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起幻靈 第六十章    喝多了

莫少甫醉是醉了,但是修為還在,立馬減去自己飛速移動的速度不然壓撞個正著可就尷尬了。

郭珂感應到莫少甫的氣息之後轉身望去,撲面而來的是一股酒氣,莫少甫喝酒了?

郭珂如此想著。

「先進去再說。」

莫少甫打出法訣陣法顯露出一個通道二人進去,莫少甫再一次搖晃這自己的腦袋。

「郭珂不好意思,今天喝的很多,我先休息了,抱歉了。」

說完莫少甫直接倒在自己的床上睡著了。

郭珂看了一眼莫少甫這家徒四壁的洞府,這家伙除了修煉別的事情他都不做嗎?

拿起石桌上的茶壺,還是半杯,哎喲我去,沒有辦法郭珂也只好去莫少甫修煉的地方打坐休息。

此時歐陽妃來到,對著莫少甫的洞府發了好幾份傳音,郭珂自然都被驚到。

可是莫少甫睡的比較熟傳音只留下一只信鴿在哪里飛來飛去。

等了好久歐陽妃才才戀不舍的離去,郭珂看著遠處的身影心里還是有一點嘆息。

歐陽妃她打听過,與莫少甫一起來到幻靈宗,二人似乎以前關系很是親密。

只是一個是太上長老的親傳弟子,一個當時只是外門弟子。

幾年的時間可以改變很多事情,特別是在莫少甫如此飛速成長的時候。

郭珂起身,看著莫少甫,與自己第一次見到的有點不太一樣。

自小自己對自己的樣貌身材,氣質都是非常的自信,可是這家伙就奇怪,長的不是很英俊。

但是身邊的女子卻是不少,每一個人都對他印象非常不錯,如果說你如同那個南離一樣,到有可以解釋。

可是這家伙沒有比人家帥,修為一直隱藏,而然很是摳門。

不善言辭,好似還不太。

特別是第一次郭珂自己的都被莫少甫的定力給吸引住,當時自己走在前面,無意間把自己窈窕背影暴露給對方,對方結果視而不見。

實在出乎自己的預料。

到現在郭珂還是沒有搞明白,對方的定力是如何而來的。

算了,算了,自己是咋了?

想這麼多干什麼,自己要去休息。

可是剛剛轉身,就又看了一眼,內門弟子的衣服已經出現一些裂線的地方,也難怪,驚人的打斗之後自己還沒有換衣服。是有多麼的忙?

還有這些住的地方,如此簡陋,馬上都是秘傳弟子了?

最起碼也要有的樣子。

不過話雖如此,簡陋中也很是整齊,干淨。

這一點倒是出乎意料。

郭珂在四處溜達,到了莫少甫煉丹的地方,因為已經把丹爐收回,可是洞府中殘留的藥力波動證明了莫少甫的丹道造詣已經不低。

饒是郭珂資源充足也沒有時間去煉制出來多麼好的丹藥。

感覺到這里還有一些沒有散去的高階火靈符的靈力,郭珂大感意外,莫少甫丹藥可以煉制,靈符可以制作,如今還是秘傳弟子想必手中資源一定豐富。

可是沒有見過他揮霍靈石啊!

到現在還沒有見到他使用過什麼極品靈器。

極品靈器雖然少,丹內門弟子一成左右都還是有的,畢竟已經築基了。

除非是法器,在這里郭柯都沒有見過真正真意義上的法器,要麼殘缺不全,要麼半成品,要麼都只一些非常沒有多大威力的。

除了今日在擂台上面那一片樹葉,只是那不是法器,那是高過與法器存在的。

具體郭珂也說不清楚。

是夜,而且已經深了,星光散落在大地,就連元嬰修為的修士都看不見的星光光輝緩緩的匯聚到莫少甫的身上,這一幕郭珂也看不見,但是她明顯的感覺這里多了一些什麼?

那是可以增強神念的存在。郭珂欣喜若狂,連忙打坐去試著吸收這些她看不見的星光。

只是稍微的踫觸到一點,郭珂的腦袋就如同被冰封一樣,思緒直接斷在哪里。

忘記了自己為什麼在這里,人可以被冰封但是思緒幾乎不可

能,郭珂的思緒就是被冰封。

來自遙遠孤寂寒冷星空的星光那是比世界一切都要寒冷的存在。

有的星光走了幾萬年,幾十萬,還來到這里,有的星辰已經枯萎死亡,但是生前發出的光輝一直走,走了許多個紀元來到這里。

那種寒冷,那種孤寂不是一般人可以經受住的。

東邊的太陽露出肚白,郭柯勉強恢復思考,自己剛剛還是晚上,現在可到來早上。

這種事情郭柯沒有見過,也沒有在哪里看到過,腦袋有點麻木,那是神念有了一絲變強。

要知道一晚上就可以變強一絲,那是什麼概念。

神念可不同于靈力想要增加就可以隨意增加的。

那是隨著肉身修為不斷提高而提高的。

沒有誰可以強化神念,除非一些古老的家族有這種資源。

郭柯還在震撼中,莫少甫已經悠悠轉醒,宿醉的感覺還是有點不太舒服,可是體內磅礡的靈力運轉一周天之後無比的暢快淋灕。

活動一下自己的身體,看到遠處還在打坐的郭柯昨晚的事情浮現在腦海中。

人家在這里等了一晚上,這有點說不過去了?

等等,莫少甫手一抓,歐陽妃的傳音回蕩在莫少甫的腦海中。

「莫大哥,昨日有事,今日莫大哥有時間一定要第一時間傳音與我。速回!」

莫少甫搖晃這自己的腦袋。自己就不該去喝酒!

「郭柯,合作的事情到時間你直接傳音過來詳細的說一遍,我有事情要出去。」

莫少甫看著打坐起來的郭柯陳述道。

「好吧!我就先回家族,這是爺爺他老人家的一點心意,還望你收好。

對了爺爺他知道你修煉《一百零八好漢棍法》這個棍子就送你了,不過以你現在的修為根本拿不起來。」

郭柯說完遞給莫少甫一個儲物袋子。

莫少甫好奇,神念入內,看到一根黑不溜秋的棍子,要說是棍子也算是,可是外形太,郭柯看出來莫少甫的擔憂。

「人不可貌相,海水亦不可斗量,你拿起來看看。」看到郭柯那自信的眼神。

莫少甫運足力量,神念一收棍子落入手中,下一刻莫少甫不可思議的看著棍子,慢慢的把棍子放到地上。

「我爺爺說,這棍子送你了。不過可不可以使用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說完轉身離開。留下莫少甫自己在哪里研究棍子。

這棍子使用的力量越大,重量越重,自己使用幾十萬斤的力量揮動,棍子就有幾十萬斤重。

如此之重寶這生意不虧不虧。

「這郭家真有錢,只是隨意一請就給別人布下一個護族大陣法。只是出力一些,只是有一點點危險就送我這麼好的東西,郭家對我莫少甫太好了。」

莫少甫把儲物袋子里所有的物品都收到自己的儲物戒指里面。

取出當初大伯送的儲物袋子,到現在莫少甫都沒有辦法解開儲物袋子了上面的封印。

那封印是莫少甫見過最強的也是最復雜的。

看來大伯在儲物袋子里面一定留了許多不可思議的好東西。

算了這些事情以後在想先去見見歐陽妃吧!

莫少甫在自己的洞府庭院了打了一套虎嘯山林,沖洗一下然後換了一件新的內門弟子的衣服,去找歐陽妃。

莫少甫約定歐陽妃在宗門東的一片樹林里見面。

時間還沒有到,莫少甫已經感應到秦香蓮的氣息,和歐陽妃的氣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

自己昨天頓悟之後自己的神念就飛速的增長,那種速度一晚上不修煉都可以增強許多。

只是一天的時間莫少甫覺得自己的神念已經可以完全隨意的駕馭自己的靈力。

那種靈氣入微的感覺又一次出現。

神念中,秦香蓮帶著歐陽妃看著莫少甫御劍而來的方向,結丹修士就是厲害,自己的功法已經這麼的逆天的存在還是補不了這修為上的差距。

「內門弟子莫少甫見過太上長老。」

莫少甫抱拳一拜,秦香蓮沒有多說話,只是打量一下莫少甫,然後悠然然的說道。

「最近听說,你與郭家那位郭柯走的很近,你們是要聯盟了。郭家給予你什麼好處了?」

秦香蓮冷不丁的一句話把莫少甫搞得莫名其妙的。

秘傳弟子與誰合作這個太上長老好像不會去干預,而且郭家對于幻靈宗沒有任何不好的意思。

還有郭家給予自己什麼好處了?

我去,就那根棍子就不是你可以拿出來的。

莫少甫轉念一想,昨日的新仇舊恨全部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中。

裝什麼清高啊!不過歐陽妃還在這里。莫少甫無奈的平靜一下自己的心情。

「回太上長老的話,郭家的郭珂幾天前已經與我商議好,這一次與我一起前往秘境,我們現在已經是盟友了。」

看著莫少甫平靜的語氣。

秦香蓮沒好氣的看了莫少甫一眼。

那個郭柯她是見過,那也只是很遠的看一眼,但是自己的徒弟回來之後那不自在的神情就已經說明了,這郭珂的姿色還在自己徒弟之上。

而且還是高了許多。

不過秦香蓮轉念一想,莫少甫也不是那種見色忘友的人,

「郭家的報酬是什麼?」「這個。」莫少甫也不想嗦,直接拿出郭柯剛剛給的根黑不溜秋的棍子。

放在地上。

秦香蓮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但是心里已經起了波濤大浪,那棍子是非常罕見的物質打造的,她也只是在一些古老的書籍上面看到過。

只是不敢確定這是不是那種物質打造。

莫少甫見秦香蓮還看不上自己的棍子,莫少甫灰溜溜的收起來,但是忍不住的有模了幾下還收回到自己的儲物戒指里面。

只是過程很快,秦香蓮也沒有過分的關注,並沒有看出來莫少甫還帶著一個儲物戒指。

「你與歐陽妃的關系還有這麼親密的一層,以前是我疏忽了?以後你們要多多的走動。」

嗯!

莫少甫感覺這話說的莫名其妙起來。

多多走動?

什麼意思?

走動什麼?

自己有時間走動嗎?

自己好像有時間去擊殺通緝犯好像沒有時間走動,特別是美女的地方。

自己要非常牢固的記住自古紅顏多禍水,對自古紅顏多禍水。

那郭珂算不算?對啊!

郭珂的話,我想想。

「莫少甫你在發什麼呆?」

秦香蓮看到莫少甫不在說話,回過頭一看,莫少甫發起呆了?

「沒什麼?回太上長老的話,我與歐陽妃的關系也只是我們之間的關系,以前是以前,以前我都看不到她。現在我可以隨意的看到她但是我還要去修煉,去賺取大量的資源。因為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人物,就算是這一次得到了秘傳弟子的名次。和地位但還是一個小人物。看看,就一個南離,我們三個人都奈何不了。在看看夏洛,和那個王問天。人家那是有錢人,我那就怕沒錢,沒有資源。所以我很缺資源所以幾乎沒有時間走動了。」

莫少甫的話很普通很平常,可這就是莫少甫最為真實的寫真。

如果有資源莫少甫可以隨意揮霍,莫少甫相信自己早已經結丹。

而不是一個築基修士。那一年的無妄之災莫少甫還是記得清清楚楚的。

之所以與郭珂可以走的這麼近,因為郭珂只有與莫少甫走的這麼近,而且郭珂是有人保護著,而且身份神秘,安全有了著落。

重要的是前面說的,郭珂只與莫少甫走的很久,別人莫少甫還沒有在郭珂身上問到任何陌生人的氣息。

這也許就是一個雄性有的佔有欲,大概吧!

莫少甫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有點亂。

對于歐陽妃莫少甫只是把她作為一個親人看待,當然歐陽妃也有許多的地方非常的不成熟,很多時候。

莫少甫都可以聞到到她身上的氣息,那是與李雪梅,劉詩雨等等幾個人到處跑來跑去,很多莫少甫不認識的人的味道讓莫少甫有點不太舒服。

雖然很奇怪,也許這還是佔有欲吧!

漸漸的莫少甫有點排斥歐陽妃,雖然知道那不是歐陽妃的意思。

可是還是開始慢慢的排斥疏遠她。

有時候,也就是這個時候,莫少甫很討厭自己修煉功法之後覺得鼻子可以這麼的靈敏,可以說的上的是變態一樣的靈敏。

知道的越多自己越不開心。可是別人的在你自己面前跳月兌衣舞了那麼你裝作還不知別人到底是個什麼樣子嗎?

莫少甫喜歡沉默,沉默是他漸漸開始有的習慣。秦香蓮看著不說話的莫少甫,心中各種念頭閃過人老成精說此時的秦香蓮不為過,或者是見多識廣也不錯。

「莫少甫,你要知道,有時候人是身不由己的。人都是有自己的圈子,有自己的利益的。就算是我身為太上長老也不得不在有的事情面前低頭。」

莫少甫听著秦香蓮循循善誘的話,立馬覺得不對勁。

不好這是有麻煩的開始。可是這個麻煩不會是歐陽妃吧!

莫少甫轉過頭看向歐陽妃,歐陽妃一直盯著莫少甫看,看到莫少甫轉頭自己慌忙低下頭!

莫少甫一想不對勁,這可不是一個好的兆頭。

自己怕是會有一身的麻煩,麻煩,麻煩,麻煩不要再來麻煩了。我莫少甫很是痛恨麻煩的。

人生就應該簡簡單單,平平凡凡,就如同我除了修煉,然後增長修為,然後為了資源去戰斗。

然後有了資源再去修煉然後增長修為,不斷如此。

有一天站在一個巔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開心的事情,那還是人生的最美好的未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