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迷戀著你神魂顛倒

經理看到陸總那板磚似的臉,解釋道︰「陸太太一口氣點了一箱紅酒,要不是我攔著,她們還要點……當然,沒開的可以退。」

陸向寧倒不是心疼錢,但他確定,等黎早酒醒知道這筆花費,絕對能讓她心疼得捶胸頓足。

行,也該讓她知道知道放縱的代價。

「不用退,我付個整數,你把另外那位女士扔大馬路上。」

「啊?……」

「你看著辦,」陸向寧不耐煩地敷衍一句,「確保人身安全就行了。」

「好。」

「另外,把詳細的賬單給我。」

「好。」

經理大概是怕陸太太酒醒後不認賬,還拍了上菜的照片,一並沖印出來交給了陸向寧。

陸向寧將嘴里嘟嘟囔囔念詞的黎早打橫抱起,從月上軒的內部電梯離開了。

走大廳,他丟不起這個臉。

黎早閉著眼,渾渾噩噩地伏在他胸口,手還不老實,一個勁地往西裝外套里面模,「來,左邊跟我一起畫個龍,在你右邊畫一道彩虹。」

陸向寧︰「……」左右胸口有被冒犯到。

「來,左邊跟我一起畫彩虹,我在你右邊再畫個龍……」

他壓低聲音吼了一句,「你可老實點吧。」

黎早听到這陣熟悉的聲音,好像意識回籠了些,用力撐開眼皮,用蒙著水霧的雙眼對著陸向寧眨巴眨巴地瞅。

陸向寧以為她酒醒了,沒好氣地問︰「醒了?知道自己干什麼了嗎?!」

黎早突然手上使勁,一把捏住他的凸點,邊唱邊扯,「在你胸口上比劃一個郭富城,左邊兒右邊兒搖搖頭……」

「嘶……」

那是肉啊,生扯?

「咦?帥哥,你比郭富城還要帥呢,能加個微信嗎?」

陸向寧深呼吸,忍著當場把她抱摔的沖動,將她往上一顛。

這一顛,切歌了。

「神魂顛倒,迷戀著你神魂顛倒,是你踩碎我的解藥……」

「陸向寧,我迷戀著你神魂顛倒……神魂顛倒……」

陸向寧本想松開的手又不由自主地緊了緊,內心深處的那片柔軟被精準擊中,怒氣也被壓了下去,他深嘆一口氣,語氣也放柔了些,「乖一點,回家了。」

「哦。」

「唉……」

回到家,凌姨煮了解酒茶。

陸向寧捏住她的臉,毫不客氣地給她灌了兩大碗進去。

「咳咳……咳咳咳咳咳……」黎早捂著又鼓又漲的肚子,說,「我喝不下了……老板,你家的白葡萄酒怎麼酸不拉幾的跟餿水一樣?……我跟你說,以次充好不是長久經營之道。」

陸向寧搖搖頭,「凌姨,你把這里收拾一下就去休息吧。」

「那太太呢?」

「我來收拾。」

說著,他又打橫抱起這個醉鬼,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人抱上樓。

黎早本來在車里晃晃蕩蕩地快睡著了,回來被灌了兩碗解酒茶,酒沒解,瞌睡解了差不多。

「左手……」

陸向寧打斷道︰「別畫了,沒墨了。」

「跟著我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右手左手忙動作重播……不用墨啊。」

陸向寧都給氣笑了。

進了房,他把人抱到沙發上,用食指在她嫣紅的唇瓣上一按,低沉警告,「安靜點,我去放水。」

黎早有那麼一刻像是被點了穴,一動不動,等到他轉身,才遲疑地對著他的背影,乖乖巧巧地回應了一個「哦」字。

但是,等陸向寧轉身出來,黎早又開始了她的表演,「一顆心噗通噗通的狂跳,一瞬間煩惱煩惱煩惱全忘掉,我甩掉地球,地球甩掉,只要越跳,越高……」

瘋婆子!

都是被那個海後給帶壞的!!!

第二天清晨,天才微微亮,黎早就被一陣劇烈的頭痛給痛醒了。

「嘶……」頭痛,腿痛,膝蓋痛,哪哪都難受。

陸向寧第一時間就醒了,拿了床頭櫃上一直溫著的蜂蜜水,遞給她。

一杯溫水下肚,胃里暖暖的,黎早頓覺舒服了許多。

等等,不對啊。

她慌忙回頭,只見男人果著上身半躺在墊高的床頭,雙手枕頭,半闔著眼,一副沒睡醒卻又逼自己清醒的樣子。

她避嫌地往外邊挪了挪,正納悶自己是怎麼回家的,陸向寧就開口了,「還記得昨天在餐廳的事嗎?」

「怎麼,我還不能吃點好的了?」

「呵,你知道自己吃了多少嗎?」

黎早仔細回想,她記得和蘇葵點了好多,什麼貴點什麼,還點了一支八千的紅酒,這一頓估模著得有個兩三萬。

「你吃了一百萬。」

「怎麼可能?!你少冤枉我。」

等的就是這個時候,陸向寧順勢甩出賬單和照片,「你要監控的話也有,看看自己做了什麼吧。」

看著那長長的賬單和花里胡哨的照片,黎早瞳孔地震,下巴都快驚掉了。

那些照片雖然拍的是上菜的菜品,但鏡頭也有掃過她和蘇葵,她們居然赤著腳踩在沙發椅上。

「一頓飯一百萬,就你這種揮霍程度,還敢跟我提離婚?就算我給你一座金山都不夠你下輩子投胎的。」

「那得看是什麼山了,像喜馬拉雅山脈那種金山的話……」

「你倒是敢想!」

「……」

黎早氣勢全無,斷斷續續想起一些畫面,自己好像月兌了衣服盡情地跳舞,還纏著陸向寧問他為什麼不喜歡自己,是不是自己不夠性感,那現在夠不夠性感……

喝醉了不可怕,可怕的是第二天有人幫你回憶。

社死就在一瞬間。

她抓抓頭,弱弱地問道︰「我昨天纏著你跳舞了?……我是說……是你吧?」

「那你還想是郭富城?」

「……」狗男人真不了解我,就算做春夢,那也是小鮮肉。

陸向寧用一種安慰的口吻說著刺激她的話,「月兌衣舞確實是回家來跳的,在餐廳里你們也就臨時組了個女團,免費開了場演唱會,倒是沒月兌。」

黎早抓完頭的雙手開始捂臉,她到底听到了什麼驚悚的故事?

然而,更虐的還在後面。

「呵,回來就放飛自我,纏著我要這要那,不給還鬧。」

黎早羞憤得滿臉通紅,視線從手指縫里看出來,問道︰「我問你要什麼?」

「你說要什麼?」

「我不知道啊。」

「幾個億。」

「……」那還能是什麼!

看到她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陸向寧挺起身來,轉了轉身體向她展示胸口和肩頭的草莓,還有背上的抓痕,「瞧見沒,這都是證據。」

經過提點,越來越多的荒唐片段在腦海里閃現,黎早臊得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陸向寧翹著二郎腿,一臉傲嬌,「我就知道你愛慘了我,迷戀著我神魂顛倒,所以,別再提‘離婚’了,萬一我當真了呢?陸太太。」

神魂顛倒……咳!

黎早氣得頭更加暈,胸口也悶。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