,胡莉莉和母親正陪同在一位消瘦的老人身邊。老人頭發花白,臉上的肌肉都有些塌陷了,一看就是長期受病痛折磨的樣子。

車子的最後面,是一團白色的影子,這影子的腦袋都快和身體一樣大了,正是被淨業用金剛經度化了的邪祟,不過現在只能叫靈體了。

這靈體昨晚一直都在胡海山的別墅沒走,就守在淨業住的房間外面,好似門童一般的守了一夜。

淨業也沒趕他走,反正他現在又不會傷害人,只是到了早上這靈體還是跟在淨業身邊,淨業吃飯他就看著,淨業念經他就在一旁靜靜的听著,就連淨業無聊時練羅漢拳他也在一旁揮動胳膊學習著。

最後,幾人離開時這靈體竟然也跟著上了金杯車,趕都趕不走。

又經過了漫長的顛簸,眾人終于看到了‘青山寺左轉五百米’的大紅標語,淨業這才將緊提著的一顆心放了下來,沒別的只因他又暈的快要吐出來了。

下車後,胡海山和淨業兩人將胡老爺子放到擔架上抬進寺院,直接來到了大雄寶殿。胡海山就安靜的守在一旁,靜靜的看著淨業操作,他還是第一次見和尚還能治病,心中十分的好奇。

只是接下來令胡海山有些失望,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開壇做法,甚至都沒有一些簡單的儀式,淨業只是拿出了一個小小的木魚,坐在蒲團上開始念經。

「‧‧‧‧‧‧‧‧‧‧」

一開始,躺在擔架上的胡老爺子並沒有什麼變化,還是緊閉雙眼一動不動。隨著淨業不停的念經,兩個時辰後,擔架上的胡老爺子手臂突然動了一下,胡海山當時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仔細地查看後發現自家老爺子是真的有醒過來的跡象,手指在一直的顫抖著。

「誒!動了,老爺子真的動了!」

胡海山高興的叫出生來,一旁的胡夫人趕緊將他拉住,做了一個‘噓’的手勢,胡海山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緊停住了嘴。

大約又過了兩個時辰,天色已經漸漸黑了下來,淨業連飯都沒有吃連續念了一天的經文。此時胡老爺子已經轉醒過來,通過胡海山的敘述知道了發生的事情,對淨業也是感激不盡,揚言要給青山寺捐一大筆錢,這可把淨業樂壞了,表面上裝作一副風輕雲淡,其實心里已經是樂開了花。

半夜十二點,胡海山一家終于是驅車離開了,臨走還說等過幾天便帶著師傅過來測量一下,在入冬以前給青山寺建造一座文殊菩薩殿,並給菩薩重鑄金身。

淨業目送眾人離開,心中很是高興,因為他今天得了兩千塊的香火錢,那胡海山在出門以前就將錢準備好了,來到青山寺以後直接就投入了功德箱之中。

送走了胡海山一家後,淨業就準備休息了。

不過,等淨業回到僧寮後躺在床上卻發現了有些異樣,仔細地朝門口一望,‘噌’的一下就坐起身來。原來昨天晚上超度的那個靈體此時就站在門口,像個侍衛似的站的筆直,仿佛在給淨業站崗。

「系統!系統!那靈體就在我門口,他不會半夜趁我睡著了害我吧!」

淨業有些哆嗦的問道。

手機很快就有了回音。

「怎麼會!靈體一般是不會傷人的,除非是你先招惹他們。你不必害怕,有一些靈體會借助一些寺廟道觀之類的場所修煉的,這樣會讓他們的修為增長的更快。」。

淨業听完,若有所思,原來是借助這青山寺修煉啊,這樣的話就可以放心了,要不然這荒郊野嶺的也沒有戶人家,自己就算出了什麼事也沒人知道。

于是淨業便踏踏實實的睡了起來,這一覺睡得很是香甜,昨天可是整整的折騰了一夜。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