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起幻靈 第一百零七章  危機

在郭珂覺得莫少甫有點不一樣的時候,夏家的駐扎之地。

夏洛面前的元神修為帶隊正听著夏洛的回報。

「三叔,這個莫少甫就是一個麻煩,不如給我調動幾名護衛給我去滅了!」

台上的中年人沒有听夏洛的話語,剛剛接到家族的密報,上宗已經派人,讓他們小心行事。

「夏洛,不要為了一些小事情而動用自己家族的力量,老祖不是給你一具傀儡嗎?自己想辦法吧!」

說往完就對夏洛下了逐客令。

夏洛沒有辦法,只好離去,但是莫少甫的實力在哪里放著,就算是自己有傀儡在。

也害怕有意外,雖然明面上面自己不可以調動侍衛,但是,自己可是嫡系一脈的,施展一些手段還是可以的。

雪島,莫少甫的身影緩緩顯露出來。

剛剛一出現,四面八方的寒氣就瞬間消失不見,比之前進階的時候還要恐怖。

感受這修為的澎湃,以及肉身,神念,都有了明顯的提高。

如今的自己可以無視像秦香蓮那樣的結丹修士。

隨著修為的提升,莫少甫也明白為什麼同一個境界里面差距這麼大。

就好比有的國家,面積還不如一些超級大國一個郡都大。

而那個超級大國郡都,都有幾十個,可以說,一個郡都的官職都比你這個小國家的帝王厲害。

周圍的妖獸驚異不定的看著莫少甫,一些元嬰修為的王獸已經鎖定莫少甫,隨時準備出手。

莫少甫沒有心情在這里給他們打鬧,身子一躍而去,直接前往雪島深處。

當莫少甫在原有的基礎上前進萬丈左右,刺骨的寒氣再次襲來。

不需要考慮,莫少甫在一次凍成冰雕,竭盡全力去煉化這些寒氣也是于事無補。

因為一座在大的火山,落入到無比無際深不見低的大海中,還是熄滅的。

寒氣首先凍住莫少甫的肉身,然後筋脈,然後就連神念都要開始凝固。

這比自己遇到的星光都要寒冷。

修為運轉,只要煉化一些寒氣,就都可以離開這里。

在駐扎之地呆了許久的傀儡分身,只有簡單的意識。

可是隨著雪島之中的本尊陷入被迫性沉睡,這具與莫少甫有聯系的傀儡分身被莫少甫的意識接管。

剛剛還在竭盡全力的運轉修為轉化寒氣的莫少甫。

忽然覺得自己全身很熱,一睜眼,我去,什麼時候回來了。

可是活動身體的時候,莫少甫呆住,自己現在在傀儡分身上面,非常弱的修為還有幾乎沒有什麼肉身之力。

沒有心情查看這些,莫少甫憑借這感應,本尊那里只是暫時所困。

功法已經開始飛速的運轉,寒氣也被逐步煉化。

要不是自己體質特殊,估計就成為冰棍了,不對等等。

這雪島這麼強烈的寒氣,就算是渡劫老怪物也未必可以進入其中。

雪島說是島嶼,也不小,按照幻靈宗的描述,佔地面積足足有方圓萬里。

而且只是雪島本來面積,加上以後不斷的把周圍的海域變成雪域,雪島的面積幾萬年過去,早已經是以前的多少倍!

而且這里面的寒氣是十倍疊加,每一百里就是下降十倍,自己如今只是進入一半的距離。

那里面的寒氣估計自己到里面就成為寒氣的一部分。

可是寒氣越重,靈力越濃郁。

這讓莫少甫百思不得其解。

「莫少甫,有人找你!」

莫少甫別過頭,看一眼李雪梅,李雪梅手中拿著一個傳音玉筒,莫少甫接過來!

「莫師弟,好久不見,如今可以時間前來一聚。」

心中覺得好笑。

「不敢不敢!如今夏師兄是最有實力的人物,我去了就是送死,不過夏師兄不要忘記了,王問天,王師兄他還沒有走,希望你要慎重!」

遠處的夏洛神色陰沉的看著莫少甫所在的方向。

這個莫少甫膽子還是如此之大,都敢挑明的說話,可問題是很明確的。

王問天還在這里,自己要是殺了他,王問天也會趁機找自己算賬,看那日秘境之中王問天與這個莫少甫關系不一般。

自己可以小心為妙,萬一自己被王問天抓住什麼把柄就不太好了!

無奈之下帶著自己的兩名侍衛離開這里。

莫少甫無奈搖頭苦笑,這個夏洛還是如此記恨,哎!

都是大人物了,自己充其量只是一個小小的人物,沒有實力,沒有人脈,你一個大家族的族人有必要給我一個無名小卒一番見識嗎?

就如,同一只大象給一只螞蟻較勁可笑,加可憐。

還是美女惹的禍。

說到這里,那位秋斷水如今在哪里?

塞外,寒冷的北方吹著荒蕪的草原,妖獸肆掠之後。

就連放牧的牧羊人都變得極為稀少,若無若有的波紋中。

秋斷水的分身正在布置一個巨大的傳送陣,如今時間流逝。

大陣也基本完成,就等本尊那里月兌困,計算一下時間也快了。

這一段日子秋斷水也施展了自己的手段,勘察了一下。

妖獸出現是被一種超越仙器的存在一次性挪移而來,妖獸數目多到不可估量。

兵分三路,但是正真的目的是雪島,可是雪島就算是本尊來臨也是于事無補。

那里已經成為渡劫的禁區,就算是自己擁有一件偽仙器。

也是不行,除非是真正的仙器在手自己也許有可能探一探里面。

如今陣法的布置消耗完這具分身的力量,秋斷水只有等待本尊到來,及時給予本尊同步記憶。

深海之中,如今三個月的時間也快過去。

秋斷水,和其他二人都是盯著外面的一舉一動,陣法一旦消失,他們都要施展最強的手段趕到幻靈宗所處的位置。

秋斷水及時送走自己的分身,想必一但月兌困最先到達的就是秋斷水。

可是任何人都沒有辦法阻止或者說任何人都不敢得罪這位來歷神秘的少女。

一出手就是偽仙器,那玩意可是一些家族的鎮族之寶,就算是自己所處的宗門也沒有太多偽仙器。

少女無視他們二人的想法,獨自開始施展秘術,聯系自己的分身。

陣法已經沒有當初那麼強烈的隔絕之意可以斷斷續續的聯系上。

在幾人各懷鬼胎的時候,雪島附近出現大規模的傳送,這一次出現妖獸數目不多,但是足夠大,有多大那?

高越百丈,這還只是剛剛出現的,後面的兩百丈高,三百,四百,五百。

最後一只六百丈大小,這次傳送的時間持續的很久。

這些妖獸剛剛出現,直奔雪島而去,沒幾下就跨越了莫少甫被冰封的位置。

可是很快這些妖獸都被化為雕像,風在一吹就變成寒氣的一部分。

那只個頭最大的妖獸全身燃燒著火焰,還是跳躍的往里面前去。

可還是被凍成冰雕,最後風一吹化為精純的寒氣。

不過那只妖獸已經相距核心地方不足百里。

在最後一只妖獸死亡之後,天空之中開始了又一次的傳送,這一次直接對準雪島核心區域。

傳送之力驅散不少的寒氣,降臨一只丈許大小的妖獸,不過這只妖獸全身彌漫著金色的火焰。

身邊環繞這九個火球,剛剛一出現周圍的寒氣就為火焰開始燃燒起來。

而陣法之力沒有消散,還在不斷的加持這只妖獸,最後百里的距離。

妖獸跨越而去,前十里沒有什麼問題,可是在進十里。

這只妖獸無論是陣法加持還是火球,還是自身的火焰,全部統統消失,一息間化為漫天風雪,消失不見。

而就算是陣法之力在這里也開始被吞噬,不對是陣法之力被吸引住。

寒氣凍住,有陣法之力被動加持,寒潭之中的九色雪蓮花開始緩緩的跳躍起來,花瓣開始不斷的落下。

不斷的長出來,隨著花瓣不斷的落下去,寒潭之中出現數之不盡的雪蓮花,都是九色的。

而陣法的力量也在這一刻被消耗殆盡,所有的妖獸,只要在雪島之中的都被寒氣瞬間化為漫天飛雪。

但是當這力量到達到莫少甫這里,明顯感覺到莫少甫有所不同,莫少甫就這麼的被拉到寒潭邊上。

還在嗤笑這位夏洛的莫少甫,忽然感覺到觸及靈魂的寒氣。

把自己拉了過去,是把莫少甫的意識拉過去。

身體沒有被凍住,可是莫少甫連呼吸都不敢,因為只是呼吸了一口就發現自己的魂火都快熄滅了!

這是什麼寒氣,吸一口就要命了。

莫少甫看著眼前的寒潭,和寒潭之中的九色雪蓮花。

「好美!」

這句話剛剛一說,莫少甫就感覺自己命不久矣!

想要後退,卻發現寒潭周圍還有兩只沉睡的妖獸。

心中早已經開始萬分郁悶了,這是什麼和什麼!

如今修為不行,肉身都快凍麻了,在過一會兒自己就會如同一個凡人被凍死。

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這寒潭的水為什麼沒有被凍住?

莫少甫冒險接觸一下,感覺沒有想象中的刺骨,反而有一種溫暖的,好像泡溫泉一樣。

莫少甫反手給自己一巴掌,沒有做夢那還愣著干什麼,跳進去,活命重要啊!

莫少甫不顧自己的形象,帶著衣服跳進去。

溫暖的如同泡溫泉。

四肢百骸都舒服,不對,這會不會是幻覺,莫少甫又給自己一巴掌。

很痛,不是幻覺,我去,這是什麼的運氣,太逆天了,等等。

這里就是雪島的核心區域,那麼這些九色雪蓮就是這里最值錢的。

莫少甫游到一株九色雪蓮邊,九種顏色不斷的變幻這,美麗且神秘。

而且還有一股淡淡的香氣,聞一下頭腦清晰思路活躍。

在莫少甫沒有發覺的是自己的身體在飛躍的改變這,每一個穴位,每一個汗毛。

任何的地方都被這股力量包圍這在不斷的完美。

但是莫少甫的肉身太過逆天這力量也消耗不少還把莫少甫的肉身給改變完!

當這力量來到莫少甫的丹田之中,被莫少甫那逆天的道基給吸收掉。

很快莫少甫發現這寒潭的水似乎少了一些,還以為自己犯迷糊了!

可是確實是少了一些,慌忙內視。

一切如常,自己沒有吸收掉寒潭的水,只是自己變少了而已!

也許吧!

自己安慰自己,呆了一會之後莫少甫也不得不離開這里。

就那麼一會的時間,莫少甫感覺自己非常的飽,在待一會似乎會撐死自己。

可外面是刺骨的寒氣,只有寒潭之中還有那麼一絲存活的希望。

再三思量,莫少甫覺得自己還是坐到寒潭邊,等待轉機出現。

外面有兩只妖獸,這兩只妖獸給予莫少甫的壓力是巨大的。

那不是外面那些隨隨便便的可以解決的妖獸,最重要的是二者在這里似乎沒有什麼限制。

此地之境,很是美麗,可是美麗的外表之下是生死危機,不對等等,自己什麼時候來到這里的?

自己似乎是在距離這里非常遠的地方被凍住,而後還出現在這里。

開玩笑,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築基修為的修士,如果可以。

等到自己到達元嬰修為的時候再來這里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坐在寒潭邊上的莫少甫孤立無援,無依無靠,可憐巴巴的,傳送之力再一次降臨吧!我要離開這里!

心中苦悶完,在這樣下去莫少甫要罵爹了!

帝都之外,莫少甫駐扎之地,莫少甫的意識再一次降臨到傀儡分身的上面。

而莫少甫的意識在本尊這里消失之後,莫少甫的本尊被傳送之力送回去!

此時莫少甫的胸口已經有了一朵九色雪蓮花的印記。

借助分身的短暫月兌困,而自己的本尊還在那里凍著如果不是相信自己的肉身之力,莫少甫已經開始暴跳如雷了!

「莫少甫,王問天找你!」

還是李雪梅拿著一個玉筒,這一次不過是王問天找莫少甫。

里面傳來王問天的關懷之意,大概的意思就是夏洛這小子又搞什麼小動作。

讓王問天剛好遇到,如今讓莫少甫過去共同商議一下如何解決夏洛這個不大不小的麻煩。

對比之下莫少甫覺得自己有必要前去,處理的好對大家都有好處。

而且自己如今還是以傀儡分身前去,就算是夏洛的陷阱也只不過損失了一具分身而已!

簡單的交了一些事情之後,莫少甫前往約定地點,距離此處幾萬里之遠。

夏洛把玩這手里面的玉筒,剛剛已經確認莫少甫前往這里的路上!

身邊站著兩位元嬰修為的侍衛,二人不是夏家之人。

但是卻是夏家最不可缺少的侍衛,侍衛就是夏家的自己的親衛。

高過護衛,但是修為也是有要求的,最低都是元嬰修為。

每一次服侍夏家百年,得到的報酬遠遠高過宗門給予的報酬幾倍。

他們為了是修煉資源不會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