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0    暴躁

午夜時分。

市南區寬闊的林蔭大道上,保時捷跑車馬達的咆哮聲顯得異常囂張。

「嘔」

車子還沒停穩,豆龍龍就連滾帶爬的躥了下來,蹲在路邊大吐特吐。

「晚上吃的韭菜盒子?我看你這腸胃有點不消化啊。」

伍北不緊不慢的跟了過去,一邊輕松拍打對方後背,一邊壞笑著調侃。

「快滾你大爺的吧,我就算鐵打的腸道也架不住你擱市中心照著二百邁踩油門啊,我算嘰霸看出來了,回頭高低得往車上給你加倆翅膀,不然都對不住你的疾馳如飛,嘔」

豆龍龍眼淚汪汪的吐槽一句,繼續埋頭干嘔。

「實在不好意思哈,沒開過這麼猛的車,一時興起了。」

伍北笑的愈發狡詐,冷不丁指了指他被紗布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手掌發問:「你那是啥情況啊?」

「剛接上你的時候,我可就提前聲明過,我不想說你也不準問,就當啥也沒見過。」

豆龍龍歪頭打斷。

「行吧,需要我的時候,你隨時言語。」

看對方實在不樂意說,伍北也不好再繼續多問。

「話說你今晚上到底為啥事那麼狂躁?我不信只是因為底下的小兄弟被人刺傷?」

豆龍龍粗鄙的甩了一把大鼻涕說道。

「我沒狂躁,從始至終你看我啥時候皺過眉、咧過嘴?我就是看到你這大玩具特別感興趣,真不摻雜丁點情緒。」

伍北矢口否認。

「得了吧哥們,有一類人越是氣急敗壞,就越滿臉平淡,越是怒不可遏,嘴角的笑容就越和煦溫暖,我屬于這類,你也是。」

鑒于大環境如此,

豆龍龍吐了口唾沫,直指伍北的面門。

兩人相面試的對視幾秒,最終伍北敗下陣來,抿嘴苦笑道:「其實讓我發狂的原因很簡單,除了因為身邊親近的弟弟被傷,更重要的是那群山羊籃子似乎並沒有把我那晚的警告當回事,這是明里暗里的通知我,打算正經八百的飆一下。」

「宗睿?」

豆龍龍試探性的反問。

「愛誰誰,既然對手藏頭露尾,那咱就干脆听之任之,大不了鬧到明面上的時候,大家集體裝傻充愣唄。」

伍北咬牙回應。

令他暴走最關鍵的原因他其實並沒有實話實說,正如趙念夏所言,這是有人提前得知她的到來,在故意上眼藥,而伍北已經將目標直接釘在了宗睿的腦袋上。

「沒毛病,那就一塊裝唄。」

豆龍龍聞聲哈哈一笑,隨即掏出褲兜里響個不停的手機,打開免提功能。

「豆先生,動手的叫周元,是個不入流的小混混,歲數雖然沒多大,但是履歷非常的豐富,從十六歲輟學到現在為止,基本每年都得進去蹲幾天,這小子又狡又滑,大錯從來不犯,小錯一直不斷,身邊有群小崽子鐵了心的跟他。」

電話那頭傳來一道清朗的男聲。

「直奔主題,人找到沒?」

見伍北露出不耐煩的表情,豆龍龍及時插話。

「周元不知道跑哪去了,但他手下幾個小孩兒被咱的人堵在長江北路的電競網咖,你看」

對方連忙回答。

「地址!」

伍北徑直起身。

「最快時間內把他們嘴巴撬開,無需考慮後果。」

豆龍龍一把拽住伍北的胳膊,朝著電話那頭的男人下令。

「掉價。」

結束通話後,豆龍龍莞爾一笑:「這點咱倆不一樣,我的動手能力也還行,可我從來不屑跟小卒子論高低,更不樂意在肯定會有結果的事情上浪費精力。」

「你挺裝逼的啊。」

伍北不禁開玩笑的打趣。

「人嘛,該裝的時候就得裝到底。」

豆龍龍挑動兩下粗重的濃眉念叨。

大概七八分鐘左右,剛才那個男人再次打來電話,簡單利索的說出一個地址:「華北街輝騰度假酒店!」

「走著!」

豆龍龍沖伍北使了個眼神,後者立馬火急火燎的奔向駕駛位。

「打住老鐵,還是換我開吧!我實在沒東西吐了。」

豆龍龍搶在他前頭,一個寮步躥進車內。

「有點意思。」

伍北饒有興致的看向對方,明明他動身時候慢了小半拍,可卻比自己先上車,說明他的速度和對身體的掌控能力非常的不俗。

「還瞅啥啊!這會兒又不急了?」

豆龍龍哪知道伍北的小心思,翻了翻白眼催促:「我的人已經把酒店團團包圍,人指定是跑不了,今晚想咋辦都隨你,我只有一個要求,絕不能鬧出人命,不然我不好交差,輝騰酒店是老朱的產業,老朱是誰,你心里肯定非常明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