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臣等以死相諫

門外片刻的死寂後,瞬間炸開了鍋!

要說先帝牌位一次掉落可能是偶然,可這第二次呢?

門外恰巧刮起一陣狂風,剎那間塵土飛揚!

「先帝顯靈了,先帝顯靈了!」

「先帝牌位屢次跌落,肯定心有不忿,想要傾訴,老臣無能,未能替先帝分憂!」

「鎮南王到底做了何事?竟會使先帝發如此打的脾氣?劉太常,你今天不說個所以然出來,休想離開!」

妙公子如今跪在地上抖成一團,任憑往日何等逍遙灑月兌,但如今真正面對鬼神之時,內心的恐懼直接被放大了無數倍!

回想起溫陳先前說過的話,頓時感覺脊背發涼,好像有一只蒼老的手掌在輕輕撫模。

「先帝恕罪,先帝贖罪!不肖子孫劉太常給您磕頭了!」

妙公子腦袋一次次撞在地上,猩紅的血液從額頭滲出,溫陳嘴角勾起,這比剛才裘得祿磕頭的時候可虔誠多了!

門外眾大臣吵成一團,有人表情慌亂跪在地上不停懺悔,有人臉色沉重一言不發,更有人想要沖進祠堂找劉太常問問個究竟,為何偏偏他一人入祠後會發生這種事情?是不是鎮南王心有不軌?!

溫陳看了眼門口的裘得祿,只見他不露痕跡將右手收回袖筒,雖面無表情,但眼眶里似乎有淚光閃爍!

「肅靜!」

「肅靜!!!」

溫陳將地上的牌位抱了起來,走到門外站立于台階之上大聲道︰

「諸公請勿隨意猜測,今日祠堂有此異象,分明是先帝許久未見親近晚輩,心懷激動,想要好好看看世子殿下,爾等萬萬不能信口雌黃!」

「世子殿下,你說對嗎?」

劉太常一怔,趕忙跪著挪動過來,感激的望了溫陳一眼,接過他手里的排位死死抱在懷里,聲音悲愴道︰

「先帝,不肖子孫來晚了,讓您牽掛許久,太常這次便好好陪陪您!」

眾大臣當然不信這番說辭,紛紛朝著敬仁帝諫言道︰

「陛下,溫陳此賊顛倒黑白,此事分明另有隱情,還請陛下下令徹查,還先帝一個公道!」

「陛下,天無二日,國無二君,老臣以死進諫,懇請陛下慎重考慮削藩一事!」

「溫陳,你這個吃里扒外的狗東西,本官與你不死不休!」

一時間朝臣的情緒都被調動了起來,在這一刻,他們終于認識到了自己國之重臣的身份,任憑劉太常演得如何真切,也無法將他們打動。

溫陳對此自然是十分滿意,他要的就是朝臣一致對外,別小皇帝日後真要削番之時,這幫老東西又畏畏縮縮不敢言語,今天的態度都可以作為以後拿捏他們的話柄!

溫陳回過頭去,和小皇帝對視一眼,此時是她出手的時候了。

敬仁帝意會,緩步走出祠堂,抬了抬手,群臣立馬安靜下來。

「朕受命于先帝,以振興九州為己任,三年來諸公鞠躬盡瘁勞心勞力,朕都看在眼里……」

「諸公放心,朕答應你們,此事必會給諸公一個交代!」

「陛下英明!」群臣伏首齊聲道。

小皇帝微微頷首,轉過頭去看著神色慌亂的劉太常,「王弟,你是不是該和朕聊聊正事了……」

劉太常表情一滯,急切道,「陛下,父王與微臣對大盛一片赤誠,絕無二心,陛下切勿听信他人謠言吶!」

「哼,朕說的是你此次來尚京城的真正目的,你的說客找朕來求情的事情這麼快就忘了嗎?」小皇帝嗤笑一聲,目光朝著溫陳身上掃了一眼。

「陛下……,這……」

劉太常轉頭小心翼翼看了眼溫陳,見他低著腦袋似乎在回避,心中無奈嘆了口氣。

「豫州十九礦之事,全憑陛下做主,父王與微臣自當全力支持!」

敬仁帝微微一笑,「君無戲言,朕既然答應了你那說客的請求,自然沒有反悔的道理。」

「裴芝!」

「老奴在!」

「將準備好的東西拿到王弟眼前,朕要看看父皇到底如何抉擇!」小皇帝正聲道。

「是!」

裴芝抱著事先溫陳交給他的黑箱子,放到劉太常身前一丈遠的地方,然後將事先準備好寫有富商名字的紙條鋪成一排,交由劉太常查看。

妙公子如今哪還有心思計較這些,只想趕緊月兌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隨意掃了幾眼便點頭道,「公公請便。」

裴芝目不斜視,將紙條來回折疊兩次,一個個放入黑箱子中,舉起來朝著群臣展示一圈。

「溫陳,你不是和王弟關系很好嗎?去幫幫他。」敬仁帝淡淡說道。

溫陳假裝面露難色,欲言又止,重重嘆了口氣走上前去。

隨著箱子里的紙條被一個個抽出宣讀,妙公子的心也隨之跌落谷底,先前抱有的一絲僥幸也蕩然無存!

十九人竟無一人是父王之前確定的人員!

懷里抱著的牌位一時間重若千鈞,後背早已濕透!

「真的是先帝的意思……」

當最後一個名字被念出,裴芝躬著身子來到敬仁帝面前,雙手將剛才抽出的紙條呈了上去。

小皇帝嗯了一聲,低頭看向跪在地上的劉太常,「王弟可有異議?」

「微……微臣不敢!」劉太常匍匐在地恭敬道。

「好,那就這麼定了,日後可別說朕不明事理!」小皇帝哼了一聲,甩袖離開。

「起駕,回宮——」

一直沒有戲份的宣陽左顧右盼,看著群臣一個個離去,表情茫然。

這就完了?本宮還沒進香呢!

再看溫陳,見他不住的朝自己使眼色,表情浮夸且怪異,氣憤的跺了跺腳,只好跟了上去。

負責此次祭祖的禮部尚書崔韋表情凝重,深深看了溫陳一眼,情緒復雜,緩緩移動步子來到表情呆滯的劉太常跟前。

「世子殿下,別抱著了,讓先帝歸位吧……」

劉太常失魂落魄地點了點頭,身子僵硬站了起來,搖搖晃晃將先帝牌位放回原位,跪在蒲團上,腦袋深深埋在地下,久久不願起立。

崔韋面無表情靠近門外的溫陳,「溫大人,你是越來越大膽了……」

溫陳也不隱瞞,剛才幾人進祠堂之時,自己便將一些信息透露給了崔老頭,他如今能看出來幾人的把戲並不意外。

「非常之時,當用非常辦法。」

崔韋輕輕點了點頭,「老夫冒昧問一句,到什麼地步了?」

「剛才諸公不都說了嗎?崔公沒听見?」溫陳反問一句。

崔韋瞳孔一縮,腦海里清空出現兩個大字——削番!

看來暗地里確實有許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發生過了呀!

朝著溫陳躬身一拜,「溫大人保重,老夫告辭!」

這句保重情真意切,他明白溫陳此計是把罵名都攬在了自己身上,也要力助陛下一統臣心,若進展不順,更可能深入龍潭虎穴與鎮南王周旋,可謂是危險重重。

有此心計,有此膽量,有此家國情懷者,當拜國士!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