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起幻靈 第四十四章  一拳而已

壓抑的時間是過得最慢的,這個昏迷的女孩子,在恢復一點靈力之後,慢慢的蘇醒過來。

抬起頭看到自己的父親正沉重的看著自己。

他的女兒不是傾國傾城可也非常美麗。

樣貌出眾就怕落入到敵人的手里面生不如死,還不如早早的結束自己的生命。

這個想法剛剛出現就如同毒刺一樣又一次的刺進一個父親的心房。

感覺有一口氣壓得自己出不來氣,毒丹每一個修士都有,況且築基修士。

為了不讓對方搜魂只需十幾息的時間就可以讓自己化為一灘毒水。

本來是為了嚇唬犯人的,如今倒好直接便宜了自己心愛的人。

女孩看到自己的父親復雜的眼神她立刻就明白了。

只是心中盡是悲哀面。

舉目所望自己身邊的親人,族人,每一都是面如死灰。

族長宛如一座隨時要坍塌的大山。

自己剛剛死里逃生現在腦海中還是一場空。

為什麼會這樣?

難道自己就要死在這里面?

就在女孩滿臉驚恐的時候,父親已經來到自己的面前,取出一枚丹藥。

「這是毒丹,吃下去不到片刻就化為一灘毒水,沒有痛苦的。」

說完沒有理會自己的女兒那絕望的眼神,只是把丹藥放到冰冷的手里面。

就轉身離去,他不但是一個父親還是一個兒子,老族長就是他的爹。

這一刻無論生死,他都要站在自己父親的身邊。

那年邁的身體都如同隨時倒去的大樹。

身後面的貴婦人,默默的坐到自己的女兒的身邊。

把自己的女兒攬到自己的懷里面,期待著生不如死的時間過得快一點。

不多時遠處傳來一陣驚天地的破空聲,如同指甲劃過石板的聲音,讓人不寒而栗。

本來都不是多麼好听的聲音,這一下如針一樣刺入耳膜。

腦海就好像被人用針扎了一下還難受。

「給你們一炷香的時間,交出女人,靈石,還有資源可以饒你們不死。」

老族長沒有想到對方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如此不要臉。

氣的吐出一口血,艱難的吐出一個詞

「迎戰,」

深沉悲壯的聲音響起,族人開始變化出一個又一個法訣,陣法上面出現一個巨大的鐘。

片刻間就出現數十個鐘,每一個鐘都非常的厚重。

但是也只是相當于散發出假丹修為的威力。

「不自量力,今日就是你們羅家的末日。」

說完不去理會這幾十個大鐘,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個鞭子,這鞭子上面由數百個骷髏組成。

對著剛剛遠處的鐘隨意的一揮,鐘就被打散一空。

「血祭。」

老族長沙啞的聲音又一次的響起來,族人咬破自己的手指。

一千多人的血全部沒入到大陣,大陣一陣翻滾,幻化出一個血色巨人,巨人模糊不清。

手里一個巨大的斧頭也是如同幻影一樣,但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已經是結丹中期。

「有意思,沒有想到這個小小的陣法可以施展到如此地步,可惜了。只是一個簡單的小陣法,如果可以幻化出結丹大圓滿修為的話,老夫今日就退了,可惜。」

話剛剛落下來。

長鞭已經揮到巨人凡人面前,本來就有一些虛幻的影子現在直接變小了數倍。

還沒有結束又是一鞭子過來,血色巨人直接消散在天地之間。

下面的族人都口吐鮮血。

還沒有等到他們反應過來,又是一鞭子,陣法就被破了。

一股結丹修為的威壓已經讓在場的人都動彈不得。

「浪費我的口舌,在問一遍你們都是想死嗎?」

話音剛落就有十幾個族人被他隔空抓來,隨意的一抓。

都在一陣刺骨的尖叫聲中,看著十幾個族人化為一堆白骨。

「味道不錯,再來幾個,這一次是一百多個。」

「住手,」

老族長噴出一口血取出十幾個天雷珠直接沖向對方,但是還沒有沖出幾步就被飛來的鞭子打到一邊。

這就是結丹和築基的差距。

但還是有幾顆珠子飛到他的面前。

直接爆開但是也只是把對方的護體罩給破開。

「找死嗎?」

自己在來的路上消耗了太多的神念,如今自己的神念如此的薄弱還會沒有發現被對方個坑了。

這一次他是怒了。

手中白骨落地。

一個晃動出現在對方面前一鞭子過去,老族長就皮肉炸開。

「爹。」

「還有你。」

這一鞭子把他打死過去。

「爹。」

女孩子飛奔的跑了過去。

「哎呦,這麼多爹,那我就當著你爹的面把你給強暴了,我最喜歡了,還有你,上一對母女我多少年沒有享受過了。」

不去理會這里人的目光,抓來母女二人,隨手打出幾道法訣。

母女二人都悲哀的發現自己動彈不得,除了自己的嘴巴和眼楮。

「你不得好死。」

女孩怒視這對方。

「罵。好好的罵,你罵的越多我越開心。」

刺啦~~!!

衣服撕破的聲音,所有的族人都默默的低下頭。

又是刺啦的一聲,所有的衣服都被撕破,母女二人對視這,眼楮中都是深深的悲痛。

和絕望這一刻想死都是多余的幻想。

十里之外,莫少甫問到濃烈的鮮血味道

「不會吧,這家伙又開殺戒,不行我要加快速度。虎嘯山林,火。極遁。」

十幾個十多仗的凝實一樣的虎影沒入到莫少甫的後面,十幾個十多仗的火靈沒入到莫少甫的後面。

還有極遁,這一刻的速度就算是元嬰見了都吃驚。

十里的距離不到幾息就到。

首先映入莫少甫眼中的是看到這里有一百多個骷髏,還有一對女子被撕破衣服絕望的躺在地上面。

以及一個猥瑣的老頭正在月兌衣服。

速速不減直接撞到這老頭的後面,這是全力的一撞。

老頭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撞飛出去,自己的五髒六腑都直接被撞到一起。

一口血還沒有吐出來,自己的後背的骨頭都全部斷完。

第一想法就是幻靈宗的太上長老來了,而且還是幾個修為中最高的一個。

自己全身的經脈都斷了好幾根,靈力幾乎調動不起來。

莫少甫落地,飛快的在自己的儲物袋子里面取出自己的衣服,給二人蓋住。

還轉過身怒視這這個猥瑣的老頭。

見老頭還沒有起來,自己是不是把對方給撞死了。

這倒好自己還沒有好好的練練手那。

等著對方起來,可躺在地上面的母女二人震驚的看著莫少甫。

一個出現就把對方給打成這樣。

這是什麼修為,結丹嗎?

修煉狂魔正在全力的關注這對猥瑣老頭完全沒有理會地上的一對母女,好一會對方還緩緩的起來。

莫少甫覺得對方的修為實在是太弱了,只是莫少甫想錯了。

這個猥瑣的老頭的修為是靠采陰之術堆積起來的,與幻靈宗的真正的結丹後期比起來還是差的太遠了。

可以說一個天上一個地上。

老頭自己也是非常的恐懼,對方是誰,自己不認識,為什麼還不出手。

有什麼手段依靠還是對方的修為遠遠的高過自己。

可對方在如何看都是一個築基修士,沒有見過那一個築基修士一擊之力就可以把自己個打成重傷的。

會不會是那一個老怪物的分身。

就算是分身的話應該不會有太多的力量,自己就賭一次。

有這個想法之後,取出一枚血色的丹藥,吞下去,全身的傷勢立刻恢復。

靈力短時間不會枯竭。

自己剛剛站起來莫少甫就來了一句話。

「哎,不去裝死去了嗎?這剛剛好我可以練練手。」

「小子去死吧。」

說罷身子往前飛去,自己的手中的法訣開始飛快的施展。

「百鬼夜行,鬼哭狼嚎。」

話音剛落,猥瑣老頭的後面出現一百多只鬼影,在後面大約有一千多只骷髏架子的狼。

這里的空氣一下子變得無比的陰冷。

莫少甫飛快的退後,而且分出十多個火靈,把在場的人全部清理出去。

「不過如此,你也是一個結丹修士,我看還不如我一個築基修士,虎嘯山林。」

十多只十多仗的凝實的虎影,飛快的沖擊進去。

猥瑣老頭得意的一笑,自己的百鬼夜行是出了名的厲害,不說一切的術法無效,還可以把對方的術法給吞吃掉。

可是下一刻他臉上的笑容就凝固在臉上,自己的百鬼夜行在遇到對方的虎群的時候,只是一個照面就被沖散。

好像對方的虎影有無上的威壓一樣。

這自己就想不明白了,自己可是一個結丹修士,結丹啊!

對方只是一個築基修士,可是你見過那一個築基修士的道基有這麼的變態嗎?

開玩笑,這已經可以秒殺一些結丹初期的修為,當然不是全部。

「太弱了,」

自己非常的鄙視對方,對方的修為連打自己那一位結丹後期的太上長老沒有辦法比。

對方來了只要一巴掌就可以拍死對方,這家伙是如何的修煉的,難道他的靈氣摻水在里面了嗎?

「沒意思,你要是在不拿出來一些真功夫你可要死了。」

說完自己直接沖上去了,煉筋初期大圓滿,接近與四百萬斤的力量,而且是一個手出拳,一個手在他後背擋住,怕對方借助自己力量跑了。

猥瑣老頭感覺自己的被一只牛撞了,而且這一 撞所有的骨頭全部碎掉,筋脈斷,靈海被毀。

自己變成一個一條蛇被對方提在手里面。

莫少甫非常無奈的看著這自己手里面的猥瑣老頭,這太弱了吧?

自己還沒有出全力的。

打出幾個法訣把老頭扔到儲物袋子里面。  順手打開猥瑣老頭的儲物袋子。

里面密密麻麻的亂七八糟的,而且都是女人穿的大膽暴露無比的衣服看到這些衣服莫少甫下意識的聯想到。

這老頭不會還有這癖好,我去都多大的人了。

可自己鼻子多麼的厲害在衣服上面存在一些血腥味道,想到這里。

順手把所有的衣服全部都倒出來,隨手化為灰燼。

可是動作再快,也抵不過這儲物袋子里面的衣服多,和在場這麼多的人。

特別是那一對母女更是害怕莫少甫有什麼多余想法。

在場的人看莫少甫的眼神都怪怪的。

下意識的回過頭看著周圍的人,對方看到莫少甫回過頭,立刻低下頭。

自己不就是燒了幾件衣服不至于吧!

老頭修為被廢,在場的威壓也消失不見,禁錮這母女二人的禁制也消失。

二人恢復自由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披上道袍。

掃視一眼周圍發現被對方吸食成白骨的人之外,其他的沒有生命危險。

「諸位告辭。」

說完自己的飛劍就落入到自己的腳下面,靈力注入準備走的時候,一個沙啞的聲音在老族長的嘴里傳出來。

「道友留步。」

站在飛劍上面看到地上面爬起來一個身負重傷年邁的老頭,奄奄一息馬上就要掛了一樣。

莫少甫于心不忍,落下來,取出自己的青靈丹塞入到老者的嘴里面。

丹藥入口化為無盡的生機老族長感覺自己的傷勢在幾個呼吸間就恢復如初而且多年的舊傷也恢復,修為在這一顆丹藥的幫助下也有了幾分的精進。

知道這丹藥價值不菲。

對于這個少年的身份開始看不透。

「多謝道友丹藥,老夫羅成就,羅家家主,這是我兒子,羅天文,」

「見過前輩」羅天文對著莫少甫趕緊一拜。

「別,我還小,今年不過二十多歲。」

莫少甫不說好還,一說嚇住對方二人,二十多歲,就有了如此的修為,不會是哪一位太上長老的私生子吧。

這要多少的資源還可以培養出如此厲害的人。

這一次莫少甫又感覺對方的眼神非常的奇怪,自己是忘記穿衣服了嗎?

來到這里就感覺每一個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是怪怪的,自己長得丑嗎?

應該不是難道還有別的原因嗎?

見到對方有點受不了自己族人的眼神,老族長趕緊命令族人把這里的白骨埋了,順便還把所有的族人驅散走。

「道友,老夫羅成就有一事相求。」

老者對著莫少甫深深的一拜,莫少甫卻不敢前去扶起老者,誰知道對方要自己幫什麼忙自己可是很忙的。

良久見到莫少甫還不說話,老族長立刻取出一枚玉筒。

「道友,此物乃是先祖所創之物,價值不菲,還望道友笑納。」

說罷遞給莫少甫,隨意的看了一眼,但是就是一眼就被吸引,火雷珠煉制之法。

取自天雷以特殊的封印之法封印住天雷。

所用之時只要激發就可以而且煉制到完美地步可以無聲無息。

莫少甫把玩這玉筒,「你說吧,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的事情我可以考慮。」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