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本宮喜食甜食

溫陳陰著臉,從一旁的桌邊拿來筆墨,在白紙上畫了一個圈。

「這是內城門入口,現在閉眼,按照你的記憶,把拉你馬車經過的路線圖畫出來!」

如意哦了一聲,按照溫陳的吩咐,接過毛筆,雙眸緊閉,從起點的位置慢慢開始筆畫。

直,勾,直,拐……

小半柱香後,一幅整齊的路線圖便呈現在溫陳眼前。

溫陳看著地圖緊緊皺起眉頭。

「干爹,你怎麼了?」如意怯生生問道。

「沒事,你就呆在家中,一會兒你爹便回來了,記住,沒見到干爹,誰叫你們也不許出門!」

說罷,轉身便離開了溫府。

溫陳剛走不到一會兒,荷香便走進門來,看著一臉懵懂的小如意,微笑道,「小姐,該用膳了。」

「用膳?」如意撓撓頭,「什麼是用膳?」

「就是吃飯。」荷香不緊不慢解釋道。

「那干爹呢?」

「大人說,他要進宮辦事,不必等他。」

如意哦了一聲,隨即笑嘻嘻的抱住荷香的胳膊,「干娘,你能不能告訴我,什麼是太監呀~」

荷香一愣,臉頰微紅,「小姐,可不敢亂說,大人沒有妻室……」

「那漂亮姐姐,什麼是太監呀?」

「嗯……」荷香模了模如意的小腦袋,「太監嘛……,就是要蹲著解手的男人……」

「那不是和如意一樣?」

荷香訕笑一聲,不知該怎麼回答,「其實,也不太一樣,反正就是很復雜,等小姐長大了,自然就明白了。」

……

進宮路上的溫陳表情陰沉,如意所畫路線圖的終點他很熟悉,距離皇城很近,就在鎮國司西邊的位置。

這也就意味著,昨夜擄走如意的人並非內城中尋常的富商,而是大盛朝廷中有權有勢的官員。

至于到底多大的官,溫陳還不知道。

小皇帝賞給他的府邸,距離進宮怎麼也得走兩刻鐘,而能住到鎮國司附近的官員,起碼在三品以上!

結合之前六扇門的異常舉動,溫陳覺得此事要牽扯的到的人,恐怕又是個重量級選手,起碼是當初魏成那一級別的!

「這事還不能聲張……」

拿著小皇帝賜予的通行令牌,一路暢通無阻。

乾安宮中,婧妃望著花池中奼紫嫣紅的骨朵暗暗出神。

忽然,耳邊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抬頭一看,只見溫陳跨步進了小院。

「微臣見過婧妃娘娘。」

婧妃臉色微喜,不過立馬回歸正經,輕輕對著左右擺手,「你們先下去吧,本宮有話吩咐溫公公。」

「是,娘娘。」

見左右退下,婧妃指了指一旁的涼亭,「陛下一會兒便回來,溫……溫公公先等等吧。」

溫陳搖了搖頭,「微臣這次不是來找陛下的。」

婧妃聞言臉頰微紅,咬了咬嘴唇,「你……你日後萬萬不可如此明目張膽,本宮知道你的心思,但宮中人多眼雜,若是被人察覺便不好了……」

溫陳無奈笑笑,知道婧妃是想多了,但又不忍心說破。

「婧妃進來可好?」

「一切安好,只是……」

「只是什麼?」溫陳問道。

「只是陛下最近國事繁忙,本宮一個人呆著有些無聊罷了……」婧妃說著,還偷悄悄瞥了溫陳一眼。

「那微臣日後便經常來看看貴妃,說說笑話,給貴妃解解悶。」

雖是有過負距離接觸的二人,聊起天來卻是十分僵硬。

「不行不行。」婧妃像個害羞的小姑娘般連連擺手。「會讓宮中下人說閑話的。」

「微臣一個太監,怕什麼閑話?」溫陳笑道。

「那……那也不行,陛下會不高興的……」婧妃小聲道。

溫陳長長哦了一聲,「婧妃若是不喜歡見到微臣,那微臣日後還是少來的好。」

這婧妃還真是有趣,未曾熟識時,對待自己大方得體,甚至連小皇帝的玩笑都敢開。

可如今的表現,卻像受了驚的兔子般,扭扭捏捏,局促中還帶著一絲可愛,如同八九歲的孩子一樣。

婧妃沉默不語,過了許久,才輕聲開口,「溫大人以後還是夜里過來吧,夜里人少……」

「夜里?」溫陳意味深長的笑了一聲,「好啊,那微臣下次找個陛下不在時候的夜里來找貴妃。」

「本宮不是那個意思!」婧妃急得一跺腳,「你還是不要來了!」

說罷,把頭轉到一邊賭起氣來。

「哭了?」溫陳湊到身前看著淚珠在眼眶打轉的婧妃笑道。

「沒有!」

「太後最近身體如何?」

「太後過兩天就回紫微宮了,到時候溫大人自己去探望!」婧妃沒好氣道。

溫陳咧了咧嘴,小聲湊到她的耳邊,「微臣知道太後最近用膳不太順心,恰好微臣打小便喜愛鑽研廚藝,還請貴妃在太後面前引薦一番,讓微臣也好有機會多在這乾安宮中走動走動……」

一听這話,聰明伶俐的婧妃便知道溫陳是在給自己台階下,板著的臉也漸漸舒緩開來。

「本宮考慮考慮。」

溫陳微微頷首,「微臣冒昧再向貴妃打听一件事情……」

不等話音落下,婧妃便迫不及待回答道,「本宮和太後一樣,喜歡甜食。」

「不是這事兒,微臣是想問,裘得祿裘公公可在乾安宮中?」微臣玩味道。

婧妃表情一滯,立馬意識到自己又自作多情了,趕忙找補道,「裘公公也喜歡甜食,他剛才還在這里澆花,應該是往西邊的院子去了……」

「多謝貴妃指點。」溫陳應付了一聲,轉身便要去辦正事。

「溫陳!」

「干嘛?」

「本宮喜歡甜食!」婧妃氣鼓鼓的噘嘴道。

「記下了,記下了!」溫陳隨意擺了擺手,一溜小跑去了西邊庭院。

剛進院子,便看到裘得祿這個老太監把耳朵附在牆上,嘴角咧得老高。

「裘師爺,竊听宮中機密是要殺頭的!」溫陳無奈道。

這老東西也太不正經了。

裘得祿拍了拍身上的土,哼了一聲,「咱家是幫陛下盯著你這個小東西,不要胡說!」

「還有,咱家不喜歡吃甜食,咱家喜歡吃酸!」

「好了好了,知道了!」溫陳白了他一眼,「還請裘師爺幫小的一個忙。」

「不干!」

「小的還沒說幫什麼忙啊?」

「不管什麼事兒,沒油水的忙堅決不幫!」裘得祿回了一句,拎起腳下水桶又開始澆起花來。

「兩瓶男人香!」溫陳提出籌碼。

「五瓶!」老太監還價。

「成交!」

二人一拍即合,相互露著肩膀取到了一旁角落。

「裘師爺不是輕功了得嘛,幫小的探個地方……」

「什麼地方?你都快當東廠廠公的人了,陛下寢宮都隨意出入,那里去不得?」裘得祿疑惑。

「這里!」溫陳拿出如意所畫地圖,展開放到老太監眼前。

裘得祿瞳孔一縮,驚訝道,「太傅府?!」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